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苦瓜臉是留不住陛下的,看著陛下那輕鬆離開的背影,只覺得內心想要吐血。

國師您快回來吧,他們承受不起了……

「臣參見陛下!」

等下朝之後,宣廣侯步伐匆匆,顧不得其他事,直接趕來見了君凜。

君凜此時好不容易坐在御書房內,正在整理她離開之後的事情。

「平身。」

君凜並未抬頭,手中的筆還在思考著一些東西東西記下,「何事?」

「臣,想請陛下來一趟侯爺府。」宣廣侯其實也不是很想讓陛下來,但是夫人的話總歸是要聽的。

兒子可以送給陛下當球踢一踢,但夫人的話不能不聽。

「你府上?」君凜筆下的動作一頓,大概是沒想到宣廣侯來就是為了說這件事。

難不成還是唐圓又和昌源鬧出了什麼事?

不過若是真要有什麼大事,她應該早就知道了才是。

如此說來,還是私事?

不過,她和宣廣侯能有什麼私事?

「臣的夫人說想見一見陛下!」宣廣侯從自家夫人口中聽到這件事之後他也是震驚的。

不明白為什麼夫人一定非要見陛下不可,而且還是在現在身體極差的情況……

夫人和陛下之後是有什麼淵源嗎?

任宣廣侯想破了腦袋,侯夫人也不肯說,只是站在窗前看著外面天空的時間越來越多了。

明明夫人身體不好,卻還堅持每天都在窗前佇立盯著外面空白一片看著。

宣廣侯只能幹著著急也沒辦法。

直到侯夫人說要見陛下,宣廣侯這才無可奈何。

無敵小仙醫 「見朕?」

君凜也是一頭霧水。

不明白宣廣侯的夫人為什麼一定要見她?而且看宣廣侯的服飾上,動了動鼻尖,君凜總是能聞到一股淡淡的藥味。

不似丹藥,而是那種被煎熬著草藥味道。

是侯夫人病了?

病了為何又要見她?

君凜想不太清楚,難不成還是和她失蹤的老爹有關??

。 鳳麟歷4020年,中土神州。

作為鳳麟大陸的中心區域,中土神州北接玄州,南鄰朱州,西通白州,東達蒼州,佔據優越的地理位置,是整個大陸最為富庶的大州。

而中土神州的第一大世家楚家,今天顯得格外熱鬧。這一天是家主楚雲歌的夫人臨盆之日,也就意味著楚家即將新增人口。

這等喜訊傳到其他門派世家,各路豪傑基本上半個月前就在楚家集齊,等候著楚家小少爺的誕生。

正所謂「無利不起早」,這幫人之所以表現得如此積極,目的無非是向楚家示好。

在修行界完全是誰的拳頭大,誰說的算,實力雄厚的楚家擁有整個中土神州近三分之一的修真資源,況且兵強馬壯,算上依附的大小門派,楚家理論上可以調動的兵力高達百萬,這樣一條大腿當然是人人都想抱住。

「恭喜老爺,夫人生了,是個男嬰,母子平安。」接生婆興沖沖地跑出房間,向一直站在門外等待的楚家主報喜。

「好,好,我這就進去瞧瞧。」楚雲歌十分激動,這是他的第三個孩子,之前夫人就為他生下一兒一女,此番又有小兒子出生,楚家當真是人丁興旺。

「老爺,給孩子取個名字吧。」夫人把孩子遞給楚雲歌。

「男子為陽,就叫楚子陽吧,簡單好記。」並不擅長取名的楚雲歌,此時絞盡腦汁也沒想出什麼太好的名字來,只得隨意編排了一個。

……

鳳麟歷4025年,楚子陽五歲。

豔宮殺:棄女成皇 又到了中土神州一年一度的修真資質測評活動,該活動專門為各門派世家中年紀達到五歲左右的孩童舉辦,通過測評來驗證參加者的修行天賦,以方便之後的修行。

楚家算上楚子陽一共有整整十名孩童參加,是所有門派世家中人數最多的,因此按照默認規則,此次測評的地點便設在楚家大宅。

有些參加者丹田氣海內並無絲毫真氣運轉,這就意味著沒有修行天賦,以後也只能是庸人罷了。

而有的參加者不僅體內有真氣波動,並且居然還有一定的層次基礎。「楚子陽,擁有修行天賦,修為:旋照初期。」

「什麼? 北朝紀事 這孩子才五歲便能步入初級境界,此等奇迹恐怕也只有楚家可以做到吧……」圍觀的眾人議論紛紛。

「沈依依,具備修行天賦,修為:旋照初期。」

「我去,中土神州第二大世家沈家今年終於翻身,去年可是連一個帶有修行天賦的弟子都沒有,成為一大笑柄,今天可算一雪前恥了……」

測評整整忙活了一天,最後從二百餘名參加者中挑選出具備修行資質的孩童一百六十六名,其中直接擁有修行等級的兩名,分別是楚家三少爺楚子陽以及沈家大小姐沈依依。

小兒子今天給自己賺足了臉面,楚雲歌顯得特別高興,大擺宴席,宴請前來的四方賓朋。

「姐姐,姐姐,我要吃糖人,你可是答應過我的。」楚家後院,楚子陽抓住二姐楚子月的衣角,滿臉期待。

「好,姐姐這就帶你去。」楚子月剛過及笈之年,身為楚家二小姐,她承擔起楚家很多內務工作,其中就包括照顧這個長相可愛的弟弟。

手裡拿著糖人,楚子陽便不再纏著姐姐鬧了,自己獨自跑到一幫去玩耍。

「哎,把你的糖人分我一個。」楚子陽正低頭看著地上的螞蟻,這時一雙精巧的鞋子出現在眼前,一個稚嫩的女聲響起。

「你是?」楚子陽抬起頭,發現面前站著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粉雕玉琢,看起來十分討人喜歡。

「哼,連本大小姐是誰的不知道,我乃沈家大小姐,沈依依。」小姑娘雙手叉腰,語氣中帶著十足的驕傲。

「噢,找我有事兒?」楚子陽疑惑地望著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女孩。

「當然,今天修真資質測評,只有我們兩人天生具備修行的基礎層次,要不現在我們就比一比,看誰更厲害。」沈依依用帶有挑釁意味的眼神看向楚子陽。

「比就比,你說說怎麼個比法?」楚子陽一聽來了興緻,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找點兒有意思的事情去做。

「很簡單,反正現在這兒沒人,就在這裡打一架。」沈依依指著後院中央的一片空地,「不過話可說回來,你要是輸了,可得把手中的糖人給我。」

「行,沒問題,不過要是你輸了呢?」楚子陽站起身來,發現自己比沈依依高出半頭,心裡也就增添了些底氣。

「切,本大小姐不可能輸。」沈依依哼了一聲,「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真的能僥倖贏過我,我便給你雙倍的糖人,你看怎麼樣?」

「好,成交。咱們可事先說好,輸的人可不準哭。」楚子陽把東西放好,和沈依依來到空地上。

一分鐘后……

「嗚嗚……媽媽,有人欺負我……嗚……」被揍得鼻青臉腫的楚子陽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沈依依得意地一把搶過糖人,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

鳳麟歷4030年,楚子陽十歲。

五年的時間,有著極高的修行天賦,外加楚家珍貴丹藥輔助,楚子陽已經步入融合中期,相信以這般速度,二十歲前就可晉級元嬰,造就中土神州修行界的又一個神話。

「聽說你剛剛晉級融合中期。」這一天,沈依依又來找楚子陽玩兒,由於沈家和楚家地理位置上相鄰,加之關係又很密切,因此兩家從家主到小輩之間的走動都比較頻繁。

不過這可苦了年少的楚子陽,自打那次糖人被搶事件后,五年裡他可沒少受沈家大小姐的欺負,這給他幼小的心靈蒙上了一層陰影。

「對,我可晉級到融合中期了,要是你再敢欺負我,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楚子陽滿懷怨氣地說道。

「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今天我偏要欺負欺負你。」沈依依拍著小手,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不瞞你說,本大小姐昨天也晉級到融合中期了哦。」 楚家後院,楚子陽對戰沈依依。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結局。楚子陽頹廢地趴在地上,挫敗感油然而生,使得他不願起來。

「不錯哦,有進步,這次我用了整整兩分鐘的時間才打倒你呢。」沈依依蹲下身來,伸出手指戳戳楚子陽的額頭。

「你可別得意,早晚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楚子陽氣鼓鼓地說道。

「哈哈,聽你這麼一說,本大小姐還挺期待的,那就祝你能夠早日實現夢想。」說罷,沈依依起身,朝楚子陽揮揮手,扭頭離去,只留給他一個瀟洒的背影。

……

鳳麟歷4035年,楚子陽十五歲。

按照鳳麟大陸的傳統,但凡是年滿十五歲且不得超過三十歲的男女,均有參加秋狩圍獵的資格。

所謂秋狩,是指在秋初時分,參與者自備武器,進入位於中土神州西部的猛獁峰,獵殺其中的妖獸,三天之後,權威人士通過綜合計算獵殺數量以及妖獸等級,列出一個評分名單來。

這份名單不僅僅體現出選手個人實力,更重要的是承載著選手背後家族或門派的榮譽。因此,各方勢力都暗自較勁兒,都希望自家子弟能夠在秋狩當中脫穎而出。

而作為蟬聯榜首數年的楚家,並不把這場盛會當回事兒,有著楚雲歌長子楚子墨出場,拿下桂冠如探囊取物。

楚子陽的大哥楚子墨乃是中土神州青年一輩的翹楚,同齡人中沒有一人可以在比斗中勝過他。剛過完二十六歲生日的楚子墨,修為早已達到元嬰中期,三十歲之前完全有可能突破到高級境界。

而二姐楚子月修為也達到了元嬰初期,有著這麼兩個大神相助,楚子陽興奮不已,看來自己參加這種活動根本不用費力,完全是躺贏的節奏啊。

在隨家族大部隊去往猛獁峰的途中,楚子墨碰到了同樣來參加圍獵的沈依依。沈家這次派出整整三十名弟子出戰,在人數上與楚家持平,看樣子對於此次秋狩的榜首之位是志在必得。

「哎,本大小姐現在已經心動末期了,你呢?幾天不見修為有沒有見長啊?」沈依依挑釁地看著楚子陽。

「切,你可別太得意,咱們修為層次可是相同的,雖說平時你總是能僥倖打贏我,不過這次可不一樣了,打獵這方面你可未必有我擅長,這此我一定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有哥哥姐姐在一旁撐腰,楚子陽終於擁有了能夠翻身的底牌,面對沈家大小姐的不屑,他硬氣地做出回應。

「好啊,到時候別怪我不給你面子哦。」沈依依臉上流露出笑意。

呵呵,你給過我面子嗎?楚子陽在心裡暗自吐槽。

七日後,各路人馬紛紛在猛獁峰下聚齊。依照慣例,由楚家主楚雲歌宣讀秋狩規則,即參賽者不可與同門或者其他弟子起衝突,不可公報私仇,不可趁人之危,不可搶奪他人所得……一大串禁忌公布完后,秋狩圍獵正式開始。

第一次參加這種盛會的楚子陽顯得特別興奮,跟在哥哥姐姐後面問個不停。相反,參加過十多次秋狩的楚子墨和楚子月倒是已經習以為常,一路上耐心地為弟弟講解著。

「前方就是狩獵區了,各位做好準備。」楚子墨回過頭來,「楚子陽,你跟住你姐姐,別亂跑,狩獵的事兒交給我,到時候分你幾隻便是。」

「嗯,好的,快開始吧!」楚子陽緊緊地握著手中定製的小型弩箭,十分期待。楚子墨一人當先,其他人按照修為高低依次呈雁翅型排開,慢慢進入狩獵區。

「妖獸別跑,吃我一弩!」處於隊伍最安全位置的楚子陽突然大喊一聲,走在前方的眾人趕緊轉身,生怕這楚家小少爺出什麼意外。

望著弟弟手中抓著的妖獸,楚子月哭笑不得,「子陽,這是獨腳山雞,猛獁峰級別最低的一類妖獸,遍地都是,獵殺十隻才能抵上一積分。」

「啊?那我豈不是白費力氣了?」楚子陽失望地看著手中的獵物。

「沒關係,楚莽,這東西你收著,晚上加道菜。」楚子墨拿過獨腳山雞,把它交給一個膀大腰圓的漢子。

「耶!大吉大利,今晚吃雞!」楚子陽失落的情緒一掃而空,開心地拍起手來。

狩獵區外圍一般都是些低品階的妖獸,早已深諳規則的楚子墨根本就不去理會。想要穩坐榜首之位,得獵殺幾隻大妖才成。

隨著隊伍不斷深入,逐漸接近了核心區域。楚子墨抬手,示意眾人停下,仔細觀察四周,防止被什麼東西偷襲,得不償失。

「一會兒大家統一聽我指揮,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次和往常一樣,獵殺完一兩隻七星或八星的妖獸,咱們就迅速撤離,沿途再處理一些雜魚,第一天的任務就算完成了。」楚子墨向眾人說道。

秋狩的規則是但凡獵殺達到星級的妖獸,就會得到相應的積分,不足一星的,十隻算一星。而一星妖獸為一積分,二星為二,三星為四,四星為八……依此類推,也就是說,如果能獵殺掉一隻七星妖獸,就可得到六十四積分,一隻八星大妖足足值一百二十八積分。

而各世家大族默認的規則則是參賽各隊伍會挑選出一名成員,來享受全隊積分,其他隊員只獲得象徵意義上的分數,這也是為了本門派或家族有人能夠儘可能取得靠前的名次。

楚子墨心裡早就做好打算,此次楚家出動的人數為歷年來之最,只要族人加把勁,三天時間,自己的積分很可能超過五百。根據往年情況,四百多分就能把第二名遠遠甩在後頭,今年的積分一定會在最終評比環節中大放光彩。

這是一場背後勢力資源強弱的較量,只有門派家族所能提供的資源足夠豐厚,隊伍才有可能取得最終的勝利。而從楚家目前的人員配置來看,無疑是所有參賽隊伍中最好的那一支。 「準備繼續前進,注意相互照應!」楚子墨手提一桿紫金槍,帶頭緩步地向前行進。所有人神經都緊繃著,要知道,這猛獁峰的大妖可都兇猛異常,每年都會有參賽者折損在這裡。

所幸這支隊伍配置不錯,擁有兩名元嬰期修士,以及二十餘位靈寂期的修士,如果配合得當,面對八星以下級別的妖獸還是可以應付的。

此時正值正午時分,烈日當空,雖然已經入秋,但猛獁峰的溫度卻依然很高,在這種環境下,大部分妖獸都會選擇找個涼爽之地棲息下來。

不過也有例外,眼下楚家一行人便被一頭精力十足的烈焰獅攔住去路。這妖獸七星等級,足有一人多高,渾身上下散發出滾燙的氣息,使得周圍的溫度相比之前又高了幾分。

據記載,烈焰獅是猛獁峰特有品種,習性與大多數妖獸恰好相反,晝出夜伏,特別是喜歡高溫之地。其戰鬥力極強,要是人類不小心沾染到它的妖氣,輕則燒傷,重則喪命。

「來得正好,確認過眼神,目標鎖定就是你了。開始布陣!」早已熟悉這裡大部分妖獸的楚子墨並沒有退縮,表情鎮定地安排起來。對於他而言,這頭烈焰獅不久就會成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楚家曾經有過捕獲類似妖獸的經歷,因此其他人也沒有表現出慌亂來,忙而有序地把烈焰獅圍困在陣中。

楚子陽在姐姐的保護下遠遠觀戰,即便是對面的妖獸在等級上佔據一定的優勢,不過楚家眾人訓練有素,加之安排得當,手段多樣化,相信不出一刻鐘,這頭意氣風發的獅子便會涼在當場。

「開打!」見一切準備就緒,楚子墨大喊一聲,率先對那頭烈焰獅發動進攻。長槍前指,槍花綻開,寒光直奔妖獸的眼睛刺去。

對於皮糙肉厚,骨骼堅硬的妖獸來說,眼睛無疑是它們的弱點所在,因此妖獸大都把防禦重點集中在眼部等地。

見有人直接攻擊自己的薄弱環節,烈焰獅發出怒吼,一團熾熱的火球從口中噴出,朝楚子墨燒來。

「呵呵,雕蟲小技。」楚子墨嘴角上揚,他並沒有急著避開,而是等到頭髮微微散發出焦糊氣味時,才迅速側身,完美地躲過這一擊。

楚子墨這樣做並非是想要免費燙個髮型,而是他深知這種妖獸第一次發動進攻,百分百會留有後手,要是自己提早閃躲,烈焰獅絕對會對自己來個二連擊,到那時再想要躲避可就困難了。

他這一做法很有效地吸引了妖獸的注意,為其他成員的行動爭取到機會。楚家眾豪傑兵刃齊出,各施手段,對烈焰獅發起圍毆。

儘管這種行為堪比作弊,但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修真世界,凡人也好,修士也好,妖獸也罷,想要在這種環境里不被淘汰掉,無非有兩條路:抱團取暖或是足夠強悍。

總之,只有在勢力和實力上至少佔據其一,才可以維持基本的生存需求。現在楚家二者皆占,而反觀孤身奮戰的烈焰獅,之前佔據的實力優勢已經在幾番高強度的搏鬥中慢慢磨損下去,這頭妖獸也逐漸落了下風。

楚子墨抓住一個破綻,長槍一抖,刺中了烈焰獅的腹部。相比於其他身體的部位,腹部較為脆弱,加之楚子墨手中兵刃乃是楚家的傳家神器之一,為中土神州頂尖煉器師所鑄,威力非同尋常。

與修為遠高於自己的妖獸相鬥,楚子墨不敢有絲毫懈怠,這一槍蘊含了近乎十成的內力,槍出如龍,將烈焰獅的腹部捅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來。

烈焰獅吃痛不已,發出哀嚎,接著猛地轉身,朝山林深處竄去。身為七星大妖,它的思維能力要遠高於其他妖獸,並不會捨命死戰,見自己身處劣勢,便慌忙脫身。

「抓住它!」楚子墨怎麼可能讓到手的獵物輕易跑掉,輕功施展,在後面緊追不捨。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