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企業分別是西京有色金屬集團職工醫院、陝州發達紡織集團職工醫院以及陝州省煤炭建設總醫院。

「看來我們要西京住上一個月了。」蘇韜輕笑道,「戚家豪將三家國企醫院都安排在了西京市,也算是給我們提供方便,畢竟不用東奔西跑。」

柳若晨卻是搖頭,蹙眉道:「我覺得倒沒有那麼簡單,他號稱關中王,在陝州的勢力非同小可。這三家醫院卻沒能吃得下,足見難度非常高。另外,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動些小手段來阻撓我們,也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蘇韜痛心疾首地拍了一下腦門,道:「原來是這樣,要不咱們知難而退吧!」

「呸!」柳若晨知道蘇韜是故意耍寶,毫不留情地啐道,「迎難而上,方顯英雄本色。剛才你不是說過嗎?這是蕭副總理對你的考驗,難道你想讓他失望?」

蘇韜笑道:「蕭副總理失望不失望,我倒是不在乎。但我更怕你會失望!」

柳若晨微微一怔,拿手支起下頜,嘆氣道:「你說得對,在這件事情上,我花費了很多精力,讓我現在退出,真的有種空落落的感覺。」

蘇韜轉過頭,望著窗外,道:「人就是這樣,很多時候為了心中的不甘,不停地追逐,撞得頭破血流、鼻青臉腫。不過,如果沒有這種向上的勁頭,人生還有什麼

(本章未完,請翻頁)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公眾號!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905章十天解決一家

瀏覽閱讀地址: 上午十點,李安博準時來到五樓的會議室,幾分鐘之後,組織部長蔡瑁祥,副書記林志德,省長駱川,省委書記曹廣佑相繼走了進來。幾人聊了一會之後,便開始議事。

今天這是個小範圍的書記碰頭會,按理來說,李安博是沒有資格參加的。

不過,今天的會議與李安博分管工作有關,所以李安博才會列席參加。

李安博很年輕,在省委常委當中屬於少壯派,所以論資歷在常委中並不靠前,儘管討論自己分管的招商引資工作,他只是微笑著坐在一旁,手裡拿著簽字筆,低著頭在材料上畫圈圈,偶爾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能這麼年輕成為省委常委,李安博早已將自己修鍊得很好,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從容和淡定。

會議進行得比較順利,其餘幾人事前就已經分別通過氣,早已達成妥協,所以沒過半小時,關於全省招商引資的具體內容就討論完畢。每年省政府都會發送招商引資的文件通知,大部分內容都是老生常談,唯一要注意的是,裡面的領導小組成員會不停地變化,懂得政治的人,從名單的背景就可以分析出,誰如今得勢,誰如今失勢。

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曹廣佑突然笑著問李安博,「既然安博是負責招商引資的主要負責人,想必也有自己的心得想法,不妨跟大家說一說,知道你的思路,以後招商引資工作才好開展,我們也可以更好地配合你。」

李安博不動聲色,心裡腹誹不已,人員都被你們確定好了,這個時候還問我的意見,不是走過場嗎?

不過,既然省委書記問自己,他總不能當啞巴,笑道:「曹書記你們的想法很成熟,我只說兩點意見。第一,剛才我們提到招引互聯網企業,值得商榷。互聯網火熱多年,已經處於衰退期,既然陝州在幾年前未能成功佔據這個產業的制高點,不能盲目跟風。第二,陝州應該關注到其他政策動態,我覺得醫療領域值得期待。這幾年國家一直在大刀闊斧改革醫療,不妨可以從這個角度切入,積極引導企業往這方面來投資,形成產業集群,或許可以在各省的競爭格局中找到醫療改制的一席之地。」

曹廣佑原本詢問李安博只是隨口一說而已,沒想到李安博竟然說了自己內心的想法。不過,李安博的切入點很巧妙,沒有涉及領導小組人事權,只是說了招商引資的方向性。

曹廣佑點了點頭,沉聲道:「安博同志,說得有幾分道理。前不久蕭副總理為了推進醫療改制,陸續接見了各省負責衛生系統的副省長,並作出了指示,這足以說明國家對醫療衛生的重視程度。要不,這樣吧,醫療改制這一塊和招商引資結合起來,就交給安博同志來負責。既然你有信心打造一個醫療產業集群,那麼就大踏步地去執行。」

李安博原本也是信口一說,沒想到曹廣佑直接將衛生這一塊全部推給自己,他微微一怔,很快想明白,曹書記這是故

(本章未完,請翻頁)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公眾號!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906章唯有利益永恆

瀏覽閱讀地址: 又等了一刻鐘,蘇韜才姍姍來遲,見顧茹姍板著臉坐在位置上,笑道:「讓你久等了吧?」

顧茹姍不高興地說道:「讓我早點到,你自己慢悠悠的。」

蘇韜挑眉道:「喲呵,當了幾天大明星,脾氣見漲嘛!」

顧茹姍白了蘇韜一眼,將頭調到一邊,暫時不準備理睬蘇韜。

蘇韜無奈苦笑,道:「我不是讓你去三味堂集合嗎?誰讓你直接來酒店了。」

顧茹姍低聲說道:「三味堂那邊有狗仔蹲點,經紀人提前去踩過點,讓我不要過去。」

蘇韜微微一愣,嘆氣道:「好了,讓你久等是我的不對,但是呢,今天是夏禹的婚禮,我遲點過來不太惹眼。」

「你怕搶他的風頭?」顧茹姍好奇地問道。

「是啊,不信你等著瞧啊。」蘇韜臉上露出無奈之色。

話音剛落,不遠處有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子走過來,面帶笑意,寒暄道:「蘇神醫,你好!」

蘇韜不記得此人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市葯監局的一位幹部,與夏禹的關係私交不錯,笑道:「你好,我替夏禹感謝你的到來。」

中年官員擺了擺手,很認真地說道:「三味集團現在是漢州的明星企業,能參加夏總的婚禮,實在是我的榮幸。」

蘇韜與中年官員又寒暄幾句,才回到座位,笑著與顧茹姍道:「你看到了吧?等下人多了,還有更多人來跟我打招呼呢。」

顧茹姍心情舒服不少,笑道:「你啊,不一定是怕搶了夏禹的風頭,只不過是不想應付這個場景而已。」

蘇韜朝顧茹姍比了個大拇指,道:「知我者,茹姍也!」

隨後,他起身朝迎面而來的一個幹部走過去,剛才那個葯監局的幹部可以隨意應付一下,但此人是漢州市公安局局長梅東成,正處級幹部,江清寒的頂頭上司。夏禹不知道通過什麼關係跟梅東城搭上線,足見他的處事能力也水漲船高。

很多人覺得自己絞盡腦汁也混不開,其實跟自己所處的環境和平台有關係,夏禹藉助三味堂的名號,在漢州現在誰不給三分薄面?

蘇韜微笑道:「梅局長,你好!謝謝你對三味堂的支持!」

梅東成哈哈大笑,「蘇神醫,我得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的幫助,我們市刑警隊如何能屢破奇案呢?」

市刑警隊歸梅東成主管,因為近一年來成績出色,所以他也順利晉級,據了解很有機會在明年更進一步。一般來說,市公安局局長都有不錯的晉陞通道,下一部可能成為副市長甚至成為常委,他年齡不算大,潛力無窮。

梅東成的政治嗅覺也比較靈敏,知道市委書記這幾年都在打造中醫之鄉,所以與夏禹認識之後,有意多接觸幾次,於是跟三味堂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不過,梅東成真正認可的人,並非夏禹,而是他身後的蘇韜。

蘇韜才二十歲出頭,不僅與省委殷書記關係很好,而且聽聞在中央也受到蕭副總理的信任,如果真能與蘇韜打好關係,以後晉陞部級幹部,也是極有可能的。

對於像梅東成這樣的幹部,他們最大的希望就是即將退休的時候晉陞到副部級,才不算在仕途上走一遭。

蘇韜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被漢州所接受,心底也將漢州視作大本營。在漢州這種三線城市,打造中醫之城,還是比較適合的,如果真到了省會城市,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不會讓你大動土木。

漢州的經濟業態不明顯,是標準的旅遊城市,缺少實體經濟的支撐,中醫之城項目,可以讓漢州的經濟發展特點更有標誌性,在未來的城市競爭之中展現出獨特之處。

蘇韜與梅東成聊天的時間則更長了一點,也有幾個政府幹部過來插話,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婚禮開始的時間,主持人站在舞台上開始講話,婚禮的流程都一樣,先讓新郎上台,然後從老丈人的手中接過新娘,兩人互換誓言和戒指,雙方家長再進行互動,最後新人在伴娘伴郎的陪同下,逐一為來客敬酒。

證婚人環節,讓人頗為意外,夏禹請動市政協主席袁偉德為兩人證婚。

雖然市政協屬於養老部門,但政協書記卻是正廳級幹部。聽到主持人說明袁偉德的身份之後,嚴瑤和牛柳均是微微一愣。

「沒想到新郎還挺有人脈關係的。」嚴瑤放下筷子,表情有些驚訝地唏噓道。

「雖然政協書記沒什麼權力,但也是正廳級幹部。」牛柳嘴角卻是輕蔑一笑,「我也說嘛,玉琴心高氣傲,怎麼會嫁給一個普通人呢?」

嚴瑤輕聲點頭附和道:「好歹當了幾年明星,還是有些人氣的。不過,證婚人而已,剛才沒有介紹他們有什麼親緣關係,很有可能是新郎認識政協的人,然後委託政協書記給個面子,上台證婚的。」

「這種情況很多,有些人就是喜歡這麼做,搞得全天下,就他們最牛一樣。」牛柳輕哼一聲。

女人的嫉妒心就是這樣,一旦滋生,就會源源不斷地到處漫溢,無論好還是不好,都會成為被攻訐的地方。

嚴瑤壓低聲音,指著主桌上的一對老夫婦,道:「看到沒,從新郎父母的穿著打扮,就可以看出來,其實新郎家裡也沒什麼錢。」

「唉,老成這樣,看上去有七八十歲,家庭生活環境肯定很一般。」牛柳皺眉道,「難道真是新郎很有能力?」

「能力也有限啊!」嚴瑤得意地一笑,「我剛才在網上查過三味製藥了,今年剛剛註冊成立的新公司,你覺得他多有能力?」

牛柳眸光一閃,嘆氣道:「當兵的男人確實挺有魅力,但他又不是軍官,估計也沒有讀過什麼書,頂多人脈在漢州不錯而已。」

嚴瑤笑道:「對啊,真出了漢州,恐怕誰也不認識他了。」

兩個女人心裡陰暗起來,什麼話都敢講,還專門挑一些陰毒的話,只不過兩人的音量比較小,如果被桌上的其他人聽見,恐怕早就將她們趕出婚禮了。

世界就是這樣,有善意,就有惡意,所以做事只求無愧於心,如果你事事都想別人認可你,不僅自己活得很累,而且總會有人覺得你做得不夠完美。

在你自己的世界,你是唯一主角,但在別人的世界,你只是配紅花的綠葉。

蘇韜雖沒有坐在主席,但距離主席的位置很近,桌上與蘇韜的關係很近,晏靜母女、呂詩淼母女、蔡妍、覃媚媚、顧茹姍,還有老金、樊梨花母女。肖菁菁、趙劍、王鵬等三人坐在另外一席,席上有劉建偉、巴頌和妮妲兄妹。大森唯和坂本奈月坐在三味製藥的員工席……

總而言之,今天來參加婚禮的人數很齊全,之前大家或許素未謀面,只通過電話進行溝通過,如今總算面對面來了一次親密交流。

蘇韜坐在桌上有點頭皮發麻,雖說早已想過,與自己關係親密的女人們坐在一起,會出現什麼樣的化學反應。但這一刻真正到來之時,卻還是感覺有些陰風陣陣,背脊發寒。

晏靜、呂詩淼、覃媚媚是一派,顧茹姍、蔡妍是一派,派系陣營出現井水不犯河水的天塹,讓蘇韜覺得不寒而慄。

不過,礙於這是夏禹的婚禮,女人們的言辭交鋒,更多都是含沙射影,但蘇韜心中卻暗自打定主意,如無必要,下次再也不要讓她們碰面了。

「茹姍,主持人喊你上台表演了。」蘇韜一直沒有多說話,見顧茹姍跟身側的蔡妍聊得熱火朝天,沒聽見主持人的話,連忙提醒道。

顧茹姍嘆了口氣,苦笑道:「我都沒有好好準備!」

「沒事,你現在是大明星,露個臉就足夠了。」蘇韜幫夏禹邀請顧茹姍參加婚禮,其實就是為了給他撐場面,夏禹不僅是自己的員工,還是自己的兄弟和好哥們,讓顧茹姍在他的婚禮上免費獻歌一曲,會讓他的婚禮增色不少。

顧茹姍無奈嘆了口氣,她哪裡不知道蘇韜的用意,外面現在給經紀公司開價,私人宴席至少二十萬人民幣,商業演出也得五十萬左右,但現在卻是完全義務勞動。

不過,她內心卻是甜滋滋的,因為一直總是自己在欠蘇韜的人情,現在總有機會彌補一些了。

「下面有請今晚的神秘客人,她究竟是誰呢?請大家拭目以待。」男主持人事先得知名單,他說到此處竟有些太過激動,以至於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顧茹姍摘掉了棒球帽和墨鏡,見髮帶給鬆開,黑亮的滿頭秀髮,如同瀑布般披灑在雙肩,然後平穩地踏上舞台,儘管穿著便衣,但依然無法遮掩她絕佳的身材比例。

「是顧茹姍!」

「沒錯,真的是她!本人比熒幕上更好看。」

「哇,好厲害,竟然請動這麼有名的明星!」

下面的賓客席議論紛紛,為今天能來到婚禮現場感到慶幸,紛紛拿出手機,對著顧茹姍狂拍不已。

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情秀滿桌的美食,將顧茹姍突然出現的照片,發到朋友圈,那才是夠勁爆的亮點! 有色金屬職工醫院,急診室外,一名戴著口罩的護士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張單子,道:「誰是吳俊的親屬?」

兩位中年人連忙走上去,中年婦女低聲道:「我是他的媽媽。」

護士淡淡地掃了一眼中年婦女,道:「你們怎麼還沒有去繳費?醫院剛才搶救已經給你們墊付了不少醫藥,如果你們不及時繳費的話,搶救就沒有辦法繼續進行下去了。」

中年婦女抹著淚水,道:「搶救費要好幾萬,實在太多了,你們先救救我兒子吧,請放心,我們老兩口以後一定會償還這筆錢的。」

護士皺了皺眉,不悅道:「醫院不是我家開的,有相應的規矩。我們醫院只允許拖欠一萬五千元的費用,超過規定的部分,就不允許了。現在病人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還得繼續用藥,你們可以有多少先給多少,不然的話,病人就死在手術台上了。」

這幾年醫患矛盾緊張,受到媒體的關注,醫院也改進了不少,以前是先付錢再急救,如今放寬政策,可以先治療,允許後期再償還。不過,很多醫院因此造成了壞賬,病人治好病之後,不償還欠款,讓醫院陷入財政危機,所以部分醫院也有標準,像有色金屬職工醫院有自己的規定,72小時之內,如果患者沒有還錢,而且欠款超出一萬五千元,將停止治療。

中年婦女哽咽道:「我們身上也就十來塊錢,正在想辦法跟別人借錢,求求你救救我兒子吧。我們可以給醫院幹活,慢慢償還這筆錢。」

護士暗嘆了一口氣,雖然內心有些同情,但她長期在醫院工作,見慣了形形色色的病人家屬,她自己本身也是醫院最底層的員工,心有餘而力不足,低聲勸道:「大爺、大媽,建議你們趕緊去想辦法吧,不是我不肯幫你們,而是實在無能為力。」

中年婦女悲痛地望了一眼丈夫,道:「怎麼辦?難道就讓俊子就這麼死了?」

中年男子無奈搖頭道:「唉,我們做父母的能力有限啊!我現在也沒有辦法。」

正在這時,從遠處走來一個俏麗的護士,她問道:「彭月,怎麼了?」

彭月搖了搖頭,嘆氣道:「病人還沒有搶救過來,還需要醫藥費,他們湊不出錢,所以恐怕要終止治療了。」

這位俏麗的女護士正是何朵,她見這對夫妻臉熟,想起那天在外面餐館見過面,道:「現在需要多少錢?」

「三千八百多!」彭月搖頭苦笑道,「他們身上只有十來塊錢,怎麼能夠!而且病人的情況很嚴重,顱內出血嚴重,就算是搶救過來,還得一大筆康復費用,能夠恢復正常的可能性極低。」

何朵打聽過這家人的事情,患者是和別人產生糾紛,被人打成重傷,已經連續搶救了三天三夜,現在情況依然不穩定。何朵見這對夫妻實在可憐,低聲與彭月道:「走吧,我去幫他們先墊上。」

彭月獃獃地看了一眼何朵,隨後搖頭苦笑道:「朵,你還

(本章未完,請翻頁)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公眾號!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908章病危另有隱情

瀏覽閱讀地址: 原本寬敞明朗的病房內,如今卻是烏煙瘴氣,光線暗沉,窗帘被拉得嚴嚴實實,剛打開門迎面就飄過來濃烈的煙味兒,按理說,這裡是絕對禁煙的,但病人身份特殊,當值的護士,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算大的外屋,湊了六七個人,其中五人都掛了彩,或者頭上包著厚厚的繃帶,又或者腿傷捆綁著石膏。坐在靠窗一側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二三歲,嘴裡叼著一根煙,嘴角噙著得意的笑容,從手裡的撲克中抽出幾張,重重地摔在桌上,笑問:「有人接得住嗎?」

其餘幾人無奈搖頭,那男子繼續出牌,片刻之後,就將牌全部出完,哈哈大笑道:「我贏了!你們趕緊給錢。」

其他人垂頭喪氣,不甘心地掏錢丟給男子,男子嘿嘿笑道:「否極泰來啊,看來霉運走光了,現在好運不斷了。」

此男子正是有色集團副總經理的兒子,名叫馬翔鳴。

坐在他右手邊的是副院長之子雷崢,笑著拍馬屁道:「是啊,馬少一怒,血濺五步啊。那鄉巴佬也是沒眼力勁,惹誰不好,竟然敢跟你叫板。」

馬翔鳴淡淡地哼了一聲,低聲問道:「他死了沒啊?」

「還在搶救當中呢?即使不死,估計也成植物人了。」雷崢陰惻惻地說道。

「植物人最好!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馬翔鳴惡毒地笑道,「你跟醫生打過招呼沒啊?」

雷崢尷尬地笑道:「醫生那邊不能瞎打招呼,真弄出人命,誰敢承擔責任啊?不過,我安排人跟他的父母催費了。如果不及時支付醫藥費,醫院也不好繼續跟他們搶救。」

馬翔鳴笑道:「當初你將他送到咱們職工醫院就是存有這個壞心思吧?」

雷崢嘿嘿一笑,開始洗牌,道:「這是咱們的主場嘛,他的生死完全掌握在我們的手中。」言畢,他看了一眼馬翔鳴打著石膏的腿,「我頭現在還暈著呢,那小子當初下手也挺狠的,根本不要命的主。不就是停車的時候,碰到他那輛破三輪車了嘛!竟然敢對咱們下這麼毒的手。」

人都會站在自己主觀立場上說事兒,事情的始末是這樣的,吳俊平時靠著騎三輪車,流動賣小吃賺錢,當晚正好將臨時攤點設在一家酒吧的外面,結果馬翔鳴開車的時候,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一下子撞翻了吳俊的三輪車。一群人仗勢欺人,出言不遜,吳俊也是個火爆脾氣,以一對五,竟然將這幫人全部收拾了。最後馬翔鳴打電話,通知酒吧裡面的保安,才將吳俊震懾住,群毆之下將吳俊打得奄奄一息。

馬翔鳴也不想鬧出人命,在雷崢的建議下,就將吳俊給弄到職工醫院進行治療,如果真的搶救無效,醫院可以出具有利於自己的證明,就可以讓自己逃脫責任。

「人如果真死了,怎麼辦?」旁邊有一個膽小的人,輕聲問道。

「死了就賠點錢唄,怎麼,難道還要我們以命抵命?」雷崢大聲笑道,「他那狗命,能跟我們相提並論嗎?」

馬翔鳴也笑道:「人真死了,就給他父母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公眾號!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909章囂張的馬大少

瀏覽閱讀地址: 雷崢在馬翔鳴的催促下,走到前台找到護士,詢問何朵的情況,護士也沒有隱瞞,道「何朵剛才被護士長批評了一頓,好像決定要辭職了。」

雷崢皺眉道:「鬧了一點小誤會而已,幹嘛要辭職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