)-「這樣就想溜走?」

葉默嘴角浮現一絲冷笑,巨峰瞬間消失,那剛剛被巨峰壓在底下的一頭金丹海妖鯊高手露出身形,一向高傲無比的海妖鯊高手卻是在打洞,試圖鑽入地下。本書手打更新網[(三)][(江)]([閣)]

()M

「送你們上路!五行合一,絕殺!」

葉默眸中寒芒乍現,空中忽然出現手印虛影,重重疊疊讓人眼花繚亂!

空中隱隱有劍吟聲起,數千件刀劍法器聚集,最終形成一柄長達千丈的恐懼巨劍,密密麻麻的劍刃一致朝外,各色光芒流轉。

眾海妖鯊妖族恐懼的看著那不斷成型的千丈長劍,震駭,渾身不斷顫抖。哪怕是金丹妖修,也抵擋不住數千件高中階法器的追殺。

「你們也知道恐懼?」

葉默此話不知道是在諷刺還是感嘆。

「殺!」

他心中默念一聲,恐怖的長劍群瞬間啟動,划空而過,留下絢爛的軌跡。

「噗、噗、噗!」

飛劍所過之處,寸草不留。萬劍穿心,恐怕也不過如此。

海妖鯊群被困在大五行迷幻陣內無法逃脫,根本無法抵擋,在大陣內紛紛逃竄,但隨後被掠空而過的飛劍群刺成肉末。

直到大陣內的海妖鯊都被斬盡殺絕,這柄恐怖的飛劍終於停下。

葉氏仙城內外,一片死寂。

「城主萬歲!」

突然,葉氏仙城中響起一個激動道沙啞的聲音。而後,無數仙民紛紛興奮的大叫,震耳欲聾!

所有人都站出來,靜靜的看著凌空而立,無限偉大的身影。

葉默嘴角微微一勾,吐氣開聲。

「我們為你們報仇了!」

似乎在宣告,在祭奠。

一陣海風吹過,眾仙民哭泣聲緩緩而起,卻沒有了之前的悲苦和憎恨,只剩下對他們死去的親人的懷念,哀悼。

「噗!」

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葉默死死捂著胸前,強行催發元氣操控大陣,讓他體內遭到重創。臉上掛著滿足笑容,身軀卻如流星一般墜落!

「城主!」

「大哥!」

「老大!」

眾人齊聲驚叫。

天空中,那玉盤連同五彩靈石團緩緩流轉,漸漸消失不見。

巨大長劍也在緩緩消散。

海妖鯊屍體遍布仙城內外。

一片五系靈氣緩緩聚合在一起,隨後沿著葉氏仙城以及周邊小島,結成一個透明的防護罩。

……

葉氏仙城數百裡外海面上。

一艘大型艦船上,皇甫嫣滿臉震撼收回神識。

葉默除了用陣盤布下大五行陣之外,早已就留了後手,暗中安排了其他仙城的精銳築基期以上修士在城內外各處埋伏。

皇甫艦隊正是其中之一,打算用來襲擊海妖鯊的後方。

可是她沒想到,葉默居然把如此龐大的一群海妖鯊給斬盡殺絕,她帶來的部隊未能排上用場。

海妖鯊二十一金丹進攻葉氏仙城,葉城主一人誅殺眾金丹,威震海妖鯊一族,這份實力強橫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走吧!我們回家!」

「是!」

綠蔓答應一聲,轉身離開。

三艘戰船緩緩轉身,皇甫嫣看著月光下朦朦朧朧的葉氏仙城,輕聲道:「還是小瞧他了!難怪能在如此短時間內,步入金丹境界,晉陞仙城。」

……

方氏仙城,城主府。

「葉氏大勝?」

胖子城主聽到手下的彙報,手中的靈筆掉在桌面,弄出一團黑暈。

可此時的他卻根本來不及心疼,嘴中倒抽涼氣,不敢置信的看著一邊同樣滿臉震撼的樂天宇。

「消息確信無疑,屬下親眼所見。」

「好!」

胖城主猛拍桌子,隨後站起,在大廳中走來走去,滿臉驚喜。

「果然不愧是青雲仙城出來的第一新晉金丹城主,果然沒讓我失望,二十多金丹海妖鯊一舉全殲,痛快!痛快!這可是近百年來,我們這一帶海域,對海妖鯊一族最大的戰果。」

胖城主來回走了幾圈,對著樂天宇吩咐道:「將我庫房取些上好的禮物,在拿一些療傷藥物,走,我們現在就去葉氏仙城道賀。」

「城主,現在去是不是過於討好……」

樂天宇遲疑。

「此時不去看望,難道等人家好了再去?速速取來。」

「是!」

……

整個龍淵戰區,南部海域眾仙城都沸騰起來。

隨後消息傳到龍淵中部,眾城主們都不敢置信,就連坐鎮中部的元嬰老祖都愣了半響,最後稱讚,後生可畏。

而消息傳到青雲主城,同樣引起了不少修士的議論。

青雲主城,青雲仙院。

「好!好!好!」

幽靜的仙院教員住宿區,一連三聲好頓時打破了整個區域安寧的氣氛。

「況城主,什麼事情讓你這麼興奮?」

一身藍衣,手中拿著酒葫蘆的柳時元踏進況震所居小院,聲音中有些挪揄,。

相比況震青雲仙院仙師身份,仙城城主更加耀眼,所以在私下,同為仙師的柳時元一直以城主來稱呼況震。

「葉默在龍淵戰區大敗海妖鯊一族,斬首二十金丹高手,其中金丹後期兩人,可算是一場大勝,豈不快哉?」

況震哈哈笑著走出,臉上充滿振奮,有什麼比自己調教出來的弟子取得如斯成就讓人感到興奮?

為人師者,有此佳徒,讓人痛快。

「這倒也算是一場大捷!」

柳時元愣了一下。

目前東海修仙界跟妖族並無大戰,只有前線金丹仙城的一些零星的小衝突,偶爾死傷幾名金丹修士和金丹妖修。

所以,一場衝突斬殺二十餘金丹妖修,戰果也算是頗大了,足以引起眾多關注。

隨後他坐下,晃晃手中酒葫蘆,「千年七彩玲花陳釀,夠意思吧!」

「哈哈,果真?」

酒葫蘆塞子被打開,一股幽幽酒香眨眼間迷茫整個小院。

如不注意,可能只以為是花香,可傾心進去,才會發現那淡然之下的濃烈。

正是千年七彩玲花陳釀。

就算身為青雲仙院的仙師,這麼一葫蘆美酒,也需整整一年的俸祿,柳時元這次真下血本了。

「我們裡面談。」

況震連忙將柳時元請進屋,順帶吩咐小院侍女準備幾樣好菜。

有酒,還是好酒,有喝酒的理由。

如果少點下酒菜,大為不美。

「旗魚靈剬,烏侯豆腐,況城主,果然有藏私。」

旗魚,一種生活在東海深處的魚類,終生沒有化妖的可能,可它的肉卻鮮美無比,其中蘊含著深海靈氣,被稱之為靈剬,常常服用,對於金丹高手修鍊頗有裨益。

而烏侯豆腐,更是極為難得。

不管是旗魚,亦或者烏猴,都是不好捕捉,而且隨著人類修士增多,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是為珍饈佳肴,尋常之人可聞而不可見。

這兩種佳肴,如果不是有好消息,況震才不捨得拿來享用。

碧翠的酒液倒入酒杯,光是看著就讓人心曠神怡,更不要說還有那幽香撲鼻,在加上美味當前,恐怕神仙也就這日子。

酒過三巡,柳時元好奇道:「況城主教出如此佳徒,就不想去那葉氏仙城走走?聽說葉默這次也是受傷頗重。小弟願一同前往,看看這葉默!」

「哦!」

況震眼中精芒一閃,將杯中酒液一飲而盡。

恐怕這才是柳時元帶著美酒前來的本意。

青雲仙院的仙師,有些特別。

他們中間有很多是仙鎮城主、仙城城主,但是因為城破,喪失手下勢力,也喪失了城主的地位。

仙盟也不想浪費他們的才能和經驗,安排他們在仙院內教書,也算是養老。

仙院的仙師可算是清貧寡淡,可偏這些個仙師個個胸有韜略,心中多有想法卻不能使出,所以閑暇時間,總會有人聚集在一起品評戰事,以及各屆子弟高低。

有些人也會通過種種手段,一抒心中所學,教出更強大的弟子。或者自降身價,為其他城主的幕僚,不一而足。

而柳時元恐怕就打著進入葉氏,為葉默出謀劃策的打算。

不管從哪方面,跟著一個前途無量的城主,一展自身才能,總比在這青雲仙院養老等死要好很多。

「柳先生想要有一番作為,況某也略知一二,此事況某可代為推薦。不過,成與不成,況某卻是不敢保證。」

況震稍微沉吟,答應下來。

這件事情其實說起來也不算過分。

而且這柳時元底細清白,能耐也是有的。

柳時元想在葉城謀一份出路,肯定是期待成為核心之一,而不是當邊邊角角的邊緣人物。

只不過一直以來,葉默手底幾乎都是跟著他一路走來的親信。是否需要外來的人手,而且還是準備加入核心的外人,況震也不敢保證。

有了況震此話,柳時元自然高興,說話卻越發拘謹起來,反倒沒有之前那種氣氛。

況震也是無奈,喝了半個時辰,這酒席也只能草草了事。

此時,在青雲主城的傳送陣。

很多人正愁眉苦臉,暗自懊惱。各方想要拜訪、投奔葉氏仙城之人統統被擋在傳送陣外。

青雲主城通往葉氏仙城的傳送陣,臨時關閉了。

準確來說,是葉氏仙城那邊的傳送陣臨時關閉了,說要檢修。

無論是誰,都不可能通過傳送陣抵達葉氏仙城。

如此情況,讓數不清的人大聲罵娘,最終也只能等待消息。

結果每天有人到傳送大殿詢問葉城傳送陣打開沒有,讓守衛傳送陣的仙衛煩不勝煩,卻也只能陪著笑臉,這些人他們一個都惹不起。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三?手打更新網([?三][?江][?閣]

)-當日一戰,葉默雖然因強行催動元氣而受了傷,傷勢卻沒眾人猜測那般嚴重,修養幾日,傷勢已然恢復。

大戰之後,葉默蘇醒,第一件事情就是讓人關閉傳送陣。

二十餘金丹妖獸被自己一人誅殺,消息泄露之後,絕對有數不清的修士要來葉氏仙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