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萬華夏幣?這麼大手筆。

要不是現在林凡有了神豪系統,自己根本就不缺錢。說不準,林凡自己都會捅自己一刀的。一千萬華夏幣啊,足夠自己逍遙一輩子了。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早已經蠢蠢欲動的混混們,在金錢的驅使下,紛紛拼了命的朝林凡衝了過來。只不過,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導致所有的人幾乎都是擠在一起的。這種情況下,反倒是對林凡更加有利了。因爲他們雖然人多,但是真正能夠對林凡造成威脅的,始終都只是前排的兩人罷了。


一對二的情況下,林凡自信自己不輸給任何人。只不過,這些混混的身手實在是太差勁了。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他們就只能躺在地上唱征服了。

這些人,實力也太水了吧?

林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如果說這就是諸葛勻的底牌了,那他跟刺殺兩位警察的兇手就沒有關係了。因爲之前林凡給那個兇手交過手,他的實力雖然不如林凡,卻也是碾壓普通人的類型。以那個人的實力,估計跟之前林凡在警局遇到的王超有一拼。

而眼前這些混混,說得難聽點就是湊數的。他們本身並沒有什麼實力,換做一個普通人,跟他們都是五五開。

情勢,一下子就逆轉了。

這下子,諸葛勻又傻眼了。不是吧?自己這手下可是三十幾號人啊。這才五分鐘不到,就全部被放到了。這特麼,這特麼還是人嘛。

“看起來,咱們的諸葛神醫,似乎對我有什麼誤解啊?”

林凡一臉笑意的看着諸葛勻,而諸葛勻卻是嚇得連連後退。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麼可能,一個人打得過這麼多人的!”

林凡搖搖頭,“不要用你的無知來侮辱我的實力好不好。現在,是不是輪到我來提條件了呢?”

諸葛勻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這下子,他真的是失去所有籌碼,只能任人宰割了。 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頭。諸葛勻咬咬牙,這口氣還是先忍了吧。

不然還能怎麼辦,自己那麼多手下都被林凡給放到了。而他呢,他就是個醫生,一般在遊戲裏他這樣的角色是最脆弱的。現實中也是同樣的道理,都是一刀秒的存在啊。


“你,你想怎麼樣?”

林凡搖搖頭,“諸葛勻,你好像弄錯了吧。不是我想怎麼樣,而是你想怎麼樣。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害我?”

諸葛勻知道,自己就算再不承認也沒有用了。反正,林凡現在已經認定了自己就是那個幕後黑手。與其嘴硬受盡皮肉之苦,倒不如老老實實交代的好。

“還不是因爲你搶了我的飯碗。本來,我只需要等到師父來,就能夠幫海蝶小姐治好病。到時候,我就能夠娶到海蝶小姐了。你害的我在海瑞面前顏面盡失,難道我就不能出口惡氣嗎?”

原來如此,想不到這個傢伙居然是在打海蝶的主意啊。早說啊,自己要是知道他對海蝶有意思的話,那妥妥的不能讓海蝶跟他在一起啊。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要是真的跟海蝶在一起了,那海蝶還不得被氣死啊。

“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海蝶是我的人呢,你覺得自己有機會跟我搶嗎?”

諸葛勻咬牙切齒的看着林凡,果然這個傢伙也是衝着海蝶去的。

“哼哼,總之,對於海蝶小姐的追求,我是不會放棄的。”

“那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不過,我們之間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呢。那個殺死兩位警察的兇手,不是你的人吧?”

諸葛勻一愣,“你怎麼知道不是我的人?”

林凡努努嘴,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渣渣們,“你當我是傻的嗎?你的手下那麼蠢,現在一個個都躺在地上了。要是有幾個跟他一樣厲害的,我估計現在躺下的就是我了。說吧,在你背後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誰?”

諸葛勻搖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偶然間,跟那位先生接觸到的。他讓我幫忙陷害你,於是我就幫忙了。”

“那位先生?”

“對,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他的手下都稱呼他爲先生,所以我也跟着稱呼他爲先生了。林凡,我勸你還是不要跟那位先生作對了。那個人的實力,可比你想象中的要恐怖的多。”

林凡衝諸葛勻笑了笑,“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諸葛勻被林凡嚇出了一身冷汗,“不不不,我哪裏敢威脅你啊。我只是,只是勸你一句而已。至於你願不願意相信我,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說實話,我跟隨在師父身邊這麼多年,也算是見過不少世面了。但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那麼恐怖的人。”

“說說吧,你都知道些什麼,關於那位先生的。”

諸葛勻看到林凡不動聲色的取出了裝有毒蟲的瓷瓶,他就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躲不過去了。要是被那毒蟲纏上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是回天乏術了。

畢竟,那可是讓自己束手無策的毒蟲啊。而且,師父現在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閉關了。等自己找到師父,恐怕早就涼透了。

“你別激動,我說,我說就是了。”

諸葛勻嚥了一口唾沫,繼續說道:“我只知道,他們之所以針對你,是因爲你救了海蝶。原本,他們以爲是我救的人,我也是在那個時候被迫把你的名字告訴了他們。”

怪不得呢,林凡當時還在奇怪,爲什麼那些人會知道自己的事情。要知道,林凡曾經囑咐過海瑞,要他不要將自己的事情透露出去,因爲自己不願意被太多人盯上。結果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被人給盯上了。原來,這一切都是諸葛勻搞的鬼啊。

不過,對方以性命爲要挾,諸葛勻怕死出賣自己,也是正常的。別說是一個跟自己有仇的人了,真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恐怕就是自己的家人,諸葛勻也會出賣的。他這樣的小人,林凡可是看得通透。

“繼續說,你們是在什麼地方碰面的。平時的時候,又是怎麼聯絡的?”

“玫瑰酒吧,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就是在玫瑰酒吧。也是在那個時候,我跟他們商量要陷害你。我原本以爲,只是讓你被當成小偷送進警局關幾天。可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對你下了殺心。天地良心啊,這事可跟我沒有關係啊。”

“有沒有關係,不是你能說了算的。”

想不到,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了。諸葛勻在這起事件之中,只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真正的幕後主使,依然逍遙法外啊。看起來,自己的身份還需要隱瞞很長一段時間了。

“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有外人知道。如果讓我發現,你通知了那位先生。那麼,你就等着給自己收屍吧。”

林凡冷着臉,走出了包廂。他並沒有殺人的打算,否則的話,現在諸葛勻已經是具屍體了。

看到林凡走後,諸葛勻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真的是嚇壞了,還好,林凡那個煞星總歸是離開了。看起來,自己以後要小心點了。這個林凡,不好惹啊。

……

“什麼?”那位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平板,屏幕上是遊戲死亡的黑白畫面。“諸葛勻那個傢伙果然不靠譜啊,居然把玫瑰酒吧的事情都給說出來了。”

“先生,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黑色西裝眼鏡男,正跪在那位先生的辦公桌前。看他的樣子,似乎很是懼怕眼前的先生。

那位先生沉思了一會,說道:“這件事情,交給玫瑰去做好了。另外, 諸葛勻這個廢物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找個機會,做了他。然後,栽贓嫁禍。”

“主人深謀遠慮,屬下這就去辦。”

“等一下。”那位先生將平板丟在了他的面前,“去把這個遊戲的設計師給我找來,我想跟他談談。特麼的,這什麼破遊戲,一個關卡老子打了三天三夜都過不去。”

屬下嘴角一抽,“先生,這個問題可能充錢就能解決。” 原本,林凡是打算直接離開山水莊園的。畢竟,這裏還是別人的地盤。一個小小的諸葛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山水莊園幕後的老闆。

能夠在這種偏僻的地方打造一個天堂級的會所,一般人可沒有這個魄力,也沒有這個實力。林凡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查出527案件的真兇,而不是將所有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事情上。

可偏偏,事情就是這麼巧。林凡路過廁所的時候,剛好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傑瑞先生,請你放尊重點。”

是柳溪的聲音!對了,剛纔林凡自己可就是跟着柳溪進來的。本來林凡是不打算干涉柳溪的私生活的,可是現在看來,柳溪似乎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沒有辦法,不管怎麼說,柳溪都是自己的老闆,也是自己的朋友。這種時候,自己要是不幫忙的話,那就太不是人了。


林凡徑直朝着廁所走過去,而那邊,也傳來了一個老外蹩腳的中文聲音。

“柳小姐,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只要你願意跟我在一起,我保證我會讓我的家族跟星空合作。”

柳溪沒有絲毫的猶豫,斷然拒絕道:“對不起,傑瑞先生,我還是那句話。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是不會考慮你的。今天我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纔會參加這次宴會。我不希望因爲這件事情,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柳小姐,我覺得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星空的事情,我多少有些瞭解。你們的董事會似乎對你有些不滿,如果你不能儘快改變現狀,取得董事會的認可。那麼,你的CEO可就做到頭了。”

“這件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不由傑瑞先生費心了。好了,傑瑞先生,我現在要回家了,請你讓開。”

“不,我是不會讓開的。”傑瑞依舊不死心,“我不明白,我究竟有什麼不好的,你居然三番五次的拒絕我。難道,我的家族還不如你喜歡的那個小白臉嗎?”

“哼,我喜歡的男人可不是什麼小白臉。你說的沒錯,他是沒有你有錢。可那又如何,他能給我我想要的安全感,你能嗎?如果不能的話,我勸你還是早點死心吧。”

見到柳溪死活就是不鬆口,這個傑瑞再也不能保持自己的紳士風度了。只要我得到了你的身體,還愁得不到你的心嘛。他可是聽說,華夏的女子最看重名節了。到時候,生米煮成了熟飯,柳溪就是想拒絕都沒有辦法拒絕了。

“柳小姐,這可是你逼我的。我原本不想對你用強,但是現在看來不用強是不行的了。你放心,我得到你的身體之後,就會娶你的。”

柳溪愕然,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紳士嗎?這分明就是禽獸啊。

果然,禽獸這種生物是沒有國籍之分的。早知道的話,自己就不應該參加這場宴會了。最起碼,上廁所的時候,自己也不應該一個人來的。這下好了,可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怎麼辦,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被眼前的畜生給那啥了嘛。

“果然,禽獸是不分國籍的啊,怪不得你的名字都叫耗子呢。”

林凡正懶洋洋的倚靠着牆壁,戲謔的嘲諷着傑瑞先生。

“耗子?那是什麼東西?”

傑瑞先生,似乎對中國文化了解並不是很深啊。

“耗子你都不知道,那你還在這裏秀什麼中文啊,白癡。記住了,我只說一遍哦,耗子呢就是老鼠,你的明白?”

傑瑞先生大怒,還從來沒有人敢罵自己是老鼠呢。

“你這低等的華夏人,有什麼資格辱罵我高貴的米國人!”

林凡臉色一寒,原本他只是打算給傑瑞一點教訓,就放過他的。想不到,這個傢伙居然變本加厲的辱罵自己的祖國。這還得了,今天要是不把他打出屎來,算我輸好不好?

“有種你再說一遍!”

“就算是再說十遍,一百遍,一千遍又如何?你們華夏人都是低等人種,唯有我們米國人,纔是最高等的人種。哼哼,怎麼,不服氣嗎?有種的話,你就來打我啊?”

很好,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還求之不得呢。

林凡二話不說,上前一步,緊握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傑瑞的臉上。

傑瑞剛擺出一個拳擊的動作,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林凡給打飛了出去。沒錯,僅僅一拳而已,就將傑瑞這個五大三粗的米國人給打飛了。

剛剛傑瑞站的地方,還有兩顆沾着血跡的牙齒。不好意思,好像有點太用力了。


“你,你這個混蛋,你居然敢打我!”

傑瑞先生被林凡打掉了兩顆牙齒,就連說話都開始漏風了。

“老子打得就是你。你以爲你現在站在誰的地盤,居然敢侮辱我們華夏人。我告訴你,米國仔,我們華夏是禮儀之邦,不屑的跟你動手。但是你也不要以爲我們華夏人就怕了你。你要是再敢說一句華夏的壞話,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你,你敢。我這就給大使館打電話。小子,你完蛋了。我會讓你付出,一百倍,一千倍的代價。”

“代價你大爺。”

林凡快速上前,一把搶過了傑瑞的手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法克,我新買的水果手機,你居然……”

林凡衝着傑瑞冷冷的一笑,“傑瑞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蛋疼這個詞?”

“什麼?”

傑瑞大腦宕機了,他的中文學的並不好,很遺憾,蛋疼這個詞在他的字典裏,是不存在的。

就在傑瑞懵逼的時候,林凡狠狠的一腳踩在了傑瑞的雙腿之間。下一秒,傑瑞發出了呼天搶地般的慘叫聲。整個人都扭曲成了蝦米,死死的抱着自己的下體。

“這就是在華夏欺負女人的下場。”

對於這樣的人,林凡覺得根本就沒有同情的必要。林凡並不排斥國外友人,當然,前提對方是友人。像這種來華夏撈錢,還不停的在說華夏壞話,又想着做點違法犯罪的傢伙。別說是當友人了,林凡就壓根沒把它們當人看好不好。 “可惡的華夏人,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躺在地上的傑瑞歇斯底里的哀嚎着,只可惜,這廁所的隔音效果特別棒,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在這裏被人打了。

切,撂狠話而已嘛,這種事情林凡可見得多了。一般來說,只有那種沒有本事還喜歡裝逼的人,纔會喜歡撂狠話。無非就是想爲自己的失敗,找個藉口罷了。對於這樣的人,林凡都懶得踩他們。

無視了地上的傑瑞,林凡和柳溪走出了會所。

“謝謝你,今天真的是多虧你了,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