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監牢裡面,可亦在和自己不相稱的環境中,頂著巨大的心裡壓力一間牢房一間牢房的找。

耳邊,是囚犯們發出來的怪腔怪調。

她最終停在了向篤的牢房之外,輕聲對向篤說:「等您離開了這個地方,我希望能夠和您再交談一次。」

向篤剛要開口回應,就被一個囚犯的大聲叫嚷打斷了:「寶貝!到爸爸這裡來!爸爸給你關愛!」

可亦儘可能過濾耳朵里的淫詞濫調,她又問向篤:「您可以答應我嗎?」

「好的,我會去的,你還是快點走吧。」向篤點頭。

「萬分感謝。」

可亦掩了掩白色斗篷上的兜帽,快步離開了牢房。

布先生的眼睛向外噴吐著火焰,等他再次背過身去,那些惡毒的話語還在耳邊迴響。

他身邊那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看著自己老闆起伏跌宕的胸膛,相互對視點頭。

夜晚來臨,值夜的士兵用棍子敲打牢門,犯人們睡夢中被驚醒。

士兵打開牢房,四處看了看,然後指著向篤:「你!出來!」

向篤早就適應了如今的生活,站起來低著頭,用從出生就沒有出現過的諂媚表情說:「大人,我可沒幹什麼錯事啊,我改造的很好,睡覺前還祈禱神明了呢。」

「廢什麼話!出來人渣!」

向篤聽見這種刺耳的人渣,也沒什麼脾氣,被鎖上鏈子乖乖跟著走。

腳鏈拖在地面上,聲音在安靜的監牢中迴響。

他自認為沒做錯什麼,可誰知道呢,隨便找個理由就會挨打。

士兵將他帶到了白天接受凈化的房子外面,蹲下身子為其解開鎖鏈,隨後指著房門說:「你進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向篤,他心裡忐忑不安,推開門進去。

房間里燃燒著燈火,布先生和兩個隨從正在這裡等他。

「來了。」布先生指著對面的椅子,「坐。」

向篤略為鬆了口氣,他自認為沒有得罪過這個人。

布先生的隨從為向篤倒上茶,升騰的蒸汽填充著油燈發出的光亮。

對於這個人能得到如此優待,向篤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布先生和藹的笑了笑,如今,這裡就像他的家,他想怎樣就怎樣。

「你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同樣是坐牢,我和你有這麼大差別?」布先生笑著說,「錢,我的小朋友,錢。只要你有錢,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就看你想不想了。」

向篤沒有回話,兩隻手抱著茶杯取暖。

布先生接著講下去:「我調查過你的事情,其實也算不上是調查,我只要問一問這邊看管的士兵,任何人的消息都能知道。

可你不一樣,我在你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從你出生到今天坐牢,所有的一切,我都印刻在了腦子裡。看得出來,你是一個不錯的人,至少沒什麼壞心思。」

「我不明白。」

「我可以給你錢,很多很多錢,你所拖欠的稅款和這筆錢相比,九牛一毛。」

「你想讓我幹什麼?」向篤警惕的看著布先生,「我不會去殺人,即使是犯人。」

「你觀察力很細緻,這點不錯。不過呢,我想殺人也不會找你這種小朋友的,你大可放心。」布先生拍拍手掌,「我需要你去接近一個人,目前為止,你是最有條件的。」

一名隨從在桌子後面拎出一個箱子,他把箱子端到向篤身前,然後,打開。

有的時候,錢真的會發光,最起碼在向篤看來是這樣的。

那一箱子的紙幣,還有零星的幾枚金幣。

隨從關上箱子退到一邊,布先生問道:「你接受嗎?」

「為什麼會是我?」

「因為你能和她說上話,我可沒聽說過她會主動找人搭話,尤其是個男人。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你缺錢啊。」

向篤的心怦怦直跳,這不就是天上掉錢了嗎,任何人都會心動的。

「是那個使女嗎?」

「沒錯,就是她。」

向篤有個奇妙的猜想,他問布先生:「你喜歡她?」

這句話後面還有,是關於兩個人並不相稱的年齡,只不過這句話還是不要說出來了。

「豈止是喜歡,我愛她,不過是父親對子女的愛。」 「加油啊!貝爾徹指揮官老當益壯啊,上一次見他這麼猛還是在天地大變的時候!不過那個年輕人戰鬥力也不弱啊,就是看他的攻擊方式怎麼那麼像以前真理帝國的戰鬥靈能師?」

「戰鬥靈能師?怎麼可能呢?據說真理帝國那邊的戰鬥靈能師死了大半,剩下的也都投奔了那些天地大變之後出現的怪物!這小夥子指不定從哪裡學來的攻擊方式吧!倒是這小伙的靈能很充沛!」

天蛇艦隊的指揮官們正在觀看祁海和貝爾徹的戰鬥,雙方現在都已經捨棄了自己的武器開始用拳頭進行瘋狂的互毆!你一拳我一拳,兩方打得不亦樂乎,而兩方的身體防禦又不弱,所以這場戰鬥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兩個人將堅硬的甲板都打出了數個小坑!

戰鬥越來越白熱化,可祁海之前失血過多導致他在進行了長時間的戰鬥之後身體出現了異常的狀況!不慎被貝爾徹老頭一拳打中了胸口。而祁海則感覺喉頭一漲,張嘴吐出一口血來。夜鶯見狀立即跑上前來趕忙詢問祁海的狀況。

貝爾徹也是一愣,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剛剛還無比生猛,怎麼突然開始吐血了。「這是……?」貝爾徹開口詢問道。夜鶯查看了一下祁海的狀況,祁海也換了幾口氣重新站了起來說道:「我沒事,之前戰鬥受了很重的傷,現在還沒有好完全!」

「叫靈能醫師過來!準備藥物!」貝爾徹一聽這個,立即呼叫了靈能醫師給祁海檢查一下具體情況。夜鶯趕忙呼叫幾個水手將祁海攙扶到了貝爾徹的艦長室中。不一會靈能醫師到了,當他對祁海進行靈能檢測之後這才發現祁海的情況其實非常的嚴重!

祁海身體中缺失了大量的血液,雖然他體內的能量一直在輔助恢復血液,但那效果並不是很明顯,而且剛剛的戰鬥讓祁海身上十二個窟窿中有六個窟窿居然崩裂開來!靈能醫師趕忙釋放了一個大型的恢復術法促進祁海的身體癒合,隨後有安排水手們提供大量可以具有靈能的食物幫助祁海的身體快速的回血和靈能的補充。

「小蛇兒,你們兩個之前到底跟什麼東西戰鬥居然出現了這麼嚴重的情況?」貝爾徹見靈能醫師已經開始救治祁海便開始詢問她的經歷。夜鶯則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之前遇倒了很多的危險,阿海和一個十分強大的傢伙戰鬥,全身被打的近乎失血死亡,勉強那個恢復過來!」

「小蛇兒,你已經失蹤了足足四年之久,這些年都是他在保護你么?」夜鶯聽聞點點頭,當初祁海將夜鶯反制之後,並沒有對夜鶯做些什麼。後來兩個人相處之後,夜鶯感覺祁海是個可以託付的人,並且當時兩個人都在被那群瘋狂的北風之刃追殺。尤其是在那三年的沉睡時間中,兩人的鏈接變得更加緊密了。

貝爾徹聽完這四年的經歷之後點點頭也沒有說些什麼,由著夜鶯和靈能醫師一起照顧祁海去了。貝爾徹則將找到天蛇首領女兒的消息發回到了海盜總盟。時間又過去了幾天,祁海在靈能醫師和大量具有靈能的食物的幫助下終於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之中,而且祁海身體中的原能恢復速度比之前還要快上一些並且他可以感覺到儲量也在一點點的提升,這也證明了他現在正在逐步的變強中。

當這一天清晨祁海睜開眼睛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重新回到了他沒有重傷的時刻,而且對周遭的感知更加的清晰和明了。而室外那詭異的黎明第一次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更深層次的異常!

祁海在身體恢復之後,詢問了一下夜鶯他們現在的航向以及兩人之前的艦船。夜鶯告訴祁海他們現在正在向霞客塔島航行,不過到了那邊之後,他們還要回到自己的船上去往海盜總盟,因為貝爾徹的艦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祁海點點頭來到貝爾徹的艦長室表示感謝,而這一次貝爾徹終於徹底的感應到了真正完全實力的祁海!那恐怖強大靈能以及強悍的身體素質和身體上那奇異的戰甲都讓他感覺到一陣陣的心悸。

「小蛇兒看上你還真是一個好選擇,起碼你這個小夥子還是很強大的,就是不知道是哪裡人!」祁海聽到問話,笑了笑說道:「小鶯叫您貝爾徹叔叔,我也這樣叫吧!我是真理帝國事務處理局第三分隊一支小隊的戰鬥靈能師,被誣陷和通緝,機緣巧合下遇到的夜鶯!」

「哦?你還真是個戰鬥靈能師,現在這年頭,你這種人可真不好見到樂,據說你的同僚在天地大變的時候死了一半多,剩下的都投靠了各種怪物當做手下……可惜我們海盜總盟沒有能找到這樣的一個人才,不過現在應該是有了哈哈!」

聽著貝爾徹的話語,祁海不置可否的笑了,就在三人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邊傳來了戰鬥的警報聲!「全員請注意,全員請注意,我們在北面十海里處發現一隻異魔艦隊,它們正在向我們這邊靠近,全員做好戰鬥準備!」

貝爾徹一聽,立即離開艦長室來到了艦船的作戰指揮室並開始觀察海面上的情況!祁海和夜鶯自然也跟著貝爾徹前往觀察,結果發現在遠處的畫面上出現了數個黑點,不多時這數個黑點快速的變大成為了一艘艘艦船,只是這些艦船的外層上布滿了令人憎惡的黑色物質!

「開火!」指揮官一聲令下,天蛇艦隊的數艘船打開了自己的火炮口開始向著遠處的異魔艦隊開火了!巨大的炮彈裹挾著艦隊中靈能者釋放的攻擊型法術向著異魔艦隊轟擊過去,而那些異魔艦隊上的異魔在發現炮彈之後開啟了自己的防禦手段,一瞬間,無數條觸手從船身上伸展出來將那些炮彈一一攔截並將炮彈扔了回來,只是準頭不高,沒有砸到艦船。

緊接著觸手對著天蛇艦隊發起了攻擊,無數條噁心粘稠的液體從觸手的吸盤中噴了出來,讓周圍的海水變得無比的粘稠,天蛇艦隊的船被死死的粘住,而異魔艦隊的船快速靠近並對著艦船扔出了大量怪異的勾爪準備進行跳幫戰!

「天蛇的勇士們!拿出你們的武器,準備和這群噁心的怪物死戰!」貝爾徹一聲令下,幾乎全員都拿出了自己的戰鬥武器,祁海和夜鶯則對視一眼身上的戰甲將身體完全覆蓋,啟動裝置將艦船上的一些堅硬物質組合成了一把鋒利的戰刀,夜鶯則張開翅膀飛上天空,手中長槍凝聚原能準備開火!

「愚蠢弱小的兩腳獸!食物和女人都歸我們了!」異魔們用勾爪執行了跳幫作戰!祁海則是第一次見到這些異魔,這群傢伙長得好似一隻怪異的六角蜥蜴,布滿鱗片的身軀上披著簡陋的布條,長長的嘴巴里猩紅的芯子不斷的吐出!

「受死吧!」雙方見面分外眼紅!揮舞著手中的武器開始相互進行攻擊,而在天空中的夜鶯則第一時間發現了對方艦隊的指揮官並對著這個頭上長有六根軟角的異魔開火了!「咻!」一發子彈帶著夜鶯的原能直擊而來,而那指揮官似乎具有很強大的感知能力在第一時間躲避開來,只是那子彈的速度過快將它頭頂擦出了一道血痕!

「卑劣至極的人類!弩炮獸,幹掉天空中那個卑劣的人類!」指揮官一聲令下,異魔艦隊上出現了數只嘴巴下方長著巨大囊腫,沒手沒腿的怪物對著天空中的夜鶯吐出數枚黃綠色的痰一樣的東西。

夜鶯及時的閃避,額沒想到那些怪物的攻擊速度相當的快,幾乎是瞬間整個天空中都布滿了那怪物吐出的痰!夜鶯盡全力閃避但最終還是被數枚「痰」攻擊到,從天上落了下來。所幸夜鶯的戰甲經過上一次的進化之後對腐蝕的抗性十分的高,這種攻擊最多只能讓夜鶯感覺到一些噁心而已。

可祁海看到夜鶯被擊落,雖然通過原能鏈接知道她沒有事,但還是怒不可遏的揮出自己的戰刀將面前的數個異魔砍成兩半,背後的翅膀展開從天蛇艦隊的甲板上一飛衝天。暫時收起戰鬥,手中的出現了兩把槍對著異魔艦隊開火了!

無數的原能子彈傾瀉而下,雖然這些異魔在第一時間開啟了類似靈能護罩的東西將那些威力不大的子彈抵擋,但它們的護罩根本無法阻擋從天而降的祁海!而這也是異魔艦隊第一次被別人跳幫戰鬥!

「給我去死吧!」祁海的戰刀展開了攻擊,近乎僅僅是眨眼的功夫,那些弩炮獸便被祁海一個人屠戮殆盡,緊接著祁海便面對著數個手持武器的異魔指揮官,這些傢伙的長相更不相同,武器也不一樣,它們甚至連手腳數量都不一樣!

「你們這些骯髒醜陋的生物!當初在帝國就斬殺了不知道多少你們這種怪物,現在為了帝國真理!給我去死吧!」祁海對這些怪物恨得咬牙切齒,畢竟當初在帝國的時候,除了對抗那些詭異的邪教徒,其他的就是各種各樣不知道為何會出現的怪物!

戰刀所向,肢體橫飛!那些異魔指揮官根本無法阻攔瘋狂的祁海,而且隨著祁海的殺戮,他的身上逐漸的出現了一種怪異的紅色氣息,所有接觸到這種紅色氣息的怪物都感覺到一陣陣鑽心的痛苦,似乎那紅色的氣息正在不斷的吸收他們的生命力!

很快,甲板上就剩下了最後一個指揮官也是整個艦隊的指揮官,這個傢伙看著周圍自己同伴的屍體,血紅色的眼睛滴溜溜一轉,反關節的腿跪在地上開始瘋狂的求饒,只是這個傢伙一邊求饒一邊在自己的手裡準備著靈能術法以求將祁海擊斃!

「大王,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有一窩沒破殼的孩子等著自己的父親回家呢!」祁海看到這一幕嘆了一口氣,手中的戰刀也停了下來。而就在此時異魔指揮官的攻擊發動了,帶著血色閃電的拳頭向著祁海轟砸了過去!

「轟!」煙塵升起,異魔指揮官的手鮮血淋漓,但他還是感覺自己幹掉了這個可惡的傢伙,可當他想將自己的拳頭抽回來的時候卻驚愕的發現自己的拳頭已經被牢牢的抓住了!

「不不不!這不可能!」異魔指揮官驚恐的吼叫著,而煙塵逐漸散去,一隻銀白色覆蓋著戰甲的手將它的拳頭牢牢的抓住了…… 喬望乾選夜靜軒做自己的女婿,是希望他能給女兒幸福的。這還沒結婚呢,就想着出軌了,這誰受得了啊?

因此,喬望乾心裏就打了退堂鼓。

如果夜靜軒真心不想娶自己的女兒,那誰還配得上喬天羽啊?

宋顯一個不務正業的窮小子,肯定是不行的!

這還有誰啊?

喬望乾少年時,跟着父母離開了安城,一走多少年,因此,他也只有夜家這樣幾十年的朋友了。

而且他對安城的青年才俊,也不了解。原本是想走個捷徑,多重保險,鎖定女兒的幸福,卻沒想到,竟然事與願違!

喬望乾的眉頭,都皺成了一個大疙瘩。

而夜靜軒又沒事人一樣,去打遊戲了。

陳欣走到喬望乾身邊,低聲道:「剛才阿梟和阿軒在門外說話的時候,我聽到了。阿梟的本意,也是想促成阿軒和小羽,但是阿軒也拒絕了。

所以,他是真的不喜歡小羽,你也就別把小羽硬塞給阿軒了,好像除了他夜靜軒,咱們女兒就嫁不出去一樣!」

喬望乾冷哼一聲:「除了他,還有誰能配得上我們的女兒?那個窮小子,你想都不要想!」

陳欣瞪了他一眼:「你個老頑固,人家哪兒窮了?人家資產也上千萬呢,人家如果不是喜歡咱們小羽,人家肯定扒拉着找老婆!

你看看你,光給人家出難題了。人家小宋說什麼了嗎?你要一個億的彩禮,人家毫不猶豫地答應!你讓人家十五分鐘趕到,人家做到了,你還不讓人家進門!

如果我是小宋,我扭頭就走,你閨女愛嫁誰嫁誰!」

「你……」

喬望乾氣得渾身直哆嗦,但是也不得不服這個理。

無論他怎麼為難那小子,他還真沒有一句怨言。這一點,還是挺難能可貴的,姑且算是那小子的一個優點吧!

但是,這也不足以遮蓋了他的缺點。

他帶着喬天羽做了大半年的私人偵探,這是不爭的事實!

就這一點,他就接受不了!

這時,在喬天羽的引領下,宋顯手裏捧著一束鮮花,走進來。

而他身後,林伯和另一個傭人,一人抱着一個半人高的大箱子。

他走到喬望乾夫婦面前,恭敬道:「叔叔阿姨,祝賀你們喬遷之喜!」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