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還從來沒有看到有人用五百萬斤源買一件東西。

「500萬斤源一次。」

「500萬斤源兩次。」

「500萬斤源三次。」

「好,成交。」

就這樣,天妖寶闕把前面四件寶物全部拍賣了出去。

而且,從現場的氣氛來看,大家都非常滿意。

接下來,到了壓軸之寶出場的時候了。

「想必大家都已經等久了。」

「我相信在座的大部分朋友都是為了這最後一件寶物而來。」

「我也不做過多的介紹了。」

白髮老者說着,親自走下了拍賣台,然後,端著一個玉盤重新走回了拍賣台上。

玉盤上面的薄紗被扯下,然後露出了一個瓷瓶。

這個瓷瓶一片透明,可以看到裏麵粉嫩嫩的一枚肉果。

這枚肉果之上,還散發出醉人的香味。

地命果十分稀有,屬於石中奇珍。

是地脈靈氣匯聚而成,又叫做假龍珠,。

當然,它不但可以吸取地脈靈氣,同時,還能從日月星辰中汲取靈氣。

這地命果稀有無比。

人元果每隔一段時間還會出現一枚,但是,但是地命果卻幾萬年都未必能遇到一次。

而這一次,拍賣會上的所有人都機緣了得,遇到了萬年難得一見的地命果。

「快點報價吧。」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們聖地對這枚地命果,志在必得。」

一道道喧嘩的聲音從拍賣廳中傳出,很多人更是站起身來,表達自己對地命果的佔有慾。

「源有價,地命果無價。」

「不過既然拍賣,那我們天妖寶闕就勉為其難,做出一個報價。」

「起拍價,3000萬斤源。」

「每次加價,不得少於500萬斤源。」

白髮老者話說的非常客氣。

不過,當白髮老者把底價說出來的時候,一群人都不說話了。

一個個老老實實坐在位置上,似乎都被嚇傻了一樣。

起拍價3000萬斤源,每次加價不得少於500萬斤源,這是何等手筆???

先前他們覺得花費500萬斤源拍賣一株靈藥已經是天價了。

而在知道地命果的價錢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自己只是井底之蛙。 免費,統統免費,給祖先換個好的下葬方式,一時間我家院子,來滿了好多男人,他們都是來幫忙的。

昔日的惡語相贈,如今見我爺爺奶奶,十分客氣還送了好多雞蛋。

「哎呀,這許初七從閻王廟那走一圈回來,人變懂事了!知錯就改啦。」

大家都在院子里喝酒,門外放著十多把鋤頭,吃了中午飯,都會跟我上山挖墳,總共有五具棺材。

在民間一直有這樣一種說法「左眼跳財,右眼跳災,可是我今天右眼皮一直跳,自從下葬了武漢文後,眼皮就沒停過,心口還堵得慌。

我翻看黃道日曆,說今天宜下葬,宜祭墳,忌洗澡,忌睡午覺。

「媽咪,你真不讓我跟著去?我還要帶這墨鏡多久,好黑啊。」

「聽話,你法力沒有你爸厲害,蛇尾收不住,會嚇死人的。」

我最擔心的就是面前這個孩子,如今她一天比一天高,才三歲都有五歲的身高,而且食量驚人,之前一天三隻雞,現在是一天一隻羊。

我快養不起了!

她只要一餓,就會把青尾露出來,一甩尾巴,都可以劈斷一棵樹。

我在村民面前,好不容易建立起信任,如果這小傢伙搗亂,一切穿幫了。

我生了一條蛇,正常人,肯定不能接受。

見屋外那些男人吃好以後,我也拿起吃飯的傢伙,準備了一袋的紙錢,還有八卦鏡,這上面的指針,我還有些分不清陰陽兩極。

葛三叔留給我的信,上面說道他們原來下葬的地方,枝繁葉茂遮住了陽光,濕氣特別重。

那麼,我只要向光的地方走,最好在山頂,就是最好的。

唰唰唰

紙錢灑在空中,隨風搖曳。

路過西涼河的時候,橋頭邊站著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他手裡拿著一把紙傘,在那裡吆喝,「賣傘嘍,賣傘嘍,打傘遮陽,好兆頭,白事變喜事嘍。」

地上草席上放著的傘,不多不少,剛好五把。

而我今天起棺重葬的棺材,剛好也是五具,這也太巧了。

我見這老人,滿臉褶子,跟人說話都是眯著個眼睛,好像視力有點問題。

「老人家,你懂下葬?」

老人撫摸著鬍鬚,點點頭,將手裡的紙傘撐起,上面都有塗著不同的圖案,寓意深刻的遞給我。

我因為他這一舉動,從包里拿出點現金,遞給他。

他滿意的收下后,附在我耳邊說道,「打傘遮陽」就是在下葬時,先人的遺體、骨灰等均不能直接被陽光照見,需由後人打一把傘,以免陽光爆嗮先人遺體,導致先人找不到家。」

我會意的點點頭。

「謝謝你。」

我感謝這老頭的出現,讓我躲過一截,起棺重葬本是一件積德行善的事,如果辦砸了就成凶事。

墳地

這五家的墳頭,都長滿了雜草,就跟人的頭髮似的,茂密錯綜。

我站在一旁,看著八卦鏡指針,指針平穩,沒有什麼異象。

「加把勁兒,嘿哈!開了。

棺材被撬開一個裂縫,我立馬拿傘,讓他們把屍體接住。

咯吱

咯吱

一具具棺材蓋被撬開,地里的土老鼠,紛紛往外逃竄。

有的沒有老鼠,卻是一窩的蟑螂,爬上人身體上時候,還吸血。

中途就有嚇跑兩個人,打傘的人本來不害怕,可是棺材掀開的時候,大家看到不是頭骨,而是腳骨。

又嚇跑一些人。

一起來的將近五十個大男人,現在跑了就剩三十個,那就是死者的子孫。

「許初七,棺材蓋開了,這裡面的人骨,你來背!」

我?

我迷惑的歪著腦袋,看向他們,他們的眼光都只有憤怒的神色。

我尷尬的笑笑,我背就我背吧,總共就五具白骨,不多。

等我走過去,拽著人骨,就往後背托的時候,給我撐傘的那個人,被蟑螂咬了!

啪,傘掉在地上。

陽光恰巧正在的灑在,白骨的頭上,開始冒起黑煙。

我沒有再多猶豫,立馬就把白骨,放入新的棺材蓋里。

怎麼辦?

有一個見了光!

「媽咪,我餓……。」

「念白,你咋來了!不是讓你在家等我。」

「可是我餓!」

現在餓也沒辦法啊,前腳後山,都是墳,剩下的就是我們幾個人。

我也餓,關鍵我不能吃活人啊!

我捂住了她的嘴,其他等我的村民,顯然有些不耐煩了,在催我快點,在地上來回跺著腳。

而我這次就讓念白給我打傘,在她的幫助下,我很快就把五具白骨,都放在新棺材里。

我將這新棺材,選了靠近我買的山洞房那個方向下葬,我們順著小路,一刻都沒有休息。

因為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了,四點在農村,就差不多下地扒菜,然後回家做飯的路上。

夕陽的光暈恰好灑在每一具棺材上,他們嘿哈嘿哈,留著汗水的在刨土,然後一點點的將棺材放進去。

剛好把四具人骨埋好,就差最後一具棺材的時候,有人喊累說要休息。

拿起酒葫蘆就開始喝,看著念白是一個勁兒的饞,口水都要掉下來。

「不可以喔,乖,念……不可以!」

小傢伙可能是真的餓了,衝上去,一把搶過村民的酒葫蘆,開始咕嚕咕嚕的喝酒。

我看著她小臉泛著紅暈,嗝……一個飽嗝打出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