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https://m.net

洪契正在處理夏家的事,立馬彙報:「先生,夏家參與當初事宜的人,一併誅殺!剩下的人,一招律法,按照十倍的量刑定罪!」

「另外,夏荷好像真沒參與您母親的事。按照律法,我們只能剝奪她手中的公司。」

「陸軒轅那邊,已經吩咐好,讓他告訴中州他只是正好接到任務才離開寧城。」

陳天選沒管夏荷。

萬世集團涼了,夏家倒了。

夏荷這個高傲的女人,一定比死還難受。

「今天寧城出什麼事了,方糖怎麼人都不見了。」

洪契根本不懂男女之間的事,低聲說:「一定是今天求婚太轟動,方糖小姐還在消化內心悸動吧。」

「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懂。」

陳天選直接把洪契忽視。

而此時。

一輛大巴車上。

方糖緊緊的抱着妞妞。

妞妞低聲哭喊道:「媽媽,爸爸還沒來我們就要走了嗎?媽媽,妞妞要爸爸,我們不能這樣放下爸爸。」

方糖不住的點頭。

「媽媽,妞妞疼,好疼好疼。妞妞要去醫院,妞妞不要疼,妞妞要爸爸。」

妞妞小手拽著方糖的大手,哭得很大聲。

方糖眼角都是眼淚。

「乖,別怕,媽媽在這裏,媽媽現在就帶你去醫院。」

方糖說完,又朝着大巴車師傅說道:「師傅,您快一點,我們很着急。」

大巴車師傅不高興的說:「着急你下去走路,我還懶得拉你呢。讓你孩子別哭,死在我車上多晦氣。」

妞妞哭聲更大。

「妞妞不要死,妞妞要爸爸抱抱。今天爸爸和媽媽才訂婚,我要爸爸媽媽一起睡。媽媽,爸爸呢。」

妞妞嚎啕的哭出來,眼角和嘴邊全都是淚水。

方糖也哭成淚人。

她沒想到一切會這樣。

走得太匆忙,她甚至沒時間和陳天選溝通。

但她必須要這樣做。

大巴車司機更不耐煩,一腳踩死剎車停在高速路應急車道:「媽的,煩死了!要坐就坐,不坐就滾下車。哪有你這樣當媽都沒,孩子在寧城生病,非要帶到江城去治!」

「滾,下車吧。」

方糖低聲求饒道:「師傅,求求你載我們過去吧。我是一個母親,怎麼可能看着女兒疼不管呢。可我女兒的病,只有去江城才行。」

「求求你,我給你下跪都行!」

「拉我們一趟吧,我們很趕時間的。」

司機冷冷一聲:「別再吵,再吵就下車。你這一車的東西,哪裏是在看病,分明是把整個家都搬走了。什麼玩意的女人,竟然還當媽。」

方糖點頭,拽著妞妞的說,小聲說:「噓,不要吵到叔叔。」

「我要爸爸。」妞妞顯然疼得不行。

方糖撥通陳天選的電話。 有些沉默,許卿卿想到這邊的事情,輕聲開口:「姐姐,這裡有兩家公司都想競爭ly的合作案,當然,我是說我覺得可以的公司只有兩家。」

「這兩個公司都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存在,負責人能力也很強…」

許卿卿坐在沙發上給許鈺解釋著傅景韓和容鶴川兩家公司的優點和缺點,她雖然愛玩,但是能力也很強,能夠分析局勢和利弊。

這也是許鈺放心她一個人來國內的原因,輕抿了一口牛奶,許卿卿說得有些口渴:「姐,你覺得哪個好啊,我拿不準主意,所以一直沒有和他們兩家細談。」

聞言,許鈺眸子裡帶著一絲好奇:「沒想到國內還有這樣的存在,似乎是,天生的對手!」

「好對手就是好隊友,卿卿,你明白嗎?」

女孩瞪大了眼睛,將牛奶杯子遞給傭人拿下去,有些不確定的詢問:「姐,你是想要他們一起?」

「嗯哼,不錯,把國內ly的市場交給這兩家公司,要他們一起做這個方案,互利互惠,我會將副總留在那裡,卿卿,你該回來了。」

聽到這話,許卿卿目光一變,淡漠的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姐姐。」

掛斷視頻,許卿卿看著手機里給容鶴川發的消息,有些呆愣,她在國外確實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乾淨…

不應該現在表白的,簽完合同許鈺就會讓人來接她。

「容鶴川,希望你能等到我回來。」低低嘆了口氣,許卿卿臉上滿是愁色。

連續一個星期,辦公室里的氣氛冷漠得可怕,自從那天傅景韓看到容鶴川抱著陳馨離開之後,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這讓幾個部門經理叫苦連天。

不自禁又將主意打到了傅宏身上,想讓他去探探傅景韓的心思,如果可以,再把傅景韓約出去也行…

「你們別這樣看著我,這事沒得商量,不過可以偷偷

陳馨正說得起勁,在門口看了半天的傅景倫突然輕咳一聲,他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口:「陳馨,我有你說得這麼差么,你至於給我兒子這樣洗腦。」

聽到這話,陳馨倒是有些意外:「難得啊,你都不懟我了。」

要是換作以往,傅景倫聽到陳馨這樣說她,肯定會氣急,然後對她惡語相向,可今天他倒是出奇的平靜。

陳馨的話讓傅景倫有些愣住,放下手裡的水果,語氣平靜:「哪能天天和你吵,我可沒這個閑心。」

「小寶的康復訓練可以開始了吧?」擔心陳馨再多問,傅景倫連忙轉移了話題。

看到傅景韓這樣,陳馨輕輕挑了挑眉,也沒有為難他,摸著小傅逸的頭說:「今天就可以了。」

「不過車文銳告訴我他不聽話,要我來坐鎮。」

話音落下,傅逸頓時有些害羞的低著頭,不敢去看傅景倫,看到他這樣,兩人相視一笑。

帶著傅逸來到訓練室,陳馨和傅景倫耐心的陪著小傅逸運動,這也讓傅逸覺得開心。

縱使額頭上已經滿是汗水,傅逸也沒有喊累,他喜歡這種陳馨和傅景倫一起牽著他的感覺,很溫馨。

這一幕被車文銳看在眼裡,他有些語塞,陳馨不想和傅家扯上關係,可是每一件事都在把她往傅家推。

想到自己要求陳馨的事,車文銳輕輕搖了搖頭,走上前去喚了陳馨一聲:「馨,我有點事跟你說,你過來一下。」

聽到這話,陳馨有些疑惑,將傅逸交給傅景倫,語氣平靜:「你帶著他休息一下,我去看看。」

「嗯好。」輕聲應下,傅景倫抱著傅逸去旁邊休息,而陳馨也走到車文銳身邊。

她看著車文銳臉上的猶豫,有些不解:「怎麼了?」

「我們之間有什麼事直說就好,不用猶豫。」

聞言,車文銳愣住,驟然笑了笑:「還是什麼都瞞不住你。」

「我是想請你去一趟我的老家,幫我二伯家看個風水,他家孩子老是說會看到漂亮姐姐陪她玩…」

說到這裡,車文銳微微頓住,他家雖然有錢,但是二伯家就家境一般,而且脾氣也怪。

所以車文銳一直不想搭理他們,可是這一次人家求上門了,加上看小孩子臉色蒼白得嚇人,他擔心真的出什麼事。

「他們都說是撞鬼了,而且樂樂去醫院檢查時,醫生也說很健康,就是虛弱。」

聽到這話,陳馨微微挑了挑眉,語氣平靜:「車文銳,這可是二十一世紀,撞鬼論你也信?」

「不過你說的這件事確實詭異,行,我去看看,就當是出去旅遊一趟。」

就算是為了那個孩子,陳馨也準備去一趟雲城。

「好,謝謝你馨。」車文銳臉上帶著笑說。

見此,陳馨擺了擺手,輕笑一聲道:「你要是想感謝我,不如今晚請客,我們去擼串。」

「啊?」

車文銳有些跟不上陳馨的節奏,愣愣的看著她,女孩一步步逼近,語氣輕佻:「怎麼滴,銳哥哥不願意請人家吃飯么?」

「哎別別別,大姐你正常一點,請,必須清。」掏空了腰包也得請好吧。

陳馨再這樣對他說話,怕是傅景韓和容鶴川都不會放過他了,何況陳馨還有一個親弟弟陳家唐,那也是個姐控,三個人怕是要弄死他。

思及此,車文銳忍不住抖了抖身子,畫面慘烈!

看到他這副樣子,陳馨撇了撇嘴覺得無趣,轉身離開,可她沒看到身後的車文銳已經紅了耳根。

穩了穩心神,車文銳這才跟上:「我說你,一個手握…額,一個明明很淑女的人,非喜歡擼串這種粗魯的活動。」

他本來想說陳馨手握重權,根本不缺錢,卻喜歡路邊攤的,看到傅景倫后硬生生轉了個彎。

聽到這話,陳馨有些無奈,聳了聳肩說:「沒辦法,窮慣了。」

這要是換作以前,她和陳家唐連飯都沒得吃了,路邊攤都是奢侈。

這些車文銳多少知道一點,知道陳馨不喜歡提起以前的事情,便也沒再多說。

與此同時,傅逸脆生生的開口:「舅媽,晚上叫上舅舅一起去吃飯吧。」

小孩眼裡帶著亮閃閃的光芒,這讓陳馨有些拒絕不了,輕輕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第1023章

飯局結束,阿虎離開。

一路上,都是由衷的感慨。

宋三喜,真的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顧東與之相比,差遠了。

也難怪了,顧東每一次,都會輸給他。

宋三喜這樣的人不贏,誰贏?

能跟着宋三喜這樣的人做事,真的是一件痛快而舒適的事情。

哪怕,阿虎覺得,宋三喜給他安排了一份工作,這也是一種極大的榮幸。

回到駐地,他有單獨的一套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