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宋靜安第一次從戒毒所出來的時候,小金是發現過她復吸的。

一開始的時候,宋靜安見了自己還會躲,但是在之後,直接去了另一個城市。

在宋靜安把林如許的錢騙走之後,那是自己第一次見到林雪初。

當時的林雪初給小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清冷,整個人自帶氣場,「發生了什麼?」

在說完事情的經過後,林雪初坐在了車站的椅子上,當即作出了一個決定,「不管怎麼說,這件事絕對不能讓林如許知道。」

在之後,林雪初也提到了關於宋靜安的事。

「我還是無法接受那樣的她。」

小金坐到了林雪初旁邊,「我是她的哥哥,我也無法接受,可事情應發生了。」

「你準備做什麼?」林雪初問小金。

小金拿出了一個信封遞給了林雪初,「這是她欠林如許的錢,我把它們都還給你。」

本來這件事到此就應該終結的。

但是在這個時候,林雪初卻覺得自己應該跟小金一起走下去。

「等事情真正解決后我會離開,但

在此之前,我一直會幫著你走下去的。」

當時的車站人來人往,嘈雜的聲音不絕於耳。

但是小金還是聽見了林雪初的這些話,並且緊接著。他覺得自己變得緊張了很多。

而後跟林雪初之間的種種交流中,小金知道自己主要是因為什麼這樣做,這樣相信一個人。

還有一件事,是那些未曾說出口的秘密。

小金想過,在這件事情解決后,就對林雪初說出自己的心意。

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小金喜歡林雪初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無論在什麼時候,林雪初都可以足夠理性的去看一些問題。

自己也沒有因為家裡的這些事而感覺到自卑。

很大的一個原因是林雪初讓小金跳出原本的思維去想事情。

所以現在,在這件事解決后,小金覺得自己終於可以去真的毫無顧忌的去靠近林雪初了。

(本章完) 在去醫院的路上,林雪初閉上了眼睛。

最近的神經因為宋靜安的事情崩的有些緊,但是林雪初最關心的還是小金的情緒,必須要讓思維得到一個完整的轉換,林雪初覺得小金已經做的很好了。

「等等我見了他會告訴他那件事。」林雪初想到什麼后睜開眼,扭頭看了看正在開著車的小金。

不過在這個時候,林雪初發現小金把自己的眼鏡給摘了。

「你……」

「放心,不會出事的,我的技術很好。」小金知道林雪初的擔憂,這樣說道。

林雪初看了看小金的眼鏡然後有些遲疑的道,「不是,我怕你看不清楚路……」

「我不近視,我就是眼鏡戴習慣了。」小金吧把眼鏡放在了前面。

林雪初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后一直看著小金。

其實,摘了眼鏡后的他跟原來的他完全不一樣。

甚至感覺都不同了。

「我都不知道應該叫你什麼了……」林雪初忽然低聲說了一句。

小金聽后勾了勾嘴角,雖然現在的他有些疲憊,但是在跟林雪初的聊天中總能發現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於是便打起精神去享受自己跟林雪初在一起的時刻,畢竟這樣的日子是很難得的。

「這副眼鏡是靜安給我的生日禮物,沒有度數,一開始的時候我玩著戴了一下,後面不知道怎麼就成了我的習慣……」小金開口。

極力的忽視剛剛宋靜安告訴自己的那些事後,林雪初笑了一聲,「現在呢?你還要接著戴嗎?」

小金搖了搖頭,忽然扭頭看了林雪初一眼。

對上了小金的視線后,林雪初發現,他的眼裡其實是有著很多的情緒。

跟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一樣了。

那情緒或許……

林雪初不想讓小金有負擔。

「到了。」小金的話讓林雪初從睡夢中驚醒,「到哪兒了?」

腦子有點沉,林雪初扭頭看了看旁邊。

中心醫院四個大字就這麼映入眼帘。

「走吧。」小金先下了車,然後給林雪初打開了門。

在林雪初從車上下去的時候,一陣冷風吹進了她的衣領。

小金趕緊把自己的圍巾給林雪初戴了上去,「先暖一下,進去就不冷了。」

林雪初愣了一下低頭看著圍巾,小金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前面,「走吧。」

從下車后給自己戴圍巾到之後的走進醫院,小金的速度過於快,讓林雪初都沒怎麼反應過來。

「幾樓?」小金問道。

林雪初本來還在緩神的過程中,在聽見小金的話后掏出了手機。

後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手機差點掉到了地上。

「你怎麼了?」小金接住了林雪初的手機后問問道。

林雪初忽然發現自

己跟小金之間的距離過於近,於是後退了一步,「五樓。」

「那走吧。」

電梯里只有林雪初跟小金。

沒有人說話。

也就是這個時候,林雪初才想到一件事。

平時的自己跟小金的交流只是圍繞著特定的話題。

現在一切的事情都結束,得到了解決后忽然發現,好像確實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林雪初本來以為自己不了解小金。

可是在這件事結束后,小金在那裡面的所作所為都在對林雪初說著,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電梯門開了。

小金站在門口等著林雪初出去。

「你還好嗎?」小金問。

林雪初點了點頭,「我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林如許的信息是忽然發過來的。

這是半年裡林雪初第一次收到林如許主動發過來的消息。

「我在中心醫院502。」

只是這一句話就讓林雪初的心提了起來。

不管林如許對自己的態度是什麼,林雪初總能找到一個角度去擔心她。

「你是一個好的姐姐。」在來的路上,小金這樣對林雪初說過。

其實現在的林雪初想起自己之前跟林如許之間的一些事情,是有些不知道怎麼去處理的。

林雪初沒有怕過什麼,不過現在,確實是很害怕看見林如許的眼神。

雖然林雪初並沒有說過這些事,但是想起以前的那些摩擦,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萬一他這次找你是為了道歉的。」小金開口,「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也說不定。」

面對一些未知的、自己期待的東西,總是會有著這樣那樣的擔憂。

林雪初不知道自己跟林如許之間的結果會是什麼。

終於到了林如許面前的時候,林雪初發現,自己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見到他了。

「你來了。」林如許站了起來,看著林雪初。

時間似乎一些放的很慢,在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了。

林雪初大概可以知道什麼叫做內心的煎熬了。

就是在期待著一個反應的時候。

林如許朝著林雪初走了兩步。

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林雪初看了一眼旁邊的門,「發生什麼事了?」

林如許沒有任何的事,這讓林雪初首先就鬆了口氣。

「有些事情我想告訴你。」林如許的聲音有些低。

林雪初點頭,「你說吧。」

「裡面的那個人,叫趙小雅,是之前來我們公司面試應聘的人……」

隨後,林如許把整個過程給林雪初說了一遍。

其實就是一句話可以概括的了的事情,但是林雪初在聽到后卻覺得自己的心很涼。

整個人都感覺掉進了冰窟里。

聽完林如許

的話后,林雪初有些茫然的把視線放在了小金的身上,「他剛剛說的那些……」

一時之間,林雪初忽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接受這件事了。

「我們先進去看看吧。」小金早就把拳頭緊緊的握在了一起,緊接著,他轉過來身子,把手放在了病房門上。

林雪初跟在了小金的身後,「你先在這裡等等我們。」

林如許點了點頭后不再有舉動。

在看見安靜的睡在病床上的趙小雅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

林如許說的對,她根本看不出來趙小雅真實的年齡是十六歲。

本就屬弱的身體加上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所以現在的趙小雅讓人看著感覺到有些心疼。

這個時候,趙小雅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等終於她的視線終於對焦以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林雪初。

「你現在感覺這麼樣?」林雪初強烈的收著自己情緒,微笑的看著趙小雅。

「錢呢?我的錢呢?」趙小雅開口。

「在。」

現在不論趙小雅會說什麼,林雪初都會直接回復。

(本章完) 聽到這話,趙小雅的狀態放鬆了很多,拍了拍自己的被子后道,「在就好,這下我可以回家了。」

「只有有錢才可以回家嗎?」林雪初順勢坐了下來。

趙小雅點了點頭后道,「不然我家人會打我的,所以我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的都要拿錢回去。」

小金的聲音傳了過來,「你現在想吃什麼?或者想喝什麼嗎?」

後者搖了搖頭,慢慢的回答了女主的問題。

不過,緊接著,在趙小雅稍微偏了偏頭在看見小金的臉后,原本安靜的她直接陷入了崩潰的狀態。

趙小雅的尖叫聲可以把在場所有人的耳膜穿透。

她驚聲尖叫著,對著小金,把手邊的枕頭扔了過去。

忽然發瘋的趙小雅讓林雪初手裡的水直接灑到了地上。

竹馬誘青梅:老公是腹黑大人 「我不是,我不會帶你離開這裡的。」小金說道。

「就是你……是你帶著我去找那個人的!」現在的趙小雅閉上眼睛把自己的頭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我不去了!你把之前的錢給我就好了!我不想再有孩子了!」

小金聽到這些話后停止了動作,慌忙看了林雪初一眼。

林雪初朝著小金搖了搖頭,指了指外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