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靈月劍不愧是星月劍神李太白的佩劍,其威力絕倫,就連那名先天大圓滿的黑魔族高手也一時之間無法拿下他。

眼看著李宇就要衝出山腹,在黑魔山上卻出現一群帶著鬼臉面具的武者,其中一人更是帶著青色的鬼臉面具。

天元國的九皇子就站在這名青色鬼臉武者身邊:「魂使大人,這小子破壞了我們的計劃,還想帶著蒼穹戰劍離開。」

「絕不能讓他如願啊!」

那鬼臉武者的面具微微蠕動,看不出其表情:「如此天資縱橫之輩,正是我們扼殺的目標。」

「那就將他永遠的留在這黑魔山內吧,也算是我們對黑魔族的交待。」

此人冷冷一笑,他身後的鬼臉武者紛紛按照其意思布下陣勢,他們手中的鎖魂鏈連接在一起,組成了一張天羅地網!

「天羅地網!網盡天地!」

無數鎖魂鏈壓落下來,此時李宇正燃燒著銀色的血焰,將兩名黑魔族高手震開,天羅地網落下,李宇極力掙扎,還是落入網中。

鎖魂鏈直接攻擊靈魂,組成天羅地網之後,其對靈魂的壓制效果更是顯著提升。

李宇被壓得落向那天地棋盤,他頭疼欲裂,此時兩名先天大圓滿的高手一齊出手,硬生生的轟破了四象劍陣!

宛如魔神的巨手壓下,李宇渾身的銀色血焰都幾乎熄滅,他被無窮巨力震落下來,最後硬生生的墜落下天地棋盤下的黑暗深淵!

看到這一幕的武羽落髮出一聲悲呼,她卻是被三兒扯著飛出黑魔山,空暮煙等人早就先行離開,不然恐怕她們看到這一幕會暈倒過去。

「哈哈!這小子這下死定了,落入深淵之中,他連屍骨都找不到了!」

九皇子放聲狂笑,然後他看向項亮亮等人逃走的方向,眼神中閃過危險的光芒。

鬼臉武者和其一起消失在黑魔山上,那些黑魔族武者似乎根本沒有追殺他們的意思,任憑他們離開。

此時人族武者一齊像斷罪秘境的入口處飛去,他們以牧興言、靈刀魔使等人為首,極力阻攔著身後的追兵。

「哪裡走!你們都要死在這裡!」黑魔族高手緊追不捨,反倒是黑魔山附近的魔族武者數量少了很多。

在斷罪秘境的出入口處,黑魔族已布下大軍,列成陣勢嚴陣以待,其中也有不少先天八九重天的絕世高手。

「你們能往哪裡逃?這個出口已布下天羅地網,就算你們有通靈寶具也逃不出去!」

黑九金追到出口附近,看到人族高手與底下的黑魔族大軍大戰,他傲然而立。

逃到此地的人族武者都是精英,他們各個實力強大,在同級武者中都是天才。

可面對黑魔族大軍,他們卻是死傷慘重,就連魔教的灰衣武者幾乎都已耗盡,仍然難以沖開一道缺口。

黑魔族的武者趕來的越來越多,就連七彩光幕外面守著的眾多人族高手也隱約看到了這邊的情況。

他們想要衝擊七彩光幕,降臨到斷罪秘境中幫忙,可七彩光幕卻仍然在生效,超過先天境的武者根本無法跨越這道光幕。

這麼一層薄薄的光幕,現在卻成為了天塹,這是生死之隔!

諸多人族武者幾乎都升起了絕望的心思,三兒卻是不想放棄,它怒嘯一聲,變身成為了太古暴猿!

以暴力和野蠻著稱的太古暴猿現身,連諸多黑魔族高手也露出忌憚的表情。

太古暴猿在遠古時代以蛟龍為食,無數神獸在其腳下匍匐拜倒,其戰力之驚人難以想象。

「破天一擊!」

破天萬鈞棒在他手中化為一根破碎虛空的巨大棍影,狠狠的轟擊在七彩光幕上,他居然是要直接暴力的破開封印!

這一月是七彩光幕最為脆弱的一段時間,破天萬鈞棒又是靈猴族的至寶,在太古暴猿用來,更是有著毀天滅地的破壞力。

轟隆隆!

整個斷罪秘境似乎都在顫抖,那七彩光幕泛起層層漣漪,似乎就要洞開。

「我來助你!」靈刀魔使眼中神光暴漲,他以精血抹在赤蛟靈刀上,使得此刀化為一條長達千米的蛟龍,一下撞擊在七彩光幕上。

幾件通靈寶具均是爆發出最強威力,狠狠轟擊著七彩光幕,在光幕外也是有一隻黑色大手伸出,抓住七彩光幕狠狠一撕,頓時扯開一道大口子!

一個黑色身影直接通過這道口子走進斷罪秘境之中,他的身材雖然並不高大,可氣勢卻是蓋壓當世,讓諸多先天大圓滿的高手都喘不過氣來!

正是靈猴族的黑色老猴,這位絕世強者居然跨越了七彩光幕,直接降臨到斷罪秘境之中! 「小二,三兒,你們做的很好,找回破天萬鈞棒,將是我們靈猴族的大功臣。」黑色老猴摸了摸三兒的腦袋,面容平靜。

三兒已便會原來的模樣,他眼睛通紅:「可李宇卻被黑魔族打入了黑暗深淵之中。」

「黑爺爺,你快去救他吧,不然就晚了!」

黑色老猴目光一凝,他輕輕點點頭,他一步跨出,天地都隨之一顫,在場的幾名先天大圓滿的高手一齊吐血倒飛出去。

若不是黑色老猴的目標不在他們身上,恐怕他們早就被一招碾碎了。

這些之前不可一世的高手眼中露出震驚的表情:「這是靈海境的高手,我們要加快計劃了,馬上讓人進入黑暗深淵中,釋放出我族的大能!」

他們只來得及吩咐下屬,便看到七彩光幕一陣顫抖,又有諸多人族武者殺了過來!

剛才三兒和靈刀魔使等人忘死一搏,轟得七彩光幕出現裂縫,便有人族的先天高手趁機過來,與黑魔族爆發出大戰!

斷罪秘境的開啟,本就吸引了無數強者到來,像是一元宗的帶隊長老、六大武院的傳功長老。

還有被派遣來保護自家天才的先天高手,其數量不僅多,還都是老牌高手。

一群猶如影子般的暗衛沖入斷罪秘境中,他們優先保護項亮亮,繼而對黑魔族展開殺戮。

「什麼!我族的駱天明居然隕落在黑魔族手中,就連千重斧也落入他們手裡,我要他們死!」

樂府王國駱家的人馬聽到自家絕世天才隕落的消息,幾乎當場瘋狂,忘死的殺向黑魔族,大戰一開始就極為慘烈,簡直殺得血流成河。

不過這些先天高手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掩護自家的天才離開斷罪秘境,免得被黑魔族截殺,很快就有天才武者劫後餘生,成功撤離斷罪秘境。

此時在斷罪秘境的中心,黑色老猴已降臨到黑魔山附近,這裡有不少黑魔族高手嚴陣以待。

黑色老猴降臨時剛好看到幾名黑魔族高手跳入黑暗深淵之中,其餘人則在掃蕩天地棋盤上的好處。

在天地棋盤上的諸多靈寶,幾乎被他們一網打盡,這些黑魔族高手手持靈寶,有了一絲應對黑色老猴的底氣。

「老傢伙,你還是乖乖退走吧,不然就算你是靈海境大能,也要隕落在此!」

有黑魔族武者聲色俱厲的怒喝道,他們手中的寶具寶光瑩瑩,卻也不敢輕易出手。

黑色老猴帶著三兒和赤火靈猴一齊降臨,他沒有什麼動作,便托著兩人傲立雲端。

「就憑你們?看來你們遠遠沒有意識到先天境和靈海境的巨大差距!那是天與地的差別!」

黑色老猴不願浪費太多口舌,他直接就動手,他簡單的一拳砸出,那天地棋盤都在承受這一拳后微微往下一沉。

在天地棋盤上的幾名黑魔族高手當場爆碎,他們用來護體的准通靈寶具也被打碎!

只有那些拿著真正的通靈寶物的武者,才靠著靈寶護體,活了下來。

「通靈寶具的威力雖強,可若是實力不夠的話,那也只是寶物蒙塵,就像是你們手中的靈寶一般!」

黑色老猴又是一拳,一名黑魔族即使有靈寶護體,也被當場打爆!

這隻黑色老猴不顯山不露水,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他的攻勢也是無聲無息,可威力卻是毀天滅地,殺先天高手簡直跟殺雞一般簡單。

留在此處的黑魔族高手可都是先天六重天以上的強者,可仍然擋不住他幾招,如此強者,稱得上是絕頂高手。

「拼了!我就不信撼動不了你!」兩名黑魔族破釜沉舟,他們以精血獻祭給靈寶,使手中的寶物煥發出最強威力,再次轟向黑色老猴。

砰!砰!砰!

黑色老猴赤手空拳面對靈寶,卻是一掌一拳就將靈寶擊飛,甚至在靈寶上留下了自己的指印。

如此戰力看得所有黑魔族武者心驚動魄。

很快又是一名黑魔族被黑色老猴當場打爆,他身上的靈寶也被老猴子抓在手中:「三兒,這件天雷錘很適合九天神霄猴形態下的你。」

「你就拿去玩吧!」

一柄帶著紫色雷霆的戰錘被黑色老猴隨手拋給三兒,一件通靈寶具在他看來似乎就是一個玩具一般。

三兒接過天雷錘時,黑色老猴已抓住一名先天九重天的黑魔族,對方的通靈寶具被轟得悲鳴飛出去,他隨手一撕,這名黑魔族就化為漫天血雨。

黑色老猴以一己之力,就殺得眾多黑魔族武者潰退,沒有人是一合之敵,這便是靈海境武者的強大之處!

這已是生命層次的不同!

黑色老猴沖開黑魔族武者組成的陣勢,他正欲進入那黑暗深淵時,他突然停住腳步。

只見黑暗深淵中響起一連串的爆響,一團黑影從下面升起,隨著陣陣尖嘯,這團黑影與黑色老猴對了一拳。

黑色老猴少有的面色凝重起來:「黑魔族的強者?」

「不對,你的肉身境界和你的靈魂不是很匹配!這是魔魂附體?」

站在他對面的正是魔紋武者的形象,不過看對方的氣勢和實力,應當不是原來的魔紋武者了。

果然,對方冷冷一笑:「被封印了三千年,我終於重見天日了!」

「我是黑鋒大將座下的十二魔將,曾經屠殺過半個國度的黑血魔將,你是那隻猴子的後人,那你就死在這裡吧!」

對方的魔焰滔天,此人生前應當是一位靈海境以上的絕世強者,死在三千年前的那一戰之中,魔魂卻是存活了下來。

在魔紋武者落入黑暗深淵時,其佔據了對方的身軀,現在等於是重新以這具軀體復活過來!

黑血魔將爆發出來的力量讓黑色老猴都不得不重視,他緩緩提氣道:「三千年前我族大能轟殺三名黑魔族大將。」

「今日我同樣要屠盡此地的黑魔族!」

黑色老猴一伸手:「破天萬鈞棒,是時候該展現你的神威了!」

他高高舉起黑色鐵棒,然後面色肅穆的砸落下來。

這一棒下來,比之李宇手中不知要強上多少,氣浪衝擊起來,黑魔山周圍的一連串山峰都連連炸響,紛紛坍塌!

首當其衝的黑血魔將更是怒嘯一聲,被破天萬鈞棒砸斷手臂,黑色鐵棒勢如破竹,一下砸入其肩膀中,最後將其掃為兩段!

一道黑**魂從破碎的軀體中飛出,黑色老猴大喝一聲:「哪裡逃!給我灰飛煙滅吧!」

黑色老猴一棍掃出,那團黑**魂一聲慘叫,破天萬鈞棒可砸毀萬物,就算是魔魂也被一棒掃滅!

與此同時,在黑暗深淵之下,又響起一道長嘯,一團黑影以更快的速度沖了出來。

他傲立在雲端:「我黑雲又重見天日了!」

此人正是七大魔將之一的黑雲大將! 黑雲大將同樣是以其他黑魔族的軀體『復活』的,他以魔魂附體,驅動著這具先天小圓滿的軀體重新降臨。

他的周身有著濃郁無比的黑**氣在環繞流動,顯得魔氣森森,光看外表都感覺到渾身發寒。

「原來你就是那隻猴子的後人,當年他被魔尊大人掏心而亡,今日你同樣也是這個下場!」

「至於那根破鐵棒,就留在這裡作為戰利品吧!」

黑雲大將看著黑色老猴,他的姿態是居高臨下的:「若不是這具軀體太弱,你接不下我三拳……」

曾經的七大魔將,是足以橫掃天武大陸諸多強者的絕世大能,他們每個人都滅族甚至是滅國,有著傲視天下的戰力。

黑色老猴卻是呵呵一笑:「我今日正是要效仿先祖,再次掃滅一位魔族大將!」

「這一回我不會再給你苟延殘喘的機會,給我死來!」

這隻老態龍鐘的老猴子在這一刻爆發出了驚天的霸氣,他那黑色毛髮一根根挺立起來,猶如一根根鋼針。

他的體態更是變得高大無比,像是瞬間年輕了數十年一般,展現出如龍如虎的磅礴血氣。

破天萬鈞棒也在他手中舞動起來,此棒晃上那麼一晃,連天地都要隨著顫動!

黑色鐵棒猛的砸落,黑雲大將拿手一擋,他便如同炮彈一般被砸入大地深處,大地均是密密麻麻的裂痕,甚至有岩漿因此噴湧出來。

「再來!」黑雲大將從地底衝出,剛才那驚世一擊居然沒能將他重創,看他中氣十足的模樣,甚至算得上是無甚大礙。

黑色老猴也是深吸一口氣,他高舉破天萬鈞棒:「那就試試我的萬鈞棒法!」

他的氣勢不斷攀升:「萬鈞棒法只有配合破天萬鈞棒才能發揮最強威力,這一棒法已多年沒有展現在世人面前,你就來受死吧!」

破天萬鈞棒在他手中變得越來越明亮,棒身上的神紋一一被點亮,使得棒身變得赤紅一片,宛如一根通天巨柱!

「這破天萬鈞棒上有一萬零八百個重力神紋,我現在可點亮一千二百個神紋,使之威力倍增!」

黑色老猴舉起已變得玄奇無比的破天萬鈞棒,他將之壓落下來!

「破碎萬鈞!」

黑色鐵棒鎮壓下來,其周圍的空間都在重壓下片片破碎,帶起陣陣黑色的漣漪。

砰!

黑雲大將被這一棒砸中,他的身軀變得破破爛爛,如同炮彈一樣射入地底,黑魔山有一片岩壁粉碎,顯露出天地棋盤和下方深邃無比的黑暗深淵。

咳咳!

黑雲大將勉強站起,他這一棒打得身軀破碎,若不是以魔魂強力撐起軀體,肉身早就化為肉泥了。

「再來!」

黑色老猴怒喝一聲,破天萬鈞棒化為重重幻影砸落下來,徹底的將黑魔山那片區域化為破碎之地,大地像是受到瘋狂蹂躪一般遍布傷痕。

黑雲大將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他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若不是這具軀體太弱,我怎麼可能敗在你手裡!」

黑色老猴將破天萬鈞棒重重砸落在地:「就算你全盛時期,也只是跟我在伯仲之間,有破天萬鈞棒在手,要殺你也只是幾棒的事情!」

從黑暗深淵中衝出一群身穿黑魔族高手,他們人人氣息深沉,猶如魔神,居然都是被魔魂附體的強者。

「呵呵,又來了一群,那就連你們一起滅殺吧!」黑色老猴緩緩舉起鐵棒。

「老猴子,你一人居然敢在斷罪秘境中囂張,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今日我們就要你死在這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