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指靈魂結晶!

能夠讓方煒大幅度強化自己的陽魂……

就這樣拱手送給彼岸種族,實在是不甘心!

豪門圈養:總裁,求寵愛 為首那名尾蟲族人將靈魂結晶與罡玉收下后,臉上終於流露出心滿意足之色,它們為鬼蠍大人做事,收上來的東西自然也能分出一小部分。

就當這群尾蟲族人打算離開時,轉頭髮現了道路另外一邊的天宮弟子們。

帶頭的那幾名劍慟之地的老人心道不好,就要帶著天宮弟子們離開,這尾蟲族人尖叫一聲,「慢著!你們,都給我過來!」

方煒看到這些天宮弟子們,心中也是咯噔跳了一下,想著這些該死的尾蟲人會不會生事,結果果然不出他的意料……

劍慟之地的幾名老人哪裡敢違抗這些尾蟲人,只能硬著頭皮,率領眾多天宮弟子們上前,來到那木質建築的門口。

「嘖嘖,又從下界帶了這麼多骯髒的靈魂?」那尾蟲族人說道。

欲界中的彼岸生靈認為陽魂沒有肉身的保護,會越來越骯髒,對母世界中的陽魂們自然打心底的鄙視,這算是彼岸中一種特有的文化。

聽到這該死的蟲子說自己骯髒,新晉渾源境的弟子們臉上掛不住,雖然沒有開口反駁,但一個個都散發著憤怒的氣息。

鳳歌的面色也微微一凝,眼中已有殺意閃現。

先不說這些傢伙敢瞧不起陽魂,剛剛他們蔑視太一天宮的態度,就足以有讓她出手的理由。

相比之下,羅征則表現的淡定一些。

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哪裡都有,羅征面對這些蠢貨,早已能心平氣和。

擊殺這些尾蟲族人,對羅征,對鳳歌也不是什麼大事,但初來乍到,他也不希望為天宮惹上什麼麻煩,所以還是選擇先觀察再說。

「新來的靈魂,一個收十萬魂丹,這裡算一百個,算你八塊罡玉,」那尾蟲族人十分大度的說道。

「這……」方煒面露為難之色,「這也是鬼蠍大人的命令?」

「是我的命令,」那尾蟲族人說道,「怎麼?不可以?」

方煒正想爭辯,一些天宮弟子終於忍不住了。

他們雖然早就知道,欲界中充斥著各種麻煩,但沒想到前輩們在欲界中活的這麼憋屈,被區區幾名蟲子欺負的死去活來,要是這些蟲子在彼岸內,早就被捏得粉碎!

他們對欲界的憧憬,在這一刻也消失了……

「憑什麼給你靈魂結晶?」

「我們進城已付出那麼多魂丹!」

「這般敲詐,萬靈城沒規矩嗎?」

那幾名天宮弟子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駁斥道。

方煒還有其他劍慟之地的老人們,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心中暗道糟了。

而那幾名尾蟲人,顯然沒想到這些新人竟敢當著他們的面炸刺,為首的尾蟲族人愣了一下后,那種蟲臉擺出一個古怪的表情,怪笑道:「憑什麼?就憑這個!」

它一邊說著,揚肢之下,那根尖錐就要朝著最近的一名天宮弟子當頭刺去。

這一刺,足以將陽魂刺的爆碎。

「等等,」一個從容的聲音傳來。

羅征踏步從後面走上前來,鳳歌則是緊隨其後。

注意到羅征和鳳歌后,幾名尾蟲族人眼中都流露出奇怪之色。

鳳歌似乎是實實在在的彼岸生靈,但彼岸人族是極為少見的,它們已經有許多年不曾見到,自然倍感奇怪。

而羅征看不清容貌,竟是以肉身入的彼岸?不是說不可以嗎?

儘管如此,尾蟲族人也絲毫沒有將兩人放在眼中,彼岸生靈也是有強有弱的,它只是問道:「等什麼?」

天宮弟子們看到鳳歌殿下后,眼中也是微微一亮,包括方煒等幾位劍慟之地的老人。

不過方煒他們心中依舊存著擔憂,鳳歌雖然擁有一具肉身,但有多強他們心中沒譜,萬一惹惱了萬靈城中的強者,對太一天宮只能是有害無益!

「你要的罡玉我這裡有,」羅征說著,從鳳歌手中接過幾塊罡玉,亮在這些尾蟲族人面前。

也許是發現羅征和鳳歌,同為擁有肉身的存在,尾蟲族人倒是客氣了兩分,「既然是有,早就該拿出來!」說著就要上前來接過這些罡玉。

方煒等人也鬆了一口氣,只要不和這些尾蟲族人結下樑子,總能安定一段時日。

可就在尾蟲族人打算接過那些罡玉時,羅征抓著伐體罡玉的手輕輕一縮,笑道:「我可沒說這些罡玉免費給你們。」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為首的尾蟲族人不悅的問道。

「想要,拿命來換,」羅征淡然說道。

他話音落下,壓抑在鳳歌那雙絕美瞳孔中的殺意已勃然而發,她身形輕輕一晃,纖長白嫩的手指已抓在了一隻尾蟲族人的腦袋上。 尾蟲族人的反應很敏銳,但鳳歌忽然發難,且速度實在太快。

那隻尾蟲族人根本沒時間反應,腦袋已被鳳歌直接拽了下來。

眼看綠色的血漿就要從這無頭屍體的創口處噴涌而出,鳳歌順勢一推之下,已將這屍體推出數十丈距離,「啵」的一聲,這無頭屍體竟保持著原本的姿態鑲嵌在牆上。

鳳歌將尾蟲族人的腦袋丟棄在地上,那雙精緻的眼瞳中蘊藏著的殺意森然,幾名尾蟲族人對視之下,彷彿置身於冰雪極地中。

「這,這……鳳歌殿下,這……」

方煒還有劍慟之地的其他老人們,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

一方面他們聽聞鳳歌竟然擁有肉身後,覺得她一定能成為天宮的助力,但鳳歌畢竟剛剛進入十四重天,按照彼岸生靈實力提升的節奏,不可能這麼強!

另外一方面,鳳歌殿下真不應該出手殺人!

方煒忌憚的絕不是區區幾名尾蟲族人,而是這些尾蟲族人背後的勢力!

現在殺了對方的人,很多事情恐怕一下子亂套了。

可方煒他們哪裡知道,鳳歌已經忍了許久。

按照她的性格,尾蟲族人一開始侮辱天宮時,她恐怕已將它們撕成碎片。

對待弱小而自己厭惡的東西,鳳歌沒有任何憐憫,如同那些試圖攻擊她的暗域生靈一樣。

但剛剛羅征一直示意,讓鳳歌壓抑自己的情緒,鳳歌才沒有出手。

直到這幫傢伙欺人太甚后,鳳歌才出手。

「你……你敢殺我族人!」為首的那位尾蟲族人呆住了。

它沒想過這些懦弱的人族,竟敢反抗!

鳳歌望向羅征問道:「我還想多殺幾隻蟲子……」

羅征面帶笑容點點頭道:「可以,留一隻就行。」

他話音剛剛落下,鳳歌已拖拽著一條條光絲沖了出去。

在十三重天沒有合適的衣物,覆蓋在她身體上的是一根根光線編織的衣物,這般衝刺之下,她宛若一隻追光的精靈一般。

眾人只看到眼前幾道白光忽閃忽閃,那幾隻尾蟲人的頭部徑自朝著天上飛去,只留下一尊尊無頭屍體。

一個呼吸后,只剩下那隻為首的尾蟲族人還活著。

為首的這隻尾蟲族人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它剛剛尚有心思打算反擊,可看到鳳歌這般能耐,它渾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著,只是到了這一步,它還不忘記威脅道:「你們殺了我們尾蟲族,鬼蠍大人……鬼蠍大人一定會踏平你們!」

羅征微笑道:「所以我留下你一條性命,就是讓你回去通報那位鬼蠍大人,就想知道它如何踏平。」

這隻尾蟲族人聽到羅征的話后,眼中閃爍著錯愕的光芒,它感受到羅征十分的自信,不僅沒有將尾蟲族人放在眼中,更沒有將鬼蠍大人放在眼中!

不過對方既然肯繞自己一命,它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誰也不願意平白無故送死。

就在尾蟲族人準備離去時,方煒咬了咬牙說道:「既然已經殺了,那就都殺了!不要留後患!」

尾蟲族人死在天宮據點,的確是很大的麻煩,但天宮可以死不承認,最多耗費巨量的魂丹擺平此事,如果真的放任這隻尾蟲族人離開,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鳳歌輕輕的摩挲著指尖,在她眼中,這些蟲子才是真正的骯髒,心中尋思著是不是要在彼岸中弄一把劍。

她聽到方煒的話后,目光望向羅征,流露出詢問之色,是否要將最後一名尾蟲族人擊殺。

羅征卻搖搖頭,徑自朝著據點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放它走。」

他讓鳳歌出手,目的是震懾尾蟲族後面的勢力。

敵強我弱的情況下,妥協是沒有意義的,他並不贊同方煒的處理手段。

「你他媽的是誰!是想害死我們太一天宮嗎?」方煒攔在羅征跟前咬牙切齒的說道。

劍慟之地也聽聞過這位「天行」,但天行的身份一直和天宮很曖昧,是不是天宮弟子還是兩說。

在方煒看來,得罪了這些彼岸生靈,只能讓太一天宮在彼岸中寸步難行,他自然憤怒!

羅征湊到方煒面前,嘴角帶著一絲弧度笑道:「我叫羅征。」

劍慟之地的幾名老人聽到這個答案,都怔了一下,傻傻的看著羅征的背影。

而不少新晉渾源境的弟子們,同樣也愣住,他們倒是記起來,羅征的陽魂橫渡彼岸后一直沒出現過,有些人心中固然疑惑,但沒有問起來,原來這位「天行」就是羅征本人?

至於愁殉心中早已猜出,倒是沒有太多的意外。

羅征在渾源大世界中,基本已暴露自己的身份,再掩蓋下去已沒有太大的必要,行動起來反而束手束腳,他現在便是大大方方承認了。

當羅征進入木質建筑前時,忽然拍了拍額頭,轉身說道:「對了,剛剛繳納的那些罡玉和靈魂結晶,讓那隻蟲子交出來。」

隨後他才徑自踏入其中。

……

……

幾乎每一個超級勢力,都有一個甚至數個彼岸種族作為靠山,太一天宮也不例外。

但太一天宮背後的彼岸種族在十四重天內不算強大,這也導致劍慟之地的弟子們的被動,處處被針對,這些年他們在萬靈城中一味的忍讓,才換來一處安身之所,這也是劍慟之地的弟子們不願意呆在十四重天內的緣故。

方煒聲色俱厲的向羅征陳述了太一天宮現在的境遇,「你這樣的做法,會讓我們在彼岸內寸步難行!」

「不知有熊一族,離淵族這些大族,在十四重天是什麼待遇?」面對激動的方煒,羅征平靜的說道。

「他們背後的靠山都是十四重天的巨頭,自然沒有彼岸生靈敢對他們怎麼樣,」方煒不滿的回答道,劍慟之地的老人們提到此事都有些辛酸。

他們放在太一天宮中,都是人中龍鳳,誰願意在彼岸內受氣?

羅征想了想后,才面帶笑容說道:「一味的忍讓,只會讓這些蟲子們得寸進尺,既然沒有靠山,我們去尋一個靠山便是。」

「說得輕巧!尋誰當我們的靠山?尋你么?」一名劍慟之地的老人質問道。

羅征扭頭望向不遠處的鳳歌,鳳歌端坐在一旁,純潔者的肉身靠著想象雕琢而成,幾乎與完美,無時無刻都散發著獨特的魅力,羅征說道:「尋不到靠山,我們當自己的靠山便是。」 一縷縷殷紅的光芒跳躍著,在那隻尾蟲族人的複眼中跳動著。

它十分敏捷的在萬靈城中穿梭,心中更是為死去的同伴悲憤不已。

這些骯髒的靈魂不知從哪裡找來兩具肉身,也想挑戰偉大的鬼蠍大人,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它了。

城北,大片大片的蕨類植物點綴其中。

彼岸種族千奇百怪,但各自還是有些不同的分屬。

尾蟲族人便居住在成北,而這裡則聚集著為數眾多的蟲類生靈。

當這名尾蟲族人到了城北后,徑自鑽入了一座深不見底的洞穴,這洞穴內節次鱗比,兩側懸挂著一個個小小的蟲壺,壺中豢養著各種各樣的奇蟲。

到了這洞穴的最底部,尾蟲族聞到了一股奇異的香味。

那是香蝶族的體香,鬼蠍大人喜歡這種香味,收藏了不少香蝶族的雌性養在身邊。

順著底部的通道沒走多久,已到了盡頭。

一個沙啞的聲音傳來,「貓役,讓你收的罡玉與靈魂結晶可否拿到?」

底部的黑暗處,一條黑色的蠍子尾巴平放在地上,尾巴末端一個細小的鉤子上閃爍著幽黑色的光芒,看到這鉤子后,尾蟲族人吞了吞口水。

他親眼看到過鬼蠍大人懲處一位手下,只是被鉤子劃破了一丁點皮肉,那位手下就在一個呼吸內變得一片漆黑,氣息全無。

尾蟲族人知道自己帶回來的消息,會讓鬼蠍大人暴怒,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

「收到了,」尾蟲族人回答道。

「嘿嘿,這太一天宮倒是能忍,」鬼蠍大人在黑暗中笑了笑,繼續說道:「將那些罡玉和靈魂結晶交上來,改天再讓毒狗他們去收。」

鬼蠍此前沒有太過針對太一天宮,畢竟太一天宮也是受到萬靈城城衛的庇護,可鬼蠍也是受人之託,它的目的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壓制太一天宮,就看他們能忍到什麼時候。

「可是……」尾蟲族人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收回來的罡玉和靈魂結晶,又被太一天宮要回去了!」

「什麼?」鬼蠍的聲音變得陰冷起來,平放在地上的尾巴微微捲起起來。

「那太一天宮似乎尋到了兩尊肉身,其中一個人族女子出手,將我的幾個兄弟擊殺了,留我的性命,只是為了回來通報鬼蠍大人!鬼蠍大人,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尾蟲族人哭喪著臉說道。

「肉身?人族怎麼能找到肉身?」鬼蠍疑惑的說道。

自從靈魂入彼岸后,已經有許多年鬼蠍不曾見過肉身進入彼岸,聽到這個消息鬼蠍也困惑不已。

「真是如此,否則我的兄弟們怎麼可能會死?」尾蟲族人繼續說道。

黑暗中,鬼蠍思索了一下,隨即說道:「他們留你一條性命,就是為了回來告知我?」

「正是如此,」尾蟲族人回答道。

「那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黑暗中鬼蠍的聲音傳遞出來。

那條蠍尾猛然揚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刺向尾蟲族人,鋒利的尾鉤十分精準的從尾蟲族人的身體上劃過,尾鉤甚至沒能劃破尾蟲族人的甲殼,只在它體表留下一道細不可見的傷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