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慎,葉紅青恐怕就會玩火自焚。

這種事情,必須儘快制止!

回到城主府之後,鹿羽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了葉紅青。

將葉紅青帶到自己的「天」字房之後,小心的將房門都給關閉,並且確認了窗戶也都是關閉狀態,鹿羽方才小心翼翼的望向葉紅青。

「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你知道之後,不要大聲喧嘩,有什麼事情,都要憋在自己的心裡,懂嗎?!」

鹿羽語氣嚴厲的說道,表情之上,一片嚴肅之色。

「嗯。」

望見鹿羽如此認真,葉紅青慎重的點了點頭。

「那黑市已經確認,並非什麼神秘勢力,而是城主府專門建設的一個勢力,難怪整個城主府,都不會對那黑市進行圍剿!」

鹿羽輕輕的吸了一口氣,對著葉紅青嚴肅的說道。

「轟!」

一剎那,葉紅青只覺得,自己的腦海,彷彿在一瞬間,爆炸了一般,整個腦袋,一片空白。

她記住了鹿羽說的話,所以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這才沒有驚叫出來,只是那一雙美眸之中,卻是充滿了震驚之色。

半坡亭 這個事情,葉紅青以前的時候,從來都不知道。

而這事情從鹿羽的嘴裡說出來,葉紅青沒有理由不相信,正因如此,她才愈發覺得震驚異常。

「呼……」

過了很長的時間,葉紅青緩緩的鬆開了自己的嘴巴,深深的呼吸了好幾口,方才逐漸的平穩了下來,凝聲問道:「消息屬實嗎?」

「絕對不會有錯!」

鹿羽神色凝重,道:「所以,你現在必須制止潛伏在城主府之中的目的,儘快離開這裡最好,至於袁天成跟袁道子,我會對付他們的。」

聽聞此言,葉紅青表情一滯。

袁道子是她這一生之中,最大的敵人,若是現在就離開,實在是不甘心。

「袁道子不簡單,你現在又一直跟我在一起,務必會比原先的時候更加吸引眾人的目光,危險係數,直線增加,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將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鹿羽鄭重的道:「所以,聽我的,不要在這裡逗留,最好能儘快離開這裡,反正,再有幾天時間,就是比試開始的日子了,那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在比試之上,正好適合你離開青石洲。」

現在的鹿羽,本身就已經吸引了眾多的目光,在加上一個被袁天成青睞的葉紅青,兩人組合在一起,絕對會承受更多的目光和注意力。

故此,葉紅青被發現目的的可能性,也會大上很多,以前不會出現問題,但是今後,卻不一定不會出現問題,只有離開這裡,方才是最為穩妥。

「這……」

葉紅青自然也是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她心裡委實不甘心。

但她不是一個不理智的人,經過一番權益之後,還是同意了鹿羽的說法,輕聲道:「若是我離開這裡的話,你又該怎麼辦?」

葉紅青可以趁著這段時間離開,可鹿羽代表陽水洲參加比試,卻不能夠離開,而葉紅青的離開,務必會引起青石洲的人懷疑,怕只怕他們會對付鹿羽。

「我你就不用管了。」

目光微微一眯,鹿羽冷聲道:「袁道子父子兩人,本來就不會放過我的,如何都是一樣,這一次比試,事關重大,我不能走,不過你放心,他們想要我的性命,卻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至少現在沒有人可以輕易的殺一名天才。」

這一次,比試不光是鹿羽如何,更關乎到能不能將袁道子給直接扳倒,所以,鹿羽不能退。

不過正如鹿羽所說,現在沒有人敢輕易殺一名天才。

在青石洲之中,大元國皇室都派人過來了,自然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人殺害一名天才。

至於在比試之中……

比試內都是各洲天才,鹿羽雖然實力並非頂尖,倒也是不懼。

「好!」

略微沉吟了片刻,葉紅青重重的點點頭,仔細想去,她的確只會給鹿羽帶去負擔,倒不如直接離開這裡來的好。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葉紅青一直都跟鹿羽在一起。

不知不覺,來到了比試開始之日。

明日,便是比試開始的時候了。

「今夜,你便離開這裡。」

鹿羽在外面打探了一番,回到自己的房間內,說道:「所有人都在為了明日的比試而養精蓄銳,現在正是離開的大好時機,千萬不能就此錯過。」

「明白,你要小心!」

點了點頭,葉紅青頗為不舍的道。

「快走,我們今後還有見面的機會。」

鹿羽催促道。

葉紅青最終還是離開了這裡。

她身穿一身黑色衣服,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依仗著對城主府的絕對熟悉,很輕易的便在防守松垮的時候,離開了這裡。

一直與葉紅青作伴,送她出去的鹿羽,確認了葉紅青已經遠離之後,方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內。

沒有了葉紅青,鹿羽就會少了很多顧慮,心裡的一顆石頭,也終於算是落了地。

「明日便是比試開啟的日子了,也不知道,具體規則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略微眯眼,坐在窗邊的鹿羽,望著天外深沉的夜色,輕聲的呢喃自語。

槓上黑街總裁 他對於明日的比試,也頗為期待。

從一年多之前就開始準備,到現在,鹿羽終於是等到了這一次的比試,一年多的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終於到了這一天了。

輕輕的關住了窗戶,鹿羽盤膝坐在床上,微微閉目,陷入了修鍊之中。

這一刻,不光是鹿羽,其他的人,也都是進入了修鍊或者是冥想的狀態之中。

明日便是比試的日子,養精蓄銳,必不可少!

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在比試之中,可以取得一個好的成績。 清晨,陽光初生。

和煦的陽光,自天空之上灑落大地,一片明媚,冬日裡的寒冷似也消失了不少。

各洲天才,此時都匯聚在庭院之中。

他們每一個人,都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巔峰,目光之中,閃爍著精光,望著前方。

在他們的前方,有著三個人。

這三個人,中間一位,毫無疑問,乃是袁道子。

在袁道子的兩側,便是大元國的兩位人士。

這兩人,也算是給足了袁道子的面子,雖然是皇室派來的人,但卻站在了袁道子的兩側,自動的將身份放低了一籌。

但真正的明眼人,都是知道,這兩人,便是教訓袁道子,袁道子也只能忍受著,不能反抗。

皇室的人,就算是地位低下,也是高人一等。

「諸位,萬眾期待之中,這一次的比試,終於要開始了。」

袁道子的目光,掃視一周,說道:「這一次,有皇室的兩位大人前來做公正,一切結果,由兩位大人來宣布,保證絕對的公平,你們可有異議?」

皇室的人在這裡,自然而然的,便是要擔當其裁判之類的角色。

一切輸贏,最後都會由這兩個皇室之人來決定。

「我等沒有異議!」

各洲天才,都是戰意盎然,齊聲的應道。

對於皇室的公平性,大家還是沒有絲毫懷疑的。

「既然如此,我們便出去,去往那比試之處!」

袁道子朗聲說道:「這一次,比試的地方,放在了玄靈山脈,具體的比試規則,到了那裡之後,我在告訴你們。」

「出發!」

隨著最後一道聲音落下,袁道子手掌一揮,便是帶著率先的走出了城主府,在他身旁兩側的皇室之人,也都是與之並肩而走。

最後,才是這各洲天才,齊齊的有所動作。

「我很期待你能在比試之中大放異彩。」

顧子楓緩步來到鹿羽面前,對其微微一笑,道:「我還是那一句話,我們可以交給朋友。」

瞥了顧子楓一眼,鹿羽面色古怪。

就是這個傢伙,偷襲了自己,還要跟自己交朋友。

不過,自從那一次的事情之後,這顧子楓倒是從未找過自己的麻煩,這一點還算是不錯。

「朋友還是別了,熟人。」

望著顧子楓,鹿羽無奈一笑,隨意的說道。

朋友……

這個詞,在鹿羽的心裡,頗為重要,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成為鹿羽的朋友的。

安泰和算一個,梁乾也算,葉紅青算一個,還有程濤也算一個。

只有這些罷了。

至於顏玲兒,現在已經超越朋友了。

所以,讓他跟一個剛剛認識沒有幾天的人成為朋友,實在是有些為難。

「熟人也不錯。」

顧子楓聳了聳肩膀,輕鬆的說道。

在顧子楓旁邊的李長歌和徐雄勇,都是用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目光望著顧子楓。

他們還從未見過心高氣傲的顧子楓,兩次主動說與人交朋友,鹿羽絕對是第一個。

兩人交談之間,眾人已經準備動身了。

一道身影,快步的走到了鹿羽的身邊,滿臉的陰沉之色,死死的盯著鹿羽。

「青兒呢?!」

來人正是袁天成。

一直留心鹿羽跟葉紅青的他知道,葉紅青這幾天的時間,不分晝夜,一直都在鹿羽的房間裡面。

這自然讓袁天成心裡憋屈、難受到了極點。

今日來到了比試的日子,鹿羽都出來了,按理說,葉紅青也會出來的,可是現在,葉紅青並沒有出現。

甚至,在剛剛的時候,袁天成去了那天字房,也並沒有見到葉紅青。

若是自己一番努力,最後葉紅青不在出現,那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你找她,問我做什麼?」

輕輕的抬眸,瞥了一眼袁天成,鹿羽淡淡的說道。

「你一直跟她在一起,難道不知道她去了哪裡?!」

袁天成盯著鹿羽,雙眸之中,幾乎要噴出火來一般,咬牙切齒的說道。

「她去了哪裡,都跟你沒有關係吧?」

鹿羽嘴角微微揚起,輕笑一聲,旋即道:「我現在要發出了,好狗不擋道,你最好離我遠一點。」

好狗不擋道!

原本還因為葉紅青之事而憤怒的袁天成,此時聽到這一句話,只覺得一股怒火,從自己的心頭,轟的爆發了出來。

「嘶!」

而眾多還未動身的各洲天才,此時也都是倒吸一口冷氣,不可思議的望著鹿羽。

敢對袁天成說好狗不擋道的人,這恐怕是頭一個吧?

袁天成,這可是袁道子的兒子,是天方郡之中,最為出色的天才人物啊!

「鹿羽還真是膽大啊!」

各洲天才,都是暗暗咂舌。

「有意思。」

那顧子楓此時輕輕一笑,拍手道:「鹿兄這個比喻,用的恰到好處啊。」

這一句話,毫無疑問,也是在譏諷袁天成。

對於袁天成,顧子楓也看不順眼。

「混賬!」 重生之女王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