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我也去看看!』董瑞琪直接趕在侯岸之前追下了階梯。

『你……!』侯岸無奈的看著敞開的大門,回身將它鎖上,然後抽出鑰匙轉進衣服口袋。

三人不知道這別墅區的地形,自然也就無從找起那家會所,但所幸他們剛才進來時秦思宇瞄到了一個指示牌,三人便直接向著那邊走去,哪裡如果在沒有小區地圖,他們就打算直接走到門衛那邊算了,反正那些人肯定知道怎麼走。

也不遠,三人也就走了數百米,就到了那塊指示牌的地方,看了一下地圖,原來會所就在他們房子的東南角,也就是在小區的另一邊位置,正當三人打算折向去那邊時,身後一個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們也是在找怎麼去暗夜酒吧嗎?』

聽見聲音秦思宇回頭,只見在他們身後十米外,站著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看見秦思宇回頭看來,男人客氣的點頭致意。

『暗夜酒吧?』秦思宇疑惑的反問,難道那家會所取了一個酒吧的名字!

『暗夜酒吧就是這個小區里的那家會所,只不過它原先不叫這名字,叫什麼棲山俱樂部,後來被進化者聯盟直接改成了暗夜酒吧,寓意黑暗中的聚集地!』男人邊向秦思宇三人解釋,便邁步繼續想著這邊走來。

『認識一下,我叫費強,二級感知能力者!』費強說著話,就像是末世前一樣伸出手來,看那樣子是打算跟秦思宇握手。

『秦宇,二級力量進化者,我身邊這是董瑞琪,二級金系進化者,另一位是侯岸,一級中期進化者』秦思宇遲疑了一下,還是禮節性的伸出手來。

『你好!』等秦思宇放下手,侯岸自然的接了過去,至於董瑞琪,連眼睛轉都沒轉。

『你們也是要去暗夜酒吧吧,我正好也去那邊,我們順路那就一起走吧!』費強臉色不變的收回手,自然的向著三人說道,彷彿他並沒有受到董瑞琪的拒絕一樣。

『暗夜酒吧,黑暗中的聚集地,起這名字的人該是有多麼的喜歡這個末世啊!』念著酒吧的名字,秦思宇臉色不僅有點難看。

『你還別說,就因為叫做暗夜酒吧,它反而比城中其它地方的酒吧更吸引人,還有就是好多人都是在這邊碰運氣的,看能不能加入那個二級進化者的隊伍,這樣最起碼安全又多了一絲保障!』

當秦思宇終於站到暗夜酒吧門前的時候,驚奇地發現這裡面竟然有濃烈的酒香傳出來,而且隱隱約約還有一陣陣歌聲,甚至還有音樂傳來。

『還真的是酒吧啊,我還以為只是一個嚎頭呢,從其量也就是一些啤酒!』侯岸聳動了兩下鼻子,作為酒場常客,他光從氣味就聞出來好幾種酒的氣味。

『我不是說過嗎,這裡是進化者聯盟在控制,又怎麼會掛羊頭賣狗肉,來都隨我進去吧!』費強輕笑著,走到頭前引路。

『我也好幾天沒喝酒了!』董瑞琪忍不住喉結聳動,第一次走在了秦思宇前面。

『酒應該是管制物資的啊!』秦思宇搖搖頭,也順著台階走了進去。

費強笑了笑,並沒有附和秦思宇的感嘆,只是陪著董瑞琪侯岸一道向裡面走去。

會所裡面的空間很大,且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與騷亂,在酒吧的門口還直接用那種大帘子遮了起來,但就這樣酒香也不可避免的飄了出去。

酒吧裡面空間有點昏暗,再加上嘈雜的人聲,酒杯碰撞的聲音,四處亂鑽的脂粉氣,沖的秦思宇差一點就想出去。

費強一直在暗中觀察著秦思宇,見到他臉上出現不耐煩的表情,立刻就知道末世前秦思宇應該是不常來這種地方,否則此時暗夜這種只能算是小兒科。

『四位,你們有身份證明嗎?』門口一個像是門衛的男人走了過來,狐疑的將視線在四人身上打量,然後就略過費強,著重將眼神放在秦思宇三人身上。

『他們三個是下午剛住進小區的,應該是還沒來得及去異能研究所驗證等級,我知道規矩,就帶他們坐樓下就行!』費強拉過秦思宇,對著男子解釋了一下就向裡面走去。

『怎麼,在這裡進化者還被分為三六九等?』

『秦兄弟,在我們有了意識或者說智慧,並構建了基本的社會結構后,階級這個東西它就自然存在了,不然也不會有什麼貴族與平民了。

就像現在,強化者比普通倖存者地位高,進化者又比強化者生存地位高,而高級進化者又或者那些特殊能力進化者,又遠比那些同等級的高,甚至你的能力特殊一點,比你等級高的普通進化者地位可能都不如你!』

『這是進化者聯盟搞的嗎?分的還挺仔細!』秦思宇語氣中充滿不忿,儘管他心中明白費強說的這是事實。

『這事大家心照不宣!』

『哥們,你們這邊都有什麼酒,先給我們來幾杯!』

侯岸一進來,夥同董瑞琪就直奔吧台叫酒,拋下秦思宇與費強走在後面,典型的見酒忘友,看的秦思宇臉皮一陣抽搐,他們兩個可身無分文啊!

『你好,我們這邊什麼酒都有,價位也是各不相同,你看你需要什麼價位的酒!』聽見有人點酒,吧台里的酒保眼前一亮,立刻就分出一個向這邊移來。

『都是什麼價位的,糟糕我們身上沒錢了!』等問到價錢,侯岸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窮光蛋,兜里簡直比自己臉上還要乾淨。

侯岸臉色變換,但吧台裡面的酒保臉色變換的更快,看了一眼兩人身前,乾笑著說道;『對不起,我們這邊是不收末世前的錢的,現在用的是信用點,這裡的所有消費都是用信用點清算的!』

嘴上說著話,心裡卻在吐槽侯岸與董瑞琪,兩個不知道那冒出來的土鱉,連信用點都沒有就敢來暗夜玩!

『錢,人民幣還是美元,又或者你有英鎊或者黃金,兄弟別開玩笑了,現在這些東西白送人都沒人要,你要是沒信用點,說句話的事,大不了哥們請你們!』邊上吧台,幾個同樣在喝酒的男子哈哈大笑著說道。

『服務生,拿張美元出來給我點煙,沒看見我這都叼了半天了嗎,沒一點眼力界!』

『你稍等一下,我幫你找找!』酒保看了一眼男子胸前,趕緊應了一聲就打算離開。

『慢著,怎麼瞧不起人,不就是幾個信用點的事嗎,我只不過是沒帶在自己身上而已,用得著這麼前倨後恭,先給我們上酒,信用點少不了你們的!』侯岸臉上掛不住,冷著臉對酒保喊道。

『先生,我們這邊統一是先支付後點酒,你要不稍等一下或者回去拿一下!』酒保雖然嘴上溫和,但眼裡的神情已經是相當的不耐了。心裡認定侯岸只不過是新進城的外來者,也就是聽了暗夜酒吧的名聲來這裡見世面的。

『兄弟不就是幾杯酒嗎,酒吧什麼時候有這規矩了,給我們來幾杯雞尾酒!』費強跟秦思宇終於走了上來,見此直接將自己的身份卡向櫃面上一放。

『還有這幾位兄弟,你們怎麼知道他們是真的沒錢,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想找樂子,在城裡這幾天閑的蛋疼了是吧!』費強轉過身,又對著鄰座的幾位酒客笑呵呵地說了起來。 第二百三十八章酒吧見聞

『你說什麼?』一個男人臉上帶著點醺醺然,聞言直接站了起來。

『怎麼說的不對,還是說你有什麼指教?』費強臉色不變,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看著站起男人的身後。

『阿峰,坐下!』那名叫阿峰的男子身後,另一個看起來有點戾氣的男子掃了一眼費強的胸前,看著那兩顆刺眼的星星臉色微微一變。

『對不起,有點喝多了,你別在意我的胡話!』阿峰站起來就看見了費強的胸前,這一驚嚇之下酒意立刻就醒了一半,道了一句謙,直接就啪啪在自己嘴上甩了兩個耳巴子,動作乾淨利索。

『行了行了,下次少喝點!』費強搖了搖手,就重新轉了回來。

『是我兄弟做的不對,喝高了衝撞了幾位,這杯酒算我請了,給幾位陪個不是,畢竟大家也是經常見不是!』那應該是小隊老大的男子說道,邊說邊一臉肉疼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識別卡。

『行了,今天是我請這幾位兄弟,你們難道還要跟我搶嗎?』費強佯怒,但整個身體還是慢慢的轉了回來。

『不敢不敢,那我們就先走了!』那個是隊長的男人很沒有立場,探手喝光杯中酒,就拉著自己面前的隊員的后脖領子走了,而且是退走的,就好像幾人會從他背後出手一樣。

秦思宇看得清楚,那個隊長是個一級中期的進化者,充其量也就和侯岸差不多,而費強,可是貨真價實的二級進化者,而且他不說,也沒有人知道他就是一個輔助的感知進化者。

『來來來,秦兄弟坐,正好給我們幾個騰了位子!』費強說著話,不容秦思宇拒絕的就把他拉了過去。

一坐下,就對著吧台里幾個面有懼色的侍應生喊道;『我們的酒呢,趕緊上啊!』

『這就來,這就來!』一個適應生推了一下剛才接待侯岸二人的那位青年,然後就自顧自的忙另外一邊的幾個顧客了。

『幾位要什麼樣的雞尾酒,我們這邊有很多的品種,要不你們看看清單!』說著話,那位侍應生趕緊將酒單拿了過來,看見上面滴了一些酒漬,一時找不到乾淨的抹布,直接就用自己的袖子在上面擦了起來。

『行了行了,不用擦了,直接給我吧!』費強說著話伸出了手。

侍應生嘴裡不住的說著抱歉,連忙將酒單遞了過來。

接過酒單,費強剛看上幾眼就忍不住變色,抬頭看了一眼侍應生,咬牙又繼續看了下去。

他也就來過這邊兩次而已,每次都是隨機跟著別人點了一點,且那些人大都是一些低級別的進化者,所以自然花費不了多少。

而現在看著就單,嘴裡就忍不住發苦,這一頓就下來,他的信用點不消說要消失好多,更重要的是,他身份卡里的信用點,還是整個小隊的共有資金。

秦思宇看出了費強的為難,敲了敲桌子道;『費哥,不用這麼麻煩,要不我們去那邊坐一會!』

說這話秦思宇向另一邊的疙瘩角瞥了一眼,同時不著痕迹的給了侯岸一個眼神。

侯岸會意,儘管不太想離開吧台,可還是開口道;『是啊費哥,我們去那邊吧,那邊還清凈一點!』

費強頗有些意動,腳步忍不住的搓了搓,可腦海中卻突然靈光一閃,用眼角瞥了一眼兩邊,果然那三人正在看著他的表情。

『好險,差點就壞事了!』費強心中暗呼僥倖,如果自己同意了去那邊,那自己的計劃肯定又打了水漂,說不定連個好印象都留不住。

『不用!…』

『呦!這不是費大隊長嗎,怎麼又出來釣魚了,還一釣就釣到了三條!』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自幾人背後響起,語氣里充滿調侃。

秦思宇轉頭,只見一個鋥亮的大光頭就斜靠在吧台的另一邊,正好笑的看著他們這個方向。

『光頭張,那都有你!』費強一臉的嫌惡,語氣里也是滿滿的不待見,但眼裡卻透露出一絲絲的緊張。

他來過這酒吧兩次,兩次的計劃中就有一次是被此人破壞的,而那次那個進化者可是他已經跟了好幾天的。

光頭笑吟吟的看著這邊,連帶著他身邊的幾人也看著這邊發笑,就好笑秦思宇幾人身上,有什麼令他們忍俊不禁的笑點一樣。

『你,過來給我們上幾杯酒,就照他們的樣式來!』光頭張掏出自己的身份卡拍在吧台上,然後對著秦思宇幾人面前的那個侍應生勾了勾手指。

『我!』帥氣的適應生不敢置信,完了為難的又看了看費強。

『對,就是你,看什麼看,還不過來上酒!』光頭張語氣有點不善、

『大哥,他那邊還有客人,要不我給你們服務!』一個侍應生笑著迎了上來,手腳利索的又重新拿過一張酒單。

『你他媽費什麼話,老子就點他!』光頭一把將湊上前來的另一位侍應生推了出去,然後重重砸在後面的酒架上。

『啪!』的一聲,好幾瓶酒放置不穩從架子上給甩了下來,然後砸在地上酒液四濺。

看著身邊的碎瓶渣,侍應生一張臉都嚇白了,這得自己工作幾年才能賠得起啊,重點是自己有那幾年的時間嗎。

聽到這邊鬧出了動靜,大廳里其他酒客都將眼神看向了這邊,聲音也漸漸地小了下去。

『你跟他有仇!』秦思宇拍了一把已經氣的顫抖的費強。

『沒有,無冤無仇!』費強紅著眼睛,咬著牙一字一句道。

『那就有點過分了!』秦思宇對光頭張下了定性。

『過分,這就過分了,我就不過是喝個酒而已,當然我看那個侍應生長得帥,看著順眼找他點酒不行啊!你想管這事,你算哪根蔥,費強罩你嗎?』光頭張語氣很沖,完事還扔了一顆煙叼在嘴裡。

『你膈應他不過分,但你那麼對他就過分了,那些損失的酒你要他怎麼陪!』

『關我屁事,是他自己站不穩的,砸了酒當然算在他的頭上了,難不成還要我賠!』光頭張說完大笑了起來,身邊幾個小弟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秦思宇皺眉,光頭張給他的感覺很不好,就像是你正在路上正常走著,突然一條狗跑到你的面前撒了一泡騷尿,那時你簡直恨不得一腳將它踹飛一樣。

『我突然有點喜歡這個末世了!』秦思宇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什麼,你腦子不是壞了吧,誰不討厭這個末世,整天除了死亡就是死亡,都他媽的爛透了!』光頭一副看啥子一樣的眼神看著秦思宇。

『你眼光越來越差了,在那找來這幾個貨色的!』光頭張恥笑費強。

『夠了光頭!』費強眼睛都紅了,他明白今天這計劃算是黃了,徹底的沒戲了。

『走,我們去樓上找樂子!』眼見目的達到,光頭張順勢站直身體就打算離開。

『你知道我為什麼說,有點喜歡這個末世嗎?因為在這裡,拳頭夠大夠硬就是道理,你不服那就打到你服,真理只在拳頭伸出的極限之處!』說著話秦思宇一拳轟出。

『你…!』

光頭張只來得及說出一句話,就被秦思宇一拳擊在臉上,然後又被他順勢將向後仰的頭按在了吧台上,力量之大震的吧台上的幾杯酒都跳了起來。

等秦思宇動手的時候,已經跟秦思宇形成一定默契的侯岸與董瑞琪同是撲了過來,在攔住其他人的同時,三拳兩腳就讓那些人全部躺下了。

『哦!』大廳中的眾人一片起鬨聲。

『小子你惹怒我了!』眾人的起鬨聲使得光頭張大怒,他認為自己是被秦思宇偷襲了,所以才被他打了個措手不及,也被酒吧的所有人恥笑。

『沒想到你還是個強化者,可那樣又如何,強化者又算得個什麼東西,老子依然不會賠!』鮮血自光頭張的嘴角流出,也自他的臉上流出。

吧台是木製的,秦思宇的大力直接砸壞了它的檯面,然後那些木屑全扎進了光頭張的臉與他的光頭。

『你會賠的,你一定會賠的!』說著話秦思宇手上又加了點力量,單憑這單手的力量就將光頭按得不斷向下陷去。

『小子你死定了,這裡是我們進化者聯盟的地盤,你敢在這裡鬧事,就別想著豎著出去』光頭張艱難的放著狠話。

『你們就干看著嗎,他一個強化者都敢明目張胆的欺負我們進化者了,你們還不給他一點教訓,讓他明白我們進化者不是好惹的!』光頭張向旁邊的看客挑釁,希望挑起進化者與強化者的矛盾,就算不成也要引人出來教訓一下秦思宇。

『垃圾!』秦思宇那裡不會明白光頭張的險惡用心,目光發狠,直接發起全力。

『救!』

光頭張發現秦思宇目光不對,立刻就明白他起了殺心,才喊出一個字就被秦思宇發力,徹底的砸到了地面上。

『霍!』圍觀者一片嘩然,顯然沒料到秦思宇會下這麼重的手,看著那一路被砸穿的幾層櫃檯,不僅為秦思宇的力量之大暗暗咋舌。

網王之美人留步 『兄弟,你下手有點太重了吧!』幾名胸前有著兩顆星的二級進化者站了出來,看著秦思宇的目光充滿不善。

『拿去,把賬結了,不夠的就在這裡面扣除!』秦思宇撿起光頭張的身份卡牌扣在了還算完好的那邊吧台上,又順勢掏出鍾浩給的那張『支票』也遞了過去。

聽見身後的聲音,轉頭冷冷的道;『下手重,我沒要他的命算是他的福氣!』

『快去找安姐!』櫃檯內那個最先的侍應生拿起秦思宇給的『支票』,結果一看之下臉色突變,立刻就給旁邊其他侍應生喊到。 第二百三十九章做戲

『兄弟我知道你的實力高強,但這樣做太過了,對你沒有好處的,強化者出現一個二級不容易!』那剛才說話的男子對秦思宇勸道,意思是他鋒芒太漏了。

『費那些話幹什麼,抓住他交給聯盟,由聯盟來對他進行制裁,也徹底的給那些強化者一個下馬威!』邊上其他人鼓噪道。

秦思宇掃了一眼,發現喊著要他接受懲罰的都是一些胸前配星的人,換句話說都是進化者,因為強化者不是這樣的標誌,他們是一個金字塔形的標誌。

進化者的星星不僅代表著他們的等級,同時也象徵著希望,而強化者的金字塔也有著同樣的意思。

秦思宇被這些人的陣勢弄的一愣,金陵城中進化者與強化者有這麼大的矛盾,是自然積攢的,還是說有人蓄意挑起的。而且他們都是在進化者聯盟下面,又為什麼說要讓聯盟處罰?

見秦思宇沒動靜,那些鼓噪的進化者以為他心生膽怯了,立刻就喊的更起勁了,甚至有人直接仗著酒勁,向這邊直接扔過來一些剩餘的食物殘渣。

秦思宇沒有注意到這些,他愣在了原地在想事情,還是侯岸見機不好,起身替他擋了過去。

『找死!』

董瑞琪眼神一凝,直接從吧台上下來向前走去,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挑釁他過。

但那兩個站出來的進化者立刻就堵了上來,其中一個看著董瑞琪寒聲道;『退回去!』,眼神里全是不屑。

『就是趕緊滾回去,暗夜酒吧不歡迎你們,滾回你們的研究所吧,你們這群實驗室的小白鼠!』

那個向秦思宇扔東西的進化者一臉囂張,在他看來,此時有兩位二級進化者站場子,任憑秦思宇本事翻天,今天也休想討得了好。

『你們想攔我,你們攔得住嗎!』董瑞琪一聲冷笑,體內的能量開始鼓盪起來。

兩位二級進化者眼見如此,其中一位儘管不想將事情鬧大,可為了自己的安全還是不得不也鼓盪起自己的能量場,雙方之間劍拔弩張。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