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星獸和蛇很像,有一條長長的身軀,不過它卻長有四爪,身軀上覆蓋了層層鱗片,腦袋上還長有角,渾身墨綠色。」

葉筱筠把她偷看到的星獸模樣表述了出來。

聽著葉筱筠的描述,光默的內心是驚濤駭浪。

聽這樣子怎麼那麼像地球上傳說中的神獸,龍。

葉筱筠說著說著,突然發現了光默那驚訝的表情,疑惑問道:

「你知道那是什麼星獸?」

「我想應該和我知道的不一樣吧!」

光默帶著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哦。」

葉筱筠沒有多問。

「你先好好休息吧!等你傷完全好了再說。」

「好吧!」

光默也知道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能做的就是把傷養好。

躺在有些擱人的岩石地面,光默是怎麼躺怎麼不舒服。

精神力已經恢復了一點點,現在可以稍微使用。

把早已準備好的床從空間盒中拿了出來,光默準備艱難爬上。

「我來幫你。」

葉筱筠說著就把光默抱到了床上去。

身為大男人竟然被一個小女兒家給公主抱了,光默那個尷尬啊!

幸好這裡沒其他人,不然他絕對會找個地縫鑽進去。

躺在床上,光默正準備休息,可他忽然發現葉筱筠臉上的疲憊之色很是嚴重。

因為剛剛周圍太過昏暗,光默又受了重傷,所以都沒看清楚葉筱筠的臉色,只能看到那些比較顯眼的東西,比如眼淚。

現在可能是因為狀態好了一些,所以他發現了葉筱筠的臉色很是蒼白,看起來一副疲倦不堪的樣子。

這明顯是星塵和精神力消耗過度所造成的。

看來他之前受的傷真的是嚴重到了極點,不然葉筱筠耗光星塵和精神力也不會只讓他恢復了一點點。

目光一轉,光默發現自己似乎太天真了。

不遠處的地面,堆滿了數之不盡的星藥瓶,而且那些星藥瓶已經空空如也。

看到這裡,光默哪裡還不知道葉筱筠為了救他是多麼的盡心儘力。

她這是耗光了星塵和精神力給自己治療,然後吃下星葯來恢復星塵和精神力,然後再繼續給自己治療。

那麼多的星藥瓶堆在那裡,光默很難想象葉筱筠這是耗光了多少次星塵與精神力才會用掉那麼多星葯。

光默心裡不自覺的湧起一股憐惜,還有一股說不出的情緒。

是喜悅?是心疼?是感動?······

或許這些都無法詮釋光默現在的心情。

輕輕拍了拍自己的旁邊,光默對葉筱筠說道:

「你也躺下來吧!」

「啊······」

葉筱筠驚聲叫了一句,一副慌亂的樣子。

光默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要她和他睡在一起嗎?

他們還什麼關係都沒有,怎麼可以這樣做。

不對。

就算有關係,這種事也只有結婚後才能做吧!

葉筱筠想入非非中,光默疑惑問道:

「怎麼了?」

「沒,沒什麼。」

「只是,只是······」

葉筱筠揉搓著衣角,不知所措。

「你不想休息嗎?」

光默疑問。

「休息?」

「對啊!你看你一臉疲憊的樣子。」

葉筱筠蒼白的臉色頓時變得面紅耳赤,在心裡腹誹著自己。

「呸呸呸······葉筱筠,你真是太不害臊了,居然會想到那裡去,真是太不知羞恥了。」

「來休息吧!」

光默又拍了拍床另一邊的空位。

「嗯。」

葉筱筠背對著光默,躺到了床的另一邊,一動不動。

這還是葉筱筠第一次和異性躺的這麼近,哪怕那個人是光默,她也緊張到呼吸困難。

不,不能這麼說。

應該說那個人是光默她反而會緊張。

如果那個人不是光默,是其他異性的話她早就把那人踹飛了。

她只會允許光默靠她這麼近,其他男人想都別想。

緊張與疲累交織,葉筱筠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就不知不覺陷入了沉睡之中。

聽著葉筱筠均勻的呼吸聲,光默閉上了眼睛,也漸漸的熟睡了過去。

這一睡,簡直是睡到天昏地暗,當光默和葉筱筠醒來時外面的天空已經夕陽西下。

直接是晚上睡到傍晚,這一覺他們是得睡的多香。

葉筱筠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入眼就看到了光默那陽剛的臉龐近在咫尺。

她在睡覺中竟然不知不覺的轉了一個身,與光默面對面了。 鮮艷的殷虹之色瞬間爬滿了葉筱筠的臉頰,穿過臉頰一路蔓延到了耳後根。

葉筱筠慌亂的想爬起身,卻在這時發現一隻咸豬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葉筱筠更顯慌亂,臉上的殷虹之色更濃,此時已經紅的宛如鮮血。

似乎是感受到了葉筱筠的動靜,光默睜開了眼睛。

一張精緻到宛如上天精心雕刻而成的臉頰映入眼帘,臉頰上的明亮雙眸帶著一絲慌亂,看起來很是惹人憐愛。

粉嫩的櫻唇嬌艷欲滴,看的人很想含上一口。

睡的迷迷糊糊的光默想都沒想直接含了上去。

葉筱筠雙眸瞪大,整個人如被雷擊,瞬間僵在了那裡,動也不動。

柔軟的感覺從嘴唇上傳來,光默這才清醒了過來。

清醒的光默這才發現自己做的這大逆不道之事,晴天霹靂而下,光默也呆在了原地。

雙唇還再交織,光默和葉筱筠都忘了趕緊把唇挪開。

在原地僵了好久,好久,光默和葉筱筠這才同時反應過來,兩人趕緊收回了自己的嘴唇。

光默面紅耳赤,葉筱筠也面紅耳赤。

光默那是羞愧難當,葉筱筠那是羞澀不已。

「我竟然親了葉筱筠。」

「她肯定很生氣吧!」

「她會不會把我打死,我現在可沒反抗的能力。」

光默的腦海中正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的初吻被光默奪走了,好害羞,怎麼辦。」

葉筱筠壓根沒有光默預料中的火冒三丈,她現在只感覺害羞到難以自己,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光默。

「對,對不起,我剛剛睡迷糊了。」

光默糾結再三,還是決定先道歉再說。

寂靜無聲,葉筱筠沒有回答。

光默以為葉筱筠是氣到不想跟自己說話,趕緊再次說道:

「我真的是無意的,真的很對不起。」

光默不知道葉筱筠其實沒有生氣,她之所以不說話,那是因為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對光默生氣嗎?把光默大罵一頓?

可葉筱筠心裡半點怒火都沒有啊!你讓她怎麼生氣。

而且她也不想對光默發火,因為害怕光默會討厭她。

對光默說沒關係,我不介意?

那樣光默會不會覺得她是一個很隨便的女孩?

介意也不是,不介意也不是,葉筱筠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最後只能選擇閉口不答。

可光默一直在道歉,一直在說那是他的無心之失,這就讓葉筱筠有點氣惱了。

奪了她的初吻也就算了,她也不介意把初吻給光默,畢竟她喜歡光默很久了,可光默這樣拚命的說那不是他故意的,這就讓她很難介紹了。

難道光默還想用一句無心之失就抵消她的初吻嗎?

她也沒有要光默負責任的意思,她只想光默好好的面對她的初吻,而不是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道歉。

光默越這樣越會讓她感覺光默這是在嫌棄她的初吻。

光默哪裡知道葉筱筠的心裡想法會是這樣,他只知道一般的女孩被其他人親了,肯定會氣的想殺人,哪裡會要求他好好面對的。

不知道葉筱筠心裡想法的光默,還在道歉。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光默已經決定葉筱筠沒有回應,他就一直道歉到葉筱筠有回應為止。

光默的道歉之音在山洞裡久久回蕩,連綿不息。

葉筱筠忍無可忍,情緒失控的大叫了一聲。

「難道一句對不起就想抵消我的初吻嗎?我要你負起責任。」

光默被葉筱筠的吼聲震的呆若木雞。

好吧!其實不是葉筱筠的吼聲,而是葉筱筠吼出來的內容讓光默呆若木雞。

葉筱筠要他負起責任,這不就是說葉筱筠想讓他和她在一起嗎?

葉筱筠自己都被自己的吼聲嚇了一跳,捂住櫻唇,無地自容的準備向外跑。

她怎麼可以說讓光默負責任呢?

剛剛因為太氣竟然腦袋一熱把這話說了出來。

她這不就是在逼迫光默和她在一起嗎?

她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

葉筱筠拔腿就想跑,可她剛剛起身就感覺到了一股拉扯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