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人族進攻了!「狼族之人一邊呼叫,一邊狼嚎,朝吞天大營奔回去了。在格鬥場上的人族卻也愣在那裡,不一會聽到慘叫聲。那成排的盔甲人,那區分人族狼族,見到擋路的剌去,不一會,慘叫聲,逃走聲陣陣傳來。跑的快的狼族,剛到吞天大營邊,吞天早得手下報告,人族放出成批傀儡大軍,已殺了過來,吞天出得營外,只見前面遍地都是

盔甲傀儡。直直衝了過來。令手下衝過去阻擋。這衝過去的狼族剛開始還能抵擋一二,可是這盔甲人殺也不死,砍也不死,前撲後繼的。沒有感情,讓那狼族也是心涼,不一會成批的人剌死在前面,活著的朝天軍營飛退而去。

楚戰正自焦急,要把白婉兒從狼族那搶或是偷了過來,按照林帥的計劃,今天是要引爆這黑火藥。楚戰御劍到半空,見下面前方一片茫茫傀儡朝著這邊撲來,前面離那白婉兒卻也不遠,吞天的大軍也是護著吞天,且戰且退。楚戰朝白婉兒飛去。

眼見就要飛到白婉兒時,見到兩個狼族之人,一人一鐵勾把木杆打斷。拎著白婉兒朝後方飛去,楚戰也御劍跟了過去。只聽到後方哀嚎連天,奔路不及的狼族,讓那十萬盔甲人衝殺的,斷肢腸流,鮮血淋淋,那只是一個人間地獄,不一會,楚戰跟上了白婉兒,大叫」白姨!「。那兩人,正是青狼及墨春。在飛跑時,墨春卻也替白婉兒解了綁。白婉兒見得楚戰,也不敢停下,不遠的傀儡不知疲倦的跟了過來。就算知道自己跑得過,那有心氣敢停下一二。

」快,不要再往前走,往兩邊沒有營帳的地方走去。一會還有黑火藥會炸。「楚戰見此,急急喊道。說完,楚戰往兩側御劍飛去,白婉兒見此,令青狼,墨春一起跟上楚戰,一朝奔跑。後面的傀儡也不知停息的朝著狼族大營衝殺過來。不一會,前面的兩萬放著低級靈石的盔甲傀儡因靈石靈力用盡,停了下來,後面的也傀儡也踏著前面的傀儡接著

沖了過來,就得到這一會喘氣的功夫。楚戰及白婉兒他們已和後面的拉開了距離,正要打算直上的往邊上走時,卻見前面一群狼族人護著十幾白衣女子往前衝去。卻不是那吞月還有誰?楚戰見此雙目盯著白婉兒喊道:「你們朝那邊跑去,只有沒有營帳的地方才是安全,你們快跑,我們在那山頭見!」。

「你要小心,我在那山頭等你!」白婉兒不無擔心的對楚戰說道。

「好!」

楚戰頭也不回的朝著吞月的方向飛去。遠遠瞧去,成千上萬的狼族幻化為本體,群狼直直的遠離白雪城的方向逃命。楚戰氣運丹田,一股靈力運轉到在龍脈,自己乘著屬鏤劍,更是急速的朝著吞月奔去。這吞月修為本是相當了獨,加上這吞天的死命令,,要那些金剛戰狼不惜體力抬著吞月及十幾白衣女先走。這楚戰與吞月的距離雖越來越近,可是時間卻流失的越多

吞天自己帶著軍隊與那盔甲傀儡大戰,為眾狼族換得一點後撤時間。等楚戰攔著吞月時,時間又浪費了不少。

「你們快往邊上撤,地下都有黑火藥,很快就要炸了!,你們往兩邊跑!這裡很快要炸了!「楚戰大聲的對吞月公主喊道。

」你,你,你,你們,都去通知各族,往沒有營帳的雪山上跑,快去!「等吞月明白楚戰的話時,不管楚戰再說什麼。黑火藥,有多少練丹師的丹爐就是讓那黑火藥炸的,那威力,就是狼族之人也是明白。

等吞月命令所有保護的戰狼出發之後,讓那些白衣女子朝旁邊的山上遁去。

」吞月公主,我們答應過先機老人,生死與公主在一起!「眾女子齊聲道。

」愚蠢,此時是何時,我要去救我哥哥!你們給我走!「吞月也是焦急萬份。轉身朝吞天靡戰之地飛去。

那十幾白衣女子跟了過來。吞月停下,幻化成一頭白狼,對天哀嚎。

「吞月公主,你帶著你隨從去那山,我去通知你哥哥,除非我死了,我一定要救你哥哥出去!」楚戰見到吞月的哀嚎,指著遠處的山說道。

」如果兩天後我不回來,請你照顧好白婉兒!告訴他,不要等我!「說完楚戰又把屬鏤劍放空中一拋,飛上屬鏤劍,朝著吞天飛去。

黑婁帶著黑山族護著黑倩及他爹黑山一起退去,見到吞月公主往後退去,那吞月讓他快速朝沒有狼族大營的兩邊退去。黑婁一聽,立馬招呼族人調轉方向,全力朝營外跑去,黑倩一聽,再回頭瞧去,自己的夫君吞天還在與傀儡纏鬥,盯囑黑婁照顧好爹爹,一頭義無反顧的朝吞天飛去。這黑婁想攔卻也來不及了,只得忍著眼淚與吞天一同朝白婉兒那山頭飛去。

楚戰不一會見到吞天與那傀儡且戰且退。狼族已殺紅了眼,可是那傀儡卻是沒有絲毫感情,見到眼前有物擋路,揣著鐵槍剌來。這狼族縱是鐵石頭腸,膽量過人,終歸是肉做的,只見後方奔跑不及的,都做了傀儡槍下鬼。吞天見此,也殺紅了眼。楚戰見吞天苦戰,遠遠的扯著嗓子喊,」地下有黑火藥,你們快往兩邊跑!「楚戰這一喊,聲音洪亮,直衝雲端。

那吞天那有聽不清楚,楚戰見此,轉身就朝兩邊飛去。

白雪城裡,林帥說句」時間到了,就這樣吧!「

那吞天一聽,神識深入地下,分個一二時,只見周圍陣陣爆炸聲。吞天招呼手下人往兩邊逃命而去。只見所有的狼族大營下面,響起來轟隆聲,連帶營帳,狼族,還有那些還在不知疲倦的傀儡們,全都炸上了天,整個百里狼族大營剎那冒起了陣陣黑煙,陣陣的轟隆聲是白雪城裡,也是震耳欲聾。一時白雪城裡凡人齊聚,抬頭瞧去,白雪城外,天空都是冒著黑煙。這聲音,也驚醒了一人,卻正是那九斗,等他跑上白雪城樓,只見城外,無數傀儡殘片,狼族營帳,盡入眼前,白雪城上官兵,雖久經沙場,面對這哀嚎連天的慘景,也心沉的說不出活來。九斗怔怔的瞧著眼前地獄,卻也哭不出來,說不出聲。轟聲向起,吞天衝天而飛,熱浪卻也把他全身燒傷,等掉回雪地上,環顧周邊,剛才的跟隨自己的那些官兵,已成碎片了。

吞天慢慢席地而坐,傀儡及沒有跑掉的狼族,大半已死,就是活著的,也沒有個全的了.半天前,自己還是這十八路狼族大軍的將軍,圖謀的是大周及大淵的整個地盤,而現在,自己族人及整個狼族已慘敗。償若守在雪域,或是適可而止,是否會更好吞天要舉劍剌向自己。就在這裡,不遠處一個狼族,用雙手抓在雪地上朝著吞天爬了過來。下半身已不見了,一道濃黑的血痕拖在身後。「大王,你要活著走下去,替倩兒報仇敵!要重振雪域狼族,還有,並不是所有的狼族都在受到重創,吞月公主已把消息提傳轉輸,狼族還有大部分力量保存了下來!」卻是那嫁與吞天十多年,可是吞天卻並沒有把黑倩放在心上。

「倩兒!」吞天把黑倩抱在懷裡,一會更黑倩沒有了呼吸。吞天把自己的燒的成了布條的衣服脫了下來,把自己夫人放在上面。抱著黑倩朝外走去。

楚戰剛剛御劍到邊際,一陣熱浪他把掀翻在外。許久,等他從遠處雪坑裡站起來,見到也是一樣,只是那哀嚎聲更近,更是凄慘。楚戰那還去想那吞天,那狼族衣服早已讓爆炸的火浪燒了不成個樣,楚戰三兩下撕了,扔在地上,御劍朝吞月及白婉兒所在的地方飛去,這狼族經此一戰,折損過半,只是這戰爭的慘烈,唉,楚戰耳邊還傳來狼族傷者的哀嚎聲。

就在楚戰在低空貼地飛行的時候,聽得旁邊有茲茲的聲音,意識不好,果然幾支利箭射了過來。

「不好,有人伏擊我!」楚戰一下清醒過來,降下高度,貼緊地面,御劍朝遠處遁去!只見聽得身後陣陣狼一樣的呼吸聲。回頭一瞧,十幾隻狼一樣壯的狗正朝自己飛奔而來,後面跟著十幾個男子,卻正是那魔宗的魔犬。 楚戰見那魔天帶著那十幾個魔宗弟子跟在身後,知魔天見事情敗露,是要殺了自己出氣,源源不斷的提供靈力驅使這屬鏤劍,風遁御劍術運轉的更快,只見那魔犬緊緊地跟了上來,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把符籙來,正是那劍鬼給自己的,見裡面還有些風符籙,貼在身上,念動風咒,這魔天原見快要圍著楚戰,這楚戰又跑掉了,緊緊的跟了上來,這魔天是何等修為,若是換了旁人,連個金丹境界都還不是的修士,早讓魔天跟上,只是這楚戰丹田靈力本就不一般修士可變,加上這五靈根屬性及那龍脈,這靈力源源不斷的提供,這魔天還好,手下一縱人例有些跟不上。楚戰見身後不見魔天等人影,放下速度,在屬鏤劍上慢行及休息,可是不久,魔天帶著魔宗弟子,又包圍過來。幾次之後,楚戰想到那些犬,難道自己身上的味道讓這些犬能跟蹤自己,楚戰也想不到什麼時候自己有什麼東西落在魔宗手裡,不過楚戰終是明白,要拉開與那魔天的距離,唯一的辦法,是沿著直線跑掉,否則繞圈子或是想去找白婉兒等都會讓魔天有機可乘,明白這點,楚戰沿著無盡的冰雪大地,直直乘著屬鏤劍

朝著飛去。楚戰站在這冰雪列縫邊上,魔宗弟子已把自己團團圍著,打也打不過了,逃,自己身中十幾隻箭,已無處可逃,也無力可逃了,惹不是這肉身了得,只怕早就一命歸西了。「魔天,早晚有一天我會回來,要了你的狗命!」楚戰已是掩掩一息。屬鏤劍一端支在地上,劍柄在手上。「我還是很喜歡你的,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可惜了你這肉身!「魔天一臉肝笑著,一步一步朝著楚戰走來。”有種你就跟來!否則下次回來我要把滅殺千遍「楚戰說完轉身朝冰縫墜去。 重生校園女神:厲少,放肆撩! 等魔天反應過來時,那地上,只有一柄屬鏤劍恍恍悠悠立在那裡。魔天朝下瞧去,楚戰早已成一個黑景,也仍往下墜去,不一會,兩大冰塊擠在一起,連那條冰縫,也是只成地面上一條蛇形狀線條,伸向遠方。

」魔天大人,我們接下來!」魔宗的人見楚戰掉入冰縫,而冰縫又在冰層移動中漸漸全攏,一會冰縫小的容不進一個人去,早合在一起。想來那楚戰就算是有九條命,卻也不能活夠得下來,再加上一身吞天大軍給他一身箭傷。魔天拔起屬鏤劍,一揮手,魔宗眾人朝白雪城方向回去。楚戰墜下冰縫,本想是否還有機會逃出生天,可是下墜時,才發現自己的傷勢已遠超自己想象,丹田身中魔天的那支箭,已沒入身體,還有身上的那些箭傷,隨著血液的流失,明顯感到靈力的流失,一會整個人失去意識及控制。跌入冰縫下層的冰水中,

只感覺到一陣冷意,及聽到上面冰山相撞的巨大聲音,世界又是一片黑暗

」楚戰,你醒醒!「黑暗之中,聽到一極熟悉的聲音。

」文婧,怎麼會是你,你知道我在易界換了名字?「楚滔滔閉著說道。

」當然知道,你醒醒吧!你睜開眼睛!」文婧說道。

「你在易界的那裡?為什麼我找遍人大淵,大周,還有狼族,都沒有你的消息!」楚戰睜開眼說道

」你站起來吧,你走出這片黑暗去!「文婧說道。

」你喜歡過我嗎,你若喜歡我,我走出這黑暗!「楚戰說道

」不要問我喜歡不喜歡你,你走不走也是你自己的事,你是為你自己活的,不是為我!「文婧說完消失。

」那算了,太累了,我也閉上眼想睡一覺!「楚戰又閉上眼,沉睡了過去。

白雪城裡,已是黃昏,苦默見楚戰久不歸營,來了幾次之後終是不放心,和苦玄打了個招呼,去清劍宗營帳。這傀儡一衝及這黑火藥一炸的威力,捷報早傳往大周及大淵,只是這林帥並沒有一絲歡喜之色,只見林虎把沙盤的上標示清去。

「林師,為何不趁勝把狼族一網打盡!」太子見大捷而林虎按兵不動,來詢問是否可以出城擊敵。

「當下我們的敵人不在白雪城外,而是在白雪城內!在回大淵的路上!」大帥指了指代表大周軍力的地盤。太子自是冰雪聰明,又那有不知這道理。強敵環司時,大周尚且對大淵禮敬三分,而現在強敵已除,後面就是大淵與大周的較力了。苦默到了清劍宗帳營,清劍宗卻也沒有想象的那樣對軍攻自喜或是得意,只是所有人一副沉重模樣。連那劍鬼,也是一句話也說。

「見到我們的陡兒沒有!」苦默也討好說道。

「不是在你哪兒的嗎?」劍鬼一聽,知不對,說完兩人大眼盯著小眼,「不好,不會出城去了!」兩人同時說道,朝白雪城外飛去,不一會,到城外,放開那神識那裡還有楚戰的影子,兩人極速飛去,不一會,這原先吞天大軍的營賬到了盡頭,依然不見有楚戰的身影。沿路有返回的狼族去治療受傷的族人。

苦默及劍鬼緩緩的朝著白雪城回去,見幾個年輕的狼族圍著一對母子靜靜的站著,苦默神識往下一探,那女的早就沒有氣息,可是那依偎在母親身上的小孩卻還有一絲氣息。苦默停了下來,朝狼族走去。那些狼族見到苦默,眼裡冒著火光,要朝苦默圍來。

跟在後面的劍鬼,放出靈壓,一時那些狼族動也動不了。劍鬼點頭示意他們不要亂來。收了靈壓。苦默走到那母子面前,雙手合十,低頭低誦了一段超度的經書,從儲物袋裡掏出一個小瓶子,卻正是那還魂丹。取了一粒,放天小孩嘴裡,那還魂丹入了嘴化了,不一會,那小孩臉色慢慢紅潤起來。苦默把小孩交還給狼族中年紀較大的一位,

只見那十幾個狼族跪倒在走,直是五體投地用力磕起了頭,

「好了,你們也不要謝了,以後好自為之吧!」

「恩人,請留下大名,我影狼族,等小王子長大成人,日後一定親自向恩人報得大恩。!」狼族人說道。

“原來是你們小王子,怪不得你們要拚命,以後要報恩就找清劍宗劍鬼就是,報仇就找他,大雷音寺的苦默!「劍鬼也說道。

」謝恩人!「影狼族人說道

」你們起來吧,謝恩倒不了,我向你們打聽一個人,不知你們有沒有見到此人!「苦默掏出玉簡,很快把楚戰的樣子畫在玉簡上遞到影人族更前。

」他,我們見過,魔犬正帶著你們魔宗的人找他!「影狼族中一個身強力壯的族人說道。這影狼族平時就擅長跟蹤,偷襲。才得到

這影狼族。魔天與吞天夥計,是想用魔犬與影狼族合夥對清劍宗下毒手。人算不如天算,林虎的計劃比吞天的早了幾天,否則現在慘死的是大淵的軍隊及白雪城裡的凡人。

」魔犬,魔宗敢對我陡兒下手。他們往那個方向去了!「劍鬼一聞,早就坐不住了。

」往那邊去了!「那影狼族人手指指向了雪域方向。語音剛落,這劍鬼朝那邊飛去了,苦默也急跟不過去,這劍鬼的風遁術真是了得,不過苦默也是靈力異常,死死的跟著了劍鬼。

不一會,這高大的白雪城,成了劍鬼苦默身後的一道黑影。 劍鬼,苦默一路是一句話也不說,直直的兩個黑影朝前飛去,連飛兩人神識放開百里之外,細細找尋。這一路下來,那還有人影只是影狼族人所言不會有錯,這魔宗魔犬,就是在大淵,也只有少數人知曉,這等神僧,只要任借一點氣味,可以千萬里跟蹤下來,是整個易界,也怕是無容身之處。劍鬼心裡想到這楚戰會不會死在魔天手裡,修為差距,這苦默想起楚戰給他的那壺酒,越是想,心越恨,又難免怪起三弟來,好好的一個徒弟不帶在身邊。卻要去那西神大陸。要不然那會落到這般田地,好好的一徒兒極有可能要沒在這魔宗手裡。就這樣,一路劍鬼苦默不語,保低頭趕路,這白雪城早就勢在身邊,就是雪域也進了很遠的地方。越是往雪域深處走去,兩人心越沉。天也灰的,徒兒,如果沒有你,我要這世界何用。這劍鬼恨恨的說道。

」前面有十幾人來了。走過去瞧瞧!「苦默神識探出千裡外有十多個人,劍鬼點頭示意一起過去,瘋狂的朝那十幾個人飛去。不久,那十幾個人例感覺到劍鬼,苦默朝他們飛來,也停下來,分開著站立,一會見兩人疾飛而來,正是那劍鬼苦默。

」兩位兄長,想不到在這裡還可以遇上,真是有緣!「魔天見是那劍鬼,苦默,抱劍微笑著說。

」我那徒兒,現在身在何處!「苦默瞧了一眼魔犬,說道。

」苦默大師,你什麼時候收過徒弟,我還第一次!」魔天隱隱感到有些不好

「你,過來,你手中那劍的主人現在在那裡!」劍鬼指著魔宗一中年精壯男子問道

那男子手中持著的正是屬鏤劍。苦默一見那屬鏤劍,心直直下沉,一時感到身體冰冷,一股冷冷的殺氣從丹男釋開來。

」說,否則讓你死上一百次!「劍鬼例也緩慢的平舉起了手中的魚腸劍。整個人如同劍芒一樣,發出濃濃的殺意。

」你們以為你們是誰?讓—-!「那精壯漢子剛要說些橫話,劍鬼一劍揮去。人隨劍轉,那精壯漢子一分為二,劍鬼又回到原來站立的地方,象從來沒有邁出過一步,只是左手多了一柄屬鏤劍。

」殺!「魔宗其它十幾個人,一齊高喊著,朝劍鬼及苦默殺來。那魔天見此,腳底抹油,朝一旁直直飛遁而去!

不自量力,只見那劍鬼見此,也一樣,朝那群人衝去,只是身影更是快到極致,十二疊影重,那十多個人每個人見到面前站著一個劍鬼,衝去,」不一會,每個劍鬼例如煙一樣在空中消彌不見。每個魔宗的人見到的只是一個虛形,可是他們低頭卻發現,生個人腹上都讓劍鬼手中的屬鏤劍劃了一長長的口子,每個人肚子上噴霧一樣,朝外噴著紅色的血霧。

「你們要殺我徒兒,就是魔無涯在此,我也要殺了你們!」苦默見此,也一句話也不說,朝著魔天遁走的方向急馳而去。劍鬼把屬鏤劍收好,也御劍而去,不一會劍鬼與苦默並肩而排的朝前飛去,「你去把他攔下!」苦默見此,

對劍鬼說道。「不,我要讓他知道死亡是什麼滋味,我要他每天都死一次!」劍鬼狠狠的說道。

「不一會,劍鬼與苦默與那魔天不到百米,這魔天的靈力那有苦默的強,而劍鬼的御劍術又省去了許多的靈力,如此一來。這魔天感覺到絕望。他跑出不久,見魔宗十多名元嬰級精銳在在他們手上沒有堅持片刻。這數百年來除了魔無涯外,魔宗還有還有誰敢主動去惹這兩人,只是沒有想到殺那的那年輕人,是這兩人的徒弟。要是早知如此,借個膽子也不敢了。

只是這魔天卻也是魔宗響噹噹的大長老,也是拉不下面子叫句鐃命。只得強行推引丹田靈力,朝前疾速飛去。

無論魔天飛的多快,這劍鬼與那苦默總是一會又跟上。這苦默只是不遠不近的跟著,這劍鬼卻是隔三差五偷襲過來,下手又快又狠,一會在魔天背上劃上一劍,一會在腿上劃上一劍,雖然魔天也能感受到劍鬼的偷襲,可是卻總能讓那劍鬼偷襲得手。如此一來,

魔天白天黑夜也不敢放鬆,而劍鬼見那魔天跑不快時,讓那苦默也上自己劍上來,捎上苦默一程,往往苦默打坐恢復靈力。

而劍鬼自己有時在御劍而飛時也可打坐恢復靈力。這魔天叫苦連天,戰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進退兩難之際,還要擔心偷襲。

「我並不知道那是你們的徒兒,我也沒有殺他,他自己掉到冰縫裡去的!」

「這不關我的事情,這是我們魔無涯的決定!」

「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了,我在大淵有一處存物的地方,裡面有這些年大量的極品靈石!,你們放了我,我告訴你們地址!「

」那靈石就在大梁超的一個民宅里,你們可以去瞧瞧!「

「你們停下來,我和你們解釋清楚,你們再要殺殺!」

就這樣,一路上這魔天不停的解說原因,可是劍鬼想到自己找了一輩子的徒弟就這樣沒了,越聽解說越氣。苦默卻也是一樣,只是苦默更是痴狠,一直在想著楚戰是否可能還活著,這幾天,也用奇門先機推演術推演,卻也沒有結果。很多的地方自己也不是明白,這推演術太過精深,處處解說又有模凌兩可之疑,也恨那魔宗。

」不玩了,不玩了,!「這劍鬼自是先說道。

」好,那不玩了!」那苦默應道。

一會劍鬼擋著了魔天的路,白雪城高大的城樓已隱隱象個小白實點浮現。

魔天更是形容枯稿,一副心神俱疲的樣子,終於可以不用跑了,當劍鬼擋著道時,魔天甚至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要死就死吧,總這樣子要強,死神分分秒秒在跟隨著!「魔天慘笑說道。不一會,苦默遠遠的停了下來,瞧著魔天,象是瞧著一個與自己不相關的人。

總裁前夫滾遠點 「你們,欺人太甚!」那魔天得到片刻的休息,也恨恨的說道。

「今天就欺你太甚!就是要讓死在這白雪城外,見到你魔宗的弟子,不僅如此,我還要殺上魔宗,暫殺你魔宗三萬弟子抵我徒兒性命!」

「你們才是真正的惡魔,那人我們沒有殺,他只是自己掉到冰縫裡去!』魔天恨恨的說道。

」來吧,魔天,瞧在這數百年來,你象孫子一樣躲著我們,今天給你個機會證明你自己的實力!「劍鬼平平的端起了魚腸劍。

」你們欺我太甚,今天我要你們兩人以命相抵!爆!「魔天那會自己靈力尚沒有恢復,更不是兩人對手,引爆自己,要以命與劍鬼,苦默相拼,只聽到強力的爆炸聲。熱良向四周推去,劍鬼,苦默卻早早的在魔天引爆自己之前遁的遠遠的。

」無論徒弟如何,我們已替他報仇了!我要回清劍宗閉關百年了。我那短命的徒兒啊!」劍鬼見那魔天自爆,一時覺空虛,想到自己愛徒,又痛苦起來。

「我說了要殺魔宗三萬,要殺他三萬!」苦默卻面無表情的說道。

說完苦默朝白雪城飛去。

」徒兒他大師傅,你真的要去殺魔宗三萬?「劍鬼也跟了上去,白雪城就要到了,這苦默大愣子真要殺紅了眼,白雪城不知會如何收場。

「少一個也不行!」苦默理也不理劍鬼,直直朝白雪城飛去。

白雪城內,魔宗營帳內,魔心,魔歡坐在大營之中,自從白雪城外一戰開始前,魔天沒有聲信。當下這魔宗在這白雪城,也是群龍無首,魔心魔歡在軍營等著魔天回來,只是眼前結局,卻也出魔宗意料之外。魔宗也沒有因為吞天的失敗要放棄消弱清劍宗的機會,前兩天魔無涯又傳來,要與那大周的修士結盟,共同對付那清劍宗。 那苦默,劍鬼不久返回了白雪城,白雪城裡的凡人見圍場的狼族退去,一連狂歡了好幾天,原本從白雪城外躲難到白雪城,及躲到大周的,陸續返回,短短十幾天半個月,白雪城裡景緻不一樣,陸驛不絕的人群,大勝這后,這林帥也一直在禁軍中不曾參加白雪城將士及凡人的狂歡,城,有守土這功能,官兵有守土之責,民眾有種植經營之道。三都不可少一,這白雪城方能長久。林帥勝后讓官兵把這白雪城加固,加高。有去往白雪城外的,讓鄧百萬給足路上口糧,及一小包種子。如此一來,這百萬商行在大周,口碑日盛。不止如此,林帥讓大周準備的三千萬擔糧食,也讓鄧百萬折算成百萬商行的銀票。偷偷送出白雪城外。當鄧百萬按林帥的意思把那百萬商行的銀票遞到那人面前,那人差點拔劍出來

「我要你那銀票有何用。對我族又有何好處!我給你三句話解釋!解釋的我不滿意,我殺了你!」那人滿臉怒火的說道。

」一,這銀票是我鄧百萬的百萬商行的銀票,二,這隨時可能兌換成糧食或是銀兩。三,如果林帥要把你們狼族炸死你們一個也活不了!「鄧百萬面不改色的說道。許久,握劍的手鬆了開來,把那一箱銀票帶上。樹欲靜風不止,這魔心,魔歡要是知道那魔天已死,或許會顧慮一二,可是沒有任何魔宗大長老的消息,按原來魔天出城時的約定,如果吞天不能完成消滅清劍宗,與大周的殭屍宗一起把清劍宗的年輕弟子們滅殺在這白雪城。

這幾日每到晚上,魔宗的帳營會出去部分人,細細瞧去,回來的時候,人數是成倍回來,卻無人知道。這些回來的人當成,部分人是殭屍宗的人,這殭屍宗正是大周的護國之宗,這周哭老祖是掌門。這些殭屍宗弟子練功之後行動有些僵硬。表情無論是喜笑怒罵都很顯怪異,如果此一來,來的宗名無人去說,後來一掌門就直接把宗門名換成殭屍宗這些弟子打小葯淬身體,肉身痛感往往減少到沒有,而肉身堅硬度更是異於常人。如此一來,對戰之時,因為痛感小,往往挨上一劍一刀之後還聲音正常的與對手擊殺,長此以來,這殭屍宗在大周成了無人敢惹的宗門,到周哭老祖這一代更是,最後把凡人世界的極權一併握在手中

這周哭老祖據說打小開始進行藥物淬體,最後痛的難忍又怕師傅責罵,保持了一副哭象,成人之後修為雖然高深,卻終身無論何種表情,都象是哭著,得了周哭。大周小孩夜哭,一聽周哭這名,更有甚者,聽到,哭哭哭幾字,小孩不敢吱聲。不知不覺,這殭屍宗混到魔宗營帳有三萬人之眾,等林帥開營行走時斬殺林虎引起內亂,趁機對清劍宗及大雷音寺弟子滅殺。

這苦默也是不聽不顧那劍鬼,回營帳對師弟交待了幾句後事,回自己營帳,掏出些極品靈石,打坐恢復壓力。

這劍鬼回到清劍宗,也找師兄清無邪交待後事,要與那苦默同進退。清無邪苦勸這師弟,卻也無法說服,召集清劍宗在營帳的各山峰的主事人

把魔宗勾結吞天的事一一講清楚,要做好魔宗反擊的準備。準備之後,清無邪也抱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法,想再去見那劍鬼。誰知那劍鬼不在自己營帳,不知跑那裡去了。

是半天時間,這林帥的前三路大軍的將領,破軍,劉健,杜軍,也知道楚戰在白雪城外遇到魔天伏擊,已掉萬丈冰縫之事,這戰場生死之交之情,也召集軍隊,朝魔宗營賬進去。

這剛剛而到,見那魔宗營帳殘叫聲震天,破軍,劉健,杜軍立分三路,把這魔宗團團包住,弓箭手準備,那劉健更是,準備了眾多火炬,要把那魔宗營賬全都點了。就在眾人準備之時,後方又殺來一路大軍,遠遠的瞧去,卻正是那白劍勇,白英兄妹,卻也是為了楚戰討個公道。當下這十幾萬大軍團團圍著了這魔宗賬營內,苦默冷冷的瞧著眼前魔宗弟子,那劍鬼持著魚腸劍也立在身邊,魚腸劍上也見到絲絲鮮血聚在一起,就要掉了下來。

「金丹境下,跪一旁,金丹境之上魔宗,自斷一臂,否則別怪我苦默辣手無情!」苦默說道。魔心魔歡見苦默,劍鬼出手殺那,暫殺魔宗兩

金丹境下弟子,心裡也是暗暗叫苦。這魔天還沒有回來,魔宗大營可以與苦默一戰的,只有殭屍宗的人,可是這三萬殭屍宗弟子要出現此,那落實了勾結外宗暗算大淵清劍宗之罪名,正自思量,那劍鬼也機敏過人,一陣風吹來,聞著有些草藥的味道,這不是殭屍宗淬體的葯,為何在這魔宗帳營之中,有如此濃的淬體藥味,稍一思量,是明白。等使用那口聲密傳給苦默告知此事,本想苦默可想到先退一步,誰曾想到,這苦默持劍朝魔宗弟子殺去。劍鬼這一說,魔宗勾結這大周的殭屍宗,苦默心中想到早已視為可繼承自己香火的楚戰慘掉放萬丈冰縫,想到那狼族說道,身中多箭的楚戰模樣,心裡的滔天恨意。這恨意一經釋放,蒙閉了雙眼,逢人殺,陣陣濃厚的靈力排山倒班朝前涌去,魔宗弟子成排成排的倒下。開始劍鬼還稍清醒,等見成排的魔宗弟子不顧死活朝前湧來時,劍鬼也恨意漸濃,不再顧及清劍宗及魔宗在白雪城還在林虎統管之下。

那大周殭屍宗見事情敗落,三萬人朝外衝去,那知剛衝到大營門口,那破軍的先鋒營早就開弓待客了,一時箭如雨下,是大羅神仙,也那擋得著等殭屍宗弟子退回營帳,那劍鬼與苦默又衝殺過來。這一翻衝殺,早傳遍了白雪城。只是這林虎也不吱聲,而是把另三支殿後的大軍調到禁狼谷外列陣等候。白雪城的凡人們見大淵軍內鬨,也不太介意,只是後來,從白雪城舊官兵聽說,還有大周殭屍宗的三萬人困在營帳,這才好奇心,一時有各種傳言,大淵想佔大周江山,又有大周想滅殺大淵軍,一時之間白雪城裡謠言四處,人心惶惶。只是這白劍勇,白英兄妹,甚是痛恨這大周皇帝,白雪城守著大周與狼族的最後一道關口,自己爹爹為了護那太子周瑞,無端死去,皇室至今還沒有說話,這一見殭屍宗人,是狠狠痛擊。

但有殭屍宗人出現,格殺無論。

清無邪,苦玄又那會不知劍鬼,苦默在魔宗做什麼,只是這一路來,魔宗多做這傷害清劍宗,大雷音寺的事,只是現在要帶自己門人前去,更是說不清楚,當下在自己營帳坐卧不安,不久傳來,兩人把殭屍宗弟子已滅殺過半。 過妻不候 太子周瑞帶著十萬大周精銳,只離禁狼谷外百里遠,正朝白雪城飛奔而來,按原定計劃,這幾日,魔宗弟子在林帥班師回朝之時發動偷襲。裡應外合,合圍大淵林帥軍。越是靠近白雪城,周瑞心越是不好,一路過來,風平流靜,這疑心生暗鬼,不久也到禁狼谷,突然戰狼谷前戰鼓聲齊響,直達雲天。通往禁狼谷兩則的山上站滿官兵,弓箭手等早張弓結網等著了。周瑞讓十萬精銳停下

「敢問周太子這是要去哪裡?「林帥軍殿後左將軍衛雨,殿後右將軍衛濤騎著高頭大馬,齊聲喝到。

」周太子不會說要去白雪城外與那吞天大軍決一死戰吧!「衛雨見周瑞不作聲,再高聲喝道。

」周瑞見過兩位將軍,小的真是奉了皇帝之命,要與那吞天決一死戰。「周瑞早羞滿臉紅,也只得接著這話說了。

」這就奇怪了,我們林帥軍大捷的簡報早就送到大淵與大周,這會去白雪城找那吞天,莫非是想把我林帥軍當作吞天。「衛濤不屑的說道。

」還請兩位將軍讓開道。不要誤了我等戰機!「周瑞也不作解釋。瞧這架勢是硬要強過禁狼谷了。

這時只見那林帥軍中走出兩人彎弓搭箭,對著准了周瑞,正是那弦強和簡超。這禁狼谷內外氣氛緊張起來。相持了許久

「你是退還是不退?」衛雨震喝一聲。

「放!」,只見弦強與簡超張弓射,嚇得那太子周瑞趴在馬背上,等再站起來時,左右兩邊一支箭各串著兩個人的脖子。太子正要發怒,遠遠瞧去那兩支黑黑的箭準星對著自己。進也不好,退也不好。整個大周十萬精銳都在站在原地,氣氛甚至是緊張,就在這時,兩邊山嵴上,又密密麻麻的露出來了許多人,個個張弓對著了大周軍隊本想鼓起勇氣衝殺過去的太子周瑞,這會是一點底氣都沒有了,大周的軍隊也知道大淵剛剛與狼族大戰一場,官兵也不想再打戰,也再也沒有替大周軍隊出頭了。

「撤!」太子周瑞,見此掉轉馬頭。令十萬大軍後衛做前鋒,往來時的方向退去。

魔宗營帳,劍鬼苦默已殺紅了眼,見人殺,完全的失控了,徒兒,大師傅這就給你報仇敵!這苦默修行一生,痴迷苦修,可是眼見要斷了自己香火的情況下,失去了對心魔的控制。「兩位前輩,還請住手,放我們魔宗弟子一條生活!」魔心跪在地上,劍鬼卻象是聽也沒有的到,魚腸劍剌向魔心,魔歡見此,衝過來把魔心撞開,魚腸劍已到魔歡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