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聚氣境的怪物,感應十分的敏銳,隔着很遠就發現了靠近的陌生氣息,不禁發出一聲咆哮,眼神森然的死盯住蕭越,揮舞着手裏的鐵鏈就撲了過來。

礦洞屍將雖然帶一個屍字,行動卻是一點不慢,甚至比起不開風之靈動的蕭越都要快上一些。

「殺了你,我就能晉級了,算你運氣不好。」

蕭越低喝一聲,握起有些卷刃的精鐵刀迎著礦洞屍將砍去。

嗚~~

一瞬間,眼前一條手臂粗細的鐵鏈,帶着抽裂空氣的響聲狠狠砸落。

「就讓我試試,聚氣境的怪物有多強大,千萬別讓我失望。」蕭越神色凜然,精鐵刀砍下的力量再次提升幾分。

鐺!

兩件武器撞擊在一起,大量刺眼的火星濺起,巨大的力量順着蕭越的雙臂涌到身上,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論到純粹的力量人類武者並不佔優勢,除非修為超過怪物許多,人類真正的優秀在於對武技的運用。

「好強。」

蕭越雙臂微微顫動,本就有些卷刃的精鐵刀直接被磕出一道豁口,而且身上出現了緩慢掉血中毒的狀態。

面對聚氣境的怪物,凡胎級別裝備能起的作用就很小了,之前那把螳螂刀同樣是對付聚氣境怪物才毀掉的。

一擊砸退蕭越,礦洞屍將興奮的咆哮一聲,鐵鏈再次呼得一下抽打過來。

蕭越眼角一陣跳動,快速服下一枚解毒丹就不再和其硬碰硬,身軀扭出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堪堪向一側閃去。

呼!強烈的勁風吹過,鐵鏈擦著耳根擊空,只是護身罡氣形成的氣流卻猛然顫動,韌性直接掉了一半還多。

「死。」

蕭越神情冷厲,避開鐵鏈的同時精鐵刀橫掃出去,狠狠砍在了礦洞屍將的胸口。

噗。一刀彷彿砍在了彈性十足的橡彈上,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開了。甚至精鐵刀受這股氣勁的反震后不停的翁翁顫動,刀身表面出現了幾道肉眼可見的裂紋。

「我擦。」

看着手中幾乎廢掉的精鐵刀,蕭越忍不住罵了一句,果然隨着玩家遇到的怪物越來越強,普通裝備已經沒用了,這才跟怪物碰了兩下,一件裝備就廢掉了。

聚氣境怪物的攻擊明顯不是只有蠻力,舉手投足間都有一股無形的氣勁加持,就像他剛才閃避那一下,明明避過去了,護身罡氣的韌性卻掉了一截,就是受到了無形氣勁的攻擊。

蕭越的一刀雖然不致命,卻將怪物徹底激怒了,暴虐的震吼在礦洞內回蕩,那條原本銹跡斑斑的鐵鏈陡然閃過陣陣烏光。

「不好。」

蕭越心中一寒,本能的就要後退閃避,只是依舊晚了一步。

剎那間怪物將手中的鐵鏈一揮,一道鐵鏈虛影飛臨頭頂,蕭越只覺身軀一沉直接被禁錮在了原地,頭頂出現了一條不斷減小的狀態條,看起來至少要持續三秒鐘。

礦洞屍將震吼一聲,粗大的鐵鏈狂暴揮舞著抽擊向蕭越的腦袋,這種要害一旦被擊中絕對沒有倖存的可能。

「真當我奈何不了你?」

眼前鐵鏈快速抽來,強大的力量使的空氣都出現了明顯的扭曲,蕭越眼中透出強烈的殺意,隨手將半廢的精鐵刀扔在地上。

滋啦~~

蕭越的手臂處陡然肆虐起強烈雷光,迎著抽擊過來的鐵鏈一拳砸了上去,他只是被禁錮在了原地,並不影響出手攻擊。

咔嚓。

鐵鏈與拳頭碰撞在一起,蕭越臉色微變,閃雷拳凝聚的力量輕易就被擊潰了,一些殘餘的閃電力量撞到牆壁上,堅硬的岩石啪啪龜裂開來,足見他的攻擊力已經強到了一定程度。

「居然擋住了。」

一絲詫異自眼中升起,礦洞屍將的一擊雖然狂暴,蕭越對閃雷拳的攻擊同樣自信,結果卻是平分秋色。閃雷拳雖被擋下,不過拳中蘊含的閃電力量順着鐵鏈涌到了礦洞屍將的身上。

吼~~

閃雷拳蘊含的閃電對於這種常年不見光明的怪物,有着極為強烈的剋制,礦洞屍將受到閃電攻擊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嘴裏發出怪異的吼聲。

「死。」

蕭越目中殺機涌動,虎嘯咆哮間揮拳砸在礦洞屍將的腦袋上,可忽然他感覺拳頭被一道類似護體罡氣的能量擋住了。

「你擋的住嗎?」

蕭越震喝,一股更暴烈的真氣涌動,虎嘯拳威力再次提升,無形的氣勁阻隔瞬間被破,攻擊狠狠打落下去。

噗!

礦洞屍將的腦袋如西瓜一樣爆碎開來。

「被自身徹底掌控的武技,果然跟死板的系統技能有很大區別。」

如果是單純的系統技能,施展后根本沒法控制威力,默認攻擊力都是恆定的,剛才蕭越下意識的調用更多的真氣,虎嘯拳的威力果然進一步提升了。

否則要破開怪物的防禦,恐怕要多廢一番工夫。

就在這時蕭越身體一輕,感覺限制行動的禁錮狀態總算消失了,隨手對失去了腦袋的礦洞屍將輕輕一推。

呯。

怪物倒地的同時,血氣消失了,一大團能量飛速的湧來。

刷。

能量鑽進身體的同時,蕭越身上出現了一道強烈的金光,境界終於突破到了聚氣境。

相比起凡胎境,聚氣一重的實力近乎強了三四倍。

凡胎境主要的攻擊方式還是肉身力量,體內並不多的真氣堪堪用來催動武技,而且消耗速度十分的嚴重。

一入聚氣境像是踏入了另一片天地,感覺完全不同了,一身真氣更加的渾厚不說,似乎只要蕭越願意,這股狂暴能量就能按照他的心意破體而出,對眼中的目標造成強大的破壞力。

可惜不等他好好體會一下聚氣境的強大之處,系統的提示音來了。

叮~~

「恭喜玩家為戰而生,您成功登上華夏區修為榜,是否選擇匿名。」 不知不覺發書已經一個月,明天中午十二點就要上架了,還求大家多多支持,給個首訂什麼的。

作為一名剛入行的新人,啥也不懂,兩眼一抹黑,還是在座的各位帶佬們幫我少走了許多彎路。

給我傳授經驗,幫忙管理書友圈書友群的班皇,幫我撐過前期單機期的茶天帝,幾乎每天一過十二點就來給我投推薦的大哥哥要加油啊,送給我第一張月票的核彈劍仙衛宮士郎,最開始給我打賞的喵了個咪白勺,被子大魔王,百貨店封,第一個萬賞的老闆即系邊度,還有每天都來的書友20210724204602184。還有許許多多支持,幫助過過我的書友,這些我都一一記着。

因為你們的鼓勵,我才能走到今天,小狼在此萬分感謝大家。

明天即將上架,我看作者後台里有接近五分之一的書友都是還沒成年的學生黨。我也是從學生階段過來的,那時候沒錢嘛,很正常。不過也懇請各位不要看盜版,去qq瀏覽器和qq閱讀吧(雖然廣告很多)但是也是正版,你們每翻過去一篇廣告,也可以給小狼增加一絲絲廣告分成的收入,而且不會有盜版網站那種錯字漏字亂碼的情況出現。

有能力的書友,還求各位多多支持一下正版,每天在章節末尾看幾個廣告,白嫖點娘的來的點數就足以訂閱兩章。(如果有qq瀏覽器的書友也能來起點支持一波首訂那屬實感激不盡)

作為一名寫手,讓我表示憤怒的兩件事:什麼,筆趣閣竟然沒有我的書?什麼筆趣閣竟然有我的書?

說一下關於加更:

一百月票加一更(福利月票不算)

一次性打賞五千點加一更(限兩次)

五千的機會用完之後萬賞加一更(無限,上不封頂)

盟主十更

白銀……算了,我還是不做這個夢了。白銀一百更,不過估計我是沒啥可能收到這個。

不知道能不能有五百均訂,其實群里的書友們都知道我其實是存了不少稿子的,本着想沖一周戰力榜幹掉老鷹的心思存的,結果後面才知道要五十萬字以上,五百均訂以上才能上榜。哎,希望能給我一個爆更的機會吧。

如果有五百均訂,那我每天保底三更。如果有七百均,每天保底四更。千均我每天日萬!

明天中午十二點上架,十更(書友20210724204602184五千賞一更,好id全被註冊了萬賞兩更,即系邊度萬賞兩更,上月月票兩更,欠賬一次性結清)有點事在忙,晚點更新!

周天爭取多發幾章()

《異世界魔獸育種指南》稍微晚點更 如今,時鳶早已忘了那件事,畢竟她經歷的舉手之勞太多了。

可對於陸霆之來說,時鳶是在他最迷茫和無助的時候,出手幫了他,這讓他從此下定決心,一定要追趕上前輩的步伐,努力提升自己,從而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任務瘋子。

很快的,他便在新人中脫穎而出,位居榜首,被稱為新人王。

這時,機器人阿輝忽然道:「主人,主神他老人家在召喚大家去開會。」

陸霆之立刻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對著鏡子看了看,那一瞬間恍若隔世。

空間站里,他的真身身高足有一米幾,寬肩窄腰,身型健碩,五官與他在小世界裡面的長相差不多,比其更精緻一些。

他定了定神,繼而轉身離開了自己的房間,走在長廊里,偶有認識他的任務者與他打招呼,不過大家都是行色匆匆的,完全沒有時間停下來寒暄。

來到主神辦公室內,已經有很多任務者聚集了。

可是,在人群之中,陸霆之還是一眼就看到了時鳶。

她站在角落裡,氣質冷艷,一副生人勿擾架勢。

果然,在她的周圍,除了另外一對情侶任務者以外,便沒有其他人了。

「時鳶,這次任務有些麻煩,我們空間站的任務者,凡是沒任務在身的,幾乎是傾巢出動。瞧,我老公也被拉來做壯丁了。」說著,唐俏將身後的男人拉到了身畔,「顧少卿,之前在資料庫。」

時鳶朝他點了點頭,繼而道:「看來這次任務要多多仰仗你們兩口子了。」

資料庫的人顧名思義,掌管三千世界資料,有他跟隨,小世界里的任何資料都不需要時鳶和唐俏去特別探索了,都在他的系統里。

就在這時,陸霆之走了過來。

時鳶跟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結果沒想到,這狗男人上前便牽起了她的手,搞得時鳶一臉懵,還措手不及的。

「老婆。」

時鳶立刻甩開他的手,「辦正事呢,別起膩。」

「老婆大人,這次我可以跟你一組嗎?」陸霆之問道。

此話一出,那些一直偷偷注意這邊的任務者,統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卧槽還能這樣?新人王竟然直接去抱大佬大腿了?我們還矜持什麼?」

「什麼新人王,浪得虛名。」

「原來是一路有大佬帶,怪不得那麼順風順水。」

任務者個個耳聰目明,這些竊竊私語分明就是說給陸霆之聽的。

不過,他絲毫不在乎,此刻滿心滿眼,都只有面前的這個冷艷涼薄的女人。

見時鳶半晌沒表態,唐俏微笑上前,「時鳶,帶新人有積分,剛好我們四個組隊。」

時鳶其實看不上那點兒積分,不過,看在這次任務結束,他們還要重回小世界繼續做夫妻的份兒上,時鳶矜持地點了點頭,最終還是同意了。

時鳶想:「算了,就帶著他在身邊吧,這次任務兇險萬分,若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難道要她回去跟複製體繼續走完一生嗎?」

大佬的想法,是有些直女了,不過旁觀者清。

同為大佬的唐俏,如今也算是過來人,早已看穿了時鳶的心思。

不就跟唐俏從前一樣那?不懂情愛,因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以為自己是超脫於任何小世界的存在,絕不會動凡心,最終還是找到了自己的愛人,將他帶回了空間站。

連主神他老人家都有兒子接他的班,誰又能逃得過感情的真香定律呢?

。 楊泰合笑了笑道:「成不成功的另說,但是這部劇應該能夠給你一個鍛煉的好機會。你這幾個月跟著王征他們各種學習,理論上已經夠了,但是理論再出色,也還是要在實踐中去展現出來。

「先給你來一部讓你好好體驗一下,不是更好么?」

李程浩一想也是,楊泰合考慮的還是很周到的。

而且他不是那種迂腐的一成不變的人,之前想要讓李程浩循序漸進,其實也是因為沒碰到好機會,現在這個剛好就合適。

一集就幾分鐘,總共也才二十幾集,加起來拍攝估計不超過兩個月,之後再做一下後期工作,然後宣傳一番,估計到年末就能直接上線了。

從劇本身來說,對於演技的要求不會太高,男主角的設定一開始是冷麵理科男,雖然可能有些刻板印象,但對於李程浩來說,正合適。

關鍵還是在於,他的顏值剛好符合,那張臉放那裡就已經是偶像劇男主角的臉了,還能怎麼說?

另外女主角也是李程浩熟悉的,算是私下的朋友了,電話里交流過那麼多次,到時候估計合作也會比較容易培養默契。

「好吧,確實值得一試,那意思是,現在就簽約?」

楊泰合笑道:「說起來,還是因為你的熱度高,加上這主角要求又不高,他們有幾個備選,我估計我們回應的話應該馬上就能談成了,反正條件擺在那裡,只能盡量爭取。

「你現在是新人,熱度再高也一樣,片酬什麼的不用說了,只能給你爭取點其他的條件。不過他們開機也急,所以我會想辦法在其他部分『讓步』一下,或是幫他們點忙的。」

比如說,帶資入組,其實只要不是要求更多其他權利,這種資金注入是劇組最喜歡的。

何況這是桃視頻的自製劇,本身投資也不大,也沒有什麼大明星。

蘇小景雖然最近因為仵作那部劇小火了一把,但限於劇集本身的熱度,還是沒有到太出圈,只是因為主演身份所以看起來比少年志時候好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