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麼晚了,你該回去了。」雖說人家白天才幫了大忙,這個時辰攆人回去不太道德,可是……姑娘家和一個大男人住在一起也不太方便呀,明天叫村裡人看見了還不定說什麼呢。

「那……我回去了,沐家人再來找麻煩怎麼辦?」霍陵川擔心。

「沒事兒,不會的,村裡人都看著呢。」

「那……上次那個色狼再來怎麼辦?」

「額……我有這個。」沐添香暗戳戳的摸出一瓶防狼噴霧來。

「這是什麼?」霍陵川把玩著手裡的小瓶子,「這個能防壞人?」他可不相信,還是身強力壯的自己可靠些,說來說去,總之不是很想離開。

「哼~你可別小看他,這一小瓶,對付三五個大漢都沒問題!」

「我不信。」霍陵川搖頭。

沐添香起了壞心思,這可是他說不信的。突然間,沐添香離他遠了些,然後按下按鈕,空氣中便飄了一股辣椒水的味道。

霍陵川沒有防備,眼裡進了些辣椒水,沒頭蒼蠅似的亂轉了起來……

沐添香趕緊扯下自己的袖子沾了水替他擦拭,這可還是她手下留情的緣故,要是直接噴上,估計他人都得抱頭痛哭了……

好不容易擦乾淨,沐添香得意洋洋的搖著小瓶子,「現在信了吧?」

霍陵川點點頭,卻突然奪過她手裡的東西,一把將她拉在身下,「這東西可不好使第二次了。」

兩人姿勢曖昧,看著近在咫尺的男子,根根睫毛分明,放大的俊臉只要她稍稍起身便可以鼻尖相碰了,沐添香側過來,推了推他「你……你放開我。」

霍陵川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紅了臉,起身將她放開,飛快逃出門去,「你好好睡一覺吧,明天我再來看你。」

沐添香看著男子遠去的身影,說是回去,卻只怕是在附近找了顆樹躺下了吧,她嘆了口氣,從淘寶里淘了幾床被子,走近二丫房裡。

二丫正睡得香,沐添香便將被子悄悄給她掩了上,小丫頭還以為是夏天裡的蚊子,伸手拍了拍。

沐添香沒了睡意,出門看了看霍陵川飛奔出去的方向,便打開淘寶又淘了好些家用的東西,淘寶上東西雖然多,可確實大部分都不是能直接拿來古代用的,想要自己生活看來還是得去集市一趟,好在身上還有幾十兩銀子,有了霍陵川當借口,再好的東西也買得,畢竟村裡人對獵戶的認知出了壯就是有錢了,這年頭沒有槍,打獵都是靠命搏的,自然身家不菲。

沐添香忙了一陣,直到天麻麻亮才沉沉睡去,睡夢中,她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席夢思大床上,柔軟的羽絨被,還有自己養的那隻短腿小柯基可可…… 可是夢裡可可調皮的很,不僅伸出爪子撓她,還踩在她身上一跳一跳的……

這怎麼行,可可爪子好多天沒剪了,萬一撓破了皮,毀容咋辦?

沐添香一驚,從睡夢中醒了。

而等她醒來一看,二丫正坐在她床邊上傻笑著,而夢中的可可……可不就是昨天才抓到的嘟嘟,此時支著兩條小短腿在她身上爬來爬去。

真是擾人清夢,沐添香將它抓過來好一頓蹂躪,罷了,看了看眼前還在傻笑的二丫,她伸出手揮了揮,「二丫,怎麼傻了?」

二丫鼓了鼓包子臉,「姐姐你才睡傻了呢,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不起來,袁大哥早在外面等你了,原本說了要去集市買東西的,現在可好了,哪還有車啊!」

沐添香朝外面看了看,只見阿野正直直的站在門外,因為有著二丫在房裡,他不好進來,便是不是拿眼鏡瞟著,見沐添香醒了,便朝她投去了一個俊朗的笑顏。

讓她的心止不住砰砰直跳……

沐添香理了理衣裳走出去,霍陵川伸手遞給她一個紙包,裡面躺著兩個大包子,沒有鎮上的包子精緻,是他在村口買的。

沐添香肚子餓的咕咕叫,便接過包子啃了起來。

直到包子吃完,才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兩人,「你們吃了嗎?」

二丫搶答道,「一早袁大哥就帶了包子來了,早吃了。」

沐添香砸頭,眼看著都快要到中午了,自己這一睡怎麼就到這個時辰了,家裡鍋碗瓢盆,還什麼都沒有呢,看來一天都得吃燒烤度過了。

她正想著,霍陵川囑咐她們幾句,讓二人等著便出了門,不一會兒門口便響起了牛蹄子的聲音,原來他不知道去哪借了輛牛車來,這樣倒是方便了,剛好今天要買的東西夠多了。

三人上了牛車便直奔鎮上,有了車半個多時辰就到了地方,將車託付在了地方,便去了店裡吃飯,霍陵川雖然失了記憶,可是骨子裡的習慣沒有變,幾人在路上走著,他抬頭看見詠梅樓便要進去,這鎮上,若是說還有些檔次,便是這詠梅樓了。

沐添香一把把他拉了過來,「你知道這是哪裡么,多少錢吃一頓么,便往裡面沖。」看著他這派頭,沐添香也估計著,這傢伙以前非富即貴,怕不是哪家的富家公子罷。

「很貴嘛?」霍陵川問她。

怎麼說呢?貴不貴倒不是個問題,雖說她們現在不是很富有,可是好不容易新生了,幾個人吃上一頓好的還是吃得起的,只不過這詠梅樓……

那胖子估計還記著她呢。

沐添香不好解釋,只道「貴也不算太貴,不過和他家老闆有些矛盾,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說著就拉著他要拐彎。

霍陵川冷哼一聲,竟是沒有順著她,打頭走了進去,沐添香和懷裡抱著兔子的二丫只好跟在了他後面。

詠梅樓里正在門口迎客的小二並不是前面那個,見三人穿著普通,便漫不經心的將人引了進去,霍陵川抬腳就要往樓上走,被他攔了下來。

「客觀,對不起了,樓上是給有身份地位的人坐的,放了你上去,衝撞了貴客,我可不敢當。」

霍陵川就要動手,沐添香趕緊將他攔下來,「不要惹事了,省的把捕快招過來。」

然後自己率先坐到了一樓靠窗口的位置,「我們就坐著了,小二哥,麻煩拿菜單過來。」

那小二一甩抹布,道「還是這位小姐識趣,不像有些人……」

霍陵川只好郵過去坐在了沐添香的旁邊,三人點了幾個菜,小二倒是也並沒有再為難她,只是吃飯時,上次引她們進來的那小二似乎認出了他們,不停的朝這兒張望,不一會兒便看見陸舉人從樓上下了來,身邊還跟著一個賊頭賊腦的瘦子,手裡打著摺扇,不倫不類的模樣惹得他們多看了幾眼。

陸舉人是聽見了小二的彙報,這才知道上次那兩個女子竟然跟著一個男人前來吃飯,還頗為歡暢的樣子,現在再看看,哪裡還有智障的樣子,上次那模樣擺明了就是裝的,偏偏他還被騙了過去,想起家裡現娶得那兩個好吃懶做上不得檯面的貨,陸舉人心裡就是一股惱怒。

而他旁邊的瘦猴正是縣太爺的獨生子肖雲,此時眼珠骨碌著直圍著沐添香打轉,不知心裡打著什麼主意。

陸舉人抬腳便走向三人。

二丫緊張的拉了拉沐添香的衣袖,而霍陵川放下筷子擋在了二人面前。

「呵呵,不知壯士是何人,可千萬不要讓這兩個小娘皮騙了,上次她們便是夥同她們家人來我這騙吃騙喝,然後跑了,人品堪憂啊,壯士我看你儀錶堂堂,氣質不俗,不如到我這裡來?」陸舉人見霍陵川雖然穿的普通,氣質卻不凡,生了結交的心思,暫時不欲得罪他,便好言好語相勸。

誰知霍陵川一言不發便直接扯著陸舉人的衣領子將他舉了起來,這可是一個快三百斤的胖子,他這一舉動震懾了所有人……

肖雲見勢不好,趕緊出來打了圓場,也有著在佳人面前出出風頭的意思,可惜了他成天遛雞斗狗的,但凡他要是對衙門裡的事上那麼一點心,便能知道眼前這人正是官府急著找的人了。

「誒,好漢好漢,且慢動手,你這手上拎的可是我們的陸舉人,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化干戈為玉帛吧,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吧,二位。」

「你是誰?」霍陵川問他。

「呵呵,在下乃是肖雲,正是縣太爺的獨子是也。」那肖雲呵呵的抱了拳,介紹自己之於,還不忘記朝沐添香那裡得意的看上兩眼。

沒想到在這裡碰到縣太爺的兒子,想來也是個鬥雞走狗之輩,不然不會連官府要抓他都不知道。 他就不信了,這個男子雖然力大無比,可他店裡這麼多小二,就不信弄不住他,陸舉人今天是下定了心思要給他點好看!

可惜,店裡小二見了霍陵川隨隨便便的就將三百多斤的陸舉人舉了起來,愣是互相看了半天,沒人敢動手。

肖雲見狀,忙上來打了圓場,「大傢伙別動手,有話好好說是不是,這麼鬧上一場,捕快來了都不好說,不如都給我個面子,各退一步,今天這飯錢我來出。」肖雲見剛才霍陵川聽了他的名頭放開了陸舉人,真以為自己的面子值錢,受用萬分,再次開口道。

沐添香不欲惹事,本就不想來這裡吃飯,這要真惹的官府出動,保不齊就有人認出了他來。

可惜她不知道,霍陵川雖被官府到處緝拿,卻是十分保密的事情,畢竟身份特殊,除去上面派來的人,區區一個鎮上的衙門,還真的不知他長什麼樣子,就連縣太爺也不過模模糊糊的瞧見了他畫像的一腳罷了。

「不用!」見沐添香要走,霍陵川從懷裡掏出一兩銀子扔在桌上,便跟了上去。

眼見著佳人要走,那可是難得的小美人,這十里八村的,漂亮的雖然多,可多沒那氣質,肖雲連忙上前一步,關上摺扇,彎腰抱掌,「還不知……小姐是何處人士,芳名是何呀?」

沐添香看著他,皺眉,原來又是一個色胚,膽子倒是不小,沒見到她家阿野已經生氣了嘛?

過了半晌,見沒有回答,肖雲抬起頭來,只見沐添香好笑的看著他,而旁邊的壯士已經伸手去捉他了,這才慌忙退了幾步,「誤會,誤會……呵呵不知道壯士和小姐竟然是一對……」

肖雲見狀,轉身逃走了,這人身手不得了,這要是讓他抓住了扔一下,自己可沒那陸舉人的肥肉,骨頭都該摔碎了罷。

霍陵川見他識相,冷哼一聲,三人便一起出了詠梅樓。

身後,陸舉人尷尬的癱在地上,臉上露出痛恨的表情,想他堂堂舉人就是縣太爺還要給幾分顏面,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發誓一定要找機會好好整治二人一頓。

有了那麼一出鬧劇,三人出了詠梅樓已經是下午,正是街上熱鬧的時候,街上小販紛紛推著小車在陰涼地里做生意,想起了上次十文錢一個的荷包如此的促銷,又幫她大賺了一波,沐添香想著一定要再買一些,而那銀簪子卻是有些不好賣了,到現在還有剩餘。

一路走下來,霍陵川身上已經掛了不少東西,除了荷包,還有一些胭脂水粉,正經需要的東西還都沒買,而沐添香和二丫手裡正一人啃著一串糖葫蘆悠哉悠哉的逛著街,看見不遠處的滷味店,二丫眼睛都亮了,沐添香失笑,帶著她往店裡去,三人一人要了一隻雞爪,還有些許其他滷味,放下東西吃了起來



霍陵川吃慣了京城的好東西,但這裡的滷味別有一些山野風味,倒也不錯,二丫吃的就更歡了,而沐添香嫌棄的吃了兩口,便將自己的碗推了過去這個時代的滷味只有鹽味還有少許油花罷了,吃起來真的是不那麼好吃,此時又是剛吃完了午飯,她哪裡吃得下,而腦子裡,沐添香覺得自己想開的店又多了家,也就是這滷味店。

三人閑逛完畢,去了鎮上較好的成衣店,沐添香和二丫一人做了兩件質量上乘的衣裳,她便是故意的,就要叫馮氏眼紅,叫沐氏一家還有李春兒看著,而霍陵川依舊是扯了兩身麻布的衣裳,他時常要打獵,那些衣裳經不起折騰,沒兩天就該扯壞了。

沐添香看著他有些可惜的想,若是生在現代,怕是當明星綽綽有餘了……

買完衣服,沐添香帶著兩人去了上次賣火柴給他家的雜貨店,她想看看那些小物的銷量如何,順便買點日常消耗品回去。

這雜貨店的生意異常紅火,近段時間除了平常來買東西的人,還有一些學堂里的人時常來轉悠,畢竟沐添香給的眼鏡帶起來那是相當的清楚。

見三人過來,有夥計跑過來招呼,還不等他說話,沐添香便道,「夥計帶我們看看鐵鍋之類的。」

「好嘞。」

這個時代的鐵鍋都是真正純鐵做的鍋,稍稍不注意便銹上了,但也是沒辦法,想要用鍋爐燒飯,只能買這樣的大鍋,不然的話從淘寶上買個煤氣灶來還得買罐煤氣啥啥的,也忒嚇人了,最終沐添香遠了一大一小兩口鍋,便是三兩銀子,真正肉疼的很。

然後又買了些碗筷等等,最後走到店家專門擺出來賣火柴的地方,沐添香問道,「夥計,這是什麼?」

夥計來了精神,「客觀看來是第一次來我們店裡吧,這可是火柴,一打火就著了,可比打火石好用多了。」

「那怎麼賣呀?」

「不貴,不貴,十文錢一盒,就這呀,我們店裡的存貨都不多了,要是姑娘要的多,我就去同老闆說說便宜點?」夥計見她買東西大方,心下覺得肯定會捎上些火柴。

霍陵川見了倒是沉思起來,山上有時候難免會有豺狼虎豹,難免需要火來驅趕,若是照這夥計這麼說,倒是個好東西,便開口道,「給我們示範一下。」

「好嘞。」那夥計興高采烈的拿了根火柴「刺啦」點著了,這可是個新奇東西,一般情況下是擺弄不上的,這顧客買了這麼多東西,有這個要求也是可以滿足的,就是夥計自己也想買些回家用用,可惜價格高了些。

霍陵川看了點了點,「這東西倒是方便,夥計,給我拿……」他正想說夥計拿十盒,便被沐添香捅了捅,便擺擺手,「罷了罷了,今天買的多了些。」

那夥計見了也是機靈,也不再推銷討嫌了,將他們東西辦好,便引著她們去付了錢。

幾人買了東西回到牛車那地方,霍陵川問道,「添香,你怎麼不讓我買火柴,有了火柴,生火不是方便多了?」 霍陵川紅了臉,這丫頭,口無遮攔,「我知道什麼?」

「這火柴,可是姐姐賣給他們的!不過當初姐姐三文錢賣給他們,說好了只許他們賣五文,沒想到他們竟然偷偷賣十文,貴了一半兒,現在肯定許多人家用不上了!」

沐添香輕輕擰了二丫一下,道「瞎說什麼?誰是你姐夫!!!」

二丫裝模作樣的「哎喲」慘叫了一聲,「可不就是姐夫,你們感情那麼好,成親不是遲早的事兒啊!」

「你……你,二丫你真是越來越調皮了,就讓馮氏把你嫁給那個老鰥夫算了,看你還敢瞎說。」說著在車裡作勢要打她。

霍陵川在外面聽了,也開心的裂開了嘴,那火柴讓他開了眼界,沒想到在這種窮鄉僻壤還有如此好東西,更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是個小丫頭研發出來的,他的心裡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滿滿的戀愛。

臨近傍晚,牛車始到了村頭,路過的人見駕車的是那個長相俊俏的獵戶,都不由得停下腳步多看了幾眼,而車上叮叮噹噹的作響,看來是買了不少好東西,沐家姐妹他們都是知道的,手上哪裡會有什麼錢,一看便知都是那獵戶拿的錢,眾人紛紛感嘆沐添香的好運氣。

牛車從村長家門口駛過,李春兒聽見聲音忙跑出來看,那駕車的後生劍目星眉,輪廓像是刀削一般的硬朗,這十里八村的她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就連鎮上那些書生沒有一個有這樣的面容,更別提那氣質了,一時間竟然看醉了,等到馬車走得遠了,這才醒過來,臉色通紅的朝四周看了看,省的有人把她花痴的樣子看了去。

而沐家人也出了門盯著車屁股看著,馮氏心裡飛速盤算著,二丫那聘禮十兩銀子到了手,卻是萬萬不能退回去的,現在沒機會,以後總有機會把她嫁出去,生米煮成熟飯,她沐添香也沒辦法,而至於沐添香……

看這獵戶確實是富,要是能把沐添香嫁給他,倒也不錯,但是聘禮最起碼要二十兩,不不不,三十兩才能嫁!馮氏心裡打著小算盤,朝著馬車過的地方,心情大好的露出一口黃牙。

到了小屋子,霍陵川將她們放了下來,自己去還那牛車,順便買些肉菜回來,當做晚飯。

然而等到了小屋門口,那破屋子卻多了一扇嶄新的門,沐添香推開,一個老頭正坐在裡面灰頭土臉的鋸著木頭。

「老人家,你這是?我沒喊人過來射門呀?」沐添香疑惑。

「哼!袁阿野那臭小子,有了媳婦就不要爹了?我今天就是專門來看看,我這兒媳婦長什麼樣子的!」那老頭捋了捋鬍子,氣呼呼的道。

「額……」沐添香大囧,感情這是山上那袁獵戶,還真把阿野當做自己兒子了,既然他這樣,沐添香也樂得配合他。

「我不是阿野媳婦,袁阿野他還車去了,這幾天麻煩他了。」

「哼~」老頭聽了她說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傲嬌的哼了一聲,轉過來去,繼續鋸自己的木頭,不再搭理沐添香。

沐添香問他渴不渴,累不累,老頭通通不理她,他只好忙自己的事兒去了,等過了一會兒沐添香再路過院子里時才看出來老頭正在做的是幾張凳子,那鋸的木頭便是凳子腿。

明明就是個大好人,還非要一副傲嬌的模樣,沐添香倒了一大杯水,拿了條毛巾放在邊上,便又做自己的事兒去了,一下子買了許多東西,她得好好拾掇一下。

霍陵川還了車買了菜回來,看見嶄新的門,愣了一愣,隨後便知道是誰的手筆了,這門方方正正,用了上好的木頭,和袁老頭家的門一模一樣,除了袁老頭還能是誰?

等到晚上時間,沐添香炒了兩三樣素菜,一碟子花生米,還有豬肉燉白菜以及讓二丫去釣來的好幾條大魚熬的魚煮蘑菇,可算是能喝到魚湯了,用著總代調料做出的飯,聞著都比別家的香。

周圍住得近的村民,端著碗坐在樹底下,三三兩兩討論著沐添香,下午有個老頭來做門,他們都是知道的,老頭雖然年紀大了,卻能徒手抱起木頭來,也是將他們嚇到了,所以一猜便是那年輕獵戶的爹,而此時從那房子傳出來又是肉菜又是魚菜的香味,著實讓人饞的慌。

距著小屋不遠有幾戶人家,沐添香本著交好的選擇,用小碗裝了一小碗魚湯還有一碟子花生米,讓二丫挨家挨戶送了過去,雖說沒有肉,可是魚湯可是難得的好東西,除了逢年過節,還有孕婦下奶,比肉可精貴,誰捨得吃啊,所以各家也都給了一些小菜餅子作為回報,心裡各自盤算著,這沐家大姑娘也並不是那麼難相與的,那馮氏倒是個討人厭的。

袁老頭聞著香味,停下了手中活計,飯桌和凳子勉強能做,他將地方挨個擦了擦,騰出地方來吃飯,從中午到現在,他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

看著沐添香端上來的飯菜,滿意的點點頭,「這還差不多,也虧得老子給了這不孝子那麼多銀子採買傢具了,你這媳婦還不錯,看見老子來,還能這麼大方。」

霍陵川皺眉,給他夾了一塊魚,「袁老頭,吃飯吧!」

「你喊什麼,你這個不孝子!」袁老頭罵罵咧咧的動起了筷子。

霍陵川繼續皺眉,卻是沒說話,這老頭見他有事,直接大手筆的給了他二十輛銀子零花,要知道獵戶雖然富,可這窮鄉僻壤的,一下子拿二十兩給人零花的,也是了不得了,更何況,霍陵川不過是個才認識的人而已。

而霍陵川本不想要,不過為了讓他安心,還是接下了錢,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是他一貫的作風。

吃了一會兒,袁老頭這才想起什麼似得,從牆堆里的木頭屑里掏啊掏的搬出一壇酒來。 袁老頭帶來的果子酒是用山上的野果子發酵的,才打開蓋便有一陣酸甜的香味傳出來,沐添香聞著,也忍不住想要喝上兩口。

袁老頭給每人倒了一碗,赤紅的酒水流在碗里甚為好看,比上次在鎮上喝的那清酒不知道好喝多少倍,酸酸甜甜的,更像是現在的飲料,沐添香一不小心便喝多了,滿臉通紅的看著袁老頭傻笑。

「丫頭,丫頭?」

袁老頭伸出手在沐添香面前擺了擺,繼而又放到二丫面前,叫兩人還是傻乎乎的笑,搖了搖頭,「阿野啊,你這傻媳婦和傻小姑子喝多了,你把她們扛裡面休息去吧。」

「誰說的!我還沒醉呢,我還能喝!」沐添香酒蟲上腦,一拍桌子就要倒酒。

「哼,小丫頭片子,酒量不大,就知道吹牛皮。」袁老頭哼哼。

「老頭兒,別以為自己酒量大,你這酒算什麼?你還沒喝到我的酒呢!」

「哦?你的酒?你還會釀酒?丫頭,牛皮越吹越大了吧。」袁老頭摸摸鬍子。

「哼,我這拿給你看看!」沐添香搖搖晃晃的起身,彷彿走幾步就要倒了似的,霍陵川不放心,想要攙扶她,被她一巴掌打開了手。

「哼!都別跟過來,這都是我的私藏,不許跟過來啊!」沐添香雖然醉了,卻也沒忘記藏好自己的秘密,一步三晃的走回屋裡,關好門,然後從淘寶里開始選酒,一咬牙,看了看餘額,選了瓶兩千多的茅台……還心裡得意洋洋的想著,這下,這袁老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