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周圍山峰,牆,人,什麼小東西,都一一印入腦海中。

「快一個月了,也不知道紫凌,現在怎麼樣了。」

此刻的夜修非常擔憂那個紫凌下落,所以他兩眼繼續四處觀望,很想找出紫凌。

只見這聖地非常大,而夜修找到后,發現紫凌此刻盤坐在一個地方,而且周圍都是冰窖,暫時沒什麼危險,這讓他大驚,「那是什麼地方,她在做什麼?」

夜修很想來到那個紫凌去,但是這眼睛看到的雖然在眼前,但是飛過去,卻四處有東西抵擋,不知道該怎麼找。

「看來,只能先找辦法進入內門,然後再找她了。」

夜修一臉無奈,然後轉身離開,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而那個蘇琴還在那,夜修狐疑道,「師姐,你一直在這?」

「嗯,我有重要的事要找你。」

「哦?什麼事?」

那個蘇琴拿出一幅圖,「這個給你,倒時候狩獵大會我們要在裡面舉行,不過這圖,只是一半已經知道的,一半未知,所以到時候裡面很多還是未知數,一定要小心。」

「嗯,我明白了,多謝。」

「那行,我先離開了。」

夜修卻回到了屋內,然後看著手中的獸皮,在這上面很多地方有顯示一些聖獸所在區域,而夜修盯著一個地方,「這個,雷泥獸?難道就是那個雷系的?它也會在嗎?」

一想到這裡,夜修很想弄到它的血,但是夜修知道要弄到它的血沒這麼簡單,所以他開始計劃起來。

直到次日,外門的弟子都聚集到一起,只見幾萬人的隊伍,而那個金炎看向眾人,「這次還是跟以往一樣,取聖獸之物。」

一些新來的好奇問道,「這個物是指什麼?」

「比如,聖獸牙齒,聖獸的皮,已經聖獸獸晶,甚至血等等,都會有不同積分。」

這些人聽到這個,臉色都變了,畢竟聖獸,那可是秒殺龍泉境高手的人,讓他們去,簡直就是找死。

可那些有經驗的老手門,好像早有準備一樣,各個自信滿滿,甚至那個光頭也已經有了辦法似的



至於夜修陷入沉思,然後看向手掌后笑了起來,「黑天花,到時候可以好好用用。」

如果大家知道夜修有黑天花,肯定會震驚不已,而夜修此刻卻當做什麼事都沒一樣,然後靜靜在那發獃。

直到大家被帶到一個傳送口,而那個金炎看向眾人,「為期三天,而且三天結束后,這裡會統計,前十的人,直接進入內門。」

大家紛紛激動起來,然後金炎讓大家進去,而輪到也修時,金炎對夜修提醒道,「小心了,這狩獵大會所在的區域,不一定只有你們。」

「前輩意思是?」

「有人要找你麻煩,以前提前進入了這個狩獵區域,你可要小心他們。」

夜修沒想到金炎會提醒自己,所以他感激道,「多謝前輩。」

「不客氣,小心就是了。」

夜修嗯了聲,進入傳送陣,而早已進入裡面的那個蘇琴好奇問道,「那個師叔跟你說什麼啊。」

「他說,有人提前來了這裡,要找我麻煩。」

那個蘇琴吃驚道,「真的?」

「嗯。」

蘇琴看向周圍森林道,「那就麻煩大了。」 夜修卻看了看周圍樹林問道,「我們還是考慮下找那些聖獸吧。」

看到夜修不當回事的那個蘇琴只好說了句,「聖獸所在地方都非常隱蔽,我們要找到,需要通過一些蛛絲馬跡。」

「不需要。」

蘇琴楞了下,「什麼?」

夜修直接打開天眼,而且周圍百里內的情況他都能了如指掌,比如什麼地方有聖獸,什麼地方有靈獸,或者什麼人,他都一一看了遍。

只見夜修收回天眼后說了句,「走,跟我來。」

那個蘇琴不解夜修要去什麼地方,而夜修卻在這熟練走了起來,這讓蘇琴不解夜修怎麼做到的。

夜修大概一會後,來到了一個四處都是石頭的地方,而且這些石頭還閃爍著白光,這讓那個蘇琴忍不住問道,「這裡是?」

「這裡有聖獸。」

蘇琴聽到聖獸立馬嚇得退後,「什麼?聖獸?真的假的?」

「真的。」

蘇琴有些不信,而夜修指著一堆石頭中一塊不起眼的石頭,「這個,應該是會動的石頭。」

蘇琴仔細看了過去,也就這時幾塊石頭突然動了,而且化成一個渾身都是石頭的球體聖獸,那個蘇琴大驚,「是堅硬無比的石獸。」

「石獸?」

「對,渾身都是石頭,讓你的攻擊無法打中。」

夜修自然不信,而這時突然一群人出現,而這些人有些人拿著網,有些人拿著一些丹藥,也有一些人打著各種法寶。

夜修眉頭一皺,而其中一人就有光頭,此刻光頭大笑,「小子,這個石獸,我們要了。」

「你覺得你們有資格拿我東西嗎?」

那個光頭卻調侃,「小子,我知道你厲害,不過你也不看看這些人和他們的法寶,那可是我們花了很大的價錢弄來的。」

「那又如何?」

「看來,我得讓你體驗一下。」只見光頭手中拿出一根黑色竹子,然後對著夜修所在地方吹氣,瞬間夜修周圍都是白霧,而那個蘇琴也在白霧中后大驚,「不好,這是毒氣。」

夜修卻冷笑一聲,然後直接衝出去,一把抓住那個光頭的脖子,「真是找死。」

夜修已經天髓境,力量非常可怕,隨意一掌,就把那個光頭打飛,而且倒下那刻,這個光頭就死了,在場的人震驚了。

直到人群里衝出一人,「可惡,你敢殺他,我要殺了你。」

夜修看向那個人,瞪了一眼,對方立馬退縮,但是他不甘心,看向眾人,「各位上,滅了他。」

那些人立馬打算攻擊夜修,而夜修雙手掌狂打出去,只見七道巨大掌印飛出去,直接猶如火浪一樣把他們震飛。

在場的人都已經傻眼了,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而夜修看向看著剩下的殘餘之人瞪了一眼,那些人全部嚇跑了。

蘇琴已經目瞪口呆,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夜修。

夜修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看向那個蘇琴,再看向那個石獸,而這石獸卻不屑的說了句,「一群卑微的人類。」

「卑微?你覺得你自己很強?」

那個石獸得意道,「小子,我可是聖獸,你要對付我?做夢吧。」

「哦?是嗎?那我倒是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夜修說完就站在那裡,而這石獸覺得夜修再挑釁他,所以他開始爆發起來,甚至兩眼盯著夜修,「好,去死吧,萬石飛。」

這時無數石頭飛了起來,直接砸向夜修,夜修化成虛無在那快速避開,而蘇琴張大嘴,以為自己看眼花。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讓蘇琴害怕,因為夜修突然周身都是黑霧,而且這些黑霧一下就纏住那個石獸。

那個石獸剛開始還得意,片刻就出現行動緩慢,甚至在那打噴嚏,最後罵道,「混蛋人類,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果然對靈獸之類的效果不錯。」夜修發現這個黑天花果然是靈獸剋星,這讓他大喜,而且一下就來到了那個石獸身後。

石獸不敢置信的轉身,而夜修一手打在它身上,那個石獸則狂道,「我身體那麼堅硬,你傷不到我。」

「是很難傷到你,但是這個呢。」夜修詭異一笑,突然手掌上出現一朵黑色花印記,而這花化成一團黑氣進入對方體內。

那個石獸慘叫,而夜修卻說了句,「別殺它,它價值可不小。」

隨後這石獸就一命嗚呼,但是身體完好,而夜修收回手后把石獸扔到靈袋內看向傻眼的蘇琴,「走,下一隻。」

蘇琴結巴道,「大家都需要用特殊法寶或者什麼厲害的東西克制,你,你為何什麼都不怕。」

夜修沒有多說,只是問了句,「難道聖獸都是這麼弱的嗎?」

「不,聖獸有分很多種。」

「哦?說說看。」

「普通聖獸,地級聖獸,天級聖獸,太級聖獸,超級聖獸,而我們這,大部分是普通,地級聖獸,即便如此,秒殺我們龍泉境都不是問題,除非有特別法寶克制。」

夜修沒想到聖獸也有這麼多類別,這讓他忍不住問道,「那龍呢?」

「你說龍啊,那可是超越了超級聖獸,傳聞的不朽聖獸,貌似是傳聞的神級聖獸,具體如何,沒人知道,因為龍以前只在天龍國出現過,但是真正見過的人沒有幾個。」

夜修明白點點頭后說了句,「那走吧。」

這個蘇琴好奇夜修為何問龍的事,而且他又如何輕鬆解決這個石獸,畢竟石獸也是普通聖獸中強大的存在。

對於夜修此刻他很想找到雷泥獸,所以他開始在這森林開天眼繼續尋找,直到他看到這裡也有一個類似的沼澤,而且在那也有雷電后大喜,「看來,這裡可以去。」

「什麼地方?」

「沼澤。」

「千萬別去。」

「為什麼?」

「據說,這裡出沒的是地級聖獸,非常可怕,我們還是找找普通聖獸吧。」

夜修卻一笑,「什麼聖獸都一樣。」

夜修隨後向沼澤進發,而這個蘇琴已經懵了,在那做了最後的心裡掙扎后,還是跟上夜修的步伐,想去看看這個夜修是否真能打敗地級聖獸。 當夜修來到沼澤時,他第一個念頭,就是希望能找到雷泥獸,這樣他就不會白來了。

這個蘇琴卻緊張的站在夜修身後,「師弟,你,你真不怕?」

「師姐,你還是站在外面吧,我怕等下雷電一出來,我可以避開,你卻無法避開,到時候你可就遭殃了。」

那個蘇琴聽到夜修這話,只好站到後面去,不敢靠近,而夜修則一步步過去,在進入沼澤區域時,突然無數雷電打向夜修。

夜修快速從原來位置消失,那個蘇琴吃驚,「又消失了?」

當夜修再次出現,來到了那個雷電中央區域,而且這時雷電突然無數匯聚到他身上,蘇琴以為夜修會躲避,看夜修卻沒躲開,反而身體一一吸收這些雷電。

確切的說是體內龍珠在吸收,那個蘇琴痴獃道,「這,怎麼可能。」

唯有夜修知道體內龍珠在瘋狂吸收這雷電,然後笑了起來,「該出來了吧。」

這時沼澤中爬出雷泥獸,而且就是上次那隻,它看到夜修剎那氣道,「又是你?」

「是我又如何?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雷泥獸暴走起來,甚至盯著夜修,「小子,這次沒人可以幫你。」

「不需要別人幫我,我自己就行。」

那個雷泥獸怒吼,化成一巨大的激流,沖向夜修,而夜修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那個雷泥獸上面,同時一團黑氣流打了下去。

那個雷泥獸一個身軀不穩,直接掉入那個沼澤中,嚇得趕緊縮了進去,而夜修冷笑,「想走?問過我嗎?」

夜修一個遁入,消失在蘇琴面前,而那個蘇琴搖晃了下腦袋,確定自己沒看走眼后痴獃道,「好,好可怕啊。」

夜修卻來到地下一個宮殿,並且在這個宮殿中,看到了已經中毒氣的雷泥獸,它嚇得害怕道,「人類,我們,好好談。」

「談?上次,你可要殺我的。」

「不,不,上次誤會。」

「誤會?你覺得可能嗎?」

那個雷泥獸可不想死,所以它看向夜修,「這樣,我可以當你的契約聖獸,以後你可以隨時召喚我。」

「契約聖獸?」

「對,類似靈獸契約。」

夜修心想要是能把它留在身邊,自己要它的血,可以隨時取一點,所以笑說,「可以。」

那個雷泥獸顯然害怕剛才那毒,所以為了生存,它只能給夜修訂立契約,於是它額頭上出現一團血,並且這血化成一道血光進入夜修額頭。

夜修立馬能感受到這雷泥獸的一切,而且還可以隨意讓它消失在自己面前,這讓夜修大喜,「契約獸,還真是不錯。」

夜修這才滿意收拾心情要離開,而那個雷泥獸卻告訴夜修,「這,這有好東西。」

「好東西?」

「對,在這石門后。」

夜修好奇走過去,然後推開石門,只見眼前無數紫光雷電在那交至一起,非常驚艷,看到這裡的夜修吃驚了,「這。」

「這裡有無數雷電的緣故,就是因為這裡面有一顆雷珠。」

「雷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