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傻獃獃的看著青皮。

「那個,時間夠了吧?」

一炷香便是極限,只要能堅持到一炷香,便能順利通過。

眼瞅著青皮已經在鐵籠內安然度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喬拉丹急急的提醒道。

可馬虎不得。

畢竟,那水之靈氣並非青皮自身所有的,而是後天輸入進去的,並不持久,再加上那大蛇不知節制,纏在青皮身上盡情吞噬,早就吞噬的所剩無幾了,再拖延下去,搞不好這大蛇便會察覺異狀,凶性大發。

得馬上結束!

喬拉丹這一提醒,傀靈宗這些個發獃的弟子們,總算是醒悟了過來,一瞅,果然,已經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了。

「通關!」

「你出來吧。」

「咦?

「我去,咋暈過去了!」

「孽畜,還不速速後退!」

守在外面的結丹境修士一發威,那大蛇灰溜溜的放開了束縛,跑到鐵籠子一端,再度縮成一團,而後,張丹陽急急的衝進籠內,將已嚇暈過去的青皮,抱了出來。

青雲仕途記 到底只是個凡人,早在發現自己被大蛇纏起來的剎那,青皮便已經嚇暈了過去。

暈也無妨,已經通關了。 如龍在渤原路混的時間不短,對這裡的了解程度和人脈肯定都要比張北羽高。

「怎麼,你有什麼路子?」張北羽問道。

如龍搖搖頭,「算不上路子,我倒認識幾個夜場的老闆,可以找機會跟他們談談,看看有沒有轉手的意向。」

這種事就真的是要看緣分了,強求不來。

兩人坐在車裡聊了一會也差不多快到放學的時間了,如龍正好就跟著張北羽一起去三高找大長腿和藍馨。

等了沒多久就到了放學的時間,成群結隊的學生走出校園。

看著這幅場景,張北羽露出一絲笑容。曾經自己也是這裡面的一員,過去也就一年多的時間,自己的生活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懷念了?」如龍突然問了一句。張北羽點頭笑笑,「有點。你呢?懷念在博關上學的時候么?」

這個問題純粹屬於順口而出,說出來之後張北羽才發覺這個問題不太合適。大家都知道,如龍當初是從博關狼狽而出,可以說是被九龍給打出來的。

然而如龍並不在意,只是轉過頭淡淡看向窗外,開口道:「其實,我一直都很懷念上學的時光,只不過時間太短了。那時候我也是每天跟幾個兄弟一起上學、放學,去食堂吃飯,在宿舍里打牌…」

說著說著,如龍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一絲笑意。看得出來,他對那段校園生活的確十分留戀。

「出來之後,為什麼來渤原路了?」張北羽問道,「那個時候你在博關附近應該也有基礎了吧。」

如龍點點頭,「沒錯,如果那時候我留在五邊的話,可能發展的會比現在好。我決定來渤原路也完全是為了我妹妹。」

這個事張北羽他們幾個人早就在一起聊過,能想到也就只有這個理由了。

來渤原路的理由得到了確定之後,又一個疑問出來了。

這個問題困擾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就是關於如龍和藍馨的兄妹關係。張北羽還曾讓麥小妮打聽過,藍馨的確姓藍,可如龍不太可能姓如。而且說實話,兄妹兩人長得也不太像,性格更是迥異。

今天聊到這裡,正好勾起了張北羽的好奇心理,小聲問了一句:「如龍…你姓啥?」

如龍緩緩轉頭過來看了他一眼,動了動嘴唇說了句:「我的姓不好聽,還是不要說了。」

這下可給張北羽搞得有點鬱悶,人家明顯就是不想說,哪有嫌姓不好聽的。不過,後來通過偶然的一次機會,他還真就知道了如龍的姓,姓倒是挺正常,不過連起他的名字就真的有點不好聽了…

見他有些失落,如龍又開口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我不想被人太多人知道。」

張北羽一聽,立刻來了精神,連連點頭,「你放心,我嘴嚴著呢,你說吧。」

如龍輕輕嘆了一聲,「馨兒是抱回來的。」

「哦……」張北羽點了點頭,心裡的那個小問號終於被消滅了。所謂抱回來的,肯定就是領養的。回想起藍馨的音容笑貌,這個小姑娘能有今天的狀態還真是挺樂觀的。

而如龍接下去的一句話徹底讓張北羽愣住了。

「我也是抱回來的。」

緩了幾秒,張北羽壓低目光盯著他看,「你…」如龍帶著微笑,輕鬆的回道:「我父母挺有錢的,但一直沒有孩子,後來就去孤兒院把我和馨兒一起抱回來了。不過…他們已經不在了。」

說到這,張北羽也不可能繼續問下去了,抬手拍拍如龍道:「每個人的命都不一樣,我想,有了你和藍馨,他們生前應該很幸福。」

如龍似乎順著這句話回憶過去,他的笑容證明了那段回憶肯定是幸福的。

直到大長腿和藍馨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如龍才停下了回憶。

現在這兩個女孩幾乎是每天一起放學。這對大長腿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要知道,她以前可是經常早退的,現在每天能夠準時放學簡直就是奇迹。

不過這也是大長腿能夠做到的極限了,平常下課的時候她到也是想找藍馨,但她們倆壓根就不是一路人,實在玩不到一起去。

看見張北羽和如龍,兩個女孩都很開心,不過都清一色的撲進了如龍的懷裡。

「北哥,來,抱抱你!」大長腿嘿嘿笑著說,伸開了雙臂。張北羽故作生氣,白了她一眼,「拉倒吧,我都已經不是你的第一選擇了,還抱啥!」

為了「彌補」,大長腿還送給他一個飛吻以示歉意。

今晚張北羽也沒什麼事,就說情他們幾個人吃飯,在渤原路上找了一家烤肉店。

有了大長腿在,氣氛肯定活躍,「加特林機關槍」非浪得虛名,小嘴吧吧不帶停。在她的帶動之下,藍馨彷彿也活潑了不少,話也多了。

兩個女孩一直嘰嘰喳喳的講學校里的事。

張北羽突然問道:「對了腿姐,小白在咱們班怎麼樣?」

自從上次白骨決定留級之後,就選擇去了七班,她現在跟江南、大長腿、小乞丐都是同班同學。

大長腿說:「還行吧。反正小白就那性格,挺孤僻的,也融不進來。」張北羽點點頭,問道:「那個張耀揚怎麼樣了?」

大長腿想了想,撅著嘴搖頭,「好像最近沒什麼動靜了,不過小白一直在盯著呢。」

跳過了這個話題,大長腿又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來。

「北哥你還不知道吧?新一輪的校花、校草評選結果已經出來了。」

「啊?是么?我還真不知道,哎呀,咋沒人告訴我,我好拉拉票!」

大長腿笑了笑說:「你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每年有新生入學也就代表著有一批人畢業,新人換舊人,就要重新開啟校花校草的評選,這幾乎已經成為了三高的慣例。

評選的方法也一樣,先是成立一個類似「委員會」的小組,然後在網上投票。

在校草的評選上,江南毫無任何懸念的奪得第一,排在第二的是一個新生,比較出人意料的是張北羽竟然排在了第三名,而立冬則因為太令人討厭,只排在了第七。

聽大長腿講完之後,這可把他給樂壞了。

「哈哈哈哈!蒼天有眼啊!」

「北哥,你知道校花評選第一是誰么?」 前面,因為乾乙真人發威,震懾凶獸,已經連續好幾個人通關了,青皮這雖然驚險,卻也通關了。

一時間,眾人士氣那叫一個高漲,只覺得前面出事兒的那些,都是意外,這些凶獸,根本就沒什麼好怕的。

「該我了該我了!」

「加油!」

「放心吧,我一定會通關的。」

「那是,這些個凡人都能通關,咱們這些修士肯定更是沒問題了!」

「看我的!」

好吧。

看這位。

吼!

一聲暴吼,關在籠內的暴熊,一瞅見有人進來了,哪還能剋制住凶性,飛起一爪便拍了過去。

「孽障!」

那結丹境修士一見不妙,便要出手阻止。

「住手!沒事兒!」

唔。

這可不是喬拉丹喊的。

剛才冒然喊出那麼一句,已經是覺得有些唐突了,太引人注目了,喬拉丹又哪會再出聲。

喊話的,是進入鐵籠的這位鍊氣境大神。

剛才青皮的榜樣在那擺著呢。

這暴熊,肯定早就被馴化了,肯定是在做樣子的,肯定不會真的動手。

所以,昂首挺胸,制止了結丹境高手的救助。

那結丹境修士一愣,心想,難不成,這傢伙也是身懷藝術,也能馴服凶獸?

且看看吧。

這一猶豫,沒有出手。

於是。

嘭!

那叫一個慘啊!

暴熊暴熊,狂暴起來不是一般的凶,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那鍊氣境修士給鑲嵌進鐵柱之間了,胸口都跟後背貼一塊兒去了,那血,那內臟,混在一起,從口裡擠了出來,眼瞅著是活不成了。

黃金漁村 一盆涼水啊!

剛剛還興高采烈的眾人,一瞅見這慘狀,齊齊打了個哆嗦。

「卧槽,怎麼又死人了?」

「不是說可以很容易就通關的么?」

「艹了,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凡人能通關,修士反而死了,沒道理啊!」

「擦,這也太危險了吧。」

危險?

那是必須滴!

這可是傀靈宗選拔弟子的試煉,四百多人裡面,內門外門加一起,也只選擇十五人而已,而且,來到這裡的這些人,除了小部分是自己慕名而來的外,大多數,都是傀靈宗弟子在外面選拔而來的,已經經歷過一層篩選了。

不殘酷點,不危險些,又怎能選出真正的精英。

這不。

又一名修士慘叫著爬出了鐵籠。

還好那結丹境修士見機快,制止了凶獸,否則,這貨也得步前人的後塵。

淘汰!

淘汰!

一連串的淘汰!

靈獸,總共就那麼幾隻。

馴化過一段時間的凶獸,也為數不多。

吞天神皇 大多數試練者選擇的,都是凶獸,險象環生是再正常不過了。

好在。

經歷過這諸多兇險之後,傀靈宗的結丹境修士也都警惕了起來,出手乾淨利落,倒也沒有再鬧出人命。

連續淘汰了數十人之後。

輪到張丹陽了。

「喬兄,我先去啦!」

這話說的很不吉利。

什麼叫先去了?

喬拉丹翻了個白眼。

不爽歸不爽,該幫還得幫,這麼古道熱腸的漢子,可不能折在了凶獸的手裡。

「蟻哥,這一局怎麼整?」

這是把蟻哥當萬事通了。

奈何。

「沒戲,這小子選的大力神牛幾乎就沒啥喜歡的東西,而且特別容易發怒,一旦發怒,暴躁如雷,沒法馴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