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更晚了抱歉哦,本來快寫完了的,結果老夥計抽了我的稿子都沒了

因為當時是斷網寫的,沒有實時保存……

啊越想越慘,好想哭啊

。 雖然只有卡卡西一個客人消費的十萬兩,勉勉強強的回本了。

但是這種賣法估計不僅浪費時間而且還賣不出去,以後就全部指望卡卡西了,只要他吃過一次,知道了效果,到時候就他和他的暗部小分隊,就能把清風的存貨全部清空。

那接下來還是認真的修鍊吧,至於秘制兵糧丸就交給卡卡西了,好像已經看到源源不斷的錢財流入清風手中,然後被某個只會讓充錢氪金的系統全部騙走。

無論賺多少錢,最後都只是一個無良系統的打工仔罷了。

關上大門,準備出去解決一下晚飯的問題。

轉身就有一隻「烏鴉」落在肩頭,沒有別人,肯定是止水回來了。

然後清風想起了一件事,走的時候止水交代鼬喂一下烏鴉,但是自從佐助出生,他就一直在家奶孩子,烏鴉到底餵了沒有?

順著烏鴉的指引,來到了經常修鍊的地方。

止水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難得的是鼬竟然還比清風早到一步。

「止水,好久不見,任務結束了嗎?」

其實止水的任務還遠遠沒有結束,只是村子里出現了「會空間忍術的忍者」,而且是在玖辛奈分娩之前,所以三代緊急通知他們回來。

可是接到命令的時候,九尾已經出現了,他今天才趕回來。

雖然來晚了,但是結果還好在能接受的範圍之內。

「任務還沒有結束,不過這次回來以後,就沒有長期任務了,日後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村裡。」

已經見過三代目火影和宇智波族長,因為宇智波最近的動向,所以他今後大概就是加入暗部,做一個暗部小隊長。

地位大概和卡卡西差不多。

「那你是要準備加入暗部了?」

「是的,戰爭結束了快一年了,逐步恢復和平狀態,而且邊境又派去了幾十名族人,現在已經不需要我一直守在那裡了。」

清風肩膀上的通靈獸「烏鴉」,還站在他的肩膀上,沒有離開的意思。

對於忍鴉,止水還是很看好的,有兩個後輩如果能簽訂契約,那就再好不過了。

「看來上次你救治的烏鴉,對你很有好感,看樣子可以隨時簽訂契約。」

清風現在確實有點意動,又不是只能簽訂一個通靈獸,只是在清風看來,烏鴉都一個樣子,根本認不出來肩膀上這隻就是上次救治過的那隻。

「簽訂契約之後,需要喂它們嗎?」

最重要的是不能麻煩,如果太麻煩了,那還是不要了吧!對實力提升不大,但是用來找人還是挺不錯的,就像卡卡西的狗。

用來跑腿還是很方便的,就是忍鴉不會說話,比起卡卡西的狗遜色了不少。

「原則上是不用餵養的,但是經常喂一下容易增進雙方感情……」

清風只聽到了第一句原則上不用喂……

「那就簽訂契約吧。」

「額,你要和忍鴉族群簽訂契約,你和你肩膀上的烏鴉說……」

清風看向肩膀的忍鴉,忍鴉也歪著鳥頭盯著清風,大眼瞪小眼。

「沒想到這東西還能聽懂人說話……」

那大概率訓練之後,口吐人言也是應該能做到的。

「忍鴉,要不要和我簽訂契約?」

肩膀上的烏鴉好像聽懂了清風的話,瞬間化成白霧消散,然後止水再次召喚,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烏鴉。

「小夥子就是你要簽訂通靈契約嗎?」

夭壽了,烏鴉竟然開口說話了。

忍鴉族群族長出現了,認真觀察著清風。

旁邊的鼬不想說話,他辛辛苦苦餵了大半年,結果忍鴉根本不鳥他,只把他當成一個鏟屎官,簽訂契約之路任重而道遠。

「對,就是我。」

本來還以為還要考驗一下什麼的,沒想到這個會說話的烏鴉直接從嘴裡吐出一個「捲軸。」

清風也毫不客氣,拿到手直接打開了捲軸,上面就只有一個「宇智波止水」的名字,看來這個忍鴉族群止水就是第一位契約者。

問題是這契約捲軸也太小了,小心翼翼簽上名字之後,甚至按不下五個指印,勉勉強強逐個印在上面。

契約完成。

忍鴉族群的族長又把契約捲軸放進了嘴裡。

「宇智波清風,你已經正式和我們忍鴉簽訂了通靈契約,以後要好好對待它們啊。」

旁邊的鼬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了:「忍鴉族長,我什麼時候能和你們簽訂契約?」

大烏鴉視線偏轉,看到了經常投食的鏟屎官。

「你還早的很呢,各方面都不達標,好好修行吧,小鬼。」

宇智波鼬:……

通靈之術的印他早就會了。

「通靈之術」

感覺很簡單,地上出現了一直烏鴉,飛起落在了清風肩頭。

雖說天下烏鴉一般黑,但是這隻烏鴉肯定是剛才的那隻,不為別的,就是感覺到這隻烏鴉和他親近不少。

雖然說不上心意相通,但是還是有模糊的感覺,能感受的到。

「從此以後,你就叫「斯維因」吧,希望等到你能說人話的時候,第一句就說:「那女孩靠的太近了」」

「只有你有被我賜名的殊榮,心懷感激的收下吧!」

「嘎呀……」

竟然得到了這隻烏鴉的回應,看來對斯維因這個名字很滿意呢!

這次的鼬是著實羨慕了,雖然知道清風的才能在他之上,沒想到連忍鴉現在都不願意和他簽訂契約。

止水回村,已經知道了宇智波的變化,和第一次見面時,清風說的一模一樣。

只能感嘆於清風的所作所為,竟然真的按照他的想法,說動了族長。

而且看樣子還不錯。

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宇智波真的能徹底融入村子,這是止水一直思考的問題,清風的實際行動,向他證明了「萬事皆有可能。」

「清風,做的不錯!」

面對止水的誇讚,清風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促成此事,他功不可沒。

「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木葉村好多家族還在對著宇智波虎視眈眈,稍有失誤,他們就會像餓狼一樣撲過來。」

「確實需要嚴加提防。」

「不過,清風,鼬,好久不見,要不要再來比試一場,看看這麼久是否有所進步?」 白茜然委屈的說:「涼涼,當時貓咪突然撲向我,我,我是一不小心,才打碎那套首飾。並不是故意的。你怎麼能把錯怪罪到我頭上來。」

溫涼掃了白茜然一眼,諷刺說:「把責任推給一隻貓,你還要點逼臉嗎?當時如果不是你故意去惹它,它又怎麼可能往你身上撲。真以為誰都喜歡你身上的騷·味嗎?」

溫涼的諷刺,成功點燃了白茜然心中的怒火。但白茜然是個有心機的,她剛才失態過一次,已經落了下風。此時,又怎麼可能讓自己再出紕漏呢?

穩住心神,楚楚可憐的看著溫涼,委屈的說:「涼涼,我沒有說不賠啊。你說這話,會讓大家誤會我的。」

白茜然那軟中帶屈的聲音,瞬間就給溫涼招了黑。

感受到周圍同學不友善的目光,溫涼嗤之以鼻。

這些人,又怎麼會知道,原主之前受過多少罪,吃過多少虧呢。白茜然這裝可憐的小伎倆,還真是屢試不爽呢。

「你可真會來事兒呢。」溫涼諷刺的笑了笑。

白茜然微微咬唇,一副非常難受的樣子:「涼涼,你就那麼討厭我嗎?」

溫涼掃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說:「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你這婊里婊氣的樣兒,真可笑。」

白茜然心裡有暴走的跡象,她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有被溫涼氣到的一天。委屈的說:「涼涼,希望你不要對我有那麼大的成見,我是真心想好好經營我們之間的友誼。」

溫涼譏諷的揚起唇角:「要我對你改變態度很簡單。把欠我的錢還了就可以。別總尋思著如何帶節奏,逃避責任,這樣顯得你更low更婊。」

周圍被帶偏的人有,理性看待問題的人也有。他們眼裡,溫涼雖沒什麼腦子,脾氣也不好,可針對的人,卻只有白茜然一個。

之前以為是為了一個男人,現在看來也不全是。白茜然想跟溫涼處好關係,也可能不是真心實意的。

白茜然一次次的被溫涼懟的爆肝,內心不斷提醒自己,必須控制住情緒。深吸一口說:「涼涼,我會把欠你的錢還清的。但作為朋友,我想提醒你一句,做人,要善良。」

溫涼嘴角微揚,諷刺說:「白茜然,少在我面前,秀你的那點演技。大家都是善良人,對有些事兒,看破不說破,豈不更好?」

白茜然差點沒繃住,偷偷攥了攥拳頭,穩住心神彎了彎嘴角說:「涼涼,你對我的誤解太深了。錢的事情,我會儘快想辦法。」

溫涼輕嗤一聲,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茜然:「你是個聰明人,欠債還錢這種事情,不用我多說。儘早的吧。」

白茜然頷首笑了笑,溫涼這賤人就是欠收拾,等著吧,有你哭的時候:「我會儘快的,也希望我們之間的誤解能快點解開。」

「你放心,你這偽善的真面目,我會一點一點的撕開它的。」溫涼沒打算給白茜然留面子。

白茜然心底一沉,露出無奈的表情,嘆了一聲:「算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總之,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都會原諒的。」

溫涼嗤鼻一笑。等著吧,遲早撕了你偽善的皮。 「一個姑娘家的,誰跟你是兄弟?……」鬼狸不禁嘟噥道,卻被修羅輕輕地敲了下頭。

「好吧,如果你們兩個執意要跟去,我有要求——這一路必須跟緊我們,並且要聽我指揮。否則,我隨時把你們從山上扔下去。」修羅用一貫無波無瀾的口氣說。

綾辻點點頭。

威特回答:「好。」

啟程上路之前,四人將先知雪拉抬到了早前威特和綾辻藏身過的冰洞里。看著先知雙手交握放在腰部,面色平和,安詳睡著的樣子,威特不禁對她輕聲說道:「雪拉先知啊,我們這就根據你留的線索去找冰龍了,你好好休息,安心等我們回來。要是中途自己醒了,一定要來找我們,要知道,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喚醒你啊。」

綾辻看他那個好像自言自語的傻樣子,不禁微微搖頭說:「先知現在還真聽得到我們說話?」

「這可不好說——『在這個世界呆了這麼久,我覺得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了。』這話不是你說的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