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來山洞一般居住起來也比較舒服,冬暖夏涼,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山洞一般洞口都是比較狹小的,比較利於防守,當然如果被堵在裏面也比較危險,如果食物和水儲備的沒有很充足的話,根本支撐不了幾天。

原始人居住在山洞裏面都已經成為大家固有的觀念了,所以來到這裏之後,大家都是在四處找著山洞的蹤跡,但結果還是非常失望的,周圍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一棵棵蒼天大樹。

直到有人抬頭看了一眼,竟然發現了顛覆觀念的建築。

「神……神使,你們看……」

「握草!!有巢氏!!」,宋宸脫口而出。

只見周圍的樹上竟有不少人在上面,這還不是最讓人感到吃驚的,除了人之外,周圍的這些樹明顯是被改造過的,幾乎每一棵樹上都有着鳥巢一樣建築,只是這個「鳥巢」不知道比普通的大上多少。

『鳥巢』上方還有樹葉樹枝行程的蓋子,而且只在一側留出來允許進出的口子,只是一打量,即使都沒有見過這種東西,大家也能明白這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了。

竟然真的有人會住在樹上,宋宸雖然知道有巢氏這個名字,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人真的會像鳥兒一樣在樹上做巢。

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有巢部落做的房子還是非常不錯的,有大有小,基本上都是按照大樹的第一個大分叉做的,最大的比部落里俘虜住的房子還要大上一點,小的也有大半個獨木舟的樣子,住上兩三個人還是可以的。

有巢部落的這個首領見宋宸他們都是一副非常吃驚的樣子,也是帶着炫耀的向大家介紹著,雖然宋宸看不懂他的『舞姿『,但是從那略帶囂張的表情之中還是能夠看出來的。

這種新式的居住方式更多的還是給騰蛇部落的人一種比較新奇的感覺,畢竟這玩意肯定不會有部落里那一大片磚瓦房子住的舒服。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第一次見到,大家還是表現出來了濃厚的興趣,東張張,西望望的,接着這個首領又將大家帶到了處於最中間的那一個樹屋下面,同樣這也是周圍這些樹屋當中最大的一個。

這座樹屋的基礎是一棵直徑差不多三米左右的大樹,樹屋的位置同樣也不低,差不多也是三米多一點,周圍垂下來不少的藤條,樹屋的周圍也都是這種藤條包圍着。

只見首領手舞足蹈的比劃了幾下,然後抓起藤條就『蹭蹭蹭』的爬了上去,站在巨大的樹枝上看着大家。

「神使,他說,他們部落的巫在上面等着我們」。

這估計也是另類的示威吧,之前幾下交鋒都沒能討到好處,現在終於能夠展示展示了。

樹屋雖然不小,但也就是大家平時睡覺的屋子那樣大,甚至看起來還要小一點,宋宸都擔心自己這麼多人都爬上去了,這到底能不能支撐的住,三米多高可一點都不低了啊,這要是翻了下來,可不是開完笑的。

宋宸可沒有擔心過大家爬不上去的問題,部落里的人都是從小在山裏面長大的,順着藤條往上爬這種事情可都沒有少干,最多也就是沒有他這麼熟練罷了。

「都別站着了,往上爬吧,別讓人家看輕了啊」,反正兩個部落之間語言又不通,有什麼想說的直接說出來就好,只要表情控制的不錯,你就算是在問候他全家他還以為你在祝福他呢。

宋宸雖然小時候沒有爬過這些東西,但是身上的肌肉也不是白長的,宋宸身上的肌肉和大家一樣,雖然看起來沒有那麼嚇人,但是這都是在平時的勞作中一點點長出來的,不管是爆發力還是耐久都非常不錯,此時爬這種東西自然也是小菜一碟。

抓住藤條扽了幾下,確定穩當之後,宋宸也跟着爬了上去,不過看起來肯定是沒有有巢部落的首領那麼瀟灑,但是只用胳膊的力量就上去倒也沒有落在下風。

其他人在聽到宋宸的話之後也都亮出來了自己的絕活,手腳並用拼速度的有之,甚至還有人抓住兩根藤條互相幾盪了上去,這也算是給有巢首領上了一課,面前的這夥人並不比他們差多少。

上面一看就是被有巢部落好好修理過的,就算是站起來也不會有樹葉之類的東西擋住,但同時上面的樹葉又被編成了一個巨大的頂,這也是這個樹屋和其他樹屋的不同之處,大家都是一個,只有他是兩個頂,除了頭頂上面這個之外,樹屋單獨還有一個頂,這樣看來還是比較豪華的。

上面樹枝由於都是最下面的,所以也是格外的粗壯,宋宸他們上來的這幾根就差不多都有一米粗細了,人站在上面穩穩噹噹。

跟着首領走進樹屋裏面,宋宸本來以為裏面會比較昏暗,但是事實還不錯,周圍竟然還有幾個透光的小窗,外面的光也能通過這些洞進來,甚至現在這個角度,西下的太陽竟然能直接照進來,看來這也是經過精心的設計的,不然一般不會這麼湊巧。

適應了一下裏面的亮度之後,只見樹屋裏面坐着一個老者,雖然和外面的人一樣,有着濃厚的塗料,但是氣質並不會錯,這種比較溫潤的氣質,上一個見到的還是部落里的巫。

有巢部落的首領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后,這個祭司也是拿起權杖做了個祝福的手勢,這倒是和幾個部落差不太多,祭司在見到其他部落的人的時候,只要不是敵對勢力的,基本上都會來這麼一下。

權杖上面的圖騰大致也就是一個鳥的形狀,不過不同於鳥部落的,有巢部落的圖騰尾巴明顯是要更長一些,如果非要舉個例子,倒是和後世的鳳凰圖騰差不多,但這也只是宋宸匆匆一瞥而已,細節方面也沒有看的太清楚,再說初次見面,也不好直接就盯着人家權杖看不是。

而且宋宸也沒有太在意這些,了解圖騰的話,最多也就是給他們起名字的時候更有針對性一點,鳥部落,石部落,騰蛇部落都是如此,但是有巢部落的名字在宋宸見到他們屋子的那一瞬間已經就確定下來了,往後倒也不用太糾結叫什麼,起名字向來也是宋宸的薄弱之處,太糾結反而傷腦子。

宋宸帶頭彎腰示意,碩他們也是跟着做,畢竟是一個部落的長著,該有的敬意還是有的,席地而坐,宋宸這才開始仔細打量起這個是樹屋起來,反正大家之間的交流有商和貿負責,這邊稍微分一點心倒也沒什麼大事。

地下鋪的是厚厚的一層獸皮,之前從底下看,獸皮下面應該都是些木頭,獸皮雖然沒有經過鞣製,但是應該也是經過一定的處理的,坐着倒也沒有想像之中那麼太硬,至少沒有太硌屁股。

兩邊的木牆有的是樹枝直接彎折上的,這也構成了周圍木牆的主體,不過大部分還是用砍下來的木頭填起來的,宋宸很好奇,按照他們工具,想要做出來這樣一間樹屋應該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吧。

光是砍樹就得用掉不少時間,而且木頭一旦砍下來的話,沒有經過很好的保護,還是非常容易腐爛的,尤其是在樹林裏面,相對來說有些濕潤,估計隔上幾年就得換一遍,工程量還是比較大的。

沒過一會,有巢部落又有幾人進入到了樹屋裏面,看着之前遇到的那個首領在這幾人面前也不是那麼強勢的樣子,看來他也不是部落最大的那個首領,不過想來地位也沒有太低,至少目前能夠進來的看着都是有巢部落首領之類的人物。

簡單的肢體交流也不能表達太多的意思,光是介紹各自的情況就用了很長時間,在聽說騰蛇的人口比他們部落還要多一倍的時候,有巢部落的人都顯得非常吃驚,在他們都印象裏面,自己部落的人口在周圍部落當中已經很多了,實在想像不到再多一倍人口的部落是怎樣運轉的。

這期間,宋宸也打聽出來了有巢部落在樹上建房子的原因,和他猜想的倒也差不太多,主要還是由於周圍有着太多的大型食肉動物了,這一點大家在這一路也都能看的出來。

野獸多了,加上周圍有沒有多少大山,山洞數量就不是很多了,大型山洞幾更少了,有巢部落之前也是住在山洞裏面的,但是隨着部落的發展,人口越來越多,最後卻住不下了,搬在外面的話又經常遭受野獸的襲擊,族人非常的不安全,最後迫於無奈,他們的祖先想出來這樣一個辦法模仿鳥兒在樹上做巢。

原來只是部分族人的居住方式,但沒想到效果卻是非常的好,住在樹上之後再也沒有發生過半夜野獸襲擊居住地的情況,最後索性整個部落都搬到了樹上,規模也是越來越大,知道現在這種情況。 武器逼迫之下,夜北梟和白瀟霆再厲害,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得乖乖地蹲下。

夜北梟他們一共十幾個人,蹲了一片。

那幾個武裝者,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

「你,把他們綁上!」

一個武裝者,對那個拿著指揮燈的人說。

那個人是一個很清瘦的年輕人,他有些不情願,卻還是找來繩子,把幾個人給反綁上了雙手。

「下去!」

武裝者押著夜北梟等人,走下了直升機,然後關進了一個大船艙里,在外面鎖上了門。

這個船艙連窗戶都沒有,而且裡面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臭味。十幾個人關在一起,讓人感覺到窒息。

船艙的門上有一個小玻璃窗,白瀟霆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有兩個武裝者在看守著。

他悄聲對夜北梟說:「只有兩個人,正好出去!」

夜北梟點點頭,於是兩個人各自解開了手上的繩子。

那個綁他們的人,顯然干這事不專業,因此對夜北梟和白瀟霆來說,簡直是小兒科。

夜北梟解開了繩子,立刻給江小狼解開,白瀟霆也給那些保鏢們都解開了。

幾個人聚在一起,商量行動方案。

現在他們已經到了郵輪上,而且江南曦應該早一步到了這裡,只是不知道,她現在被帶到了哪裡。

所以,他們的目標是找到江南曦。

然而,他們對這艘郵輪不了解,而且還不知道有多少武裝者。如果和那些武裝者遭遇,肯定會被射成篩子,所以,不能冒險。

現在最好是能找到這艘郵輪的結構圖,和那些武裝者所在的位置。

江小狼對夜北梟說:「把你手機借我用下,我看這船上有沒有監控?」

白瀟霆說:「這是在公海,沒有普通的通信信號,不過這船上應該有海事通訊網路!」

他說著拿出手機,果然是沒有信號的。

他搜索了下附近網路,船上還真有wifi,但是有密碼,連不上。

夜北梟取出自己的手機,看都沒看,直接交給了兒子。

江小狼盤腿坐在地板上,小手操作著夜北梟的手機。雖然現在手機沒有網路,但是破解個密碼,對他來說,是個小意思。

很快,他就連上了船上的網路,並設置了隱藏功能。

他輕聲對白瀟霆說:「六爸,船上的網路有人數限制,你們就不要連網了,否則很容易暴露。那些武裝者身上,肯定帶有傳呼機,到時候你們搶過來用。」

眾人都點點頭。

江小狼說:「我現在就查看這船的構造,和那些武裝者的位置,如果能找到我媽的位置,最好了。」

他說著話,小手就在手機上操作著。

這船上有網路,那必然就有監控系統。侵入監控系統,對江小狼來說,是得心應手。

幾分鐘后,他基本就把船的大致構造,和攝像頭的位置,以及那些武裝者的位置,搞清楚了。

手邊也沒有紙和筆,他就在地板上用手,畫了個船的平面圖,把攝像頭的位置,和武裝者的位置,都告訴了大家。

江小狼說:「這船有四層,從上往下,第二層,裝飾非常豪華,武裝者也最多,還有舞廳和咖啡廳,只有一個大的卧室,而且裡面沒有攝像頭。我懷疑,那裡就是凱撒的私人空間,我媽咪很有可能在那裡!」 很快,幾人就來到一處佔地面積不小的作坊前,此時門正大開着,從門外就可以看到裏面火熱的場景。

剛進門就有一位三十許的健壯婦人迎了上來,看到姬松后連忙行禮,之後才對六姑道:

「六姐不是回家去了嗎?怎麼又來了?」她疑惑道。

六姑沒有解釋什麼,說道:「你去忙你的吧,松哥兒帶人來看看,我帶着就行。」

然後對姬松說道:「這是鄰村的張大姐,之前就在這裏幹活,我看她還不錯,就留下來當了個管事,這段時間一直管的不錯。」

「還不是您看在當年的情面上,不然那有我的機會?」

說道這裏,張大姐就一陣唏噓。

當年她和六娘算的是小時的玩伴,當初六娘被趕回家裏,自己也曾幫過她一些。

但沒想到就是那次微不足道的幫助,卻換來了現在吃喝不愁還能成為村裏人人羨慕的日子。

就連本來看不起自己的婆婆,現在也對自己好聲好氣的,這些還不是自家這個小時的姐妹帶來的?

所以,在管理作坊上面更是盡心儘力,絲毫沒有因為和六姑娘的關係而嬌縱。

有時候她還真是感嘆人生無常,原本和自己村裏差不多境遇的姜家坳,竟然出了松哥兒這樣的人物。

年紀輕輕就被封爵了,還是個賺錢的好手,短短時間就成為長安聞名的富貴人家,自己能搭上這樣的人家,是自己幾世修來的福氣。

六姑帶着幾人先是來到一處佔地足有一畝有餘的房間,打開房門,姬松幾人才發現裏面擺放着很多巨大的木架。

上面放着的全是竹制的籮筐,六姑解釋道:「這裏是春日養蠶的地方,現在已經到了秋季,也就暫時空置了下來。」

李世民聞言上前,看到裏面全是一張張紙張,上面都是滿滿的小小的蠶卵。這個東西他見過,小時候母后也曾養過蠶,所以一眼就認了出來。

然後又查看了幾處之後,他才震撼地放下手中的紙張。房玄齡和魏徵也沒好的哪裏去。

此時雖然只是蠶卵,但他們可以想像到了春天之後,這裏將會暖化出數之不盡的蠶,那種場面想想都感到不可思議。

其他百姓都是一人養殖,一年也養了了多少,但這裏卻是大規模養殖,這其中的差距大到令人絕望。

難怪短短半年就能賺數百貫,這絕對還是往少了說的。

「這樣的蠶室有幾處?」李世民問道。

六姑也算是歷練出來了,對於李世民的詢問沒有任何緊張,笑道:「現在只有一處,但看行情確實不錯。

小婦人聽家裏的管事說,現在什麼海外對咱們大唐的絲綢喜愛的緊,只要你有貨就不愁賣,所以我準備明年再建幾座蠶室,有的已經開始動工了。」

「那你照顧的過來嗎?這麼多。」魏徵道。

六姑聞言一笑,說道:「小婦人那裏照顧的過來?就是累死也不行啊!」

「那是?」

她沒有着急解釋,而是帶着他們來到了一處冒着熱氣的房間,讓他們先等等,自己則關上們進去了。

李世民三人一愣,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魏徵性子急,就要推門進去,卻被姬松連忙拉住。

「好我的魏公啊,您這是想挨打也不要連累我們啊!」姬松無奈道。

「挨打?」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看一眼就怎麼挨打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