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算是南雲聖宗最基層了。

根本沒想過南雲國主來救他們,因為即便南雲國主,有些事,也不敢去做。魔頭都是無所顧忌的,而南雲聖宗卻是有很多顧忌。

消息上傳上去。

很快,消息就到了東伯雪鷹那。

******

飛雪城。

靜室內一支香在燃燒,香味瀰漫,一襲白衣的東伯雪鷹盤膝坐在那,面容平靜,閉眼靜修。

如今在努力積累欲要九脈融合成功達到究極境的東伯雪鷹,結合從《渾源七擊》中的感悟以及虛空道的一些招數,都自創《飛雪戰法》,其中三大殺招更是東伯雪鷹的得意之作,如今他因為靈光感悟,正在嘗試創出第四殺招。

這等創出殺招的過程,也是在積累感悟,修行就是如此,水滴石穿。

「嗯?」東伯雪鷹忽然睜開眼,眼中有著一絲怒意,「血祭傅鈞城?又是旃八島?」

只見盤膝坐著的東伯雪鷹模樣立即變化,變化了一位古樸男子模樣,白衣樣式也有了變化,原本氣息隱藏,偽裝外放的氣息則是冰冷充滿煞氣。

嘩。

旁邊黑色裂縫一閃,東伯雪鷹就已經消失不見。

因為傅鈞城已經被空間封禁,想要救?尋常方法都是進不去的,不過大破界傳送術卻是能進!

……

傅鈞城。

一座普通的府邸內,半空中黑色縫隙一閃,便是一名面容古樸的白衣男子出現。

哭喊聲、怒吼聲、廝殺聲……種種聲音瀰漫在傅鈞城各處,東伯雪鷹作為虛空道的大高手,也是立即感應到了整個傅鈞城每一處情形,雖然從血祭開始,到消息傳過去東伯雪鷹趕來,才剛剛過去極短時間,卻已經有大量生靈被屠戮。

『觀看』到一處處慘烈情形,東伯雪鷹眼中殺意都無法掩飾。

「旃八島!上次滅了你們一支隊伍,這次你們竟然還敢血祭!」東伯雪鷹一聲怒喝,怒喝聲直接詭異的在傅鈞城每一處響起,東伯雪鷹朝上方冰冷一伸手——

嘩!

上方半空陡然轟然炸響。

數百道空間裂痕,瞬間蔓延,一道道空間裂痕大多都貫穿了大半個傅鈞城,掃過一支支魔頭隊伍,便是混沌境魔頭們在空間裂痕波及下都是一瞬間被滅殺,沒有一個能有絲毫反抗之力。

「不。」

「又是他!」

聽到響徹傅鈞城處處的怒喝聲,旃八島這次行動的魔頭們都驚恐了。

他們很清楚,界心大陸規則壓制下,想要一聲怒喝在龐大城池處處響起,一般的宇宙神都做不到!而其中掌控血祭魔瓶、操縱法陣的幾個混沌境魔頭更是『發現』了那位怒喝的白衣男子,不由嚇得靈魂都在顫抖。

是他!是上一次在安雅谷城滅掉他們旃八島一支魔頭隊伍的恐怖強者。

怎麼這麼巧?他這次又在傅鈞城?

沒等他們多想。

恐怖縱橫虛空,扭曲的空間裂痕是一瞬間就貫穿城池,掃過了他們,他們一個個湮滅。

而城內。

原本無數絕望的子民們,很多都癲狂了,他們知道『血祭』意味著什麼!便是他們那位高高在上的國主,在膽敢血祭的恐怖大魔頭面前都是要瑟瑟發抖的。沒人能救他們的!整個界心大陸,『血祭』那都是噩夢。

「旃八島!上次滅了你們一支隊伍,這次你們竟然還敢血祭!」一聲暴喝,響徹城池內每一處。

這暴喝聲,蘊含恐怖怒意。

也讓無數絕望的城內子民們剛聽到,都嚇得身體一顫,可跟著便都狂喜!膽敢說出這樣的話,膽敢叫板『旃八島』,一定是界心大陸上的最頂尖的恐怖強者。就是他們國主都不敢說這樣的話。

無數子民們心中都升起了希望。

跟著,他們就看到了他們這一輩子見到的最美麗絢爛的一幕——

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痕,彷彿一條條扭曲的大蛇,貫穿了整個天空。

對於普通子民而言,他們的視力是看不到整個城池的。他們只看到從天邊有空間裂痕貫穿而來,扭曲穿過,他們視野內一切『魔頭』,看似可怕不可敵的魔頭,在這樣恐怖的裂痕面前,都是瞬間湮滅。

「太美了。」

許多子民都記住這一幕,他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我什麼時候,也能有這樣實力的萬一啊。」許多孩童、年輕人們心中都升起了希翼,他們這一刻心中都有了最崇拜最感激的強者,就是那位敢和旃八島為敵,拯救他們城池的,施展出如此恐怖招數的強者!

** 傅鈞城的無數子民們抬頭仰望,看著那遍布城池上空的那巨大的一條條扭曲的空間裂痕,看著魔頭們灰飛煙滅。

有些激動的流淚。

有的子民,跪了下來,嚎啕大哭。

種種表現,城內各處皆有。

畢竟越是修行者,漫長歲月中都會磨礪出自己的道心,只是修心境界高低不同罷了,可只要活的歲月達到一定長度,都有足夠強的執念!越是執念強,牽挂越多的,就越加不甘心就這麼死去。他們還有太多想要做的事。

血祭降臨,他們真不甘心,可又無力!所以東伯雪鷹的拯救,將他們從噩夢的深淵中救出來,自然表現各異。

「又是那個恐怖強者?」在城外操縱著封禁秘寶的旃八島的宇宙神,驚恐看著看著半空中的一條條空間裂痕,他立即就想要逃!

「逃?」

一道冰冷的聲音在這宇宙神腦海響起。

蓬。

跟著無形波動就轟擊在他身上,這宇宙神魔頭身體直接崩解消散,這一次行動的魔頭隊伍再度被全部滅殺。

……

而在旃八島。

旃八島主高坐主位,他手下們也是分散在殿廳內一處處,個個透過觀天鏡,遙遙看著傅鈞城中的一切。

當東伯雪鷹怒喝,施展出大範圍滅殺招數時。

「又是他?」旃八島主無比肥胖身軀都怒的震顫起來,一雙小眼睛盯著觀天鏡上顯示的場景。

旃八島主,乃是宇宙神究極境強者,作為一方絕世大魔頭,他橫行霸道無盡歲月,就算是無敵存在也殺他不死!所以已經很久很久沒誰敢主動招惹他了,上一次他只當是巧合,可同樣的事再度發生,旃八島主明白,這絕對不可能是巧合!

界心大陸茫茫,何等之廣闊?

哪有這麼巧的連續兩次都碰到這位強者?而且,連續兩次,都是血祭降臨了較短一點時間,那位神秘強者才出手的!

現在來看,這位神秘強者應該是得到消息主動趕來的。

「這是打我旃八的臉啊!」旃八島主站了起來。

殿廳都安靜了。

個個看向自家島主。

「撕拉。」

旃八島主猛然一伸手,雙手彷彿有著滔天的恐怖力量,直接在虛空中一抓,撕拉——直接撕開出了一空間大門,門的另一端都已經看到了傅鈞城!旃八島主無比肥胖的身軀一邁步,便跨過這空間之門,抵達傅鈞城外。

「島主要和那神秘強者廝殺起來了。」而殿廳內的旃八島的一眾宇宙神魔頭們卻有些混亂起來,甚至不少都露出焦急色。

「那神秘強者,上次就對付我們旃八島的隊伍,這一次又下手。是不是和我們旃八島有仇?」

「我們都不認識他,或許是和島主有仇。」

「島主和神秘強者搏殺,島主實力強大自然不懼,可如果那神秘強者對我們下手,就麻煩大了。」

這些宇宙神魔頭們都有些心慌焦急。

「放心,在島上,島主漫長歲月早就布置下重重法陣,便是無敵存在來了,島主都能正面抵擋。只要我們在島內,應該就沒危險了。」

「難道我等一直躲在島內?」

他們一邊議論,一邊透過觀天鏡觀看著傅鈞城外的場景。

******

傅鈞城外。

東伯雪鷹滅殺那位宇宙神魔頭,隨手收起那魔頭留下的秘寶,包括那件封禁秘寶,便感覺到旁邊空間被撕裂開來,一道肥胖聲音一邁步便跨過遙遠距離,透過這撕裂的空間之門走了進來。

「是他,旃八島主?」東伯雪鷹心中明悟。

每一個達到究極境的,手段也越加玄妙不可測。

像自己因為渾源煉體二層,在經過自己完善後,單論肉身強度怕是和煉體流究極境高手相當了,可是對肉身的種種控制手段卻是沒法比,像石老怪他們,身體聚散無常,能瞬間出現在源世界的任何一處,以身體為內,感應源世界,能瞬間查探源世界處處……

這些種種手段,是東伯雪鷹沒有的!

不過在虛空道方面,結合至高秘傳《渾源七擊》,東伯雪鷹施展的招數,是好些虛空道究極境高手都不太懂的,他們對渾源之力利用遠不如東伯雪鷹,令東伯雪鷹明明虛空道奧妙還弱一些,依舊發揮出究極境戰力。

「旃八島主,是『力量一道』,力量一道以蠻橫霸道著稱,只是到了究極境,也有了種種匪夷所思之處,是個勁敵!」東伯雪鷹暗暗道。

放眼界心大陸,力量一道達到究極境的只有兩位,一個是旃八島主,一個是滅世神帝!滅世神帝擁有至高秘寶,自然實力更可怕。

「該死。」

旃八島主已經儘快趕來,還是慢了一步沒能救下那宇宙神手下,他目眥欲裂。

他手下雖然有十多位宇宙神,可在短短些時日,就接連死掉兩位,他怎能不怒?

「你是故意在針對我?」旃八島主盯著東伯雪鷹,周圍虛空在扭曲,嗤嗤嗤,無形波動以旃八島主為中心瀰漫開,籠罩周圍,也壓制束縛東伯雪鷹,顯然他憤怒無比。

而東伯雪鷹周圍空間層層疊疊,旃八島主的招數,根本無法真正碰觸到東伯雪鷹的身體。

「不知道我旃八,什麼時候和你結仇?還請說出來,好歹讓我弄個明白。」旃八島主聲音低沉,一雙小眼睛充滿煞氣盯著東伯雪鷹。

「結仇?你我之間,這是第一次相見。」東伯雪鷹說道。

「第一次?」旃八島主皺眉,「難道是我手下殺戮,殺了你親人好友?」

「未曾。」東伯雪鷹搖頭。

「你那你為何一而再的針對我?殺我手下?」旃八島主怒道。

東伯雪鷹冷然道:「怎麼,你手下敢屠戮血祭一座城池,我難道還不能殺他們?」

「就因為血祭,你就殺他們?」旃八島主難以置信。

「對,就因為血祭!這些魔頭,自然該死。」東伯雪鷹淡然道。

旃八島主有些不敢相信。

在界心大陸上……

還真有這樣的瘋子?

「界心大陸至今多少次血祭,怎麼之前看不到你出手,反而最近兩次我旃八島的血祭,你都出手?」旃八島主低沉道。

「因為在這之前,我還未曾突破,實力不夠,自然沒必要動手。」東伯雪鷹道。

「哼哼,看來,我旃八島的運氣真好啊。」旃八島主盯著東伯雪鷹,「你有如此實力,之前定非默默無名之輩,你到底是誰?」

「實力強,就一定得有名氣?」東伯雪鷹淡然道。

旃八島主明白。

或者有一絲可能,這真是一位隱居者?當然最大的可能,這位強者應該隱藏了身份。畢竟敢這麼做,是和他們旃八島撕破臉。如果公開了身份,旃八島主這絕世大魔頭……自然會狠狠報復!

「我手下是魔頭,而我則是他們的首領,你怎麼不殺我?」旃八島主冷笑。

「無敵存在都殺不死你,我暫且也殺不死你,何必浪費力氣。」東伯雪鷹道。

「哦?你的意思是,你若是能殺我,便會斬殺我?」

「對。」

「可惜……在界心大陸上,誰都殺不了我!」旃八島主雙眸迸發可怕殺意,「在我面前,你隱藏不了身份。」

旃八島主陡然出拳。

胖胖的拳頭,轟然砸出。

周圍空間盡皆粉碎,無盡衝擊瞬間近身。

界心大陸上最頂尖的強者就那麼些,虛空道的就更屈指可數,從戰鬥招數,完全能推測出這神秘人的身份!旃八島主就是要戰鬥推測出眼前人身份,而後讓這神秘人明白……什麼叫魔頭!

「來的好。」東伯雪鷹卻是戰意熊熊。

他要突破到究極境,需要戰鬥來磨礪!

他要震懾整個天下的魔頭,更需要戰鬥來證明自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