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你打聽的這些事情,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吧!不用我來提醒吧!」

「知道,知道!」胡碴男連連點頭,這能不知道嗎?

這些事情不言而喻,全部都要爛在肚子裡面。這些事情要是讓別人知道了,別說是葉辰,估計興義就會讓自己在第二天就會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橫屍街頭。

「這東西給你的,認識吧!」

葉辰拿出了一顆比較大的金粒,丟在了胡碴男的面前。

看見葉辰手中的金粒,胡碴男的眼睛在瞬間直了。

「認識,認識!」胡碴男立刻接過了葉辰手中的金粒,隨後放在了牙齒上,咬上了一口。 非做不可 緊接著,就看見這個胡碴男笑的是非常的燦爛了。

而這時的葉辰,則走出了小巷,可以看出此時的葉辰心情大好。

當然,在心情大好的同時,葉辰的身體上也散發出一絲的寒意。

從胡碴男那裡,葉辰得到了一個很不錯的消息。

根據胡碴男介紹,他從一個在興義當馬仔的朋友那裡,無意當中聽到了今天晚上的興義,有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毒品交易。

據說這一次興義交易毒品的數量很大,所以一些圈內人也知道這一件事情。但是交易地點,交易數量,和貨的種類,都是不知道的。這可以看出,興義對於這一單毒品交易的重視程度。

但是偏偏就非常的巧合,胡碴男那當馬仔的朋友正好是這一次興義保護毒品的一個人員之一。所以對於交易地點的大概位置,那名馬仔是非常熟悉的。

剛好喝酒之後的口無遮攔,讓胡碴男十分巧合的聽到了。

於是乎,這件事情又讓葉辰給知道了。

要是這一筆貨被劫了,不光是對興義的資金,對於興義的本身來說,也絕對算的上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只不過,知道這件事情的葉辰,並沒有打算通知jǐng方。

先說jǐng方相信不相信的問題,再說jǐng方裡面絕對有興義的內應,這一點不能夠被否認。

就算是通知傅雪,真的起獲了這一批毒品,恐怕到時候對於傅雪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葉辰打算,單獨行動。到時候再想辦法,將這一批毒品以另類的方式交給jǐng方。

走進了車內的葉辰,通過擋風玻璃,看向了天空。

「興義啊興義,你就別怪我了,這一次,老天都不幫你們!」想到這裡的葉辰,一道凌歷從葉辰的眼神之中閃過。隨後的葉辰,一腳踩下了油門。

今天晚上有行動,自然而然的要去進行一番準備。

黑衣,黑褲,一身的黑sè,這才符合在黑夜的潛行。

「欣兒,你說哥哥這像不像黑客帝國!」在試衣間內,葉辰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開口問道。

「不像!」葉欣帶著鄙視的聲音傳來。

「……」聽見葉欣的話,葉辰滿頭的黑線。這小丫頭,越來越調皮了,看起來得找個機會好好的「修理」一下這個小丫頭了。

葉辰想到了之前在系統空間那對著嬌臀的一巴掌。那樣的清脆,那般的彈xìng。

但是,那隨後的一頓暴虐將葉辰從白rì夢當中驚醒。

「像殯儀館裡面躺著被瞻仰的人!」這時,葉欣的話語傳來……

; ?()一包包的東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也出現在了葉辰的眼前!

毒品!

葉辰已然認出了箱子裡面是什麼了!

是行動的時候了!

從看見毒品的剎那間,葉辰已然下定了決心。

「啪噠!」一顆小石子被葉辰從空中拋下,丟在了距離自己的相反方向擲去。

聲音的傳來,位於廢棄工廠內正在交易的興義和老緬一群人,全部都看向了聲音傳來的地方。

剎那間的工夫,葉辰動手了。

口中咬著【鋒刃】,葉辰猛然之間向下跳去。

整個身體落下了一似乎是沙包的地方,聲音並不算很大。

落下的一瞬間,葉辰的身體一個翻滾,落到了一名興義社成員的身下。

還沒等這名興義社成員反應過來,葉辰突然時間將【鋒刃】握在了手中,身體站起,【鋒刃】從這一名興義社成員的喉部抹去。

葉辰感覺到【鋒刃】在抹過某地方所到來的絲絲阻力。

這一名興義社成員的身體微微的一陣,雙眼在瞬間免得迷離。

「咚!」一聲沉悶傳來,這名興義社成員倒在了地上。

快!

葉辰的動作除了流暢之外,只能夠用快來形容。

整個過程,從落下到解決一名興義社成員,時間不到三秒。

不到三秒的時間,其他人在被聲音所吸引的情況下,幾乎沒有什麼反應。

在瞬間抹殺掉一名興義社成員之後,葉辰的【鋒刃】再度向著另一名興義社的成員刺去。

在對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要儘可能的減少對方的可戰力。

這樣的話,也可以為自己安全提供一絲的保障。

「噗呲」!

【鋒刃】刺入力這一名興義社成員的胸口。

伴隨著【鋒刃】被葉辰所拉住,鮮血飛濺,這一名興義社成員的身體無力的倒在力地上。

「快,有人,快!」

在連續抹殺兩名興義社成員之後,葉辰的蹤影終於被發現。

現場開始混亂,有興義社成員已然掏出了槍,想要對準葉辰。

「我的手!」

一名興義社成員傳來了痛苦的嚎叫,原本在他手中的手槍落在了地上。

而他原本持槍的右手,此時鮮血淋漓。

葉辰,沒有給他任何開槍的機會。

葉辰的黑影,在紊亂的現場不斷的穿梭著。

「砰!」一名興義社成員扣動了手中手槍的扳機,但是有一些慌張的神情,準度絕對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子彈,並沒有擊中葉辰。

葉辰的目標,是那地上的毒品箱子

此時的毒品箱子,還沒有被包括在葉辰以內三方的任何一方獲得。

「噗呲!」

在又是一刀解決掉一名近身的興義社成員后,葉辰撲向了毒品箱子。

「砰!」

又是一聲槍響傳來,子彈打在了葉辰的身旁。

一隻手關上毒品的箱子,一腳將一名手持砍刀的興義社成員踹倒在地上。

葉辰剛剛準備將那箱子拿起,卻有人提前一步將箱子踩在了腳下。

是那名光頭!葉辰一抬頭,就看到了那熟悉的存在。

一腳!葉辰掃向了這一名光頭。

光頭似乎早已經預料到葉辰的動作。在葉辰展開攻擊的一剎那間,身體稍稍的一閃,並沒有被葉辰掃中。

沒有被葉辰掃中的光頭男子掏出了槍,準備對準葉辰。

看見手槍的葉辰,沒有任何的猶豫。

身體向下一蹲,隨後的葉辰,聽見了槍聲的傳來。

沒有被擊中的葉辰,手提著毒品的箱子,一個助跑過後,身體猛然之間一躍,右腿踢向了光頭。

光頭似乎也是練過的,在看見葉辰攻勢的瞬間,雙手瞬間一個交叉。

「想護住自己的身體?」

葉辰的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

右腿化鞭,身體微微的一側,改變了方向。

「碰!」

光頭男子還沒有任何的反應,就被葉辰這一腳狠狠的抽中了身體。

被狠狠抽中身體的光頭男子踉蹌了幾筆,搖搖yù墜當中站穩了自己的身體。

沒有顧及身體的疼痛,光頭男子的雙手再度抬起,手中的槍對準了葉辰。

「想開槍,沒門!」

看見黝黑的槍洞,葉辰言語露出一絲的寒意。

身體閃動,光頭男子根本無法瞄準葉辰。

「咚!」

牙齒咬著【鋒刃】,葉辰出現在了光頭男子的面前。

正當光頭男子準備開槍的時候,葉辰猛然之間的一肘,直接頂中了光頭男子的胸口。

力量的撞擊,讓光頭男子的身形變得紊亂,手也微微一松。

「啪!」

葉辰抓住了光頭男子持槍的右手,突然之間生生一掰。

輕微的聲響過後,手槍落在了地上。

葉辰沒有半分的猶豫,也沒有什麼仁義道德。

右腳突然之間抬起,穿著的運動鞋,直接命中了光頭男子的褲襠某地。

如此一來,光頭男子頓時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各種的豐富。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風吹褲襠蛋蛋涼……

被葉辰咬住的【鋒刃】,再度出現在了葉辰的手中。

出現在葉辰手中【鋒刃】直接划向了光頭男子的喉部。

沒有任何的阻攔,看似非常的輕鬆。光頭男子的喉部出現了一抹的血痕,隨後的他,身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他殺死了力哥!」

看著倒在地上的光頭男子,興義社的那些馬仔成員們有一些慌亂起來了。

「噗呲!」葉辰的【鋒刃】,再度捅入了一名興義社成員的胸口。

「想走!」突然之間,凌厲的光芒再度從葉辰的眼神當中閃過。

那群老緬趁著混亂想要逃離,畢竟他們的錢已經到手了。

葉辰可沒有如老緬的願望,空間卡牌出現在了葉辰的手中。

在一些人的注視下,那裝著毒品的箱子,在葉辰的手中不見了。

既然能力在這群人眼前暴露了,那麼這一群人也就必須變成死人!也只有死人,才能夠真正的守住秘密!

看著一些人措愕的眼神,葉辰全身上下突然之間迸發出殺意。

沒錯,葉辰的殺心已然被完全的引動,在場的所有人,無論是老緬,興義社的人,還是那吉普賽的女郎,必須成為【鋒刃】下的亡魂。

滕出右手的葉辰,猛然之間朝著老緬沖了過去!

手中的【鋒刃】,散發著寒光。

(抱歉,小風碼字手機爆了,急急忙忙弄出兩章,剩下的這周會補的)

; 「鐺!」

【鋒刃】和從背後襲來的興義社成員的砍刀撞擊在了一起,一道火花濺起。

力量的碰撞,很顯然這一名興義社成員不是葉辰的對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