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不是因為憋著氣,讓他呼吸不暢,心裏悶得特別難受。平時紅潤可愛如太陽花的小臉上,光澤有些暗淡了。

像極了一隻失了寵,努力討好主人,想要重獲主人寵愛的小狗。

「不喜歡紅提還有芒果,姐姐不是喜歡芒果仙桃嗎?我們就用芒果做滿滿的一杯好不好?」

可能所有人都看得出,他不想余卿卿回答那個大叔的問題,不希望余卿卿跟嚴驄有交際。

寧溪坤不想當個不懂事的壞孩子,特別是在余卿卿面前。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這是他有史以來,空前意識到的最強烈的危機感。不安沒有辦法讓他理性考慮利弊。

他不想管自己在別人眼裏是什麼樣。他只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爭取的機會。

余卿卿幾乎是在寧溪坤說完話,不到五秒的時間,就回過了頭。在緊咬下唇睜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孩子面前,輕柔的笑了。

像是為了安撫他的不安,摸了摸寧溪坤的頭,點頭應了聲。「好。」

溫柔清淺的笑音,裹挾著寵溺和縱容。像是對待自己家撒嬌的豆米,對它無限的容忍。

失望的呼氣聲在余卿卿話音落下之際,此起彼伏。奠定了這個似乎以嚴驄失敗的結尾。

然而,讓所有人心情低落,凱文布萊迪都差點扶額,嚴驄心沉進了谷底的時候,余卿卿的下一句話,幾乎把他送進了深淵。

也讓休閑區的所有人,心有戚戚。不知道為什麼,都有點替嚴驄不平。。「你爹,不,你父皇是我爹的記名弟子。所以我是你師叔,不信你回家去問。」蘇念回真想給眼前這個大胖子一巴掌,但想想自己這身份怎麼能跟這個大胖子一般見識呢。

蕭承澤一愣,感覺拼爹自己輸在了上一屆起跑線上了。摸了摸大腦袋嘿嘿一笑說:「師叔好,我父皇平時不怎麼管我,所以我也沒什麼文化。你可以千萬別去告狀,咱國不興這個的。」蕭承澤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髮揮的那是淋漓盡致。

「哼,懶得告你的狀。」蘇念回才沒空理蕭承……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三百二十七章:凡爾賽精上線 能做私人醫生的人,必定是有深厚的醫學知識,還有一段時間的從醫經驗,而且在業內口碑良好。這類人雖然不在醫院坐班,但是還是要受醫學界的行業規範約束的,也不能胡作非為。

江南曦也查過楊亭的經歷,他是國內醫科大學畢業,又到國外深造多年,又回到國內,在醫院從事了近十年的職業生涯。因為不再適應高強度的工作,才轉做私人醫生。

因此,他很愛惜自己的聲譽的。

所以,江南曦說要起訴他,楊亭就先慌了。

但是楊亭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嚇住的,他短暫的慌亂之後,就冷靜下來。

他對江南曦說道:「江小姐,你別激動,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聽我說,雖然這處方看著是我的筆跡,但是很有可能是模仿的。我從沒有開過這樣的處方,就算是在法官面前,我也可以問心無愧!至於這張血液檢查報告,我只能說,我從來沒有給董事長開過,這麼大劑量的肼苯噠嗪!」

江南曦抓過那張處方,和檢測報告,再次拍在桌子上,她站起身,居高臨下地望著楊亭,眼眸如兩道冰箭,逼視著他:「楊醫生,在證據面前,你任何的解釋,都是掩飾你的心虛!就算這葯沒有經過你的手,你做為我爸的私人醫生,也難逃瀆職之罪!你對我爸的病發,負有全責!你既然不對我說實話,那我就只好向衛生監督管理局舉報,並向法院起訴!你就等著收法院的傳票吧!」

她說完,把那三瓶葯,和處方以及檢查報告,都塞進了自己的包里,轉身就走。

楊亭連忙站起身,急切地說道:「江小姐,等一下!」

江南曦頓住腳步,冷臉看著他:「你還有什麼話說?」

楊亭連忙說:「董事長發生這樣的事,我也很抱歉。我承認,我給董事長開過肼苯噠嗪。你也知道,這種葯,對擴張血管效果很好。也許是夫人,或者傭人,不懂用量,才導致董事長服用超量,所以,與我沒有關係!」

江南曦冷笑著看著他:「你這麼拙劣的理由,你覺得我會信?反而,你這說法,讓我更加相信,這件事與你絕對脫不了干係。因為我可聽說,你和我那個后媽,可是不清不楚的……」

楊亭的臉,瞬間就白了:「江小姐,話可不敢亂說!」

江南曦逼視著他:「我有沒有亂說,你心裡最明白!」她說著,向他靠近一步,低聲道:「你現在只有兩條路,要麼告訴我,我爸爸發病的原因,要麼我只能訴之於法律!」

楊亭望著江南曦,心裡在打顫,臉上卻強自保持鎮靜:「如果江小姐執意不相信我,你去告我好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好,你最好在法庭上,也能這樣強硬!」

江南曦說完,帶著祁澤,離開了茶社。

她此次找楊亭,也只是震懾一下他。她知道,即便自己要告他,也只有那張檢測報告做為證據,但是卻不足以打敗楊亭。

但是他的態度,讓江南曦覺得,他也許會給自己帶來一個驚喜!

因此,她一上車,就對祁澤說:「我們去找下楚延律師!」

很快,兩個人到了楚延的律師所,見到了楚延。

江南曦說明自己的來意,讓他做為江南曦的律師,向楊亭發送了律師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天晚上。

為了接待倭國遠道而來的各方勢力。

謝千山可是花重金,在京城買了一套環境幽靜的大別墅,作為臨時接待地。

此時別墅的會客廳內,已經零零散散的坐着幾位倭國代表。

當白面郎來到此處之時。

剛一進門,他便發現房間內的氣氛異常沉悶。

而眾人見到白面郎,原本安靜的氛圍一下子躁動了起來。

當一位年過半百的男子站起身後。

目光瞬間便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此人正是倭國隱蹤,一鶴派長老,半藏一水。

「白面郎,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說着,半藏一水便指了指,房間正中間擺放着的屍體。

見到此人,白面郎也是目露驚訝。

「這不是領隊先生嗎?

白天還與我一同飲茶長敘,怎麼現在便是這番模樣了?」

「白面郎,你少假模假樣了。

既然也你說了,他白天找過你。

這到了晚上,便死了,你不覺得其中有什麼貓膩嗎?」

說話之人正是鳩山恆信。

白面郎淡淡了撇了他一眼。

而後慢悠悠的說到。

「鳩山前輩,你的意思是說,領隊先生的死與我有關咯?」

鳩山恆信不屑一笑。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若說之前他還要畏懼白面郎三分。

如今倭國眾多勢力抵達京城為其撐腰。

他說話自然底氣十足。

白面郎見他這副模樣,依舊是臉色平淡的說到。

「鳩山前輩,說話做事可要講究證據的。

口說無憑之下,我也可以懷疑,是你動的手腳。」

「你……..」

還沒等,鳩山恆信再次出言。

門外便來了動靜。

「來來來,諸位前輩,裏邊請,裏邊請。」

在謝家家主謝千山引路之下。

桃助眾高層,帶着稻和社一眾精英貫穿而入。

只是剛踏進房間,眾人便看到正廳竟然擺着一具屍體。

領頭的佐竹知史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謝家主,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謝千山見此一幕,不由的大驚失色。

尼瑪,老子他么出去接人。

你們竟然在大廳擺放一具屍體,迎接人家。

這也太不吉利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

此時,謝千山瞬間的拉下了臉色。

「諸位,我誠心接待。

這般行為是不是,有些打老夫的臉?」

此時的半藏一水等人也意識到了自己衝動。

「抱歉,佐竹君。

此時涉及到我一鶴派核心弟子的身亡大事。

作為本派長老,我必須調查清楚。」

說着,他便將事情的經過大體複述了一邊。

而後佐竹知史臉色才好轉了一切。

事出有因,他也不在追究。

「口舌爭辯又是何用?死因查出來了嗎?」

此問一出,鳩山恆信等人倒是面帶羞愧。

死因幾名國手早就查過了。

除了內傷,其他的他們也沒查出什麼。

但這忍者領隊,白天僅僅見過白面郎,自然而然的他便成了第一懷疑對象。

見眾人不說話,佐竹知史便朝着身後幾人說到。

「你們上前看看,此人死因如何。」

話音落下,人群之中便走出了幾名稻和社成員。

只是經過了一番檢查,他們很快便給出了答案。

「內傷,導致大出血。」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