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大妖開始進行交涉起來。

青離感覺真是巧了,先前得到的那枚碎玉破解的差不多了。

還有一些疑難問題,這條七彩青霞蟒按理來說應該知道。

倒地的法明見到這一幕,瞪大了眼睛。

什麼情況。

這個突然蹦出來的傢伙,也是妖孽啊,還散發出如此恐怖的氣息。

法明突然間瞳孔收縮,彷彿想到了什麼。


彼其娘之,小僧明白了。

怪不得眼前的這個少年能夠輕易鎮壓蛇妖。

他根本就不是人,分明是一頭化形已久的大妖。

甚至修爲通玄,還有好幾頭大妖當做手下。


剛纔那頭突然出現的大妖,肯定就是它的手下之一啊!

林寒臉上露出詫異之色,眼前這個和尚咋回事。

自己有那麼恐怖嗎,竟然開始瑟瑟發抖。

法明一臉的苦澀,這叫個什麼事啊。

他的腦袋瓜子裏念頭瘋狂轉動。

我該怎麼辦。

以死明志,揚我佛門威名?

放屁吧,人死了,就啥都沒有了。

他還記得,入門前師父跟自己說的最重要的一句話。

“法明啊,你可知道,爲師的修爲比不過衆位師叔伯,卻爲何有如此之大的名聲?”

“嗯,是不是因爲師父修爲雖然略低,但一身戰力無雙,斬妖無數?”

“錯!”

“那是因爲師父每次除妖,從來都不會翻船。”

“法明啊,你要記住,除妖除妖,最重要的是要有眼色,別傻不愣登的直接莽過去,不然被人打死了,咱們這一脈就真的沒戲了。”

“啊,好吧,師父我記住了。”

想到這裏,法明的眼中漸漸有亮光閃爍。

他現在面對的就是危局,至於如何擺脫。

心裏隱隱有了想法。

眼前的這頭老妖怪竟然沒有說破自己的真身,那麼自己絕對不能主動說它不是人。

貌似它對於自己所學的祕籍有點興趣啊。

懂了。

法明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蹭地一下站起身。


輕咳一聲,面目嚴峻,寶相**。

林寒見到他突然起身,臉上的詫異之色更加濃烈。

這是要感謝我嗎?

可也不像啊。

很想說,大兄弟,你這個操作着實讓我有點迷啊。

法明輕咳一聲,眼神真誠,輕聲說道:

“這位施主,我觀你之面相,你與我佛門有緣啊。”

蛤?

林寒聽到他的話,整個人都懵逼了。

心底嘀咕道:“這個和尚剛纔不會是被打傻了吧?”

法明說完之後,右手往胸口探去,嚴肅地說道:

“施主大可放心,我這一脈講究緣法,不問出身,我也是看與你有緣,才願意將此祕籍交付給你。”

說罷,他的右手伸出來,一本兩指厚的金色封面的祕籍出現在掌心。

“瞧,大威天龍玄功,乃是我們這一脈的絕世祕籍。”

“施主莫要小瞧,這可是我佛門無上祕籍之一。”

說到這裏,法明頓了頓,補充說道:

“小僧今日與施主結緣,希望施主日後能夠多結善果。”

嘿嘿,反正我是真的盡了誠意了。

這大威天龍玄功牛逼是牛逼,但就算是在青山寺。

能夠修煉成功的都是寥寥無幾,更不要說是修煉到極致的了。

更重要的是,你他麼一介大妖,要是能夠修煉成功。

那真的是見到佛祖了!

法明感覺自己真的好機智啊,太佩服自己了。

林寒嘴角抽搐,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他麼的,你確定咱倆真的有緣。

本來以爲自己夠神經的了,沒想到啊,是在下輸了。

他看着法明一臉嚴肅的表情,就好像如果自己不收下的話。

這位和尚就得一頭撞死!

至於這本祕籍,唉,搞得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林寒接過祕籍,隨意地翻了幾頁。

嗖!

輕咦一聲,擡頭一看。

林寒有些瞠目結舌。

剛纔那個和尚人呢,哪去了?

百米之外的森林中,法明拼命地跑起來,一路帶風。

臉上浮現着劫後餘生的笑容。

哈哈哈,本僧真是太聰明瞭。

至於那本祕籍,不過就是一個副本而已。

反正那個大妖也修煉不了,問題不大。

林寒嘆了口氣,將這本祕籍收回倉庫。

轉過身走到巨坑旁邊。

青衫女子艱難地起身,眼神很是複雜。

將關於那枚碎玉的信息告知那條真龍,換回自己的小命。

從那條真龍的口中,她已經得知了眼前人類的厲害之處。

嘶,要不要追隨他呢?

正想着,林寒看見青離頷首點頭,輕輕一揮說道:

“小青走了,本少爺餓了,咱們回城吃飯。”

青衫女子看着消失的他,臉上若有所思。

幻月城,天香樓。

林寒坐在凳子上,馱着腮幫子發呆。

不一會兒,店小二端着四道盤子,身形如龍走來。

“客官,請慢用。”

林寒看着桌山的精緻菜餚,滿意地點了點頭。

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飯菜解決不了的。

還真別說,這個世界弄的東西,味道的確很不錯。

酒足飯飽。

滿意地打了個嗝,想起先前法明說的話。

林寒有些好笑,大威天龍玄功他以前倒是也聽過。

前世有一部叫做《青蛇》的電影,那裏面的法海。

簡直是牛逼到不要不要的,法力無邊啊。

剛纔聽那個和尚吹得,這本祕籍也很牛逼的樣子。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上等完美。

【修爲】:洗髓九重。

【肉身】:萬象玄霄龍體。

【經驗】:3675564。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