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看對方不爽,要麼噴個火要麼甩個尾。

「無極玄關,確實挺有趣的。」魔王豬道,「你怎麼不參加二十二關了呢,本豬王可是很想看看西門少恭大吃一驚的臉色。」

敖風古搖頭:「讓對手輕視你,是一件好事情。」

暗黑空間中,混沌武田中,隨著真氣的充實,鐵沙的面積稍微大了一些,大概有二米的長度,在正中間混沌神龍武根靜靜地紮根於鐵沙中。

魔王豬的一隻豬蹄在鐵沙中攪了攪,抬起肥肥的腦子,看著敖風古道:「本豬王覺得,你的神龍武根,需要泡泡澡了。」

敖風古最近將魔王豬管得很嚴,他笑道:「是你想去日月聖潭了吧?」

「嘿嘿!」

「不著急,我先寫幾本黃級高等功法出來。」

魔王豬不解:「你寫黃級功法幹嘛,你不是玄級功法都能寫出來嗎?」

寫功法,極為消耗精神力和時間,敖風古不大寫。現在的他,並不缺錢。

對敖風古最為珍貴的,是時間。

寫黃級高等功法,對敖風古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一天時間,他就寫了好幾套。

敖定郡州的武者,全部聚集在一起,他們看著敖風古,眼中滿是崇拜之色。

「嘿嘿,敖風古,聽說你在無極玄關中闖過了二十一關,真是厲害。」

「我們可沒機會,不是特訓班的人,參加無極玄關一次要一百萬銀幣呢。」盧泰有些灰心。

敖風古道:「莫要灰心,盧泰你修鍊的功法是什麼品級?」

盧泰回答:「我又沒什麼背景,我老爹花了不少銀幣,也才給我搞來一套黃級中等的功法。」

敖風古沉默片刻:「我修鍊的功法是《龍神九變》,這套功法對身體韌性和強度有很高的要求。不過,敖定將軍給了我數套黃級高等功法,倒是可供你們選擇,我給你們挑選,如何?」

「真的嗎?」盧泰眼睛一亮,他清楚地知道黃級高等功法的價值。

眾人都是滿懷期待,看著敖風古猶如看著一個美艷的女子,發出沉重的呼吸聲,露出殷切的目光。

當初盧泰、賴封等人,和敖風古一起通過武者考試,不過此刻他們已經落後於敖風古許多。

即便是洪亮亮,也難以追上敖風古的步伐。

「你……真的給我們黃級上品功法?」賴封深吸了一口氣。

敖風古笑道:「怎麼不可以,玄級下品的功法都可以。」

「啪!」

一個巴掌聲響起。

盧泰咦道:「我是在做夢嗎?這巴掌怎麼不疼呢!」

賴封哼道:「我靠,你明明打在我的臉上。」

大家一笑,隨即眼巴巴地看著敖風古。

斗米養恩人,升米養仇人。

敖風古明白這個道理,他並不是沒有足夠的銀幣,可是若是任何資源都是靠他去幫敖定郡州的人爭取,反而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人,靠的從來都是自己。

他可以扶敖定郡州的學員一把,可是不能一直扶到老。

「二星武者中,誰若是能率先達到三星武者,這一本玄級下品功法《虎牙功》就屬於誰。一星武者中,若是誰能率先達到二星武者,黃級上品功法《蒼狗法》就給誰。」

眾人的呼吸頓時急促了,敖風古將功法交給了洪亮亮,看了一眼臉色凝重的眾人,他笑道:「我希望,你們都能有進步,敖定郡州的武者沒有弱者。」

隨後,敖風古來到日月聖潭。

王長老看著敖風古,臉上露出了笑意。

「王長老,我想進入日月聖潭。」

「恩,進入一次一百萬銀幣。」王長老低聲道,「最近西宮恨盯我盯得緊,不能給你免費了。」

敖風古乾咳一聲,臉色一紅,道:「武者聯盟得多有錢,一個學員泡一次日月聖潭,就要一百萬。」

「每月發你們學員的淬體靈液,你以為不要錢啊。再說,這聖潭若是免費,豈不是人人泡澡,多煞風景了。」王長老暗示敖風古:「日月聖潭,越熱和越寒的地方,靈氣越充足。」

「多謝!」

敖風古上山,日月聖潭高昂的費用,使得這處聖潭來泡澡的人並不多,一百萬的銀幣可以購買許多淬體靈液,服用淬體靈液的效果也並不比泡澡差。

日月聖潭,景色優美,淡淡的煙霧,在落日的照耀下,散發著一種如夢如煙的景緻。

敖風古走到日潭當中,讓溫熱的潭水沒過他的身軀,閉上雙眼體內的真氣不由自主地開始運轉,全身的毛孔似乎張開,緩慢地吸收著日月聖潭的靈氣。

一周天,二周天……

敖風古體內的鐵沙武田,從二米擴張到了三米,日潭的溫度慢慢地在降低。

特別的舒服,敖風古輕輕地哼了一聲。

泡在日月聖潭,對他來說,效果特別好,特別是經過這段時間高強度的訓練之後,無論是軀體還是精神力,都處於一種疲勞的狀態。

日月聖潭的地氣和靈氣,正好可以舒緩敖風古的軀體和精神力,魔王豬也樂得自在,顯出武獸虛影,吸收著淡淡的煙霧。

敖風古的身體線條,已經有著一個少年應有的陽剛之氣,他閉著眼睛,吸收靈氣,忽然一股香風傳來,似乎是女子的胭脂花香。

原來,落日已經下山,潔白的月亮已經半懸天空。

黃依依不知道何時,站在了池邊。

她看著敖風古,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光潔的下巴,微微揚起,似乎是在嘲笑敖風古。

她絕美無暇的臉龐,在月光下,縱使敖風古的精神力極強,也是不禁微微失神。

「黃依依,你……」

黃依依素凈的手,解開黃蝶肩帶,頓時露出裡面細滑如玉的肌膚,堅挺的雙峰,負擔著薄薄蝶黃長紗。

魔王豬捂住臉,飛入到敖風古的暗黑空間。

「本豬王睡覺去了,人類真是太丑了。」

黃依依在水中換換走來,手不斷地將蝶黃長紗解開。

「我的美貌,比庭玫如何?」黃依依那玉般小足,一步一步地靠近敖風古,長長的紗裙在水中漂浮起,猶如一朵蝶舞的大葉子,月光下盡顯柔美與誘惑。

一陣波浪打來,蝶黃長紗被沖走。 黃依依有些害羞,她的手指,拂過敖風古的臉,從濃濃的眉毛,再到高高的鼻樑,接著到溫熱的嘴唇。

「你很帥呢!」

敖風古感覺下腹一陣熱流,看著眼前這個誘惑的美人,他的手按在黃依依的雙肩,目光盯著黃依依那低垂的眼皮。

黃依依低著頭,猶如一朵害羞的睡蓮,她的手撫摸著頭髮,滑過那瀑布般的青絲。

敖風古盯著黃依依,並不說話。

黃依依眉目中,一股猶豫之色露出,她將青絲中隱藏的簪子暗暗地握在手心,簪子的尖上,有著一滴劇毒之物。

「你若是再動下,我隨時可以把你撕裂成兩半!」敖風古冷冷地說道。

黃依依身軀一震,她怎麼也沒料到,敖風古居然看出來了。

「你怎麼知道的?」黃依依冷道。

敖風古將黃依依輕輕推開,隨即轉身。

「你先穿上衣服!」

「你背對我,不怕我將你刺殺嗎?」

「你若敢那樣做,我保證死的是你。」

黃依依身軀輕輕地抖了抖,感覺到一股令她害怕的氣息,她退後幾步,將飄在水中的長紗扯起,圍住胸口。

「你是大夫人的人?」敖風古問道。

「你又知道了?」黃依依又驚訝了。

敖風古道:「你和我一同從敖定郡州前來,在敖定郡州想要殺我的,除了大夫人又還能有誰?」

「莫非,你從很早之前,就開始懷疑我了?」

「倒也不是,是從司馬蘇白的事情之後,我便留了一個心眼。」敖風古道。

「司馬蘇白?你是說他也是大夫人的人。」

「難道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我們殺手之間,互相不知道身份。」黃依依繼續道,「大夫人也從不告訴我,她手下有幾個殺手。」

「你暗殺的手段,其實很差勁,何必用上這一招,就覺得我是一個無賴之徒嗎?」

黃依依冷道:「即便不用暗殺,我也不一定會輸給你。」

「是嗎?」敖風古笑道,「美人計,你用得真的很差勁,哪有勾引人,還自己微微發抖的,第一次用美人計嗎?」

黃依依臉蛋一紅,她忙將長紗裹緊,可是在水中長紗有些不聽話,不是露出這邊,就是露出了那頭。

其實,敖風古早就察覺到了黃依依的異樣。

他二十二級的精神力,有著一種強大的感知能力,哪怕是一絲小小的殺氣,他也能夠感覺得出來。

「若是殺不掉你,我恐怕在武者聯盟待不下去了。」黃依依嘆到,「但是,這段時間的觀察,其實我覺得你不該死。」

「你的這個念頭,讓你活下來了。」敖風古正是感覺到了黃依依的猶豫不決,才留黃依依的一條命。

「哼!別以為你有多厲害,我可是專業的殺手!」

「我看,一點都不專業!」

黃依依上了岸邊,背對著敖風古,將蝶衣重新穿了一遍。

月夜,煙霧瀰漫,遠遠觀去,只覺得不太真切。

「大夫人,不會放過你的,你通過玄關第二十一層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大夫人的耳朵。」

「她的消息倒是靈通。」敖風古從水中走出。「所以,她那麼急切地派你殺了我嗎?」

黃依依身體一震,將衣服上的水珠甩出。

「你小心,在我之上,還有一位殺手,我並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是我敢肯定那人也在東院小學中。」

「你的任務沒成功,你怎麼辦?」

「你是關心我嗎?」

「我只是想知道!」

「哼!」黃依依道,「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隨後,黃依依身形一動,消失在樹林當中。

就在這時候,魔王豬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太開心了。」

「你這蠢豬,我差點被人暗殺,你還笑得開心。」

魔王豬得瑟道:「本豬王,吸收了足夠的靈氣,已經開始漸漸凝聚出實體了。」

「那很好!」

「而且,我發現我的天賦技能,依舊很准很准哈。」

「你的天賦技能,吹牛吧?」敖風古揶揄道。

「屁!難道你忘記了,我之前做的夢?」

「什麼夢?」

魔王豬嘿嘿道:「你忘記了嗎?之前我夢見,你會遇見二個美女,然後和她們共浴。」

敖風古抬起頭,想了想似乎魔王豬確實說做了這樣一個夢。

「第一個美女是黃依依!」敖風古想到,「那第二個美女,會是庭玫嗎?」

「你個死豬!」敖風古罵道,「你是不是故意的騙我,讓我經常來日月聖潭,你好藉機吸收靈氣吧。」

魔王豬大叫道:「我若是騙你,我就被雷劈。」

老九幽幽地說了句:「豬頭,你不是以前經常被雷劈的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