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半刻鐘。

祈善將擦拭劍身的手帕隨手一丟。

收劍入鞘,悠悠往深山而去。

隱約的,還能聽到他與人低語。

「素商,陪阿爹回去敲鐘。」

「你問敲什麼鍾啊?」

「自然是敲那歹人的喪鐘!」

7017k 第84章買房子

李富和劉大強正吹著牛,李橋找劉子瑜,笑嘻嘻問道,「子瑜姐,冷不冷?」

他家只有一個火爐,還是沒辦法和暖氣比,李橋從回到家,就一直沒脫過羽絨服。

「不冷。」劉子瑜淡淡說道,卻坐得離火爐近了一些。

李橋一把抓住劉子瑜的手,將劉子瑜的手握住,劉子瑜的手冰涼冰涼的,乍一握在手裡,以為握了塊冰。

劉子瑜被李橋嚇了一跳,她想縮回手去,卻覺得李橋的手挺暖和的,下意識不想縮回去。

於是,劉子瑜只好瞪大眼睛看著李橋,心跳的越來越快。

她努力打消掉腦海中那些不對的念頭,有些納悶,李橋什麼時候成了暖男?

李橋笑了笑,放開了劉子瑜,馬上回房間拿了件衣服回來,哥這個便宜不白占,還要讓你覺得我目的單純的不行。

李橋鬆手后,劉子瑜還下意識的想抓住李橋,畢竟天真的冷,但好在她很好的控制住了,還氣呼呼瞪了李橋一眼。

「子瑜姐,我新買的羽絨服,穿上看看。」李橋翻出了一件白色羽絨服,把羽絨服給劉子瑜遞了過去。

「嗯。」

劉子瑜接過羽絨服,披在了身上,她身高和李橋幾乎一致,李橋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正合適。

「李橋,過來。」

李橋這邊正和劉子瑜玩得開心,李富突然喊了他一聲。

李橋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和李富、劉大強兩人坐在了一起。

「李橋,你劉叔剛才還在誇你,說你的眼光不得了。」李富樂道。

李橋笑了笑,給劉大強倒了杯酒,「過獎了,其實我也就做出了那麼一點點成績,和劉叔比,我還差得遠。」

劉大強連連擺手,「李橋,你謙虛了,太謙虛了。」

「不是謙虛,我這人有自知之明。」李橋笑道,「劉叔,咱們梅城的枸杞平台做的怎麼樣了?你投資了嗎?」

劉大強一把摟住了李橋的脖子,「我還想和你說這事呢,咱們梅城的枸杞平台很受領導重視,明天領導還要來見我,畢竟我是這個平台最大的股東。」

「這麼好?」李橋有些羨慕,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隨便乾乾就能做的有模有樣,他就不一樣了,他這個老闆事事親力親為,都快累死了。

不過,李橋倒是能明白為什麼梅城領導對枸杞平台這麼重視。

梅城是一座移民城市,也是一座資源型城市,但其實發展這麼多年,梅城的資源已經接近枯竭了,本來三座煤礦,到今年,只剩下了一座。

大量的人沒了工作崗位,就會去別的城市找工作,等找到工作,又會在別的城市安家,人口會越來越少。

但其實,梅城現在還算好,人口還沒開始外流,等到15年,最後一座煤礦關閉后,大量人口外流鳳城,梅城的人越來越少,梅城才逐漸淪為一座鬼城。

「嘿,其實也沒什麼,這種事你劉叔經歷的也多,有經驗。想當年……」劉大強沒說幾句正經的,又開始吹起來了。

李橋喝了兩杯酒,也和劉大強吹了起來,談天說地,聊得很高興。

其實,劉大強今天過來,主要就是為了告訴李橋枸杞網路平台發展的情況,以及,現如今遇到的問題。

吃過飯,李橋帶著劉大強去外邊散步,美其名曰醒酒。

中午時,太陽還沒出來,但是雪已經停了,在地面上積了一層,有幾厘米厚,踩在雪地上,發出咯吱的聲響。

「劉叔,林成虎的生意怎麼樣了?」李橋突然問道。

劉大強點了根煙,抽了起來,疑惑道,「李橋,你怎麼這麼恨林成虎,他和你有什麼仇?」

「他害我家差點破產。」李橋聲音低沉了一些,繼續說道,「我覺得他這個人不行,有野心,很危險,只有除了他我才能安心。」

劉大強深有所感,林成虎成就確實不如他,但不得不承認,林成虎確實有兩把刷子,能讓他都覺得難受。

「林成虎這個人確實有本事,枸杞網路平台已經搭建的差不多了,董事會準備弄一個董事長出來,林成虎也準備競爭,我扶持的人有很大概率敗下陣來。」

「劉叔,你扶持的人是不是孔耀輝?」

「不是。」劉大強搖了搖頭,「我扶持的人必然要有本事,孔耀輝還不夠格。」

李橋也這麼認為,孔耀輝還不行,換個信任的人和林成虎競爭,說不定還有機會。

李橋現在有些後悔了,枸杞平台的創建是他出的主意,當初就是為了對付林成虎。

可沒想到,林成虎不僅利用了這個平台,還要競選董事長。

孔耀輝,確實是不行。

「劉叔,你那邊我暫時幫不上忙,只能祝你一切順利了。」李橋說道。

劉大強笑了笑,「我劉大強還不用你幫忙,枸杞網路平台確實有發展潛力,我會盡量把握住。」

李橋帶劉大強圍著村子繞了一圈,這才帶劉大強回去,兩人一進屋,就坐在了火爐旁。

「李橋,你和我爸幹什麼去了?」劉子瑜給李橋讓了讓位置,問道。

李橋嘿嘿一笑,「我們談了點生意,對了,我準備在梅城打美味外賣的廣告,子瑜姐有沒有興趣一起來?」

「不,我完全沒興趣。」劉子瑜拒絕道。

下午,劉子瑜和劉大強回家了,李橋送了送他們,直到送上了計程車。

蔡蕾進了李橋房間,突然說到,「李橋,我和你爸商量了,家裡現在也有錢了,我們給你在城裡買套房子,留著給你娶媳婦用。」

「買房子?」李橋受寵若驚,上一世到30歲他都沒能交得起首付,沒想到今年才19歲,就要有房子了。

「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你跟我們去城裡看看,我們看中了一個高檔小區,房價也就一千五一平。」蔡蕾笑道,高興的溢於言表。

李橋倒是想著,在梅城買個房子做什麼啊,梅城的房子未來肯定是不值錢的,買房子,估計也就能做到保值。

不過,要是用來住,那就另當別論了。。 黑影的個字不高,身後還有兩個身著鐵甲的兵士貼身護衛。

顯然這人和李建成的關係匪淺,被李建成重點保護著。

連王珪都沖他行了一禮,叫了一聲嚴先生。

李建成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看了看這位嚴先生。

一陣風吹過,眾人感覺有些冷颼颼的,嚴先生更是裹緊了衣服,看了看天空,感慨了一句:「衣薄冷風欺啊!」

「既然嚴先生有些冷,那便請先生喝酒暖暖身子。」

李建成不冷不淡的說完,隨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嚴先生倒也不客氣,緊跟著回禮:「世子請。」

到了城樓上,早就有人準備好了酒菜,李建成坐在主座上,嚴先生坐在左邊上首。

王珪很是知趣的沒有進來,屋子內只有李建成和這位矮個子嚴先生。

李建成之前給他說過,只要自己和這位嚴先生在一個房間里,就不準任何人進來。

包括他這位李建成的第一心腹。

王珪對嚴先生的身份很是好奇,卻也不敢多問。

李建成既然這麼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聽從便是。

親自把門給帶上后,王珪走進了旁邊的小房間里取暖。

李建成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杯,臉色十分難看。

嚴先生則相反,看著李建成這般模樣,卻是笑的很開心。

也跟著陪了一杯,方才道:「世子,在下說的沒有錯吧,這黃巾軍不成氣候,就算有項羽,也是烏合之眾罷了,張角不過是跳樑小丑,不堪一擊。」

李建成依舊沒有說話,又喝了一杯。

將酒杯放在桌上,方才看向嚴先生,沉聲問道:「嚴先生可知道那辛棄疾是何人?也是與你等一般,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么?」

嚴先生倒也不隱瞞,直接嗯了一聲。

隨後站起身來,表情很是感慨:「這位辛棄疾啊,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聽到這話,李建成眼中三分疑惑,三分好奇。

這些日子裡,眼前這個叫做嚴世蕃的矮丑胖子可是給他講過不少人物,但即便是項羽,嚴世蕃也沒有如此的動容。

火光之下,李建成看著嚴世蕃那一隻獨眼中流露出的欽佩神色,又想起辛棄疾對楊默的熱情,心中略微有些不快。

但嚴世蕃絲毫沒有注意到李建成的表情,自顧自的感慨著:「辛棄疾,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中年後別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人。」

「他乃是南宋官員、而且還是一名將軍、文學家,歷史上大大有名的詞人,有「詞中之龍」之稱。」

嚴世蕃前世里和自己老爹被嘉靖狗皇帝寵信,靠的便是寫了一首上等的青詞。

因此閑暇之餘,其他的官員都是忙於政務,但他們爺倆大多的時候,除了貪污受賄娶小老婆外,則是研究詩詞之道,以迎合上心。

嚴世蕃喜歡蘇軾的詞,而嚴嵩則對辛棄疾的詞作頗為鍾愛。

李建成在這點上就有些不明白嚴世蕃誇讚辛棄疾的原因了,因為這個時代,詞並不是主流。

嚴世蕃則繼續說道:「辛棄疾與蘇軾合稱「蘇辛」,家父對其詞作甚是喜愛。」

「辛棄疾出生時山東已為金人所佔,早年與党懷英齊名北方,號稱「辛黨」。青年時參與耿京起義,擒殺叛徒張安國,回歸南宋,獻《美芹十論》《九議》等。先後在江西、湖廣等地為守臣,平定荊南茶商賴文政起事,又力排眾議,創製飛虎軍,以穩定湖湘地區。」

說起辛棄疾來,嚴世蕃滔滔不絕,李建成也聽了進去。

「後來由於他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故而屢遭劾奏,數次起落,最終退隱山居。開禧北伐前後,宋朝宰臣韓侂胄接連起用辛棄疾知紹興、鎮江二府,並征他入朝任樞密都承旨等官,均遭辭免。」

說到此,嚴世蕃長嘆一聲,好似對辛棄疾的遭遇甚是痛心一般:「開禧三年,辛棄疾抱憾病逝,享年六十八歲。宋恭帝時獲贈少師,謚號「忠敏」。」

而後又將辛棄疾的一些高光時刻講述了一遍,李建成聽的眼中異彩連連。

心中略有些詫異:「這人還是文武全才之輩?」

嚴世蕃給他說了許多人物,卻還從未有人像辛棄疾這般。

「如此大才,卻為何會落入楊默手中,著實讓人不解。」

介紹完辛棄疾,嚴世蕃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倒了一杯酒,滿臉疑惑。

「是啊…」

李建成聽完,心裡熱騰騰的,剛剛被辛棄疾無視的不快也消失了。

心裡只想著如何能夠將這等人才為他所用。

聽到嚴世蕃這般感慨,也跟著道:「東樓先生,你當真確定楊默不是與你們一般,來自另外一個世界么?」

嚴世蕃字德球,號東樓,李建成只有對他好感度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會叫他東樓先生。

「公子這已經是第幾次問在下了?」

見李建成又問自己這個話題,嚴世蕃苦笑道:「在下父子再三驗證,楊默雖然行事有些古怪,卻是土生土長的北隋人,並非與我等一樣。」

「至於說他麾下為何能夠有如此多與我等一般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人,只能說是巧合。」

再次聽到嚴世蕃否定,李建成心裡有些失落。

如果楊默當真和嚴世蕃一樣,也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那就好辦多了。

可現實情況他偏偏不是…

「世子對辛棄疾有招攬之心?」

嚴世蕃見李建成今天的反應有些不對,試探著問道。

「對。」

李建成也不隱瞞,直接承認。

「在下勸世子還是不要有這般心思,為今之計,還是以應以如何收服項羽為主。」

嚴世蕃臉色嚴肅起來:「在下來世子這兒也有些時日,長安那昨日還有來信,詢問太原的戰事如何。」

「太原戰事若是有了結果,嚴閣老是不是就要對付李家了?」

李建成冷聲一笑,與之剛剛熱情親切的態度截然相反。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