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骷髏組成的五行骷髏陣,搖晃於戰場之中,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幾乎無解。

只見戰場之上,隨處都可以見到搖晃而過、戴著寶石項鏈的小骷髏。

它們陰險、滑溜到極點,一旦不敵,立刻搖晃退走,再尋下一個目標。

而且,滅掉對方之後,就會隨手打掃戰場,把對方藏空袋收走,動作嫻熟無比。

戰至最後,以落塵門勝出為結局,聖山上萬修士全部被斬盡,碟血聖山。

落塵門也折損過半的門人。

余者,也是個個帶傷,但沒有人輕皺一下眉頭。

殺至最後,連他們都不敢相信,竟然以少敵多,而且對手還是高高在上的聖山修士,他們勝出了。

悲壯中帶著勝利的喜悅!

他們為死去的門人兄弟悲傷,但更為勝利而感到歡呼。

修者戰士,血戰沙場,生死無悔。

這是他們命運的歸宿!

而活著的修士,無疑又得到了一次成長,變成真正的鐵血修士,更加的強大。

落塵門勝了!

看著滿山的屍體,血染的聖山。

風聲悲鳴,似在訴說著戰爭的慘烈。

聖山四周眾人,此時也動容,心神震蕩不息,難以言語。

江寂塵此時也落在了第八重聖殿下,卻並沒有回頭,而是繼續踏上聖山,走向第九重殿。

「剩下的,那是我的戰鬥,你們無需上來!」

江寂塵淡淡地傳音,回蕩聖山中,傳響天地間。

淡淡的聲音,卻有一股無敵的自信,更有一股一往無前、唯進不退的氣勢。 ?聖山第九重殿,那是聖尊之殿。

但千年歲月,再沒有人見過聖尊。

沒有人知道,聖尊是否還在六道幻界。

如聖尊那樣的無敵霸主,千年時間,足可以讓他成長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境界。

若不在六道幻界,此刻絕對已是無上之上的境界人物。

而若還在六道幻界,雖然境界還是被壓制在融嬰境,但絕對是要強到無邊際。

畢竟,千年以前,聖尊便可以橫掃六道幻界任何強者,是六道幻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強者。

千年過去,只會更強!

江寂塵,後起之秀,哪怕也達至聖尊當年的力量境界。

但一千年的修行歲月差距擺在那裡,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彌補的。

此時,看著江寂塵孤獨的身影,邁步踏上聖山第九重殿,所有人心中生出了各種念頭。

但無論怎麼樣,眾人都找不到一絲江寂塵可以戰勝聖尊的可能。

當然,如果聖尊不在,那就另說!

聖山第九、十重殿,是禁地。

千年來,未有人踏足。

戒石情緣:冷情殿下世家妻 特別是聖山第十重殿,甚至可以說是自聖山存在,便無人踏足過。

沒有人知道那裡是什麼!

只有傳說,那裡是聖山未知的底蘊。

江寂塵如一個孤獨的遠行者,留給世人,似乎永遠只是一個仰望的背影。

此時,江寂塵卻並不急著快速走到聖山第九重殿,而是一步一步的攀登,踩在天地脈動的節點上。

心中靜寂,狀態玄妙!

他此刻,是在調整狀態,在恢復之前消耗的力量。

別人或許不知道聖尊還在不在。

但此時離聖山第九重殿最近的江寂塵,又豈會感應不到殿中藏著一個同境中的絕代高手。

不管他是不是聖尊,但他絕對是江寂塵在六道幻界所見過最強大的人。

那人,猶若天威,強大無邊。

給江寂塵如山巒加身的壓力。

更有,真正的生死威脅。

那個殿中人,給江寂塵的感覺。

除了強大,還是強大!

但那怕前路敵人再強,也阻止不了江寂塵前進的腳步。

他,無懼!

煉體金身九重巔峰境,他敢稱聖人之下無敵。

所以,何懼一戰?

一步一步向前,身上氣息,由靜寂變得暴動起來。

本是冷寂下去的鬥志,也是一步一提升。

慢慢的,江寂塵踩在天地脈動的節點上,身上的氣息由之前的虛弱變得強盛起來。

這是他力量恢復的一個過程,但又何嘗不是他氣勢、戰意凝聚的過程。

同境至強者的一戰,任何一絲,都絕不可大意。

因為,一絲失誤便關係到生死成敗。

江寂塵,現在就是要把自身狀態調整到巔峰境。

時間流逝,江寂塵漸漸接近了聖山第九重殿。

聖山四周眾人,屏住呼息,神情凝重地盯著聖山第九重聖殿。

他們眼中有期待,又有畏懼!

因為,聖尊是六道幻界傳說中的無敵人物。

而這一刻,眾人也發現了江寂塵的變化。

只見他身後天空,風雲捲動。

這是因為他氣勢太強,引動了風雲。

還有整座聖山在顫動,那是因為江寂塵身上的戰意、鬥志太強盛了,連聖山都幾乎難以承受。

也直到這一刻,眾人才真正識到江寂塵的實力。

之前一路,那都不是江寂塵真正實力的釋放。

或許,對江寂塵而言,之前以摧枯拉朽之勢連過八重聖殿,那只是熱身。

現在,才是真正的生死之戰。

直至此時,江寂塵踏出最後一步,落在了聖山第九重殿前。

轟!

當最後一步落下,江寂塵身上的氣勢、戰意終於凝聚到了極限臨界點,隨之轟然爆發,衝起滔天風浪。

四方山石、古樹被卷飛。

江寂塵身立其中,冷冷地盯著聖山第九重聖殿,聲音如雷震世,響徹天宇。

「今我來,踏上聖山巔,屠盡聖山人!」

「來吧,殿中人,一戰!」

江寂塵之言,火藥味十足,也燃到爆。

說話之間,更是強勢的舉拳、轟出。

他的拳頭之上,綻放出無窮的金色光芒,如一輪不滅的太陽,照耀天地間。

轟!

而後,聖山震動,虛空顫抖,巨大無比的聖山第九重殿轟然爆滅,化成平地。

「這……」

眾人看到這一幕,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起來。

江寂塵,此時如天神下凡,一拳轟爆聖山第九重殿。

當真是強勢到極點,場面更是燃到了爆炸。

他是如此的強勢宣戰。

不問你意願,打爆你的宮殿,殺到你面前來,一戰!

此時,宮殿廢墟之地,煙塵漫天。

但漸漸,眾人看到了一道身影從廢墟的無盡煙塵走出。

這是一個身披金袍的青年人。

一身出塵之意,氣質高雅。

那怕在廢墟之地漫天的煙塵之中,他身上依舊一塵不染。

仿如,從天下走下凡塵的謫仙。

他目光清淡如水,但自有一股無上的威嚴,猶若天道之威。

他身段修長,丰神俊玉,行動之間,自帶天威。

無需要言語,讓人一見,便自會出生一股膜拜之意。

也無需多想,他就是聖尊!

六道幻界,千年以來傳說中的第一人。

他此時站在江寂塵身邊,嘴角牽出一絲冷漠的笑意。

如高俯眾生的神靈,聲音動聽,卻無一絲情緒在其中。

「江寂塵,我聽說過你!」

「只是,你一凡人,有何資格挑戰我?」

「你毀我宮殿,本聖尊宣判你永恆的消亡。」

出現的青年開口說道。

而他的聲音,竟然自帶神妙規則。

四方眾人聽了,自然的生出一種服從之意,根本不會有一絲的反抗之念。

彷彿,聖尊讓他們去死,那他們就真的會去死。

江寂塵卻咧嘴一笑道:「你他娘.的,真多廢話,凡人,凡你妹的人,直接分生死成敗就好,婆婆媽媽,算個鳥毛的男人。」

江寂塵罵罵咧咧,同時直接出手,生猛的向聖尊殺去。

強勢極點,霸氣無邊!

四方一眾人,聽到天地之間,回蕩著江寂塵罵娘的聲音,才驀然間驚醒,冷汗瞬間濕透了後背。

他們一陣后怕!

剛才,他們竟然被聖尊一言之中的精神力蠱惑了! ?若不是江寂塵的聲音,他們只怕現在都還在被蠱惑中,沒有醒來,迷失了自我。

聖尊,太強了,竟然可以一言惑天下!

不說其他,單是精神力修為,六道幻界,只怕已無人可比。

聖尊,果不愧是千年以來,六道幻界的第一人。

但是,江寂塵的反應卻更讓眾人震撼、無語。

他竟然罵聖尊婆婆媽媽,不是一個男人!

這或許是千年以來,第一個敢這般罵聖尊的人。

所以,不僅是眾人,便是聖尊本身,也愣了一下。

高高在上太久了,他從沒有想過,一個凡人的忤逆之意,竟然可以讓他不再淡定,心中瞬間充滿了怒殺之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