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周圍的空氣,都是無比的冰冷和肅殺。

「沒錯,我就是林寒。」

林寒點了點頭,隨即道:「咱們就開門見山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的人我已經帶來了,我的五十萬靈晶,不知道少尊主你有沒有準備好?」

「哼。」

顏安冷哼一聲,並沒有拿出什麼儲物靈戒或儲物袋,而是將陰冷的目光死死盯著林寒,冷森森一笑道:「林寒,你真的要與我魔天州作對?」

話音落下,不等林寒說些什麼,顏安繼續說道:「你要明白,我魔天州的底蘊,無比深厚,不是你能夠想象的,若是你現在立馬放了我魔天州的弟子,我可以許諾你,不再追殺你。」

聽到顏安所說的話語,林寒只是淡淡搖了搖頭。

「看來,少尊主的誠意,一點都不夠啊……」

噗嗤!

隨著林寒那略帶失望的聲音響起,他身軀中陡然衝出一道劍氣,瞬間將背後鐵索鎖著的一個魔天州弟子給瞬間斬斷了頭顱。

啪嗒一聲。

那弟子的頭顱滾得老遠,在地上染上一道血跡。

「嘶!」

這突然其來的一幕,讓城中所有人都是瞳孔猛地一縮。

這林寒……

好狠!

好霸道!

「不好意思少尊主,剛才我一激動,似乎沒有控制好體內的劍氣,殺了你一個弟子,實在是不好意思。」

帶著淡淡譏諷的殺意聲音,從林寒的口中吐出。

「你這是在玩火。」

顏安眼神也是猛地一縮,隨即便是陰沉道。

「玩不玩火,我自己心裡有數,這就不勞少尊主你操心了。」

林寒笑著搖了搖頭。

隨即。

「鏘!」

他陡然拔出背負的銹劍,劍尖鋒銳冰冷,瞬間便是抵在了龐元的喉嚨上,淡漠道:「我不想再聽到任何一句廢話,要麼五十萬靈晶拿來,要麼,我給你一地死屍。」

霸道!

無與倫比的霸道!

魔天城中的所有人看著那張狂不羈的青衫身影,都是感到身軀在興奮的發抖。

這才是真正的熱血男兒!

不懼一切!

無畏一切!

「你……」

顏安臉上盡在掌控的神色,終於是逐漸消散了去,他眼神陰沉到極點,手掌一翻,出現了一個儲物袋,拋給了林寒。

「嗡!」

強大的魂力,包裹住了儲物袋。

瞬間探查之下,林寒確定其中有著五十萬靈晶。

這個時候,林寒才點了點頭,道:「很好,既然少尊主這麼有誠意,那我也不會違背諾言。」

嘩啦啦!

林寒猛的一拉鐵索,那拴著的龐元等十幾個魔天州弟子,紛紛被拋到了魔天城之中。

「少尊主,殺了這個小崽子,為我們報仇!為我們洗刷恥辱!!」

龐元這時候,終於發出了憤怒的大吼。

「哧!」

一道無比銳利的劍氣,陡然從百米之外轟然射來。

隨即。

撲哧一聲。

龐元甚至是都沒反應過來,他的頭顱,已經爆裂開來。

滾燙的血液,一瞬間,染紅了整片古老的城牆。

「不!!」

顏安看到這一幕,雙瞳陡然變得赤紅。

這龐元,乃是他麾下第一大妖,有著極其恐怖的戰力,是其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但現在,卻是在他眼前生生被殺掉。

轟!

一股龐大無比的殺意,冰冷而肅殺,從顏安身上,一瞬間轟然爆發,覆蓋了整片天地。

「五十萬靈晶,我已經交給你了,你,為何要殺他?」

顏安死死盯著不遠處的青衫少年,語氣攜帶著無盡的寒意道。

林寒目光不動,只是淡淡道:「因為,他說了不該說的話。」

嘩!

重生八零之農村媳婦要翻身 話音落下的瞬間,整個魔天城中,一片嘩然。

所有人目光死死盯著林寒,終於有些明白,這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少年,絕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狠人,絕對是一個不可招惹的殺星。

而此時,古老的城牆之上。

顏安顯然被林寒這句話氣得不輕,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隨即語氣冰寒道:「所有人動手,給我困住這個小子,今日,我要用他的血和骨,來祭奠龐元!」

嗡!

嗡!

嗡!

幾乎就在顏安話音落下的瞬間,魔天城外這片空地四周,陡然升騰起了一道道神光靈紋,將這片天地,都是籠罩了起來。 「是靈陣!」

魔天城中,眾人都是紛紛神色震驚道。

但不少人面色無波,似乎已經預料到了。

畢竟,魔天州這一次可謂是顏面掃地,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林寒。

因此,對於魔天城周圍提前布置了靈陣,很多人已經有所預料。

「哈哈哈,小子,你以為我沒有絲毫準備嗎?」

顏安看著林寒,眼神陰沉,發出一陣痛快的長笑聲。

林寒看著周圍的靈陣,只是沉默不語。

顏安以為林寒是心中惶恐了,他繼續得意大笑道:「小子,殺了我魔天州這麼多強者,還拿了五十萬靈晶,你真的以為,你今天能就這麼走掉了嗎?」

顏安此時雖然在痛快大笑,但那張本是俊朗的臉龐上,卻是帶著一份別樣的猙獰之色。

畢竟,這些時日,魔天州被林寒掃盡了臉面。

身為魔天州的少尊主,顏安此時心中對於林寒簡直是殺意沸騰到極點。

因此,他在林寒到來之前,便是將所有的魔天州弟子,都是發動了起來,在魔天城外布置出了這麼一座可怕的殺陣。

為的,就是讓林寒插翅難逃。

而此時,林寒看著周圍那升騰起來的一座座大陣,倒是神色帶著一份詫異。

沒想到,這魔天州的強者,也是學了自己的手段,在這老巢周圍,布置出了這麼一座巨大的殺陣,將自己給困在了其中。

不過,若是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將自己困住了,那也太天真了。

因此,林寒神色只是閃過一絲淡淡詫異后,便是又恢復了往日的淡然。

而此時,看到林寒似乎神色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的顏安,本是一臉的得意之色,此時瞬間變得陰沉了下來。

他本來想看到林寒那驚慌失措的狼狽模樣。

但,卻是沒有如願。

林寒,依舊是那麼一副淡然的模樣,似乎,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種感覺,讓顏安十分的不爽。

他冷冷盯著林寒,譏諷道:「裝模作樣,可改變不了什麼,小子,今日,你不用懷疑,你必定要葬身於此,為我魔天州的亡魂祭奠!」

「廢話這麼多,不如上來與我一戰。」

林寒看著那顏安,出聲說道。

「死!」

顏安終於不再忍耐,他身影一個閃爍間,瞬間便是來到了林寒的身前,直接一拳轟出。

「砰!」

但就在下一刻,林寒卻是不閃不避,渾身皮膚上,都是綻放一種不朽的雷霆之光,直接與那顏安碰撞在了一起。

瞬間,整個高空,都像是發生了大震蕩一般。

唰!唰!

兩道身影瞬間分散開來。

顏安和林寒,竟然是一擊之下,不分上下。

「什麼?林寒,不過造化聖境修為,竟然擋住了顏安的一擊?」

底下魔天城中,無數天驕看著高空上的這一幕,都是神色狠狠一震。

他們本以為林寒會直接逃走。

但沒想到,林寒竟然選擇和顏安硬碰硬。

而且,這第一次碰撞之下,兩人竟然爭鋒相對,不分上下。

要知道,顏安這位魔天州的少尊主,可是有著中階涅槃聖境的強大修為啊。

而那林寒呢。

則是不過造化聖境修為吧。

這兩人之間的武道修為差距,實在是大得有些嚇人。

但縱然如此,林寒依舊和顏安碰撞得棋逢對手。

「好可怕的戰力。」

這個時候,不少人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林寒能夠一直活蹦亂跳到今天,而魔天州的一波波人馬,則是一次次栽在了這個少年的手中。

這種戰力,簡直太過逆天。

「你的肉身之力,竟然絲毫不下於我?」

顏安發出一道驚疑不定的喝聲。

但林寒卻是沉默不語,只是眼神冷漠,盯著那顏安。

他現在其實還沒有和一位中階涅槃聖境強者爭鋒的資格,之所以和這顏安對抗,只是為了拖延時間。

因為,小白,已經秘密竄出去,正在快速剖析和瓦解周圍鎖困住他的大陣。

「看來你修行了一種無比強大的煉體功法。」

顏安出聲說道,眼神帶著一份我看穿一切的目光,隨即繼續陰笑一聲,道:「那我就不與你拼肉身之力。」

「轟!」

「轟!」

「轟!」

幾乎就在顏安話音落下的瞬間,伴隨著一陣陣恐怖的天地靈氣震蕩,他背後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頭頭巍峨古老的遠古龍象。

一共竟然有著十二頭遠古龍象。

分別是金屬性之力意境四重天,水屬性之力意境四重天和風屬性之力意境四重天。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