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聽聞林逍的意思,似乎這些魂器他會用?

想到自己能下來,許欣漸漸也是感覺上空數道驚人的波動迅速朝著這裡而來,不由擔心道:「我們才兩個人,打不過他們。」

林逍一愣,看去許欣道:「你要幫我?本來想著你在一旁看著,不想讓你受傷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都被你抓下來了,他們難免會產生誤會。」許欣覺得林逍這裡簡直就是一根筋。

沒自己,他可以對付嗎?

可林逍卻是這時開口道:「那避免誤會加深,你就在一旁看著吧,要不然你動手,可能我這裡也不太好施展。」

「你!」

許欣覺得一開始幫這傢伙就是錯誤的,此刻銀牙咬住唇口時,也是感覺到了上空那數股驚人的波動。

「好,那就看看你能逞強到幾時?」許欣冷哼一聲,若是之前她毫不擔心林逍這裡。

因為林逍的戰力可怕她是見識了,可這數日來無論是單冬玲還是白衣青年等人,他們都是得到了巨大的進步。

特別是單冬玲,她可是把黑煞冥蛇進化到了黑煞冥蛟的程度,這可不僅僅是翻了一倍的力量。

「看,那林逍在下面!」驀地,幾人中有人看到了林逍,不由驚呼一聲。

至於白衣青年和單冬玲,早已看到,此刻面色也是微微一變,可隨即卻是帶著興奮之色。

「這林逍功法詭異,我們全力以赴!」單冬玲提醒道。

白衣青年等人也是凝重點頭,對於林逍這裡心中有著忌憚之色,可他們這數日來,經過了萬靈湖的機緣,戰力早已非往日而論。

此刻紛紛低吼一聲下,戰靈統統出現。

現在,這數十人全部統一意見,全力之下朝著林逍這裡轟擊而下。

這一幕,被一旁的許欣入眼,她也是露出絲絲的忌憚之色,這數人若是她去對抗,定然討不了任何的好處?

「這傢伙實力很強,應該能和他們……」思索著,許欣看去林逍,忽然愣了下來。

「這傢伙在幹什麼!」許欣完全懵了。

她看見林逍竟然坐在地上,一臉不在意,更是顯得輕鬆無比,沒有這種絲毫大戰來臨的感覺。

單冬玲,白衣青年等人見狀,紛紛心中惱怒,但心中知曉林逍的實力恐怖,特別是當日那股詭異氣息,使得他們面色變化。

單冬玲道:「大家不要被這小子的表面所迷惑,若是再有那詭異水霧之氣散開,我可抵擋一些時間。」

聞言,眾人懸起的心也是放下,他們最害怕的,就是林逍那詭異的水霧之氣。

而那日,也正是單冬玲動用秘法,所以才略微的壓制,若不是黑煞冥蛇進化到黑煞冥蛟,恐怕自己現在根本不可能站在此地。

林逍雙目微眯,輕笑之中帶著冰寒之色,這些人里,正好有著他所想要殺的兩人。

殺完全部?

這裡基本都是萬靈王朝的人,那樣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但這單冬玲和白衣青年,必須死!

至於周圍這些人,既然來了,也就別走了……

「燃!」林逍輕吐一字,落下后只見周圍魂器中,有十口炮震動之下,蓄力之中,凝集起一股極為悍然的力量。

轟!

驀然一聲,這十口炮全部爆發出驚天烈焰出來,如同燃燒天穹,此刻直接衝天而去。

許欣見狀,不由目瞪口呆,愕然道:「據我所知,魂器的操作也非常之難,這傢伙竟然可以如此簡單的操控魂器?」

至於單冬玲和白衣青年等人,早已面色駭然間,看到了熊熊的烈焰,在這烈焰之中他們感覺到心驚的力量。

「這是什麼東西?這火焰看似普通,為何其中所蘊含的力量連我都為之心悸?」

「我知道,這是魂器!」

「什麼?魂器……那東西不是非常稀有的嗎?怎麼會在此地。」

「管不了那麼多了,大家先抵擋這一波火焰再說。」

數人面色變化之中,立即一頓,這火焰的恐怖驚人,哪怕是靈力竟是都會在這火焰之下燃燒逝去。

無論是萬靈氣,戰靈也都如此,此刻全力去抵擋這股力量后,才真正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驚人之力。

轟轟轟!!

火焰的燃燒,驚人的力量,哪怕是他們數十人,也都面色大變,倒退了數步。

「怎麼可能?這魂器的力量怎麼會如此之高?」

「還有,這萬靈湖之下,怎麼會有魂器?」

「該死,難不成那林逍還是個魂器師?」

單冬玲面色陰冷,在這熱火下此刻心中雖有傲氣,但也不得不喚出黑煞冥蛟才能抵擋。

與此,許欣完全懵了,她看著那些人氣勢洶洶而來,竟然抵擋不住林逍這裡的一擊?

這未免也太滑稽了吧?

至於林逍,則是沒有絲毫的訝異,反而覺得這非常正常。

半響后,這一股烈焰衝擊也是消散而去,至於單冬玲,白衣青年等人,身上竟是都有著被燒焦的痕迹。

「林逍,你在找死!」單冬玲怒火升天。

白衣青年目光冰寒,至於身後那些人,他們並沒有白衣青年和單冬玲這裡那麼想林逍死。

可現在顯然沒有回頭路,一咬牙,眾人正想再次強勢出手時,那下方再次一股可怕的波動凝聚起來。

只見林逍周圍,再次有著十個炮口,此刻這些炮口之中都蘊含了極為恐怖的力量,此次發動的是一股冰藍色的力量。

這力量極為駭人,沒有熱浪那種翻騰,可卻帶著毀滅般的波動,直接『轟』的一聲,衝擊而上。

眾人的面色也是徒然大變,這力量光是感受,就是讓他們有些無法置信,更別說去接下了。

「林逍,你無.恥!」這些人中再次有人怒吼。

白衣青年也忍不住了,咆哮道:「林逍,有種你站出來和我們打!!」

單冬玲也忍不了了,但卻不得不去抵擋。

林逍輕笑一聲:「你們若能抵擋這一擊,我賜你們一個死法。」

「總之,你們今日一個也走不掉!」 此話傳出,自信無比,如同篤定了這些人的命運。

一旁的許欣神色怪異的看去林逍,但卻是發現了對方的自信之色。

「林逍,你還真是狂妄!」單冬玲冷笑。

「雖然不知道你怎麼會在此地沒死,但你若交出身上的寶貝,我倒是可以給你留個全屍,送回你那大羅王朝。」單冬玲冰冷開口,雙目閃動下,這股冰藍色的力量也是被眾人一起抵擋。

白衣青年也道:「篤定我們的生死? 狂妻來襲:駕馭惡魔總裁 就憑這些魂器,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大家一起全力出手吧!」

這魂器的力量太過強大,此刻這數十人也不敢再託大,全部施展一些力量,去抵抗。

可這魂器的力量太過於詭異……

「先送那些蝦兵蟹將上天。」林逍知道能抵擋這魂器的原因,無非就是那白衣青年和單冬玲。

可一樣的,若是沒有其餘的人,光靠這兩人絕對抵擋不住。

這一次,林逍只是想試試這些魂器的威力,倒還是讓他滿意。

看去許欣,林逍道:「你讓開一些。」

「嗯?」許欣一愣,但對於林逍這裡已然有了些恐懼,此刻連忙倒退了數丈。

與此刻,林逍袖袍一揮,頓時周圍所有的魂器竟是全部掀飛而起,隨即在林逍手中,快速的組成了一口驚人的……大炮!

這大炮,足足有著丈許寬,且按照之前的那些炮口,打出之後能量的放大,可以想象有多強。

「這……這是魂器?!」許欣愕然,怪異的看去林逍。

林逍眼中露出火熱的神色,他很久沒有去碰魂器了,一算下來足足有著千年之多。

魂器,煉器師的另外一種衍生職業,且非常可怕,可以說若是魂器達到一種程度,哪怕是大帝也都不會怕。

有那麼多的底牌還被殺死,只能說那個時候九龍仙帝和無極雷帝對他這裡的關注度太深了。

若不是林逍不想回去拖累眾人,他也並不會隕落。

此刻,漸漸上空那股能量,再次漸漸地散開,可還沒等他們回過頭來。

林逍一笑,手起落下便是一拍這大炮,其中能量再次集中,且這一次的威能,恐怖無比。

單冬玲,白衣青年等人見狀,面色紛紛嚇的蒼白,不由怒罵道:

「林逍,你個大騙子!」

「不是說只要接下上一次攻擊,你就和我們實力來打嗎?」

「可惡,這林逍竟然是個魂器師?!」

外面看不到萬靈湖底下的情景,所以並不知道林逍這裡的魂器。

這些人不是行家,若是讓器魂殿的人看到林逍的魂器,定然會瘋狂起來。

與此,林逍卻是輕笑一聲,道:「兵不厭詐,你們可沒什麼資格和我談這個,沒有實力就不要指望敵人會有所憐憫!」

說到最後,林逍的話也是漸漸多了一絲冰寒,此刻手一落,魂器震動之下,炮口那裡也是嗡鳴之聲響徹而開。

一股悍然的力量,也是在這個時候聚然升起,隨著一聲驚天之動,這一次爆發的能量,為一條……雷龍!

且,在這雷龍周圍,有著數不清的雷光閃爍,快速奔騰而去。

單冬玲等人面色驚變,對於林逍這裡的話雖有怒氣,可這本就是事實。

「諸位,我們得盡全力了,要不然今日全部得栽在此地。」單冬玲開口中,首當其衝雙手捏訣。

剎那,雙眼之中露出一抹詭異之力,這力量使得眼珠如同在轉動,並且有著一個印法也是出現。

白衣青年一咬牙,對於林逍這裡已然恨得了天際,不過看這小子的樣子,這應該是魂器的最後一擊了吧?

「這一擊過後,便是你的死期!」白衣青年冰冷之聲傳開,雙手結印,在那身後浮現出了一一道虛影。

這虛影的出現,似乎要消耗巨大的力量,使得白衣青年此刻的面色也是頓時間蒼白下來。

而這虛影,也是給了林逍一絲危機之感,只見其虛影緩緩伸出一掌,卻是如同帶著天威之力降臨而下。

一旁的單冬玲也是瞳孔一凝,這白衣青年原本在她看來就不簡單,那虛影之物也是驚人。

兩人全力爆發,其餘等人不敢怠慢,要不然就會死在這。

此刻紛紛結印爆發之中,那下方的雷龍也是轟擊而來。

轟隆隆!

巨響滔天,震天裂地,雷電之威如同蘊含著上天之地,此刻翻騰之中如同帶著勢如破竹之威,轟鳴直上。

這一幕,給許欣極為強大的震撼,到此為止林逍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出手過,完全就是這些魂器,就弄得這些人如此狼狽。

許欣心中不由暗道:「這就是大羅王朝的實力?似乎並沒有傳言那麼弱……」

甚至,許欣覺得這大羅王朝,可以堪比萬靈,劍仙,天血這幾個王朝。

林逍微眯著雙眼,這一次他想試試魂器的威力,不過的確比想象中的好多了。

「如果剛剛用了凡級魂晶,恐怕這些人便以全部死去了。」林逍心中暗道。

單冬玲,白衣青年數人面色難看無比,這雷龍之威比之前的強太多太多了。

甚至此刻單冬玲心中都生出了退縮之意,有些後悔去招惹林逍。

但世上沒有後悔葯,按照林逍剛剛的意思,顯然是要把他們全部殺死。

驀地,白衣青年看去單冬玲,眼牟微閃,露出一抹狠辣之芒,傳音道:「現在這裡只有你我實力最強,若是躲到一旁,或許可以躲避這一次的攻擊。」

聞言,單冬玲的眼牟不由一凝,有些怒氣的看了眼白衣青年,但明白此刻只有這個辦法。

若是不用,那麼哪怕他們能接下這雷龍,他們也會非常虛弱。

此刻快速做出決斷,兩人竟是反手一震,合力中動用了最強的力量,使得這雷龍微微一頓時,兩人直接朝著一旁較為虛弱的邊緣躲閃而去。

而雷龍,也是瞬間,恐怖的如同潮流一般,朝著後方那些瞳孔之中布滿了驚駭之色的人而去。

凄厲之聲傳開,他們也是知道是單冬玲和白衣青年的陰謀,此刻的暗罵直接被這雷龍所淹沒。

林逍抬頭看去,對於單冬玲和白衣青年這裡,厭惡更多,殺意也是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 轟!

下一瞬,林逍力量爆發之下,雷妖隨之轟然而上,許欣一愣中,也是連忙抬頭看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