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者相顧無言,在漸入寒冬的客棧門前,互相拜別。

桂木帶着李子邯走進這間偏僻的客棧。客棧門前有夥計招呼,對前來的客人倒是熱情得很。

一少年一胖子的組合,在踏入這間客棧的那一瞬間,便引起了在一層就餐的食客的注意。

他們也沒有在意那些目光,筆直的走向這間客棧的柜上。

那裏有個老掌柜,著灰舊的袍子,腰環一個玉色腰帶。他滿頭銀髮,臉上也儘是勾勒的皺紋。要說他身上有什麼亮點,估計,就是那對冒着亮光的眼睛,那是對生活充滿期待的眼睛。

「掌柜的,還有沒有房間?」桂木將一小袋靈石擺在柜子上,目光直視老人。

「有的。」老人臉上堆滿了笑容,倒是顯得和藹的很。

「一間大一點的雙人房,時間,不確定。」桂木輕輕將那袋靈石推過去,那裏存有的靈石,估計遠超那間房的價格。

老掌柜眼神怪異的看着這兩人,但很快,又堆上了笑容,將那靈石收入懷中。

「這是房間的鑰匙,兩位客人,請。」老掌柜將一串鑰匙遞過去,那上面,有房間的樓層與序號。

桂木手拿過鑰匙,微微躬身與老人拜別。而後,與李子邯一起離開了。

這間客棧共三層,他們的房間在頂層。手持鑰匙將房門打開后,桂木便一頭倒在了那張寬大的軟絲木床上。

房間設有兩個窗戶,所以光線倒是很充足。簡單的木桌擺設,角落裏的幾盤花草,這些東西一起組成了這個剛好的客房。

李子邯將客房的門關上后,便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獨自的喝着。

「喂,李氏皇朝的重點城市,應該有空間傳送陣直達中央的吧?」桂木躺在柔床上,斜眼望着那個坐在木椅上的胖子。

「那是緊急備用的,除了戰爭時期,都不會啟動。」李子邯依舊在喝着茶,面無表情的回答著少年的問題。

「哦!嘻嘻!」桂木雙手一撐,從柔床上坐起來:「聽聞鄅都上承九天,下通九幽,獨享這片大陸獨一無二的氣運。這,我可一直想去看看。」

李子邯坐在椅子上,背對着少年,胖腫的眼睛上露出危險的光芒:「或許我會是個不錯的導遊。」

「呼!」

李子邯一驚,抓着茶杯的手不由得一震。只見一隻乾淨白皙的手,不知何時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聽聞李氏曾出動數萬甲軍舟,於子月二十二號,臨近淵魔海。不知,這行動是為何呢?」少年將他手中的那杯茶放下,安靜的坐在他的對面。

李子邯掃過少年一眼,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桂木對此,只是笑了笑。緩緩站起身來,走到他的身後,雙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嘴巴輕輕的湊到他的耳邊:「沒事,我可以講給你聽。」

「聽聞啊,李氏如此大動作,只為了一個女孩。那個女孩手裏,有一顆小珠子,那可不是簡單的玩意兒,似乎與那鄅都底下沉睡的一條古龍有點關係。

你說,這李氏將她抓住,會怎麼處置她呢?」

桂木收起臉上最後一絲笑容,冷漠的對着李子邯勾了勾手:「不要有下次,我這人,沒什麼耐心。」

濃重的血氣猛然在李子邯體內爆開,上一秒還端坐着的胖子,立馬倒在地上打滾。

他的面色鐵青,肥胖的手上,印着一條條血紅的脈紋。

他感覺身體各處都爬滿了螞蟻,它們在肆意的撕咬,無所顧忌的毀壞着他的身軀。那種痛苦,不光只有肉體,還有精神上的無力與絕望。

桂木冷漠的躺在柔床上,靜靜的聽着他無聲的嘶吼,嘴角間露出淡淡的笑容。

盤龍的信息他只知道一點點。是最後離開大荒的時候,荒族的聖獸告訴他的。

這只是一個小教訓,若有下次,他會直接將這傢伙崩掉。

畢竟,沒有必要與一個難交流的人相處,那樣,只會拖垮你的效率。 太子府。

醫老看著這樣的慕容書香怒容滿面,但救人要緊,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楚凌風在一旁戰戰兢兢的侍候著,好像醫老一個不快就會把他做了藥引一樣。

心情鬱結,急火攻心,這是醫老診斷後的結果。然而也只能吃些消火順氣的藥物,這心病還須心藥醫呀,可這心藥到哪裡去找啊!

「前,前輩……她怎麼樣?」直到醫老忙完,楚凌風才敢詢問,醫老依舊黑著一張臉,恐怕他是難逃一劫了。

「我還想問你?老夫把人交給你,才兩天的時間,怎麼就這樣了?」醫老怒問道。

「我只是想帶她去媚明湖游湖散心,原本是挺好的,可游著游著她就……」這樣了……楚凌風吞吞吐吐的說著。

「你們遇到什麼人了嗎?」楚凌風以為醫老會罵他一頓,卻沒想到醫老聽完臉色緩和下來。對於慕容書香醫老還是有些了解的,只怕是又觸景生情了。

「只有太孫殿下和二皇子殿下,沒遇到別的什麼人。」雖然楚凌風斷定慕容書香的吐血暈倒與他們有關,但也只是猜測,並未向醫老說出來。

醫老聽罷點頭,然後又輕嘆搖頭,只怕這太孫和二皇子又讓她想起了心中挂念之人。

「前輩可在屋內?」門口的一聲詢問打斷兩人的對話。

「回太孫話,醫老前輩還在為慕容姑娘診治!」一個小丫頭答道。

聽聞周墨辰到來,醫老和楚凌風忙起身出迎,拱手齊道:「太孫殿下!」

「不必多禮!」周墨辰抬手示意免禮,「不知慕容姑娘情況如何?」

「還好,丫頭已經睡下,讓殿下擔心了!」醫老答道。

周墨辰點頭,「無事甚好!我父王前兩天身體欠佳,幸好有前輩在父王的病情才未嚴重。今天父王精神大好,特意設了家宴為前輩接風,前輩請隨我去赴宴吧!」

「勞煩太子殿下設宴,老夫惶恐!」

「前輩客氣了!」周墨辰說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醫老看了看楚凌風,正色道:「丫頭交給你了,再出差錯老夫可饒不了你!」

「不敢不敢!晚輩一定細心照料!」楚凌風忙答應道,第一次發覺醫老這麼可怕!

雖是家宴,但醫老並不喜歡,只是太子邀請,沒有絕對能夠拒絕的理由,是不能不去的。每年來給太子送葯,每年都是如此,若不是為了病人,醫老斷然不會踏入太子府。

把慕容書香交給楚凌風照顧醫老並不是很放心,因為楚凌風吸食阿芙蓉每日發作,自顧不暇。好在慕容書香只是昏迷,並無大礙,他也會儘快回來,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然而意外總是會降臨在說「應該不會」的人身上!

慕容書香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床上,屋子裡點著蠟燭,雖然不是很明亮,但可以看清房間的大概。古色古香的擺設,木質的桌椅柜子,雖然看不出是什麼木料,但樣式講究。

口渴難耐,慕容書香來到小桌前,桌子上的茶水是溫的,她連續猛灌兩杯,才感覺舒服一些。

兩杯水下肚,腦子似乎也清醒了許多,她記得自己正在和楚凌風說話,然後看見一艘畫舫,然後是畫舫上的人,那個人不是汪執宇……思及此,慕容書香又是一陣心痛。之後發生了什麼她已經不記得了,不過看這架勢她應該是暈倒了。但這裡不是她所住的客棧,這是哪裡?

慕容書香順手拿起燭台,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屋中擺設講究,傢具做工精細,色澤勻稱,漆色飽滿,花紋細緻,手感滑順,想來價值不菲,若她沒猜錯這裡應該是太子府。

醫老在太子府,她突然暈倒,楚凌風定然會帶她來太子府找醫老。慕容書香嘆了口氣,把燭台放回桌上,她不想來,但終究躲不掉,不過也好,在這府中更有利於探知他們對醫老的心思,來就來吧。可是……醫老怎麼不在?

慕容書香想著走出房間,濃濃的藥草香氣撲面而來,這裡是葯園嗎?慕容書香心中疑惑。天色已晚,四下無人,甚至沒有蟲鳴之聲。她喜歡這種安靜,現在她需要的就是安靜。沿著小路慢慢行走,無心賞景,最後停在一處小亭中。

站在亭欄旁邊,看著微風拂過藥草掀起的帶著淡香的碧浪,回想著畫舫上那個與汪執宇長得一般無二的男子,會是誰呢?

在這東麟,異界之地,為什麼會遇到這樣一個人,是暗示了什麼,還是預示著什麼,真的只是巧合嗎?細想這段時間經歷的種種事情,慕容書香沒來由的感到心慌。

把所有希望寄託於一個和尚不免可笑,聖僧口中的天機還需要她自己來破解,「活著」是所有的希望。

笛聲響起,充滿了嚮往與祈盼,本應是歡快的樂器,吹奏出的卻是悲傷的旋律。

外公的離世她的繼承,給慕氏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她在家人的支持和維護下用了一年的時間才將局勢穩定下來。如今,她突然失蹤對慕氏的影響絕不會比一年前小,希望媽媽能振作起來,再有爺爺的出手相助,外婆和舅舅一定會讓慕氏再次度過難關的。

只是汪執宇……汪家的私生子,不受汪家重視,即使有她站在汪執宇身邊,汪家也是口是心非,頻頻算計,小動作不斷,現在她失蹤了,汪執宇在汪家的處境可能比之前更糟。一想到汪執宇的處境,慕容書香又是一陣心傷。

《天空之城》一遍遍響起,一遍比一遍絕望,一遍比一遍哀痛,痛到無以復加,慕容書香也隨之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當有人尋著笛聲找來時,慕容書香已暈倒在小亭中,眉頭緊鎖,滿面淚痕,全身冰涼。

無邊的黑暗向四周蔓延,沒有出口,沒有光亮,沒有任何東西,只有她一個人,沉靜孤寂。她站在黑暗之中,心如死灰,雙目無神,語氣平淡的問道:「可歸否?」。 【終極任務已觸發!】

【終極任務:世界的本源】

【任務詳情:二十年前,世界本源出現,一群怪異的生物踏破虛空,來到這個世界。它們妄想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並與人類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任務目標:探尋世界的本源,解開異獸入侵背後的秘密。】

【任務獎勵:神格凝聚,成就真神。】

【任務時限:無限期】

系統面板上接連不斷地蹦躂出幾行文字。

文字的內容很簡單,但其背後的含義卻讓陳升驚呆了。

異獸竟然是踏破虛空來到這個世界的!

儘管他本身作為穿越者,對於宇宙中存在其他智慧型生物,是持以肯定態度的。

但踏破虛空的確更像是玄幻小說中的內容。

這更像是成神成仙后才能辦到的事。

但一想到異獸的背後,可能存在凝聚神格成功的真神。

那這些事情就不難理解了。

尤其是任務所給出的獎勵十分誘人,成為真神不知道是多少人的目標。

現在在系統的加持下,陳升只需要完成任務便可達成。

比起其他校尉,他早就已經贏在了起跑線上。

雖然這條道路可能很危險,但他依然不懼。

如果任何事情都沒有難度的話,那才是真正的無趣。

一想到這,陳升不由得興奮了起來。

但沒過多久,系統面板上又繼續彈出一個小窗口。

【檢測到部分世界本源,探索進度已解鎖。】

【世界本源探索進度:5%】

【注:每解鎖一個階段,可獲得里程碑獎勵。全部解鎖后,可獲得終極獎勵。】

【里程碑獎勵:天級體驗卡一張(時效10分鐘)】

探索進度剛一解鎖。

目前進度的里程碑獎勵,就已經自動放入系統背包里。

陳升點開背包,裡面正放著一張金燦燦的半透明卡片。

話不多說,他立馬便點擊使用。

天級體驗卡化為消散的金色粒子,融入到他的身體內。

這一刻,陳升感覺到自己體內力量正在爆發,頓時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退出系統面板,他緩緩地抬起頭,眼神里露出妖冶的光芒。

體內的真氣快速流轉,瞬間就烘乾了身上的雨水。

接著真氣如同水流般,包裹住他的全身。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