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

一捧紫色的異火盤旋而出,將她自身包裹其中。

水潭中的凶物似乎非常忌憚含流蘇體表的異火,這一對觸手根本不敢纏上去。

「嘎!」

凶物在水下發出一聲尖叫,原本碧綠色的水潭瞬間變成了血紅色。

隨後就有一個半圓形宛若鍋蓋的腦袋從水面下探出,這「鍋蓋」的下方鑲嵌著一根根楔形毒牙,當它的半個腦袋浮出水面后,一根根楔形毒牙宛如暗器一般,朝著含流蘇爆射而來。

含流蘇看到這些毒牙,臉上才有了驚慌之色……

雖說含流蘇擁有大圓滿真神修為,但她的修為是含青帝強行提升上去,論戰鬥經驗遠遠不如其他大圓滿真神。

水下的這隻凶獸名叫「碧濁」,在瀧漩森林中數量十分稀少,實力也相當強悍,的確需要大圓滿真神才能對抗。

眼看那些毒牙爆射到含流蘇身前之際,含流蘇體表泛出一絲空間波動,頓時從水潭上方消失了,她已施展大挪移回到了羅念身旁。

「嘩啦啦……」

這隻碧濁已經被含流蘇激怒,龐大的體型離開了水面追了出來,直奔羅念和含流蘇而來。

「嘎……」

刺耳的尖叫聲宣示它的憤怒,兩個觸鬚更是以極快的速度抽打而來。

就在這時候,羅念身後閃出一道緋紅色的光芒。

一道緋紅色的光錐,已朝著碧濁飈射而去。

這光錐悄無聲息一般,穿透了碧濁那龐大的腦袋,打在了水潭對岸的巨木之中,亦將那巨木穿了一個圓孔。

「噗通……」

這巨獸彷彿瞬間被人抽幹了靈魂一般,砸落在了水中,掀起一層層碧波。

「還是奶奶厲害!」羅念扭過頭來,欣喜的看著黎洛水。

黎洛水淡淡一笑,「好了,你們可以去取水潭下的東西了……」

羅念聽到黎洛水發話了,二話不說,一頭就扎入了水潭中。

不遠處的御神鋒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嘆息道:「碧濁兄,這一次又讓你吃虧了,等你重生了,我給你安排一個更好的地方……」

這些年羅念的性子已沉穩了不少,但寧雨蝶等人的寵溺之下,頑劣的性子並沒有被磨掉。

這小子不知查閱了一些瀧漩森林的典籍,竟說碧濁出沒的地方,很有可能有至寶現世。

御神鋒掌控瀧漩森林,當然知道這傳說純粹屬於鬼扯。

歷史上的確有一名豪門子弟在擊殺碧濁后,獲得了一件信仰至寶,可那純粹屬於運氣。

羅念知道這個傳說后,就一直央求御神鋒帶他來發掘寶物。

御神鋒被羅念坑了這麼多次,哪裡會順他心愿?這段時間他在仙府中他一直躲著這小子。

可現在仙府中又多了幾人,其中一個還是這小子的奶奶……

這下子可好了,黎洛水對羅念更是百依百順,而含流蘇也跟著湊熱鬧,最終只能苦了瀧漩森林中的凶物。

「咕咚,咕咚……」

水潭中冒出一連串泡泡。

黎洛水透過水潭,凝視著水底的羅念,生怕他出現其他的意外。

羅征的成長,她這個做娘的沒有伴隨左右,羅念自然被她看的極重。

不一會兒,水面「嘩」的一下破開,羅念從中鑽了出來。

「都說不可能有什麼寶物……」御神鋒不滿的盯著羅念,但微微一閃之下,牢牢盯著羅念的手。

羅念的手中多了一塊綠瑩瑩的石頭。

這石頭像鵝卵石一般呈橢圓狀,散發著濃郁的生命氣息。

「哈哈,我就說這個水潭一定有寶物!」羅念從水潭中游過來,爬到了岸邊,將這塊石頭拋了拋,遞到黎洛水面前說道:「奶奶你看,這石頭是什麼!」

黎洛水盯著這石頭一番端詳,目光也十分驚詫。

她伸手按在了石頭上,感悟著其中的生命之力,閉眼將神識注入其中,睜開眼睛后才淡淡笑道:「這能算上一件二階信仰至寶了。」

含流蘇也瞪大了眼睛,「念兒運氣真是太好了,二階信仰至寶,即使豪門之中也不可多得!」

信仰至寶是禁地中的精華,無論是幾階的信仰至寶都有其獨特的作用,每一個豪門都十分重視。

御神鋒看著那塊石頭也是非常無語。

他掌控瀧漩森林后,亦在森林中梳理過一遍,只尋到了三件一階信仰至寶,一件二階的信仰至寶。

這小子這麼容易就找到信仰至寶,御神鋒十分無奈的吐露了一句,「狗屎運……」

他話音剛落,忽然感受到數十里之外,一股極為獨特的氣息擴散出來。

天空上出現了一個綠色的漩渦,那漩渦中綻放出來的奇特能量,頓時吸引了幾人的目光。

「那是小師弟修鍊的地方……這是什麼手段!」御神鋒盯著那綠色的漩渦,眼皮也忍不住微微一跳。

黎洛水看到那綠色漩渦,目光也是驟然一閃。

舊愛:二婚要狠 在深淵魔域中破掉陰陽爐鼎的,就是這股綠色的能量。

羅征雖然將他離開神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過一遍,但並未提及這種力量

羅征不說,黎洛水自然也不會細問,但即使以她的見識,也看不出這力量的出處。

「征兒在修鍊,我們還是不要打攪他了,」黎洛水淡淡的說道。

她話音剛落,自那漩渦中衝出一顆綠瑩瑩的星辰,砸在瀧漩森林中。

「轟……」

這星辰砸下來,方圓數十里的地面都在震動著。

羅征看著眼前巨大的陷坑,淡淡的說道:「落星手取決於真理方晶的多寡,但我的真理方晶是繼承本主血脈而來,那什麼手段能提升真理方晶的數量?」

在深淵魔域中擊敗東方純鈞,最終還是依靠了落星手。

之前羅征認為落星手的威力不夠強,一直不曾施展,但現在看來,還是有補強的必要。 「凝出更多的真理方晶?」

九五二七從未思索過這個問題。

這一條真理為本主所掌控,本主就能隨心所欲的運用。

真理方晶?

那是本主獨有的手段,在觀摩到了混沌之處的大一統能量賦予的獨一無二的能力。

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 這血脈融已與本主融為了一體,融入了他的血脈中……

而羅征則是被本主選中的人,亦是唯一繼承了本主血脈的那個人。

九五二七能夠教授羅征運用真理能量的神通,例如「落星手」,可如何增加真理方晶,它還真的沒有思考過。

「更純的血脈,應該能凝結出更多的真理方晶,」九五二七推斷道,但這個建議對羅征毫無用處,畢竟他現在不可能去吸納本主的血脈,「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你能看透方晶中蘊藏的真理規則……」

聽到這個提議,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真理的規則……」

他指尖輕輕一點,再度凝出了一塊真理方晶。

羅征對真理方晶的運用,還停留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地步。

他能凝出真理方晶,但對這股玄奧的能量構成,完全看不懂……

東方純鈞運用陰陽混沌真意也很玄奧,化為陰陽爐鼎后,羅征同樣也看不懂,但那不代表無跡可尋。

給羅征足夠的時間修鍊陰陽混沌真意,他同樣也能破掉這爐鼎。

可真理方晶中的能量之複雜,已經無法用天賦來彌補了,這涉及到整個混沌最頂層的秘密,通過真理方晶反推出其中的奧秘?

太難了……

「不對,還有第三個辦法,那就是修鍊融道能量,重現大一統能量,屆時你能修鍊整個混沌所有的真理,嘿嘿,」九五二七忽然補充了一句。

羅征知道這傢伙是在揶揄自己,他只能翻了翻白眼。

看樣子短期內想要得到更多的真理方晶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夠從長計議了。

本主將血脈留給自己,必定有其深意,如果真理方晶只能停留在這種階段,對羅征的幫助的確不大。

好在「落星手」這種真理神通,羅征亦能反覆運用,將其威力提升到最大……

若是將落星手修鍊到圓滿,只消一枚真理方晶,亦能發揮出不俗的威力,成為他的殺手鐧之一。

他將真理方晶散掉,融入自己體內。

除了落星手之外,羅征尚且需要融合更多的神道,只是現階段尚需等待父親回歸。

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草叢分開兩邊,赫然便是一襲羅衣的含流蘇。

「該回去了,」含流蘇面露淺笑。

古老的情思 羅征在這裡修鍊,一般也不會有人來打攪他,含流蘇既然來了,他心中已有了猜測,「我爹回來了嗎?」

「嗯!」含流蘇笑道,「你娘親和羅念都已經回到仙府了,讓我來通知你。」

「走!」

羅征不多話,上前一把牽住了含流蘇的手,朝著仙府中飛奔而去。

御神鋒已經給了所有人特別關照,仙府中的人,即使只有下位真神,亦能在瀧漩森林中穿梭無礙,一般的凶物看到他們都會自動避開,只要他們不去招惹那些凶物,凶物斷然不會主動攻擊他們。

不一會兒功夫,羅征與含流蘇就已回到仙府。

剛剛進了仙府,已多了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一雙眼睛閃閃有神,眉毛濃黑而整齊,舉手投足自有一股難以抗拒的氣度。

「爹!」

羅征踏步進入其中,臉上帶著笑意。

他無法將眼前的羅霄與前些時日那個奄奄一息的羅霄認作一人。

寰宇重生,等於再造,幾乎就是脫胎換骨一般……

羅霄原本同宇太白在交談,陳皇弈劍,凈無幻等人則屹立在一旁。

看到羅征后,眼中也閃過一抹喜悅之色。

但羅征倒是發現了奇怪之處,便問道:「爹,娘親和羅嫣呢……」

按道理娘親和含九姨都不會在這時候離開,連通羅嫣都不見了,的確很古怪。

羅征剛剛開口說話,旁邊的陳皇弈劍就同自己使眼色,但已經晚了。

羅霄臉色略微尷尬,只是哈哈一笑,「你娘親這麼多年,性格還是沒有變,沒事,一會兒我去勸勸就好。」

雖然羅霄沒有細說,但羅征已經明白了八九分。

錯嫁花心冷少 即使黎洛水經歷了這麼多,也沒有待見含九姨的意思。

回歸仙府黎洛水也沒有給含九姨好臉色,當然,含九姨也不甘示弱,這些天在仙府中羅征可是感受得到。

剛剛御神鋒在森林中感知到羅霄降臨,就告知了黎洛水,黎洛水心急之下讓含流蘇去通知羅征,自己與羅念就飛速趕回仙府中。

可剛剛進仙府一看,含九姨淚眼婆娑依偎在羅霄懷中。

黎洛水醋罐子翻了一地,氣不打一處來竟是轉身就走,旁邊的羅嫣見狀自是追著娘親而去。

「現在不去嗎?」羅征狡黠的笑道。

羅霄揮揮手,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小事一件,小事一件……」

宇太白和陳皇弈劍等人滿臉嚴肅,微微頷首贊同羅霄的話,但顯然在壓制著內心的笑意,這畢竟是他們的師尊,他們可不敢像羅征那般隨意開玩笑。

羅霄之所以不去追黎洛水,的確有要事相商,只聽他說道:「我從寰宇中離開后,先回了一趟浮島,那白家的聖人告訴我,東方家浮島竟被含家掠劫。」

聽到這話,羅征等人也有些吃驚,羅徵才說道:「我料到含青帝會動手,只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快。」

「哦?征兒怎麼料到的?」羅霄有些意外。

上次在扶桑神木,父子兩見過一面,但那時也是匆匆,許多細節沒有說清楚。

這一次他自然會將深淵魔域中的細節,原原本本告知羅霄,包括岳吟柳的轉世等等。

羅霄知道此事後,也頗為吃驚,那雙劍眉微微蹙起,才說道:「我聽白自行所說,那含青帝在眾聖堂中宣布重立豪門聯盟,以他的威望,其他聖人自是不從,還被戰無極羞辱了一頓,此事最終未果。」

「重立豪門聯盟……」

羅征和宇太白對視了一眼,凈無幻也在思索含青帝這個舉動後面的意義。

他們與軒轅衛之間終有一戰,而豪門聯盟這個產物,實際上就是由軒轅衛一手扶持起來的。

那含青帝的這舉動意味著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含青帝不可能獲得聖人們的支持,而且曾經那個豪門聯盟的聖人們,肯定不會放過他,」宇太白迅速點出了問題的關鍵。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