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期待著他歸來的藍明看到徐焰提早回來雀躍不已,只是當看到徐焰面上的表情后,卻是沉默不語。

徐焰不像藍明,徐焰是一顆大光頭。

他沒有瀏海能夠遮擋面上的表情。

感受到甚麼,藍明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離開房間,讓徐焰一人待在床上發獃。

良久,藍明甫剛回來便埋首進灶房,做了幾個徐焰喜歡的小菜,及放了一壺酒在桌上。

徐焰吃了,喝了,然後說了。

藍明只是靜靜的看著他一邊吃飯、一邊喝酒,一邊說著他與父親之間的關係。苦口婆心的勸導他讀書卻被忽視,之後化身成惡魔不斷的威逼利誘,一切一切,被徐焰如同碎碎念般說著。

最後徐焰醉倒在床。

藍明只是替他蓋好被鋪。

藍明只是靜靜的聽。

因為他是藍明,大概是除了徐天之外,最了解徐焰的人。他知道徐焰並不是需要甚麼安慰,徐焰比任何人還要堅強成熟。但他仍然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

所以藍明不需要說些甚麼。

有種安慰,名叫陪伴。 ?第三十四章──時間就是銀兩

一夜無語。

徐焰從睡眠中徐徐醒來。

看了看案桌旁,已經收抬整齊好的碗筷。

再看向藍明的床,像只蝦米般蜷縮在被窩中,哪怕在熟睡中,其面龐上仍然是那柔弱及惶恐的表情。

真是個懦弱膽小的傢伙啊。

更好笑的是需要這傢伙安慰的自己。

徐焰自嘲一笑,哪怕在上世他也是醉心鍛造之術,對人情世故向來不甚了解。所以徐天的離去才會令他如此的不舍──但僅此而已。

他畢竟心裡的年齡並非十歲,內心是一個成熟的成年人。

對於這個分離,會不舍,但不會念念不忘。

該走的路,還是大步的走。

照慣例的到學院的身體鍛煉場進行極限的挑戰,力竭后運轉九重天火功修練紋力並回復自身體力。

當他回到房間時,藍明已經醒來在做早飯了。

「我們甚麼時候出發?」

聽到徐焰懶洋洋的聲音,藍明卻是下意識的心安。比起這樣的徐焰,他更害怕看到那失神無力的徐焰:「出發?」

「不是去你家嗎?聽說你媽可是廚藝高手,我可要好好嘗一嘗。告訴你,我可不會客氣的。」

藍明高興的笑了起來:「若是你敢客氣的話,我才不會放過你!」

徐焰咧嘴一笑,陽光曬落在他的光頭,耀目得難以直視。

…………

「老師!」

左成哲緩緩打開門。

徐焰看著門后的左成哲,也是有點驚訝。

如此時辰,左成哲卻是目光平靜如水。但那一身波動卻是鋒芒畢露,徐焰只感眼前的彷佛是一頭才剛睡醒的猛獸,擇人而噬。

感受到徐焰目光中的異樣,左成哲也是眼眸閃過一抹波動。剎那間,那種波動如雪消融,彷佛剛才的只是幻覺:「我剛在運轉功法,所以有點氣息不穩。你找我有甚麼事?」

徐焰笑著,充滿利用著那身為十歲孩童的武器:「老師,我爸拋棄我了。他扔我在學院,接下來的兩年在這裡請求老師之後多多關照。」

左成哲皺起眉頭:「你父親是一個溫和的人,怎會做出這種事。」

徐焰聳了聳肩,像個無賴:「反正就是了。總之之後有甚麼事發生,老師也記得替我遮風擋雨喔。」

然後他轉身就跑,不忘向左成哲揮了揮手。不知情的話,還真以為徐焰是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左成哲眉頭緊皺,疑惑的關上門。

艾梅達斯戰記 怎麼總覺得自己被賣了的感覺?

…………

徐焰與藍明兩個孩子並肩走出學院,徐焰看著藍明身後的那個大包袱目瞪口呆:「你不過是回一趟家而已?我還以為你從此不回學院了呢!」

藍明哼了一聲:「我這叫節儉!有多餘的材料就要拿回家加菜!不然待我們明天回來都壞了啦!還是說……徐大哥你對那碗壞掉的豬心粥充滿懷念?」

徐焰馬上機警的閉上嘴巴,哪怕在上世或今世都是有著一個鐵律:永遠不要跟你的廚師頂嘴。

不然吃飯過後,你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看著藍明帶頭向城門走去,徐焰有點疑惑:「你家在哪啊?」

藍明指著西方:「在至南城西邊,經過婆羅里后再走上三十分鐘就到了。」

徐焰聽得傻了:「婆羅里……走過去至少三個小時吧?」然後看了看天色,大概去到藍明家裡,天色都黑了。藍明疑惑的看向徐焰:「對啊,我本來就計算好回去吃個晚飯便在凌晨之前趕回學院。有甚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徐焰用一種痛心疾首的語氣道:「藍明,我知道你年輕!你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去揮霍! 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 但你要知道!時間就是銀兩!你這樣一來一回,多少銀兩花掉了!」

藍明聽到銀兩二字,也是張開了小嘴巴:「怎麼會是花掉銀兩!」

徐焰搖了搖頭:「你想想看,這麼多個小時,若是拿去修練,會修練了多少紋力?若是拿去研磨廚藝,可能被你研發一樣新菜色!這樣多個周末,便是這樣多個新菜色!你明白了嗎?」

藍明被他說得一愣一愣,下意識的問道:「那該怎麼辦?」

…………

「徐小兄弟,怎麼又是你?還是回家嗎?」

老車夫哈哈大笑,看到徐焰這個小夥子令他很開心。

徐焰拉著藍明坐上馬車,很有禮貌的道:「這次不是,是去我朋友的家。大概是去西邊婆羅里的。」

老車夫看了身旁的藍明一眼,哈哈一笑:「這小傢伙跟你可不像,一副害羞的樣子!哈哈哈!」

徐焰點頭稱是:「是的,我比較厚臉皮。」

因為長期的打交道,老車夫也只是收了徐焰十兩銀便出發了。

看到徐焰的十兩銀花掉,藍明那雙隱藏在瀏海的小眼楮儘是心疼之色,拉過徐焰小聲的道:「徐大哥,你說的甚麼時間就是銀兩的,我不懂啦。但是你花掉的十兩銀,可是真正白花花的銀兩!走一走不太累,不要這樣浪費。」

「這樣想可不太對喔,小兄弟。」

老車夫架著耐勞馬向西方而去,明顯車術精湛,也不搖晃:「你說,十兩銀能夠節省至少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而你們兩個小孩子加起來,便是四個小時的時間。另外,你們買的並非只有時間,還有我的服務。在車上,你們大可以干著你們愛乾的。像徐小兄弟,哪怕在車上也會在讀著書,閉目修練甚麼的。這些可是你趕路無法做的。」

老車夫笑著,一邊摸了摸自己身前耐勞馬的身體:「而且我這夥伴也是需要吃的。我要吃,它也要吃。十兩銀,真心不多了。」

徐焰微微笑著,並不說話。

而藍明只是若有所思。

如果說徐天的離開令徐焰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把那傢伙當作父親。那麼經過昨天的陪伴,他也真正的把藍明當作朋友。既然是朋友,較成熟的自己就應該把一些觀念灌輸給他。但每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所以徐焰只是帶出問題,然後讓藍明自己去思考。

也許得出的結論,若自己想的並不一樣。

但那是藍明自己的路。

看到兩個娃娃並不說話,老車夫也不以為然,繼續架著耐勞馬朝西方而去。 ?第三十五章──紋食

與步行相比,耐勞馬的速度確實快得多。

只是半個多小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婆羅里。

藍明指著家園的方向,老車夫沿路而去。

只是片刻,便已經來到藍明的家。

徐焰與藍明先後下車。

藍明從大包袱里掏著甚麼,那個比他本人還要大的包袱找起東西來確實並不簡單。良久,他才找出東西。

那是一個大包。

包比一般所見的大,像個大餅。

因為那是他自己做的,本來是用作趕路時的糧食。

「老車夫你說得多,你需要吃飯,馬兒也要吃。包子給你,下次載我們可以再便宜點嗎?」

徐焰與老車夫面面相覷,片刻相視大笑。

「徐小兄弟,你的朋友真夠意思!哈哈哈!好!下次便再算你們便宜點,哈哈哈!」老車夫接過包子哈哈大笑,然後沿路離開。一邊吃著包子一邊嘖嘖稱奇:「這包子真好吃……唔唔……便宜點不過份……」

徐焰也是笑了起來,或許這就是藍明的解決方式。

嗯,很有藍明的風格。

…………

兩個孩子繼續走著。

而是轉眼間便看到前方的屋子。

這裡並不是村子,更像是……隱藏?

屋子深入樹林間,林里有一湖,湖畔便是其屋子。

屋子並不大,通體由木頭建成。

而其屋子外圍,儘是各種花草盛開,七彩繽紛。

其花草叢間,有著一條細長的路,路上是一些細密的白色碎石,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好不有趣。

這看得徐焰有點吃驚。

他轉過頭,看了看藍明那副窮酸相,再與眼前大方而美麗的屋子,這兩者之間有著一種極致的違和感。

「媽我回來啦!」

藍明背著大包袱卻是健步如飛,踩著白色碎石向著家門奔去,其速度之快看得徐焰也是微愕,就像看著一隻跑得像兔子一樣快的蝸牛。難不成藍明的身體強度也很厲害?

…………

徐焰緩緩跟著藍明走向屋子。

他沒有走過門坎,只是在外面看向屋內。

很簡單的建設,甚至沒有灶房之分。

因為其灶頭及各種廚具直接就在大廳,一個偌大的灶頭下,柴燒得正旺。這赫然是一個灶房與大廳融為一體的古怪設計。而再往裡看有著兩道小門,大概就是藍明的房間了。

「回來啦?」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他只看到藍明正抱著一名背向他的婦人。

婦人頭扎髮髻,看起來並不高。

藍明依偎在婦人的懷中,貪婪地吸著婦人身上的味道。良久,他才想起自己忘了些甚麼:「媽媽,我把徐大哥帶回來了!」

「喔?」

婦人緩緩轉身,看向徐焰:「你就是小明常說的小焰了?快進來,別呆著。當自己家就好了。」

徐焰看向婦人也是一愣,婦人的樣子很平凡,而且仔細看上去,清晰的捕捉到與藍明相似的輪廓。但是她卻總是露出溫和的微笑,就像快要下山的陽光,並不耀目,卻仍然帶著令人溫暖祥和的感覺。

這種感覺,令他很舒服。

「那……那就打擾了。」

…………

飯案上,擺放著三菜一湯。

單是香氣彷佛化成實質,令徐焰口水都流在案桌上了。

藍明的母親微微一笑:「來吧,起筷。聽小明說你的嘴要求可高了,看看我的手藝是否滿意?」

藍明卻沒有理會這些,直接就吃了起來,惹來藍明母親的白眼。

徐焰也是急急的道:「我不客氣了。」便動起筷來。

並不是太複雜的菜。

青菜炒牛肉、水煮蛋、一條蒸魚。

但徐焰吃上去,卻彷佛在吃著別個世界的食物。其味道層次分明,很難想象如此平凡的菜肴竟然能夠有如此豐富的味道及口感。

像是感受到徐焰的疑惑,藍明的母親仍然微笑著道:「越是平凡,才越能體現出不平凡。這種平凡的家常小菜,是最能夠體現廚師的功架。小明對今天非常期待,當媽媽的自然全力以赴不能讓他失禮了。」

「媽!」藍明喊了一聲,拖著長長的抱怨的聲音。

「呵呵,好好好。媽媽這不是報答小焰常在學院照顧你嘛。」

徐焰馬上道:「言重了,實際上可是藍明在學院照顧我。」

「呵呵。」婦人掩嘴笑著,其一舉手一投足都是令人感到溫暖,沒有任何突兀感:「那好,朋友之間就是要互相照顧。來,喝口湯。要知道這湯才是精華所在喔。」

藍明聞言,馬上便盛了一碗遞給自己的媽媽,又盛了一碗給徐焰,最後才自己急急的喝了一口。才剛進口,藍明便驚呼起來:「媽!這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