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不聽,紛紛舉着手中的兵器,戒備的看着秦錚。

秦錚剛說完,就有一人高喊道:“我是玉真教的”此人剛喊完,又有幾人喊道:“我是峨眉的,”“我是鐵陸山莊的”我是………。

秦錚眼睛瞪大,沒想到竟有如此多的人知道自己入了魔教的消息,只是這消息又是誰傳播的呢?魔教說他沒用陷害,誰會相信這樣的話?秦錚斷然搖頭,不再去想。

秦錚看着衆人的樣子,點點頭,道:“你們可親眼見過我殺人放火嗎?”秦錚說完,衆人面面相覷,紛紛搖頭。

剛纔說話的老者又驚又怒,自己剛想出手,秦錚的劍就已立在自己的脖子上。秦錚恨聲道:“我既然能讓他們死,難道就不會讓你和他一樣嗎?所以,既然殺了一個人,剩下的人也必須滅口。”

老者神色變了幾變,但想了一會,緩緩閉上眼道:“只要你放在了他們,要殺要剮你就給個痛快。”

秦錚冷笑中含着憤恨,秦錚反問道:“我難道能一夜之間,殺掉大江南北幾十個門派?你們難道就不想想麼?他們說我奸**女,燒殺強掠,中原東西門派相隔千里,一夜之間我就能做這麼多的惡事嗎?”

“我真該殺了你這個是非不分的人。”秦錚說的是出自肺俯,但一轉念又道:“今天我偏不殺你,你或許聽信了別人的謠傳,這不怪你,我也不怨你,你走吧!”秦錚說着將劍從老者的脖子上放下,還劍入鞘。

“怎麼?你!你!”老者聽聞秦錚的話有些驚訝 竟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如今秦錚這一提,自己也覺得有些荒謬。老者滿腹狐疑的的看着面前的人,相貌儘管一般,但卻從骨子裏散發一股英氣。

老者))心裏暗暗讚了一聲,一時之間竟不知怎麼開口,遲疑了一會,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仇家?”

秦錚一愣,搖搖頭。

老人也沒有再問,雙手一抱拳道:“我雖然技不如人,但在事情沒有查清之前,咱們仍是仇家,但是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你的消息。”老人說完又一抱拳道:告辭!”

秦錚聽了,竟是一臉喜悅之色,趕忙回禮道:“多謝前輩。”

老者搖搖頭,看了一眼秦錚後,嘆口氣,之後騰身而起,身後衆人也翻過高牆,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罐蓋被解夢寒重重的拿起,磨得罐壁碰撞作響,美眸依舊是嘲諷的譏笑,帶有一絲危險的慵懶,淡淡的看向正沸水熱開的罐中。

「這……」美眸只是看了一眼,解夢寒神情一怔,似不相信的又是眨了幾下,小嘴怔怔的忘記合上。只見那藥罐之中,開水沸騰,兩朵血紅的圓形花朵,正在這開水的最上邊,不時的被那滾動的水氣沖浮起落。

「洗骨花!」不可置信的驚聲而出,解夢寒那原本怔住的臉頰,瞬間便是被莫名的羞紅所取代,直接就是耳根和那微低著的秀頸都是紅霞一片。

沒想到里藥罐里,真的有兩朵洗骨花,女子一時之間,腦漿完全混亂。自己剛才這麼諷刺墨塵跟玉老頭,那是因為她打死都不信,他們會拿洗骨花來幫她師傅治病。

現在好了,葯已經放到罐里煮了,剛才她叫囂的這麼勵害,現在不是明著打她的臉嗎!而且還是自己狠狠的,當著這個惡人的面打。

突然想起那惡人剛才說的話,「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打開的好,可別怪我沒有提醒過你,你真的會後悔的」

撇嘴忍著那要痛哭的聲音,解夢寒心中狂罵「你光說有什麼用,怎麼不阻止我,讓我以後如何見人,本姑娘不活了」

女子二十年的羞臊,全部加起來都沒有現在的多,她只感覺天上地下,都有無數雙怪異的目光盯著她,讓她全身上下,沒有任何遮掩的暴露,真的是恨不得,馬上找個地縫就直接穿進去。

太臊臉丟人了。一想到她身旁還有兩人,正看著自己這丟臊樣,偷偷的側眼撇了一下坐在前面的玉博蘅和玉雪晴,見他們都是一臉怪異的看著自己。

「其實解姑娘不用自責」玉博蘅是真心安慰。

解夢寒嬌軀就是打了個冷顫,一陣委屈湧出,哽咽幾聲,便是梨花帶雨落下淚來,「無恥的壞蛋,就會欺負我,我跟你沒完」

玉博蘅看著罐里的兩朵洗骨花,又看看那滿臉羞臊,已經是委屈的落淚哭泣的解夢寒。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東西墨塵是什麼時候放進去的,那怪異的表情道不是針對解夢寒,只是不解,這花何時放進去而已。

玉雪晴就更單純了,她只是奇怪這個惡姐姐怎麼突然就不凶了,剛才笑得可是很讓人害怕呢。

大眼睛看向墨塵,最後還是認定是大哥哥讓這個姐姐認輸伏哭了。大哥哥,真是好勵害啊。

「我都說你會後悔的嘛,這就是不聽我話的後果,其實我也是非常的無奈」

一埒額前的長發,墨塵很是「無奈」的搖搖頭,奸計得逞的挑眉,唇角浮現淡笑。

「啊……不要跟我說話,不想跟你這壞人說話」卻是解夢寒哭得更大聲。

嘖嘖嘴,沒去理這已經哭得毫無違和感的黑紗女子,墨塵慶幸自己一進來,就先從熬煮的葯湯中,看出那在小雪晴家作惡的惡人是中了毒傷。

而解毒功能不錯的洗骨花,便已經是早早的準備好,即然要讓這群惡霸,離開玉雪晴的家。

唯有兩個辦法,一是殺光他們,但在這種敵我不明的情況下,只有成武一星的墨塵沒有這個把握。二是治好他們的毒,這個對於前世為七段試丹鼎師的墨塵,應是毫無問題。所以在解夢寒出來還沒多久,他就趁人不備,放洗骨花放了進去,效果真是出奇的好,沒見這刁蠻女已經面臨崩潰了嗎。

「其實只有我們幾個人看見,這種事雖然丟臉,但你也不用這麼放在心裡。而且雪晴還小,估計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悻悻一聲,墨塵走到櫃檯前。

一邊裝著安慰,一邊將女子玉手上,僵硬拿著的罐蓋掰下,現在這惡女哭的還不夠慘,只要再差一點,就能將她那高傲的刁蠻,在自己面前崩潰。

墨塵不說到好,這一說出來,原本只是心中默契的尷尬羞臊,直接就被捅明了,解夢寒心中羞臊更是涌血心姣之痛,嬌軀控制不住的羞顫。

只是小雪晴聽墨塵這話的語氣真摯,還以為大哥哥是在安慰這個大姐姐,眨著可愛的大眼睛。怯生生真誠道「是啊,雪晴什麼都不知道,等會大姐姐可以跟我說一遍嗎?」

「呃……」墨塵和玉博蘅都是怔住,額頭頓時冒汗,真是狠狠的補了一刀啊,墨塵想想如果自己現在是解夢寒,估計連死的心都有了,誓可殺,不可被懵懂的辱啊!

解夢寒聽到小雪晴這話,更是差點就沒有吐血而出。瑩濕難控,直接癱坐在椅子上,委屈的哭聲已經完全是哽斷咽連,直氣不接下氣。

小雪晴不明白,大姐姐怎麼哭得更勵害傷心了,縮縮的身子就是退回爹爹的懷裡,大人的世界,真是讓她搞不明白。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墨塵微搖頭,這樣的成果基本已經達到目地了。看這女的,以後還敢動不動就在他面前裝高傲。

總裁鬼夫,別撩我 再哭葯就煮過了,藥效一減,對治你師傅毒傷,效果可是會大大下降的」微蹲下身,墨塵與黑紗女子四目相對。見她撫媚臉頰滿是淚痛,卻是倔強的別過頭去,泣聲雖是停了不少,卻依是任性的道「要你管……我這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賜的嗎!」

解夢寒心中羞憤,雖然嘴上不松,但清鳳細眸,卻是不經意的看了幾眼藥罐,師傅的傷是她留在這裡的最重要原因,說她不擔心那是騙人的。

墨塵見狀,嘴角淡笑,也不點破,只是嘶嘴盈氣,眼神翹起嘖嘖道「你要明白,我幫你師傅治毒傷又不是不收錢,你就當我們是在做一筆買賣,這洗骨花就是我賣給你的,你也就沒必要這麼內疚了」

墨塵明白,黑紗女子如此羞臊委屈,並不是因為她對自己有多少愧疚之心,只是因為那高傲的自信,被墨塵那兩枚洗骨花,打得七零八落,沒辦法下台。

你說不哭嗎,她又感覺自己這一世英名,全都被墨塵這個大壞蛋給毀了,嬌心實在是委屈的難受。可要是這麼一直哭下去,她這麼一個在外面,被別人叫做鍊氣天才的天之嬌女,形像就全毀了,左右都是個毀,現在解夢寒心裡亂得很。

墨塵無奈,照她現在這胡亂的心思,要自己找到個合適的台階,那是難了。所以墨塵趕緊給她一個台階下來,讓她開開心心的,落到自己另一個卷套里,這才是要緊事。

事實也確如墨塵所想,解夢寒羞臊委屈,這種丟臉的事,不管放到誰的身上都不會好受。葯湯都已經煮得差不多,她當然是要趕緊拿去給師傅,只是又恨沒有一個好理由。正苦想, 向左結婚向右私奔

買賣嗎?對!我跟他只是買賣關係,我給錢請他幫師傅治毒傷,他出葯也是理所應當的,那兩朵花,就當做是我買下了嘛。如此一想,解夢寒心中的羞臊委屈便是淡了不少。

雖然知道有點自欺欺人,但依然是固執的認定『我都出錢了,那還哭什麼』


「沒錯,我們就是一筆交易,我現在花錢請你幫我師傅治毒傷,那兩朵洗骨花就當做是我先買下了」

心裡的台階落下,解夢寒玉指擦去眼角的淚跡,哽咽嬌氣聲消失,便是理所當然的將墨塵變成了她請來的醫師。

不管他會不會治,都要先離開這個讓人難受的店面才好,大不了到時候,找個他醫術未到家的理由,將他轟走。對!一定要將他轟走,真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這個人了。

「嘻嘻……那我就恭不如從命,接受了姑娘的邀請了」

墨塵略有尷尬的嘻笑,你可終於不哭了,再哭我都有點頭大了,搓了搓手接著道「只是姑娘,你要知道我出手的價格是很高的……呃!不知道以你對你師傅的關心,肯不肯出行價請我呢?」

「那當然肯了……不管你值多少錢我都要請你」解夢寒毫不猶豫,自己剛丟了那麼大的臉,要是現在為師傅治傷上,還有絲毫的猶豫,她自己都要看不上自己了。

這一秒,不管她願不願意,就是砸鍋賣鐵,她都得請墨塵,更何況,她已打定主意就叫墨塵了,要不然實在是沒機會脫身。

柔身站起,解夢寒努力揮去,剛才那讓她自殺心都有的羞臊,不得已,只是靠遠行功法來幫助清神凝覺,讓自己恢復往日的清冷平靜。

只是每當她感覺要成功之時,一想到墨塵這個可惡的傢伙就在身邊,那玩味的目光帶著一絲不屑,讓她心中一凸,剛剛恢復的一絲冷清蘊力,就是無故的消散一空。

如此幾次,她也只是憤憤的放棄,哎……難道以後本姑娘每次見到他,都這這麼一副道心不堅的樣子嗎?


我呸……誰要天天見他。暗腹一聲,解夢寒挺直了身子,細腳綳直,纖鳳眸眯起一絲怪異的弧度。即然不能在氣勢上壓下這個可惡的傢伙,那就在身體上也要比他挺直威立,反正就是不能輸給他。

墨塵見這黑紗女子,原本就挺翹的雙峰,突然被她挺得更高,修長的**綳起翹臀傲立。

雖是誘惑的美艷無比,卻不知道這女人又在搞什麼?無奈搖頭,戒指劃過,兩張淺淡發黃的獸皮卷便是被他拿出,同時手裡還多了一支髯筆弄墨。劃劃的,就是開始在櫃檯上奮筆疾書。

解夢寒與玉博蘅幾人都是好奇,抬眼看去,只見墨塵開頭台眼,便是三個字「契約書」

解夢寒一氣,感覺到自己的信用被嚴重懷疑。請你治病還要寫契約書,居然這麼信不過本小姐,真是恨不得打他個頭破血流。

但心中雖是憤憤不平,但也不敢多說,鬼知道這個惡人會不會又有什麼奸計,反正本姑娘是不會上當了。

一封書成,墨塵在另一張獸卷上,再寫了同樣的一卷文字。內容無非儘是她請他做醫師,傭金墨塵自己定,不得反悔之類。

兩卷書成,墨塵淡笑,不是他信不過這個刁蠻女,是他需要要一個有證劇的保障,誰知道他要收醫藥費的時候,這女的會不會找介口不給錢,雲來驚風那混蛋的陰影現在他可還沒忘呢,所以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給……把你的名字寫在這裡就可以了」將筆遞給黑紗女子,墨塵指了一個獸卷上的一個置。解夢寒不喜的接過墨塵手中的筆,重重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貪財鬼,我看你道是能貪我多少金幣,別到時候噎死你」

「解夢寒」沒有去理會女子的咒罵,墨塵嘴中輕念,頗有欣賞之意,轉眼看著解夢寒淡淡道:「名字道是不錯,就是刁蠻認性了點……好了,現在我正式成為幫你治病的醫師了」

同樣是需要兄弟姐妹們的大力支持,接下來我們的情節將會越來越展開,主人公墨塵將會走上除了斗腦力之外,更要鬥武力的時代,求兄弟姐妹們多多支持。推薦票很重要哦大家。 秦錚望着地上的大漢嘆了口氣,並不是秦錚無情,哪怕這大漢不再那麼咄咄逼人,數次下毒手,秦錚皆讓在他武功低微,不屑再與理論,但大漢步步緊逼,且反覆無常,出手饒他,他的卻絲毫不領情,反而恩將仇報。

秦錚驚怒非常,天下四大名劍豈有不快之你?何況秦錚還不知道這宇文伯就是魔教之主,而魔教之主就是宇文獨步。

縱橫天下,獨步江湖,纔敢稱尊爲獨步。難逢敵手,華山的逸仙才稱之爲逍遙之主。

然而秦錚那裏注意過這些,他得宇文伯的傳授,卻還在矇在鼓裏。

秦錚望着兩邊的高牆,望着這些人離去的背影,心裏竟有些猶豫,有些彷徨,他知道回去將要發生的事,他也能夠想象,憑自己的名聲回去,別人將是怎樣看待自己,別人會唾棄他,罵他,甚至在自己無助之時體會萬箭穿心。

秦錚竟有些猶豫,本來信心滿滿的自己,現在竟開始有些退縮,退縮不是畏懼,但現在難道不是退縮,不是畏懼?

秦錚血劍還鞘,大踏步走出衚衕口。

現在已是中午,太陽就要落山了,此時的秦錚距離華山已經不足百里,一匹馬也僅僅用一天的功夫。秦錚望着高牆,又看了看空中發光的流螢,,猛吸了幾口新鮮口氣,忽然咬緊了牙根,握緊了拳頭,飄忽的眼神開始變的堅定,年輕英俊的臉上閃爍着堅毅。

“即使萬劫不復,即使面對別人的流言蜚語,”秦錚舉起血劍,猛力向身旁的大樹劈下,彷彿想要劈盡無邊的黑暗,一道虹光,令人眩目的紅光,宛若長空的一道霹靂。

現在他回去已經不是爲了證明,秦錚收起血劍,步旅輕快地跑回酒樓,買回一匹大馬,便向華山奔去,沒有一絲猶豫,嘚嘚馬啼聲響,穿過溪流,濺起水花,穿過沃野,踏着青草踩着鮮花一路向前奔馳而去。

秦錚俯身騎在馬背上,向着華山一路猛跑,強建的四蹄不知疲憊,走着走着,一天一夜,遠處燈火漸明。


此時的華山,已近在眼前!

秦錚停下馬,突然流下淚來,擦乾了眼淚,將馬栓在一處古槐下,這個古槐就在華山腳下,也就是說,再走幾步就可以見到師父了,然而秦錚走到古槐下又是一愣,他看到青梅竹馬的一對少年,在這片古槐下嬉戲,玩耍,互相追逐着,時而靠在一起,時而歡樂着談笑。

秦錚看到,這大樹下的一男一女,不正是自己和李書藍嗎?小時候自己孤苦無依,這小師妹時常陪在自己身旁,一步也不曾離開。

秦錚搖搖頭,想驅趕這幻像,秦錚快速的繫好馬繩,便向師父的房舍走去,秦錚不去想師父會怎樣對待自己,秦錚想哪怕師父揮劍斬向自己時,自己也絕對不會退縮半部。

樹影婆娑間,秦錚穿過一間間精舍,昏黃的燭光,搖搖晃晃,就像醉酒的人一步三踉蹌。

秦錚立刻站住,彷彿看見師父和自己的師姐們。還有………。秦錚再一次搖搖頭,他望着師父的房門,施展輕功,藉助地上的石塊,飛身上了房樑。


秦錚用手捻破窗戶紙,定睛一瞧,只見青燈黃卷,巨大的老子像下,坐着一位老婦人,口中輕吟低唱,秦錚看完之後,自言自語道:“看來要打擾師父的清修了。”

秦錚說完,雙臂一展,跳下房樑。之後輕輕的推開房子,對着師父跪着下去,“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這突兀的一個聲音,使長眉身形一震,停止吟誦,怔怔地坐在那裏,連手中的文本也抖落在地,長眉緩緩而艱難地回頭,詫異之色,不言而喻。

過了一會,長眉長老滿臉怒氣的站起身,雙手倒揹着,眼含熱淚的問道:“待罪之身,你還有臉回來嗎?”

秦錚看了看師父的表情,痛苦的低下頭道:“弟子不知師父所指什麼,弟子並沒有違背師父的清規,又何罪之有?”

“什麼?長眉長老突然聲色俱厲,紅漲的臉流過滴滴淚水,長眉長老激動道:“你難道沒有罪?你殺了青蓮教三十六口人命,燒殺搶掠,壞事都被你幹絕了!如此殺人不眨眼的魔君,,又怎麼是我的徒弟?!”

“師父!弟子一直守着師父的教誨,一直恪守本分,這師父是都是知道的。至於青蓮教的死更與我無關,都是魔教嫁禍於人而誣陷與我………”

“住口!這種言語你也說得出口?別污了正道二字,看來不打不成器了。”長眉長老說着拿起教條,便向秦錚的身上落下。

然而舉過頭頂時,突然似脫力似的將棍棒掉落在地。長眉長嘆一聲,冷笑道:“呵呵,我真是老糊塗了,我打你還有什麼用?你已經不是我的徒弟了,早不是了,我也不是你的師父,還管你幹什麼?”

秦錚一聽,猛然間神情一震。心裏一陣酸澀,“師………師父!”秦錚眼裏也有盈盈淚水,然而正待秦錚還要解釋。門外突然響起一陣喧譁之音樂一下便打斷了秦錚。瞬息間,四周忽然燈火通明,並伴有喧譁的吵鬧聲。

“快,快!這個魔頭就在屋子裏,把門堵上,可別讓他們跑了呀!”外面火光閃動,聲音越來越強,長眉長老透過寬掩的門縫瞧出外面火把明亮,頓時面露焦急之色。

“你快去逃命去吧,我保證不會向別人提起,這是念及曾經的師徒之情,以後要好好改過自新,,不要再生邪念,如果再起歹意,爲師絕不輕饒,現在我還可以替你瞞過一時,逃命還來的及,快些走吧!”長眉長老說到這裏,一伸手把房間的後門打開,想讓秦錚趁亂溜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