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差,是喜歡吃鬼的,這樣能夠極大的增加它們的道行。」

「可每一隻鬼進陰間都會有記錄,想要吃鬼,難度太大。」

「這種屍花裡頭擁有不知道多少鬼魂的怨氣,用特殊的方式練成屍花丹,乃是陰差擠破了頭,都想要的寶貝。」

吳淵心跳更快了。

「怎麼煉製?」

杜乾停頓了一下說:「主人,你是想要用這個來拉攏陰差么?」

吳淵停頓了一下,現在的杜乾已經可以相信,地藏王訴求的束縛下,除非自己願意,否則他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吳淵點了點頭。

杜乾忽然說道:「這樣的話,或許還需要加一樣東西,我可以幫你引出來一個很特殊的陰差。」 「什麼東西?」

吳淵問道。

「陰差吃鬼,越凶的越喜歡,除了其中蘊含的怨氣陰氣更多之外,還有煞氣。」

「煞氣很少見,出現最多的地方,是厲鬼的身上,厲鬼也少見至極,對於陰差來說,煞氣可以令他的氣場更加的強大,普通的鬼魂看到陰差,就會被嚇的手腳酸軟不敢動彈,多吞煞氣,會讓陰差以後勾魂越來越輕易。」

杜乾仔細的解釋。

吳淵心中微動,說:「你想要屍煞身上的煞氣?」

「一滴屍煞血即可,這童子煞乃是天煞之屍,若是我沒猜錯,他如果不是被至親所殺,就是殺了至親,再加上特殊的陰氣之地才讓他變成這樣。加上屍煞血之後,屍花丹引出來的陰差,絕對讓你難以想象。」

杜乾再次解釋。

吳淵點了點頭說:「什麼時候需要?」

杜乾思索了一下說:「下一次吧,主人你的身體還是太弱了,不夠強大,即便是有屍花丹也沒能力保住,想要和陰差做交易,除了他們需要的東西之外,還需要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的實力。」

吳淵明白了過來,心中也有些苦笑無奈,終究還是實力太弱。話音落下的同時,杜乾又往陰陽路中走了幾步。

一道紅色的木門,若隱若現的府邸從身旁緩慢出現。

吳淵心中微動,這個房子,就是人棺所在的那個主題房間。

再往前走的同時,又看到了其他幾處主題房間,都在陰氣的滋養下,變成了真正的鬼屋。

周圍的屍花,變的越發的密集起來。

杜乾的身上卻始終沒有任何變化。

屍花喜歡陽氣,杜乾身為活屍鬼,根本不是活人,自然也就不會吸引它們。

幾分鐘之後,杜乾停了下來。


他喃喃的說道:「怪不得屍花能夠繁衍到這種程度,原來是有一顆根源長在了這陰陽匯聚之地。」

吳淵也略有心驚,之前他放下的屍花,已經長大到一種誇張的地步。

一人高的莖幹,花葉四散開來,就像是一顆特殊的樹。

在它周圍,則是無數小屍花。

「主人,這屍花有機緣長在這裡,也沒有必要清理,黃泉彼岸花無盡,這陰陽路也是屍花無窮無盡,反倒是機緣。」

吳淵點了點頭,雖然他沒有多問杜乾,但是心裡頭還是隱隱有期待。

吸收陰陽之氣的辦法,會讓自己變的強大多少?

茅山術等級太低,已經像是雞肋。

易筋練氣式對常人來說已經足夠強大,可面對真正的威脅的時候,明顯也不夠用。

地獄空間此刻沒有完成長期任務,做任何事情都開始捉襟見肘了。

「主人,你坐在這屍花下面,不要用保護你身體的那個陣法,吸收陰陽之氣,需要完全和它接觸。」

杜乾沉聲說道。

吳淵關閉了地獄空間,盤膝坐在屍花的下方。

頓時身體就開始麻癢了起來,肉眼可見胳膊上開始冒起來細密的紅色肉芽,那種速度幾乎瞬間就讓所有的皮膚都變了顏色。

吳淵臉色微變,照著這個速度,幾分鐘的時間,他全身都會長滿屍花,到時候陽氣盡失,自己也就成了這裡的肥料了。

抱元歸一,凝神收魂。

杜乾忽然說道。

吳淵立刻按照杜乾所說靜坐。

下一刻,杜乾也盤膝坐了下來,他的頭頂飄浮出來一個魂魄。

魂魄的頭頂上,有一道符貼著眉心,正是地藏王的訴求,不過這張符已經鑲嵌進入眉心之中,無法撕開了。

杜乾的魂魄,忽然伸出手指,點住了吳淵的眉心。


一點詭異的白光,進入吳淵的眉心之中。

吳淵只覺得腦海之中似乎多出了一些訊息,

並且這些訊息,引導著他默念法訣。

腹部的位置,隱隱感覺到了一團微弱的氣。

經過法訣的運轉,這一團氣,緩慢的轉動了一圈。

一圈轉動之後,吳淵整個身體,忽然傳出來一聲輕微的咔嚓。

就像是某個封閉的薄膜被打開了一樣,吳淵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周圍,有一種格外溫和的能量。

這些能量包裹著自己的身體。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弱小到極點的陰邃攀爬在自己的身上,它妄圖抽取自己身體裡面的東西。

意識微微一動。

那些陰邃的能量消失不見了。

在杜乾的視線中,吳淵盤膝坐在屍花下,身上已經長滿了細小的肉芽。

整個人都已經被徹底的包裹,再需要幾分鐘時間,當屍花成長出來,吳淵一瞬間就會被吸干陽氣,到時候即便是不死,也成了乾屍一樣的存在,並且根本無法離開這裡。

一瞬之間,所有肉芽都忽然萎靡了起來,竟然變成了一團詭異的氣體,全部被吳淵的身體吸收。

陰陽路之中本來沒有風,此刻卻感覺到涼悠悠的氣息不停的經過這裡。

杜乾心驚了起來,眼中剩下的一絲疑慮也消失不見了。

心中微嘆。

「或許,這也是自己的機緣呢?」

他本來也還是有一些保留。

教吳淵這種吸收陰陽之氣的辦法,乃是他還是趕屍匠的時候,在一具很特殊的屍體身上得到。

之後他成了活屍鬼,這種方法對他就沒用了。

杜乾猜測,當他成為攝青鬼的時候,這方法肯定對他大有裨益。

許諾教吳淵這種辦法,也是為了讓吳淵快速信任他。

並且讓吳淵在屍花之中吸收陰陽之氣,有很大的風險,如果吳淵無法成功,那麼這些屍花就會吞噬他。

地藏王的訴求控制著杜乾根本不敢,也沒有能力對吳淵不利,其他的東西卻可以。

可沒想到,吳淵吸收的竟然這麼快。

在吳淵自己的意識中,他感覺身邊的氣息格外的溫暖,讓他貪婪,饑渴的拚命吸收。

腹部位置的那團氣還是如同之前一樣,只是增大了極為細小的一絲。

而在吳淵的身體中,那些吸收來的溫暖能量,正在不停的融入他的肌肉,經脈,甚至於血液中。


就在這時,地獄空間忽然響起一個聲音。

「陰陽之氣的注入,使得地獄十九層提前打開地獄第二層。」

「宿主有唯一選擇,將此條特殊形成的陰陽路吸收進入地獄第二層中,宿主將失去鬼屋的便利,將得到地獄空間的補償。」

「如果放棄,地獄空間第二層將等待十年不能開啟。」

「任務完成,有海量獎勵。」

吳淵心中愕然,這不是強制性的任務嗎?

讓他心跳更為加速的是,地獄第二層,竟然可以吸收陰陽路!

在沒有完成第一層修復的情況下,就打開第二層。

這和自己吸收來的陰陽之氣有關?

「吸收。」

吳淵意識中直接下令。 當吳淵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從他的身體上,擴散出一團淡青色的波紋。

杜乾站在吳淵的身邊,他忽然感覺到吳淵出現了一股格外詭異的氣息。


那氣息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擴散開來。

杜乾面色微變,因為氣息擴散的速度太快,他剛察覺到,就已經被穿透了身體。

同時他心中也一陣驚怕,這是一種怎麼樣詭異的力量,除了快之外,還有一種格外強大的壓迫力。

剛才他身子有一種恐懼的感覺,在這股力量的面前,就像是螻蟻一樣……


左右四看,視線之中,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

沒有那股力量的任何痕迹,身體卻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迫力。彷彿這陰陽路,開始拒絕他的存在一樣……

杜乾臉上全是驚愕的表情。

難道,這一切和吳淵有關?

他只是吸收陰陽路中心的陰陽之氣,屍花也在吸收,吳淵單憑一人之力,又怎麼可能帶動整個陰陽路的氣息?

更何況,他的吸收速度並不快……

就在這時,杜乾的臉色徹底變了,除了驚愕之外,還有一種恐懼。

他眼前的吳淵,彷彿身體消失了一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