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俞殿下?帶我過去。」東伯雪鷹吩咐道。

……

殿廳內。

東伯雪鷹和妻子余靖秋一同接待這兩位賓客。

「龍俞殿下,你可是稀客,我們上次見面還是萬花宴時,轉眼三萬多年都過去了。」東伯雪鷹看著那穿著頗為華貴的黑袍青年,這華貴黑袍青年正是安海府主家族『龍氏家族』的二殿下,也是當初那場宴請的主人,正是那場宴請,讓東伯雪鷹和毒郢界神結下仇怨。

「東伯兄稱呼我一聲龍俞即可,在東伯兄面前,我哪裡敢稱什麼殿下。」龍俞則是連道,他雖然得府主喜愛,可漫長歲月一直止步於一重天界神。也是靠些人脈關係保持足夠影響力,而東伯雪鷹靠的卻是自身實力,連安海府主都不敢絲毫怠慢,龍俞哪裡敢有絲毫不敬。

而且龍俞心中也頗為複雜,當初宴請時,東伯雪鷹只是一神級,至少表面上是一神級,轉眼地位卻發生翻天覆地變化,在安海府內地位都能排在前三了。

「我今天來此,也只是幫忙引薦而已。」龍俞笑著看著旁邊的青袍人,「這是我父親的好友『蒼雍國主』麾下的牟逍。」

「牟逍界神?」東伯雪鷹點頭。

那青袍人當即謙遜道:「牟逍奉命前來,只是之前和殿下從未謀面,便請二殿下出面引薦。」

「奉命?」東伯雪鷹驚訝,「你是奉蒼雍國主之命來的?」在東伯雪鷹身側坐著的余靖秋也看著下面,有些好奇。

「對,奉國主之命來此。」青袍人道。

東伯雪鷹心中立即浮現了大量關於這位蒼雍國主的訊息,蒼雍國主也是位四重天界神,不過和摩雪國主這種已經活了太久隨時可能本尊神心潰散的不一樣。蒼雍國主還很年輕,交友四方,這種很年輕的四重天界神一般勢力都不願得罪招惹。

因為他們還可以活很久,並且成大能的希望也更大。像摩雪國主、安海府主這種或許靠著時間實力能更強些,可潛力早盡,成大能者希望無比渺茫了。

「我和蒼雍國主素未謀面,他派你來見我,何事?」東伯雪鷹問道。

「國主原本想要親自來的,只是如今正有事情牽絆,無法來此。還請殿下見諒。」青袍人姿態放的很低,「我來這,的確是有事要麻煩殿下。」

「請說。」東伯雪鷹端起酒杯,輕輕喝了一口。

青袍人道:「有一位叫『商乙界神』的二重天界神,和我家國主有過仇怨!此仇,國主一直不忘,只是商乙界神帶著混淆時空的寶物,很難追蹤到。不過國主還是不惜一切藉助因果相連,最終還是找到了這位商乙界神。」

旁邊的龍俞驚嘆道:「藉助因果追蹤探查?看來。國主是恨極了這商乙界神。」

「對。」青袍人點頭,「我們查出商乙界神的行蹤,所以便來見東伯殿下了。」

「見我?我可不認識什麼商乙界神。」東伯雪鷹道。

「商乙界神,也知道國主憤怒無比。所以他隱匿蹤跡小心的很,早就變化容貌,弄個假名『百里商』投靠到殿下門下,成為殿下門下的一位親衛軍統領。」青袍人說道。

「百里統領?」東伯雪鷹、余靖秋面色都微變。

自己的親衛軍統領。和蒼雍國主有仇?

「如果他投靠在其他勢力門下,我們早就直接動手了。不過他投靠在殿下門下,我們自然也得先來告知殿下。」青袍人說道。「我家國主為此尋找仇敵數萬年,更最終不惜一切透過因果尋找到他。還請殿下行個方便,只需將他逐出親衛軍。」

對東伯雪鷹的親衛軍統領動手,那是打東伯雪鷹的臉!就算是蒼雍國主,也得掂量一二。畢竟蒼雍國主至今都不知道遺迹至寶在誰手裡,如果知道在百里商這,早就不顧一切了。

「不知道是什麼仇怨,讓國主要對付百里商。」東伯雪鷹皺眉道。

「這是私仇,國主也沒和我說。」青袍人連道,「可國主殺機極濃,不惜一切也要殺了商乙!而且商乙對待殿下你也並非真心,他故意弄個假名,而且投靠殿下估計也是想要保命的。」

東伯雪鷹皺眉道:「就算他化名,可至少這三萬餘年,作為親衛軍統領,他還是勤勤懇懇,並無犯錯。」

「殿下,你只需將他逐出親衛軍即可。」青袍人連道,「我家國主自然記得殿下這一人情,將來自然會報答。」

東伯雪鷹搖頭:「百里商是一個二重天界神,你家國主乃是一方霸主!他和你家國主結下大仇?怎麼結仇?」

「國主沒說。」青袍人無奈。

「你如果將兩方仇怨說的清清楚楚,我也會找來百里統領進行查問,如果查證無誤,他的確是陰險小人,那麼我自然將他逐出親衛軍。」東伯雪鷹淡漠道,「可如果百里統領是冤枉的,一直是受到追殺的,本身並無過錯,那我怎麼可能看他死?」

青袍人面色一變。

麾下一個統領而已!

這麼多年,東伯雪鷹麾下四大統領,還有些閑散門客,二重天界神都超過十位之多了!有必要為一個二重天界神去硬頂自家主人『蒼雍國主』?

「殿下,你不願將他逐出親衛軍?」青袍人皺眉。

「你在逼我?」東伯雪鷹目光一寒。

青袍人低沉道:「我家國主,絕不會饒了那商乙界神!」

「可誰都別想動我的人!」東伯雪鷹冰冷道,「來人,送客!」

「請!」

殿外的兩名界神侍衛立即喝道,他們都覺得痛快,自家殿下保護自己手下,讓他們自然覺得舒坦。

青袍人臉色難看,起身而立。

「沒必要,沒必要,好好說嘛。」龍俞在一旁連道。

「龍俞,這和你無關。」東伯雪鷹瞥了眼青袍人,「和我好說,我給你面子。拿蒼雍國主壓我?真是笑話!」

青袍人強壓怒氣,略微拱手,轉頭便離去。

龍俞也解釋道:「東伯兄,我也只是引薦,沒想到會這樣。不過東伯兄也得小心,看樣子,蒼雍國主對你麾下的百里統領,殺心是真的很重,怕是仇怨不小。」

「謝了。」對待那青袍人那般冷漠,可對龍俞,東伯雪鷹還是微笑道。

「我也先告辭了。」龍俞隨即連追趕出去。

……

殿內。

東伯雪鷹眉頭微皺:「靖秋,蒼雍國主好歹也是四重天界神,在神界當中也是一方霸主。他和百里商有仇?而且連仇怨都不肯說?」

「隨意編造,很容易就被戳破。」余靖秋則道,「他不說,恐怕有其他秘密,是他不願公開的。而且四重天界神眼光氣度都頗為不凡,一般沒必要和一個弱者計較……蒼雍國主也有三個子女,沒聽說他的子女親人出什麼危險。一時間我也想不到,他們倆怎麼有仇怨了。」

東伯雪鷹點頭。

這也是他疑惑的事,沒弄清有什麼仇怨,他怎沒可能讓手下人送死?他將百里商逐出親衛軍,那就是讓百里商送死!

「來人。」東伯雪鷹開口道。

「殿下。」門外侍衛們應命。

「讓百里統領來見我。」東伯雪鷹吩咐道。

******

最近幾天番茄長途折騰了下,剛從深圳回來,今天一更,稍微緩緩,恢復下精氣神!

*(未完待續。) 百里商正在靜室內,琢磨著手中的黑色球體,黑色球體凹凸不平紋路放著光芒,映照周圍。

「怎麼破解?」

「到底有什麼秘密。」百里商冥思苦想,他清楚這是他最大的收穫,最重要的奇遇!如果能夠破解其中奧秘,他的命運恐怕就不一樣了。只是遺迹至寶在手,百里商根本破解不了。

忽然外面傳來聲音:「百里統領,百里統領。」

這靜室法陣,外界聲音可傳入,而內部聲音卻不會傳出。

「嗯?」百里商皺眉,當即將黑色球體放在木盒內收起,跟著石門開啟,出了靜室。

「怎麼回事,我不是說了,沒重要事情別來打擾我。」百里商目光一掃,立即看到了外面一位界神侍衛,他認出來了,這位界神侍衛一般是負責看守大殿的。

界神侍衛微微一笑道:「百里統領,殿下有令,讓你速速過去見他。」

「殿下?」百里商一怔,「好,我這就過去。」

……

百里商一頭霧水的迅速朝大殿趕去,他投靠東伯雪鷹門下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閉關的時候被強行召見的。畢竟當初對付毒郢界神后,再沒誰敢來冒犯監察使府邸。監察使府邸一直很平靜。

見聞天道 進入殿內。

百里商就看到了主位上坐著的東伯雪鷹和余靖秋夫婦。

「拜見殿下和夫人。」 萌妻嫁到:首席要聽話 百里商恭敬道。

「百里統領,我應該稱呼你商乙界神吧?」東伯雪鷹突然道。

百里商頓時大驚。

商乙?

被發現了?他暴露了?遺迹至寶還在身上,這東伯雪鷹會不會搶?

身份暴露,他一瞬間臉色都變了,他看向東伯雪鷹眼神中都有著一絲驚慌,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冷靜:「東伯雪鷹實力遠超於我。這更是監察使府邸,是他的地盤。府邸內也有無數法陣加持,在他面前,我根本毫無還手之力。任由他隨意揉捏。」

「我的生死,已經被他操控。既然如此,著急又有何用?」百里商明白再掙扎都沒用。也就不掙扎了,緊跟著他也想明白了,「沒誰知道我有遺迹至寶,如果他真的知道至寶在我身上,恐怕早動手了。根本不會廢話。」

驚怒慌張、無力、平靜、恢復理智。

這一切發生的都極快。

「殿下知道了?」百里商抬頭道。

「嗯。」東伯雪鷹點頭道,「你還是老老實實交代吧。」

百里商也認定東伯雪鷹應該還不知道,並且不到最後絕望時刻他不可能暴露最重要的秘密,當即連道:「殿下怎麼知道我身份的?是蒼雍國主派人來了?」

百里商也聰明的很,立即有所猜測。

「你和蒼雍國主有什麼仇怨?」東伯雪鷹問道。剛才百里商瞬間驚慌的樣子,讓他和余靖秋都起了一絲疑心。

「我一個弱小界神,哪有資格得罪蒼雍國主。實在是蒼雍國主太過心狠手辣。」百里商無奈道,「他將我們等一批界神抓了去,逼迫我們進入一座遺迹內送死,後來遺迹崩塌,許多界神四散逃竄,我也趁機逃了。這才算恢復了自由。只是沒想到,蒼雍國主竟然還是追來了!」

「殿下。殿下。」百里商看著東伯雪鷹,連求道,「還請殿下保我性命,如果沒有殿下庇護,我怕是必死無疑。」

東伯雪鷹、余靖秋相視一眼。

遺迹?

「神界廣袤浩瀚,界神眾多。你們逃也就逃了,他為何不惜一切透過因果,也要追蹤到你們?」東伯雪鷹皺眉,「你們有什麼,值得他如此拚命追殺的?」

「因果?」百里商這才明白蒼雍國主怎麼追的。

因果。是很玄妙的。

就算大能者已經超脫時光長河,真正永恆。可一樣會產生因果,像東伯雪鷹他們稱呼大能者名字,大能者就是透過因果感應到的!也是因為到了他們那等境界,才能對因果感應如此敏銳。像一般四重天界神還未曾超脫,感應也遠沒有到這般地步。

「我問你話,你們有什麼,值得他追殺?」東伯雪鷹問道。

百里商心中發緊。

「這我也不清楚。」百里商無奈道,「我猜可能是因為我們知道了他秘密吧。」

「秘密?」東伯雪鷹問道。

「那座遺迹!」百里商連一揮手,半空中顯現了複雜的圖案,「這就是星圖,記載了遺迹位置。我們原先都不知道遺迹在哪,後來遺迹崩塌了,我們逃出來這才知道詳細位置! 總裁,請指教 那座遺迹雖然崩塌,可依舊龐大的很。我猜其中有些不能暴露的?」

東伯雪鷹看了看百里商:「就因為這遺迹?」

「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百里商連道。

「嗯。」東伯雪鷹輕輕點頭,囑託道,「百里統領,從今天起,你就在監察使府邸別出去了,蒼雍國主的手下在外面盯著,你若是出去,隨時可能身死。」

百里商有些驚慌失措。

「你若是有分身,和本尊最好分散開。」東伯雪鷹囑託道。

「這個東伯雪鷹什麼意思?他難道知道我的分身也在這?」百里商暗暗道,他的本尊分身都是在監察使府邸內,因為混淆時空的寶物就一件,有這一件寶物,他有把握隱藏自身。分身如果在外被蒼雍國主抓去,蒼雍國主有的是辦法讓他連自殺都做不到!甚至有手段查探他記憶!

「謝殿下,我會小心的。」百里商道。

「去吧。」東伯雪鷹道,

百里商當即恭敬退去。

殿廳內只剩下東伯雪鷹和余靖秋。

「他說遺迹,應該不會假。這種事不太可能隨口亂編。可他對遺迹敘說的太少了,雖然提供星圖,卻沒有更多詳細敘述。」東伯雪鷹皺眉道。

余靖秋輕輕一笑:「你多想了吧,你又沒細問。」

「或許吧。」東伯雪鷹點頭。

「不過雪鷹,你得讓親衛軍加大巡邏查探,我看,蒼雍國主沒這麼容易罷手。」余靖秋道。

……

神界,遙遠廣袤的蒼雍帝國。

這座龐大的國度,乃是『蒼雍國主』一手創建,在自己的國度內,自然權勢滔天,他的意志就是這座國度的意志!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強者,不願意在血刃神廷、時空島、萬神殿的原因。投靠在別人門下,就得受法規,受諸多限制。

連殺一個三重天界神,都有許多限制,多麻煩?

「國主。」青袍人牟逍界神恭敬行禮。

那高高在上的白色王座上,正有著一名高大身影坐在那,他的身體背部有著一根根巨大的骨刺,一排骨子成扇形,在他身後。他頭顱光禿禿的,臉上也沒有任何毛髮。一雙眸子中滿是淡漠。看他模樣就能辨認出來,他也並非是人類出身。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