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找到嗎?」韓易非常著急的問道。

「還沒有。」焚炎搖了搖頭。

即使將整個玄劍門都毀掉了,他都沒有找到那個隱藏中的高手。

「看來,還得我親自來!」韓易不屑的說道。

頓時,無數的魔氣開始向著玄劍門籠罩過來。

魔氣衝天,韓易調動魔氣甚至比調動自己的靈氣都要順手,因為從一開始,玄就將魔氣帶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這些魔氣可以滲透到整個玄劍門的每一個角落,也就意味著整個空間都無法逃脫韓易的掌控。

「你們真的很不行!」焚炎不屑的說道。

焚炎也重新認真搜尋。

韓易的魔氣之中帶著一些土氣,土龍珠的土,只要跟土有關係,一定能被韓易感應到。

「我現在能確定,這個秘密空間一定在地底之中。」焚炎重新掃視一遍之後堅定的說道。

「我覺得也是!」韓易笑了笑。

其實,他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

在地底之中,有那麼一絲氣息讓韓易感覺到了不尋常,雖然這一點非常難琢磨,但是好在韓易擁有土龍珠,對土的敏感度要異於常人。

這個神秘空間就隱藏在土中,自然要被韓易發現。

或許他永遠都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上,他面對的這三個人,同時擁有水、火與土的超感應吧!

轟!

韓易的天魔刀直接朝著自己感覺不妥的地方狠狠的轟擊而去。

整個地面直接炸裂開來。

焚炎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一道火焰沖了進去,無數的焚天炎焱火開始向著韓易劈開的地方燃燒。

「轟!」

就在燃燒的那一瞬間,一團透明的光影從土中飛奔而出,想要迅速逃離。

但是,就在這個瞬間,一團水珠直接將其籠罩。

就算是光影,在水中也要顯現出來。

三大高手用自己的三大天賦將這團光影抓住了。

「哈哈哈!原來只是一道神念!」韓易冷冷的看著被困住的這道光影。

轟!

整個水珠全部破碎了。

但是,那道光影也直接消失了。

一個人影慢慢的顯現出來,站立在韓易的面前。

焚炎與青葵當即與韓易呈三角之勢,就算是對方想要逃走,也必須經過他們三個人的圍攻。

所以,想要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竟然引來了三大高手的聯手!」老者陰冷的笑著。

「你是什麼人?」韓易好奇的問道。

這個老者他從來都沒有見過,轉而也看向了青葵。

青葵此時也是一臉的霧水,這人她也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來自天界的玄劍門?你們真的要對我出手?」老者冷冷的說道。

韓易內心冰冷,這老者又是想仗著在天界的無上勢力來壓迫自己。

但是,他找錯了對象,韓易連天界的長生門都不在乎,又怎麼會在乎這樣一個玄劍門呢?

只是,現在還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花雨落還在他的手中。

「原來是玄劍門的前輩啊!不過,不知道我韓易什麼時候得罪了玄劍門,竟然要前輩親自對我的人出手?」韓易緩緩的說道。

「你得罪了玄劍門?真是可笑!你有什麼資格得罪玄劍門!這是玄劍門高層的意思!就是要抓你韓易進入玄劍門聽候發落!」老者冷冷的說道。

「哈哈哈哈!原來前輩也不知道我犯了什麼錯!既然如此,我就跟前輩一起去一趟玄劍門又如何!?」韓易朗聲笑道。

「你要跟我去?」老者突然一愣。

這也是他沒想到的事情,原本他以為韓易會毫不猶豫的拒絕自己。

但是,誰能想到韓易從來都不會按照常理出牌,直接接受了自己的提出的要求。

「當然!我相信前輩是來自玄劍門的使者,既然玄劍門要我去,我自然要主動去拜訪。」韓易笑著說道。

「你倒是很有先見!」老者笑著點點頭。

「不過,在臨走之前,我還有一個要求。」韓易突然說道。

「什麼要求?」老者疑惑的看著韓易。

「當然是見到我的女人。」韓易堅定的說道。

「你的女人?花雨落?」老者皺起眉頭看著韓易。

「當然!如果見不到我的女人,我真的無法跟前輩一起走。」 轉身之後,我愛妳 韓易淡定的說道。

「你不會是想見到花雨落之後,趁機救出她吧?」老者冷笑著說道。

「當然不會!我韓易說話做事從來都是說一不二!不然我也不可能在諸天之中得到這麼多人的眷顧,也不可能被稱作是易公子了。」韓易自信的說道。

「其實,你絕對可以放心,只要你跟我前往玄劍門,我自然會放過你的女人,那個妮子對我來說,一點作用都沒有。」老者緩緩的說道。

「前輩!如果你這樣說的話,我真的無法跟你走了!我見不到我的女人,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你應該很清楚,我韓易在諸天之中也是有名氣的,這些年很多人都想帶走我,但是我從來都是好好的,從來都沒有被帶走過,這樣就意味著,只要我韓易不想離開,誰也不可能帶我走。」韓易非常自信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不想跟我走了?」老者冷冷的看著韓易。

「當然不是!我很想跟你走,但是你不想讓我跟你走!」韓易的態度也很堅定。

「這麼說,你就不怕我對你的女人下手?」老者冷聲說道。

「其實不怕告訴你,我不止這一個女人,就像你身後站的這個美女,同樣是我的女人,你劫走的乃是我的女人之中最弱的一個,就算你殺了她,我只會選擇給她報仇,而不是痛苦。」韓易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真的不怕我殺了她?」老者突然怒目圓瞪。

「當然害怕!但是你殺了她對我來說也並沒有損失,只是讓我的仇恨變得更加強烈而已,僅此而已。」韓易淡定的說道。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殺了她!」老者突然厲聲說道。

「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話!她活著,你才能活著,她死了,你自然也得死!我雖然沒有絕對的把握殺了你,但是你覺得我們三個人還不是你的對手嗎?」韓易冷冷的說道。

「當然! 閃婚老公 你也可以選擇殺了我!但是你就無法見到你這個女人了!更何況,今天你敢跟我動手,我也勢必會拉著你這個女人一起死,就算我死了,也會殺了你兩個女人墊背。」老者絲毫不在乎的說道。

韓易一愣,他沒想到自己這一次竟然遇到了一個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的人,甚至這個人的性格跟自己還有點相似。

自己的威脅對他來說,竟然沒什麼作用,甚至自己也差一點落入下風,這一次兩個人或許是平分秋色。

「前輩!咱們可以心平氣和的談一談,你的目的也不是魚死網破吧?」韓易笑著說道。

「我知道,你們能找到我,也就意味著他們三個都遇害了!四大高手已經折了三個,我已經看淡了生死,既然你想殺了我,我也不會讓你好過。」老者自信的說道。

「其實,你根本沒有跟我拼的實力!你這樣的實力雖然強橫,但是在永生大世界,這是我的地盤,你跟我拼,其實就是自尋死路,只有到了天界,你才有機會逃走!」韓易緩緩的說道。

「那你跟不跟我走?」老者冷冷的說道。

「當然跟你走了,咱們現在就可以走!我只是想見見我的女人而已,而且就算是我跟你走,我的女人也得留在永生大世界。」韓易嚴肅的說道。

「這是我的底線。」韓易突然加了一句。

「你先帶我去通道!」老者突然說道。

「好!」韓易點點頭。

頓時,三人依然是這種陣勢,和老者一起前往青雲門。

就是這個地方,韓易擊殺了青烈與蓮空兩位玄仙高手,這一次,他又帶來了一位玄仙高手,玄劍門的玄仙高手。

「前輩,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長生門?」韓易突然說道。

「當然!長生門也是天界的巨擘,與我玄劍門不相上下。」老者聽了韓易的話之後,嚴肅的回答道。

關於自己門派的時候,他回答的時候自然是小心翼翼。

「這就對了!玄劍門既然與長生門之間都是天界的巨擘,關係自然不淺吧?」韓易笑著說道。

「當然!我玄劍門就是喜歡交朋友,與長生門自然關係不錯。」老者點點頭。

「未必吧!玄劍門一直都沒有與長生門有任何的關聯!」青葵當即冷聲說道。

「你這個丫頭是來自水王府吧?你們水王府與長生門之間的關係才惡劣吧!」老者冷冷的說道。

「我們水王府與長生門之間已經達成協議,一千年之內不允許弟子之間有任何摩擦!這難道不能說明我們關係好嗎?」青葵不屑的說道。。

在天界,真的很少有人敢招惹長生門,一個連神君祖師都沒有的長生門,會是如此霸道。

「我們與長生門之間也有協議!」老者緩緩的說道。

「其實,你們應該清楚一件事情,我乃是九州大世界長生門的門主,我與天界的長生門之間也是有很多淵源的!」韓易笑著說道。

「你與長生門之間也有聯繫?」老者一愣。

「當然了!我與長生門之間已經有了聯繫,不信你看!」

韓易直接從空間之中拿出一個人來,此人正是斷飛。

號稱是長生門弟子的斷飛。

「你們怎麼在一起?」老者非常疑惑的看著斷飛。

斷飛他是知道的,斷飛一直都隱藏在斷海門之中,其實他們這些高手都很清楚斷飛的身份,所以即使知道他在暗中隱藏謀划什麼,也沒有對他動手,畢竟長生門就跟瘋狗一樣,根本就不能招惹。

一旦招惹上了長生門,勢必會不死不休,所以即使在這裡,他們也不敢輕易對長生門弟子出手。

「你們怎麼回事?」韓易突然看著對方。

轟!

老者一愣,但是就在那個瞬間,斷飛直接來到了老者的身邊。

老者的戒心剛剛升騰而起,斷飛直接爆炸了。

斷飛直接選擇了自爆。

韓易已經將斷飛的記憶全部都抽取,這個斷飛的身體留著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

所以,韓易用斷飛的身體來算計玄劍門的老者。

老者頓時就受到了強烈的波及,整個身體瞬間就損壞了。

但是,韓易根本就沒有動手,老者手中突然多了一個光球。

這個光球被老者狠狠的捏在手中。

「韓易!你真的不怕我殺了她!!!?」老者激動的說道。

「哈哈哈哈!這都沒殺了你?」韓易輕描淡寫的說道。

「韓易!你!!!」老者看著韓易的笑容,怒火萬丈。

「其實,我知道根本殺不了你,但是我只是想警告你,不要輕易跟我談條件,就算是長生門弟子我照殺不誤,你最好跟我好好說話。」韓易不屑的說道。

焚炎與青葵已經嚴陣以待,他們都沒有想到韓易會突然出手,竟然直接讓斷飛選擇了自爆。

這簡直已經算是與長生門不死不休了。

韓易竟然敢動手殺長生門弟子,老者顯然已經有些恐懼了。

他的手緊緊的握著這個光球,生怕韓易再次對他出手。 斷飛的自爆並沒有給玄劍門高手造成嚴重的傷害,畢竟斷飛的靈魂已經被抽取了,靈魂被抽取之後,只剩下血肉的自爆,並不能造成巨大的傷害。

但是,也給玄劍門高手帶來了警告,同時也表明了韓易的態度。

此時,老者反而認為,這個花雨落對韓易好像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了。

因為韓易的態度,一直都是在拿著花雨落的生命在開玩笑,沒有拿著她的生命當回事。

「韓易!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一定不會傷害你的女人!但是如果你要是再做出什麼其他的舉動,我先廢掉她的修為!」老者冷冷的說道。

他覺得自己該給韓易敲響警鐘了,不然韓易總是不在乎的樣子讓他非常擔心,擔心自己的安全。

「你放心!我不會再搞你了,只是你也小心點!與我韓易合作,無疑就是與虎謀皮,我真的不喜歡這樣的合作方式。」韓易得意的笑道。

剛才青葵與焚炎都在尋找機會出手,但是,這個老者將光球狠狠的抓在手中,如果他們有異動,說不定真的就對花雨落出手了,所以他們都對韓易搖了搖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