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老城區見面的時候,肯特兄妹還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庇護所,反正論人口數量,他們的庇護所是要遠強於安楷庇護所的,即便以現在的規模來看,安楷這邊的人口數量也是遠遠不如的。而且肯特他們手裡武器裝備充分,食物藥品也充足,遠不像現在這麼的狼狽。

此時的肯特,面頰有些消瘦,雙眼凹陷,臉上鬍子拉碴的,明顯好幾天沒好好收拾自己了。

他的兩個弟弟,那個名叫喬治的娃娃臉,如今也沒有了那股二哈一樣的氣質,反而整個人變得沉穩了許多。

而另一個弟弟,名叫萊奧,上一次見面還是個毒舌娃,但這一次他卻無比的沉默,更重要的是,他的一條手臂不見了。

喬安娜和另一個妹妹艾瑪,倒是狀況還不錯,但臉上也充滿了掩蓋都掩蓋不住的疲倦。

可以說,這一次的肯特五人,和上一次相比,差得實在是太多了,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所以他心中就非常疑惑,不由得問出聲來。

他這麼一問不要緊,萊奧垂下了頭,身體也微微岣嶁,想要將自己空蕩蕩的左臂袖筒隱藏起來。喬安娜和艾瑪立刻就低低的哭出聲來。

喬治鑽進雙拳,臉上一片鐵青。

唯有肯特,還保持著平靜。

「我們遭遇了襲擊,一些人背叛了我們……」

經過他詳細解釋,安楷才明白了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原來,在聯邦政府傳達即將引爆核武器之前,一直以來都以和善而著稱的科聯大廈,突然開始席捲整個老城區。

他們派出大量的人手,憑藉精良的武器,將周圍所有大大小小的庇護所都給掃蕩了一遍。直接投降的還好一些,最多是被收編。那些不願意投降的,則被直接攻破大門,裡面的首領被處死,下面的人敢於反抗的也是如此下場,其他人則是被編入了敢死隊,去最危險的地方搜索物資,從事危險性極高的工作。

短短几天的時間,整個老城區就風起雲湧,倖存者們人人自危。

肯特得到的消息比較晚了,在他得知這些情況后,科聯大廈的人已經來到了他的庇護所附近。

他並沒有選擇反抗,而是希望能和平加入對方,倒不是他認慫,主要是他有弟弟妹妹需要照顧,他不願意和強大的科聯大廈開戰。

然而科聯大廈的人卻表示看上了他的妹妹,希望能夠娶走他的妹妹……們,是的,一個身形乾瘦面頰細長還長有一雙三角眼的傢伙,想要同時迎娶肯特的兩個妹妹。說是迎娶,其實說白了,就是想要把他的兩個妹妹搶走。

肯特這就不能忍了。

他選擇了反抗。

然而他卻遭到了同伴的背叛,一個他非常重視,也非常信任的同伴,在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突然對他出手。

如果不是萊奧及時的替他擋住了攻擊,此時他可能已經見不到安楷了,而代價,就是萊奧損失了整條左臂。

衝突中,科聯大廈的人破門而入,肯特不得已之下,只能帶著幾個弟弟妹妹,還有二十來個願意跟隨他的人一起殺出了重圍。

結果一路上走走停停,面對科聯大廈和背叛者的雙重追殺,他們又損失了十來個同伴,這才逃入了河岸區。

但是可以預見,科聯大廈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他們,之前背叛他們的人,更是會想方設法的殺死他們。

所以他們只能來尋求安楷的幫助。

「我很愧疚,我這樣……恐怕會給你帶來麻煩,但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不求別的,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們一些食物和武器彈藥,我們不會在這裡停留太久,我也不會允許他們將這裡當做進攻目標,我會將他們帶到其他的地方。」

肯特並不准備坑安楷,他只是來尋求物質上的幫助。

所以之前進入河岸區后,那些同伴主動離開,其中未嘗沒有想要躲避災禍的風險,但可以理解,他們能跟著肯特一路殺出來,已經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

安楷沉默了。

他微微垂著頭,不言語。

肯特等了一會熱,不見安楷說話,搖搖頭,就準備起身告辭。

自家事自家知,他們五個人需要的食物武器和彈藥,加起來也不是什麼特別小的數字,他是不知道安楷現在的身家如何,但末日世界,食物武器和彈藥都是救命的東西,誰的手上都不多,紅口白牙的張嘴就想白要一部分,一般人肯定是捨不得拿出來的。

肯特很想說自己會還的,但這話他自己都不能信,所以張張嘴,他什麼都說不出來,那麼他的選擇就只剩一個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起身的時候,安楷卻開口了。

「食物、武器。彈藥……我這裡也不是很多,而且就算我願意給你,你們出去恐怕也不是科聯大廈那幫人的對手,所以,不要再逃跑了,不如就加入我的庇護所,我們一起面對如何?」

安楷看著肯特,提議道。轉念想到閣里每年都會往各地分支機構送貨,每每都被打劫一次,損失有點大啊,再者身為黑幫老大被一群小強盜打劫,說出去多沒面子啊,便問道:「閣里為什麼不滅了他們?」

影一睨了她一眼,淡淡道:「又不打劫我們。」

雲梨歪過頭看着他,這話的意思是殘夜閣與這群強盜有勾結?還是說這也是殘夜

《一路渡仙》第九十章朱明鳥妖丹 坐在階梯上的夜臨那張稚嫩的小臉上,有著和同齡人不一樣的嚴肅。

他緊抿著薄唇沒說話,低著頭專註在用石子放在他畫好的格子上。

他彷彿沒聽到葉小小說的話一般,壓根就不理她。

葉小小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個完全不理人的男孩,雙眸閃爍著。

他是聾子嗎?

沒聽到她說話?

還是啞巴?

不過,他在幹嘛,看起來有點像是和娘親下棋的時候一樣。

只是有點不太一樣。

「你是在下棋嗎?」

葉小小看著男孩問道。

雖然,這個男孩不理她,看起來像是不會說話,聽不見的,但她本就是憋不住話的人。

夜臨蹲在地上,依舊不理葉小小,更沒有要抬頭看一眼的意思。

「你長得好好看!」

葉小小唇角彎起,甜甜地沖著夜臨笑著。

她也不管夜臨回不回答她。

一直蹲在夜臨的身邊,眨巴著眸子,說著話。

「不過,既然你在這攝政王府,那你是什麼人啊?」

「那個王爺叔叔,和你是什麼關係?」

「對了,你叫什麼呀?可以告訴我嗎?」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

「我叫葉小小,一片葉子的葉,小巧玲瓏的小!」

「要是成了朋友了,在這王府里,我也不算是一個人了,可以來找你玩啊!」

「我們年紀差不多大,一定可以玩在一起的!」

「這位哥哥你說呢!」

葉小小胖嘟嘟的小臉上,眉頭皺得緊緊的,看著眼前同樣擁有稚嫩的臉,卻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的夜臨。

夜臨從始至終都沒有去看葉小小一眼,更別說是理會了。

他在將面前的這些石子都歸位了之後,突然站了起來,隨後就準備轉身回到身後的院子里。

葉小小在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也跟著站了起來,興奮的說道:「哥哥,你是不是要和我說話了,我們能成為朋友嗎?」

奈何夜臨在起來了之後,直接轉身往院子里,壓根沒有要停留的意思。

葉小小在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小臉皺在了一起,也在此時跟著夜臨跑了進去。

只是夜臨走得快,小丫頭邁著小短腿走得慢。

這一不留神直接被石頭給絆倒了。

整個人跌坐在地上,看著膝蓋上的鮮血,疼得皺起了眉頭。

她抬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夜臨,小嘴嘟起,看起來委屈的不得了,那雙眸更是在此時蓄滿了淚水。

原本走在前面,根本不會理會葉小小的夜臨也是在聽到了身後的動靜之後,猛地停下了腳步。

他微微蹙著眉頭,扭過了頭。

看著小丫頭坐在地上,膝蓋上還有血,那張肉嘟嘟的小臉上掛著淚痕,在那裡哭的模樣。

夜臨的心突然發緊,有些心疼了起來。

雖然他不喜歡那些幼稚的小孩子。

只是這個小女孩,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在見到的第一眼,他並不討厭她。

如今看著這一幕,夜臨也在此時走到了葉小小的面前,蹲下了身子,「你跑得這麼快做什麼?你看受傷了!」

正流著淚的小丫頭在聽到了夜臨的聲音之後,雙眸微微亮了亮,她笑呵呵的說道,「這位哥哥,你會說話!」

夜臨看著葉小小這傻乎乎的模樣,微微搖了搖頭,立刻冷下了臉沒再說什麼。

都受傷了,這小丫頭不知道疼的嗎?

抓不住重點的嗎?

竟然還在說他會說話這件事情上。

夜臨直接抱起了葉小小,向著房間里的方向走去。

葉小小在被抱起來的時候,唇角彎起,笑了笑,「這位哥哥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

「不然,一直哥哥哥哥地喊,好累的哦!」

「夜臨!」夜臨緊抿著的薄唇開啟,清冷地說了兩個字。

「夜臨,夜晚來臨,好名字!」

「比我的好聽!」葉小小笑嘻嘻的說道。

「那個夜臨哥哥,那剛剛你為什麼不理我?」小小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問道。

「不想說話!」夜臨說道。

小丫頭也在此時被放到了床上,夜臨更是拿起了自己的藥箱,準備給小丫頭包紮。

「夜臨哥哥,我自己會包紮!」葉小小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直接拿出了隨身攜帶的藥膏,開始吐了起來。

只是一向怕疼的樣子,小臉疼得蒼白。

夜臨看著這一幕,「這麼怕疼,跑得這麼快做什麼?」

「唔,我想跟夜臨哥哥玩,所以才跑得快!」葉小小皺著眉頭說道,「夜臨哥哥,你願意和我玩嗎?在王府里,我太無聊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