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各種稀奇古怪的功法在韓式手中的釋放,各種散發不同光芒的能量沖向古幸川,

這正是因為這些功法,古幸川身體實在是吃不消,在撐過第一輪之後,他已經是完全站不起來,只能是依靠手中的長劍插在地上,勉強支撐自己的身體。

這正是這個時候,懸鏡司全面出手,陣法破碎,而他站在了韓式的面前,

韓式看到他,眼神中先是有著極致的憤怒,可憤怒過後卻是平靜,這平靜的讓白星都有點害怕,害怕他們還有著某種後手,

不過這害怕,這些擔心,一想到王上說的那幾句話,也就全部煙消雲散。

「剛才那個老頭是四大王牌天命師之一的徐老吧?」

「是徐老對吧?」

白星身後,正是走向停靠在不遠處飛船的袁飛正是滿臉興奮的問著身邊的子鼠丑牛,

在白星大人出現的時候。他們想著將大哥抱起來,可一個滿頭白髮,氣息強大的老頭突然出現,一眨眼就帶著大哥消失不見。

「大哥也是天命師嗎?」

子鼠放慢步伐,他們都是看的很清楚,那個實力強大的老頭,就是在大鴻王朝,甚至是在大秦皇朝都是屬於受人推崇的天命師徐杭!徐老!

徐老是和懸鏡司一起的嗎?還是說,徐老是因為大哥而來的?大哥的天賦真的是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

「天命師,白面者,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天賦,看來我真的是要努力了,」

無規抬頭看著已經放晴的天空,他是一個很驕傲的人,他的身世不一般,他的體質不一般,

可以說,他就是屬於頂層中頂層中的存在,但現在一個人出現。一個修為沒有自己高實力卻遠遠強於自己的人出現了,

最關鍵的是,他還有著成為天命師的天賦,天命師在哪位天師的指導下,已經是越來越強大,天命師組成的勢力天師之巔,在界外虛空之中也是頂級的存在,

像古幸川這樣的存在,天師之巔肯定是不會放棄的,那時候得到更多資源,更多名師教導的他,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無規不敢想,本來他覺得這些星球不會出現什麼太過妖孽的天才,即便是有,也沒有自己強大,

但現在他改變了想法,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還不夠強,他要變得更強!

「他不是白星大哥派來的嗎?」

銀狐青牛白羊三人紛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可思議,他們原本以為古幸川和他們一樣,是白星大哥派來的,但現在事實告訴他們並非如此,

他們有著這樣強大的實力,是因為從小就跟在白星身邊,白星付出了很多的資源教導他們。

他們和無規一樣,都是極度驕傲的人,不過他們的驕傲是一種對於自己實力的驕傲,但現在這驕傲被人打破了,這人就是古幸川。

「兄弟,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金坷垃此刻也是心裡特別驚訝,強大的實力,加強天命師的潛力,這樣的古幸川真的太讓人捉摸不透了。

他想要去問問自己的叔叔,但叔叔剛才已經給了自己一個眼神,那個眼神告訴自己,不要問,他不會說的,

「他也是來自於界外虛空嗎?」

做為十三王子殿下,他知道比其他人多很多,他知道現在很多星球上的勢力,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族或是其他種族,

界外虛空的強大實力,都會讓他們麾下的弟子來這些勢力之中鍛煉自己,界外虛空的勢力嚴令禁止他們的弟子借用他們的名號,而星球上的勢力也不能厚此彼薄,

現在,他懷疑,不,應該是很確定,確定古幸川就是來自於界外虛空的天才!

……

「這小子身體怎麼傷?這麼重?」

飛船上,豪華充滿靈氣的房間內,徐老正是感知完古幸川的身體,古幸川的身體可以說是一塌糊塗,

韓式的每一次攻擊,都狠狠的破壞古幸川的身體,甚至還有幾分力,破壞了古幸川全身的經脈!

不過這些傷勢在其他人身上看來已經是廢人,但在他面前卻是可以解決,

徐老兩手結印,一股特殊的力量瀰漫在整個房間,這股力量慢慢地匯聚起來,產生出一股極大的吸引力,

一會,極致純凈的天地之力慢慢地聚集在一起,緊接著天地之力便是一點一點,細水長流的湧進古幸川的身體,

而古幸川的身體好像是感覺到了有純凈的能量湧進,剎那間爆發出強大的吸引力,

只是幾秒鐘,房間內可以凝聚成靈液的靈氣就被一掃而空,被徐老引出的天地之力也是一掃而空!

徐老大吃一驚!一瞬間,將儲物空間的所有靈石全部拿出。又動用大手段,將天地之力全部抽出。

因此,古幸川的身體在一次瘋狂的吸收,只是沒一會,房間內的靈石從小山變成了零星幾塊,徐老都因為強行凝聚天地之力都有點疲憊,

不過再這樣的吸收能量下,古幸川身體的傷勢已經是好的七七八八,甚至古幸川的身體都因此再次變強,

先前,古幸川雖然是可以對打具輪後期邪祟,但也僅僅只是可以比得上凝聚七道神通的具輪境,而現在應該是可以打的過凝聚八道神通的修士,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體質?」

徐老深深呼吸幾口,平復了內心的震驚,剛才他拿出來的靈石,雖然都是上品靈石,但他拿出來可是有著上千塊,凝聚出來的天地之力都是已經足夠十多人凝聚神通了,

而這些能量卻是剛好夠古幸川恢復身體的傷勢,古幸川這小子身體太可怕了,

徐老很是奇怪,古幸川應該也是特殊體質擁有者,但好像沒有任何一個已知的體質和古幸川一樣,

莫非是新的體質?現在萬族的黃金時代又是降臨,特殊體質在一次噴涌而出,那古幸川這小子也是一種新的特殊體質擁有者。

徐老再是感知一下古幸川的身體,發現古幸川身體已經無大礙,也就轉身離開房間,因為古幸川呼嚕聲有點大,

「徐老,他的傷勢怎麼樣了?」

剛出來的徐老就在門口看到了不遠處的白星,白星也是沒有想到,他也是剛剛走過來就看到了徐老,看著徐老放鬆的神色,看起來那小子身上的傷難不倒徐老啊,不過,關心還是早關心,問還是要問出口的!

「嗯,還行吧。」

徐老並沒有打算將剛才發生的一幕說出來,雖然他並不在乎,但總會有人心思忒壞,看著古幸川超強的天賦,誰知道會不會奪舍!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白星也沒有多想,雖然他沒有感知古幸川身上的傷勢,但他看也看的出來,傷勢很重很重,這樣的傷勢一時半會是不可能好的,

「這一次集訓過去,他先跟我們幾個學習一段時間,過一會在讓他去接任務吧,」

徐老扭頭看了一眼房間,這小子雖然是實力恢復,但不能現在暴露出來,況且他們幾個也要將自己的看家本領傳授給他,

現在這小子畢竟是加入了懸鏡司,懸鏡司對於巡輔也是有著要求,不可能光領取資源不做事,

不過有著他出面,在加上現在古幸川身受重傷,懸鏡司會同意的。

「哈哈哈,徐老放心的教吧,不論是在哪裡,天命師都有著特權,那小子有著成為天命師的潛力,那就好好跟在您幾位身後好好學。」

白星自然是同意,且不說徐老是什麼身份,因為古幸川剛才在集訓發揮出的作用,本身就可以在懸鏡司獲得特權,

徐老輕輕點頭,隨後就轉生來到甲板上,而白星也只是瞟了一眼房間,現在古幸川身受重傷,最要緊的就是要好好休息一會,所以他也是來到了甲板上,

現在飛船上,所有參加集訓的人都在這裡,除卻評定等級為完美的巡輔發生了,些許在懸鏡司意料之中的事情外,其他評定等級的巡輔都完美的完成了集訓,

現在的甲板可是熱火朝天,因為集訓,已經是有著不少的巡輔相互認識成為了好友,也有著不菲的交情,不過他們最為在意的是,他們獲得了多少積分,又可以兌換什麼東西。

「呵呵,諸位,首先在這裡恭喜你們,恭喜你們通過了集訓!」

白星一步一步走向前,他的聲音準確的出現在每個人的口中,每個人都是迅速安靜下來,將目光放在白星的身上,

「我想現在大家應該很是好奇,大家獲得了多少積分吧?也很像知道。這些積分可以兌換什麼,」

「現在大家看看自己腰間的令牌,上面有著各位在這一次的集訓中,獲得了多少積分,這些積分等到諸位回到了懸鏡司的總部,就可以看看可以兌換什麼東西。」

白星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隨後眾人腰間的令牌就輕微的晃動起來。好像是被激活了一般。

「我有一千點!」

突然,一個評價等級為完美的巡輔,看著自己令牌上面顯示的數字,興奮的大喊起來,在這十天的集訓中,

他沒有被困在武功山上,他一直都在武功山周圍獵殺邪祟!他獵殺的邪祟數十隻,實力斑駁不齊,有的是脫凡境界巔峰,有的是脫凡初期,

「為啥我只是獲得了三百積分?」

「我也是,我的積分也很少,只有二百五十點,我明明殺了很多邪祟啊,」

「我有兩千點,好像還不錯。」

一瞬間,大家都看向自己的令牌,在討論和自己有多少積分,

「我有三千點。」

子鼠看了一眼自己的令牌,慢慢地說著。這個數字其實他很滿意,因為在集訓的後期,他們基本上就沒有抹除邪祟,

「我也是,」

丑牛也是如此,他們兩個本身在集訓之前就認識。因此在集訓開始的時候就結伴而行,毅然他們的積分是一樣的。

「我是兩千八百點。」

袁飛也是瞅了一眼自己的令牌,雖然數字相比於其他人很多,但袁飛卻是毫不在意,畢竟積分可以兌換的東西,他的家族都有。

「你們說大哥會有多少積分?大哥應該是抹殺了很多邪祟吧?」

突然,袁飛向四周看去,嗯,沒有看到大哥,大哥現在應該還在休息,畢竟哪一戰太難了,不過他很是好奇大哥的積分是多少。

「不知道,應該也不多,我們遇到大哥之後,除非是被大哥感知到的邪祟之外,我們遇到的邪祟少之又少。」

子鼠搖搖頭,那些邪祟似乎感知到了大哥的可怕,除卻大哥主動帶著他們找到邪祟之外,基本上就沒有遇到過邪祟,

而在到了武功山,大哥基本上就抹殺一兩隻邪祟,所以大哥的積分應該也不多,

「大哥應該沒有積分吧?大哥的腰間好像沒有令牌。」

丑牛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搖搖頭,在遇到大哥的時候,他看的很清楚,大哥身上除了一把劍之外什麼都沒有,當然這也不排除大哥將令牌放到了別的地方,

「白面者沒有積分,他的令牌是後面我給他的。」

此刻銀狐走了過來,他可以很確定古幸川沒有獲得一點積分,因為在最開始的時候,古幸川根本就沒有拿到令牌,

「不,不會吧(◇)?!」

子鼠丑牛三人都是震驚不已,這是假的吧(Д`)!不過若真的是這樣,大哥可能就真的沒有積分,

「不對,大哥的令牌怎麼在你那裡?」

在一旁的暗月很快反應過來,令牌是在參加集訓前就領到的,那為什麼古幸川的令牌會在他的手上?

暗月話說出口,子鼠丑牛袁飛三人的目光也都是變得銳利起來,令牌在別人手上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令牌是白星大人給我的。」

銀狐對此卻是擺擺手,這令牌本來就是白星大哥給他的,他這可不是偷來的。

「白星大人?」

暗月子鼠丑牛袁飛四人對視一眼,將目光望向了上方的白星大人,白星大人好像也是感覺到了幾人的目光,也是對著眾人點點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