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全身上下電流密佈,滋滋作響。仇正合整個人倒在地上,兩眼翻白,口吐鮮血,全身抽搐不已。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太突然。以至於申屠軒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滿臉慘白。

彷彿這兩道天雷劈的人是他,而不是竺興修和仇正合。

現在看着竺興修和仇正合,兩人被天雷劈得栽倒。兩眼翻白,全身抽搐的慘樣。

申屠軒更是嚇得全身發抖,冷汗直冒,那張臉煞白得,如同死人一般。

“叮!成功懲罰背叛之徒竺興修,獲得兌換點200點。”

“叮!成功懲罰背叛之徒仇正合,獲得兌換點200點。”


“提醒:今日懲罰次數還剩1次,是否繼續使用?建議宿主加大懲罰威力,再劈一次仇正合!”

凌天沒有理會系統的提醒,而是一臉平靜得看上申屠軒,彷彿剛纔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過一般。

“申屠軒。”

“啊?”

聽到凌天的聲音傳來,申屠軒整個身子條件反射的驚彈了一下,那反應極爲巨大。

就像是原本街道上的平常路人,突然看到有人驚喊殺人狂奔一般,本能的跟着就會逃。

其實申屠軒也是如此,只不過看見天雷劈人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嚇得雙腿發軟,根本沒有力氣站起身來。

所以此刻他只能待在原地,不然,他早就被嚇得跳了起來。

“竺興修和仇正合兩人所行之事確實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困擾,所以本座對他們嚴懲不貸。如此責罰,你可滿意?”

咯噔!

申屠軒此刻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凌天竟然還問他是否滿意?

這樣的懲罰已經根本不是用滿意不滿意能衡量的。

那簡直就是拿命在告誡衆人,做錯事,嚴懲不貸。

嚇人!

簡直就是嚇死人!

“申屠軒並無異議。”申屠軒心驚膽顫的說道。

雖然申屠軒原本想說凌天的懲罰有些過了,但如此說來,並且對凌天的做法有異議。這可是萬萬不能的。

但說滿意,又會給凌天留下一種不念及同教情誼的壞印象。

但這一切都是他之後纔想到的,所以他不得不慶幸自己說了這麼一句。

印象,算是留住了。不,應該說,命,算是保住了。

“好!既然無異議,那就跟本座彙報一下你的進展。”

“是,教主。”

申屠軒跪地一拜,趕忙開口彙報起來。

“今日我去到距離三百里外的五個城鎮裏尋找到了十位手藝不錯的工匠師傅。他們手下都有一羣學藝不錯,跟隨他們幹了好幾年的徒弟。”

“粗略計算,算上這十位工匠師傅和他們所帶的徒弟,一共有兩百三十二人前來修繕。”

“修繕時間要用十天之久,修繕材料已經備好,第一批會在明天跟那些工匠們一起送到,其餘是分天送達。”

“目前工錢,材料錢等一併費用共計89780枚銅幣,還剩10220枚銅幣。這是花銷賬目,這是工匠師傅們的名單。這些是剩餘的銅幣。”


申屠軒一一將那些東西拿出來放在身前。

隨後有些尷尬的看了看穆塵雪,小聲說到。

“塵雪姑娘,煩請你幫忙將這些東西遞給教主。萬分感謝。”

穆塵雪看了一眼申屠軒,這個之前很是自負的年輕男子,現在在師父的面前竟然嚇成這般模樣。

跟之前的自己相比,簡直就是差了不止一大截。


穆塵雪將賬目,名單,還有那些剩餘的銅幣都收了,送到凌天的面前。

凌天接過後仔細翻看起來。隨後交給穆塵雪。

“很好。申屠軒,你做事很仔細,很認真。你的功勞本座會記下的。到時候會一併行賞。”

“教主言重了。這都是申屠軒應該做的分內之事。”

申屠軒心想,不責罰自己就好了,哪裏還敢想什麼論功行賞的事。

“申屠軒,你今日也幸苦了。先下去歇息吧,明日開始,這十天之內,修繕的任務就交給你一人負責了。”

聞言,申屠軒雖說心裏不太敢接,但還是要應承下來。

隨後便掙扎着站起來,如同腿腳不利索的老人顫顫巍巍的退了下去。

“師父,這申屠軒可不是什麼好人。”穆塵雪低聲嘟喃着。 “嗯嗯,爲師自有分寸。”

凌天不想跟穆塵雪探討這些東西,當下就堵住了她的話。

“你的情況呢?說說吧。”

穆塵雪竟然嘟了嘟嘴,一副不開心的模樣。

這是凌天萬萬沒有想到的。

穆塵雪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堵嘴撒嬌?

是不是自己對他有些太好了?現在竟然敢堵嘴生氣了?

回過神來,凌天倒沒有對此事發表什麼看法。

“師父,今天徒兒跟大家一起去逛了最近的城鎮,但是並沒有相中什麼好的,能夠配得上我們玄冥教氣派的傢俱。”

“不過,徒兒到是在城鎮相中一家置辦新衣的店。而且已經跟店家商量好了,到時候可以直接去他哪裏置辦新衣。”

“還有嗎?”凌天冷冷的看着穆塵雪。

豈料她眨巴眨巴水靈靈的大眼睛,歪着頭想了想。

“對了。已經給所有新入教的弟子準備了新的洗漱用具那些。我也該師父準備一套。”

額~

凌天真的是無語了。敢情這小妮子是坐着自己的重明鳥,拿着自己給的80萬去狂街happy去了。

凌天當即就像訓斥她一頓。畢竟以前她做事情可不是這樣的。

那個認真,一絲不苟,雷厲風行的穆塵雪哪去了?

但看見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此開心,凌天又不忍心訓斥她。

“塵雪,以後做事切記不可忘了正事。”

“是,師父。”

穆塵雪乖巧的回答。

隨後開心的將自己精心給凌天挑的兩套新衣服和新的洗漱用具,恭恭敬敬的呈送到面前。

那模樣感覺就像是一個貼身侍奉的丫鬟一般。

“師父,這是徒兒給你選的新衣服,你穿上一定很霸氣,很好看。”

說着,就往凌天身上比劃起來。

凌天是哭笑不得。

不過看這小妮子如此熱情走心,凌天也沒有多說什麼。

拿着兩件衣服便進了密室。隨後都試穿了一下。

這一穿,簡直把穆塵雪給驚豔到了。

特別是身穿白色素衣的時候,那種超脫於世,孤傲與天地之間的氣勢,如同仙風道骨的仙人一般。

簡直一個字,帥呆了!

“師父,你變年輕了!”

穆塵雪現在纔算是真真正正的觀察過凌天的容顏。

跟之前相比,還真的紅潤許多,甚至連皮膚,頭髮這些都變了。

“油嘴滑舌。”

凌天並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穆塵雪看見之後,內心更是歡喜不已。她喜歡看見凌天笑,而不是總是一副冰冷的臉。

“淨月門你如何處理的?”

凌天突然想到了什麼。他一直再回想之前是不是沒有看見一個人。

“淨月門現在空下來了。師父覺得要不要把他做成我們的玄冥教的分堂。等招納足夠多的人之後,便可以派人過去打理了。”

“爲師正有此意。所以先問你意見。”

凌天表現得很是自然。因爲他想問的問題,現在纔出來。

“師父,如何處置都行。淨月門上上下下,哪裏不是師父保全下來的。所以師父如何處置都行。”

穆塵雪認真的說到。

不過她說的話,確實是真的。

沒有凌天,或許就沒有今日的淨月門。

“對了。莊高寒呢?你怎麼處理的?”凌天淡淡的問道。

表現得很是隨意,就像是隨口一問。手中卻是在擺弄這穆塵雪給自己買的新衣。

“徒兒知錯。此前忘了給師父稟報此事。”

“怎麼了?”凌天心中咯噔一下,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莊先生他執意要一個人留在淨月門中獨居。不管如何勸說,他都不願離開。後面實在沒有辦法,徒兒便讓七師兄卻看看,順便跟他聊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