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修鍊靈識生根訣的難度是魔天納氣訣的三百倍。

當初,他雖然在扎魯的傳授下,沒花多少時間就順利施展了魔天納氣訣,但實際上真正入門卻是耗費了數年光陰。

而且,那還是在扎魯的講解之下。◇番茄小說網`.

如今,沒有宋世珍的講解,要單憑他一人之力來領悟這秘術,那是需要千年之功啊。

也難怪秦世博見到自己獲得這秘術,壓根就沒有什麼擔心。

而宋世珍之所以沒有指點的意思,只怕是因為即使指點也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等指點完了,講經會早就開始了。

因此,他並沒提這事情。

不過,李默這般想來,突然間想起了一件事情。

火猊骨!

是了,宋世珍當時說過,若以自己的資質來修鍊,是萬萬不可能成功的,但偏偏自己身體里有著一根靈骨。

這麼一想,李默連忙一運勁,將火猊骨從體內提取了出來。

赤紅色的骨骼散著寸寸異彩,比起當年埋入體內時要顯得活力多了,畢竟當年這骨骼已算死物,直到埋入李默身體里,承襲了生命力量,如今也算是一件活物了。

火猊骨一現,手中的玉簡陡地散出燦爛的光澤,似乎受到吸引一般。

李默心有所感,一抬手,玉簡飛起,待距離火猊骨還有半尺的時候,隨著「蓬」的一聲悶響,玉簡上光澤狂放,一竄竄字元從中噴涌而出,猶如絲帶般纏繞在火猊骨上。

火猊骨似也受了刺激,一蓬蓬的火焰騰冒起來。

在火光照耀下,字元非但沒有燒毀的意思,反倒呈現出半透明的紅色來。番茄小說◇△網—.`f`q`x-s“.com

騰騰紅光之下,李默盯著字元看著,然後陡然間似是捕捉到了什麼。

他定眼入神,兩隻手不知何時慢慢抬起,指頭抬動之間,字元順著火猊骨慢慢移動著。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火猊骨火光騰騰,字元在李默操縱下不但變幻位置。

字元的每一次移動,都好似包含著無上玄妙之意,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半空中出現了一圈圈的圖紋。

似星相非星相,似陣紋非陣紋。

一圈圈的圖紋中,浮動著古老深奧的字元,它們隨著火猊骨上字元的移動也在慢慢的旋轉著。

圖紋散出的光芒從上方落下,火猊骨和玉簡之間散著的光芒變幻莫定,李默如同磐石般坐著,一動不動。

然後,突然間,火猊骨上的字元在經過又一次旋轉之後,陡然間噴射出一道白光,刺入李默的額心。

李默身體猛地一震,在衝擊力下仰頭望天,與此同時,上方的圖紋釋放出一根赤紅的光柱刺入他的額心。

李默的眼神陡地神彩大失,空洞如無。

與此同時,李默的意識則出現在了另一個空間中。

茫茫霧色騰騰,似混沌之所。

「這是什麼地方?我的精神世界嗎?」

李默的意識尚保持著清醒,他一邊說著一邊朝前走去。▽番茄“-.`

霧色很濃很濃,混沌交錯,污濁難辨。

走了好一會兒,卻是沒有盡頭般。

但是,李默又分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就在前方般。

沒時間猶豫,也沒時間思考,如今是寸時寸金。

他索性擯棄雜念,大步而行,周遭霧色仍濃,但漸漸的出現了一個影子。

待抵達近處之時,便見這影子豁然是自己!

「李默」盤膝而坐,雙手置於膝上,懸浮在三尺高的空中。

他身體呈暗灰色,唯有眼耳口鼻之物散著些許光澤。

「五感——這裡是五感空間!」

李默何等聰明,略一思索便豁然道破了這事,同時眉宇間浮起幾分欣喜來。

世人皆知,人有靈魂空間,精神世界,但是五感空間卻未有人提及過。

李默此刻卻清楚這事情了,為何無人提及,那是因為修鍊五感進化到靈識是需要在靈境才行的,凡人沒有修鍊靈識的資格,因此自然無人知曉這事情。

但是,他現在顯然是在這五感空間之內,他甚至能夠清晰的和這五感分身取得聯繫,感受到自己身體的各種感官釋放出的熱量。

「終於踏出第一步了,只是,要如何將這五感提升為靈識呢?」

李默漸漸冷靜下來,又蹙起了眉頭。番茄△小說△網–`.-f`q-x`s`

然後,他亦盤坐起來,就這麼和這五感分身面對著面。

同時,意念一動,身前紅白光芒閃爍,火猊骨和玉簡都出現了。

他仔細看著纏繞著火猊骨上的字元,就這麼盯著,一動不動。

然後,陡然間他一拍腦袋,大呼一聲:「妙啊。」

玉簡上所載的靈識生根訣,就象是一個用無數密碼寫成的密碼文,要想解開它就需要從字裡行間中尋找到密碼,然後抽絲剝繭的解讀。

火猊骨似乎就是一個天生的尋碼器,隨著字元纏繞移動,文字也在逐步被破解,因此,李默才能夠進入到這個空間。

如今,他再仔細看著這似乎已經完成的密碼文,又陡然現這不過是第一層的解讀,這解讀出來的秘術同樣也是密碼文,只有將其解開,才能夠獲得更深的知識。

於是,李默再動,大腦的機能在瞬間被推到極限,每個細胞都如同打了雞血般,高的運轉起來,窮其智慧破解密碼。

字元再度轉動起來,只這一步,玉簡上散出的光澤渾然變了質般,那光澤中的力量滲入人心,令李默原本有些疲憊的精神一下子又旺盛起來。

找對了!

李默暗喜,他冷靜下來,繼續解讀著文字。

上方,一圈圈的圖紋無聲無息的冒了起來。

比起剛才第一層解讀所引動的圖紋,這一次圖紋分明更加龐大。

圖紋上沒有文字,就是幾個大圈相互錯落著,但是,隨著李默對字元的解讀,這些圖紋上漸漸生出變化。

一個個小圈猶如漣漪般而生,其間的古文字也都6續而現。

隨著東西的增加,圖紋慢慢旋轉起來,釋放出的光澤如同星塵灑落,此刻的李默如在聖光庇護之下,猶如神人般。

此刻,他已脫萬物,時間空間都已然不存在了。

所存在的便是這一個個字元,它們好似通往飛升大道的階梯,隨著不斷的旋轉,釋放出越來越濃烈的光澤。

時間如流沙而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默此刻站在一種極其玄妙的高度上,分明是凡人,但又好象冒了個頭抵達靈境,窺探著這個不為人知的上界隱秘。

然後,李默眼睛中閃過一道神彩之時,火猊骨和玉簡同時光澤大放,白紅二光聚合在一起,纏繞成柱射入李默的額心。

這一次,李默穩穩承受住了衝擊。

大腦彷彿在某種無上力量的照耀下高進化一般,同時,上方的圖紋高聚散離合,灑落下來萬重光澤。

良久之後,三方光澤散去,李默輕輕吐了口氣。

他雙腳落地,嘴角勾起一個弧度,瞭然道:「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話落間,他慢慢走到五感分身前。

然後,驟然猶如猛虎撲出的一拳,重重的轟砸在分身上。

「喀嚓——」

這拳勁之猛烈猶如掀天巨浪般,一下子將五感分身打得粉碎。

「呃——」

李默咬著牙,悶哼了一聲,身體也不由得猛烈一晃。

同時,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中。

擊碎五感分身,不止等於破壞了多年修鍊的五感,同時也等於完全將自身的感知破壞掉了。

如今的李默,失去了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

五感一斷,便等同與這個世界切斷了聯繫。

這絕對是極其危險的事情,即使李默如今修為已達顛峰,但是這麼自毀五感,等於將自己一下子推入了絕境中。

可以說,別說玄師,如今就算一個三歲小孩過來偷襲,他都沒辦法感應得到。

雖然修為保留著,但五感的失去對於一個強者而言絕對是致命的。

同時,五感的失去,這個五感空間也失去了存在的基礎。

「轟隆隆」的爆響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整個空間撕裂開,搖搖欲墜。

只是,失去了五感的李默根本無法感知到這裡的變化,但是,他似乎又冥冥中明白這事情般,此刻又盤坐下來。

任由空間崩塌,他自巍然不動。

這絕對是危險的,而且是致命般的危險,如果他現在想退出,那麼可以一下子回到現實中,但如果留在這裡,空間的毀滅將會給他的意識帶來極度重創。 空間中,一道道裂紋猶如奔雷般穿梭而過,搖搖欲墜的空間帶著極其可怕的毀滅力量。番茄☆小說網`-`.

李默卻一動不動,任由著天地崩塌,心智如石。

他的內心沒有一點驚恐,沒有一絲膽怯,哪怕根本無法感應到空間的變化,更難以把握空間準確的塌陷時間。

有的,只是無比堅固的道心。

「轟轟轟——」

裂紋迅的擴張著,空間的晃動一次比一次劇烈,彷彿有雙無形的大手將這空間拋來砸去,直如風中殘燭般搖搖欲墜。

裂紋很快布滿了整個空間,這五感空間便猶如被摔壞后又粘好的瓷瓶,隨時可能全面崩碎。

「轟——」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聲,空間終於爆裂開來,無數空間碎片朝著四面八方狂飆,帶著穿透靈魂的力度朝著李默射去。

就在快要觸及李默身體的剎那,分明已經失去五感的李默陡地感應到什麼,驟地一睜眼。

黑色的瞳孔失去了光澤,空洞無物,似乎瞎了般,根本無法看見那近在咫尺間,就要刺入眼睛的碎片。

「茲——」

碎片在距離眼睛還有寸余不到時,突然間彷彿受到無形之力的牽引,一下子拐了方向,環繞著李默遊走起來。

「茲茲茲——」

不止是這一枚碎片,朝著李默射來的所有碎片,不,是整個空間裂碎的碎片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環繞著李默而行。○◇番茄小□說網`–.-f`q-x`s–.`com

李默微微抬起手來,雙手微合,然後驟然一分。

「蓬蓬蓬——」

千萬枚碎片被無形之力震飛出去,回落到剛才裂碎的空間壁上,猶如瓷磚般迅的鑲嵌著,直到構造成龐大的空間。

更詭異的,則是空間的裂痕不知為何竟在高的修復,沒過多久,空間又恢復了正常。

分明沒有五感的存在,李默的五感也未曾恢復,只是空間已然沒有了迸裂的意思,安安穩穩的存在著。

但是,這絕對不是五感空間!

之前的五感空間,散著渾濁的霧氣,如今的空間,則是空空如也,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五感力量。

李默一動不動,就那般懸浮在空中,沒有半點氣息的存在,就好似根本不存在於這個空間般。

之前還光澤大放的火猊骨與玉簡也似乎受到了影響,此刻色澤淡去,猶如凡物般。

空間很靜很靜,但漸漸的又生出些變化來。

這空間四四方方,腳下之地雖然虛無,但卻有著看不見的地層存在,如今這地層慢慢的顯出形來,化為灰褐色的土壤。

一寸寸的,土壤慢慢延伸開來,形成一個三丈長寬的地層。□番茄◇“-.-f-q`x-s`-.-c`o`m

李默依舊一動不動,但是顯然空間里有些東西正在潛移默化的進行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地層的中心處出微微的震動聲,這震動很小很是細微,若非感知敏銳到了極點是萬萬不可能現的。

隨著聲音不斷產生,地層裂開了一絲縫隙,然後,一抹幽幽綠光從地層下冒了起來。

這是一株小草,綠油油的蜷縮著,不過小指般細長的草莖顯得弱不禁風,但那透綠的色澤又似乎水洗過的翠玉般,只看一眼便難以移開眼神。

綠草的出現,整個空間的氣息陡然間生了質的變化,一種乎於五感存在的感知力量終於萌芽。

李默閉上的眼睛又慢慢睜開來,這一次,瞳孔中已然神彩大放,那黑色的眼珠猶如烏黑的寶石般,擁有著前所未有的穿透力。

失去的五感,再度回到肉身之內,而在五感之上的地方,在李默腦中的靈台深處,分明多了一抹綠光,那便是靈識!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