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安慰,只是,那溫柔的話語卻讓麗院千華與水黑玲奈同時打了個寒顫並退後了一步,火眼提供的良好視力甚至讓神宮悠看到了,她們的手臂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而這樣的表現也讓神宮悠臉黑了。

感受到神宮悠身上傳來的悍勇氣息與威壓,水黑玲奈與麗院千華反而鬆了一口氣。

「你這樣就好,剛才,挺滲人的。」

「噁心」

「……」 第29章不懷好意的宋某

思及此,那黑衣侍衛倒是對宋辭多了幾分好奇,傳聞都是她如何痴傻,沒想到卻是個性情中人。

「再留他幾天。」謝瑜清冷的嗓音響起。

「屬下明白。」

謝瑜放下手中醫書,看了眼時辰:「宋辭可來了?」

「回主子,珩王妃還未進府。」

話落,謝瑜淡漠的眼神掃了他一眼,侍衛臉色微微一變,內心詫異,自己剛剛說錯話了?

「屬下先去府前候着,珩王妃來了,屬下再將她引進來。」侍衛恭敬道。

「不必。」謝瑜道。

侍衛鬆了口氣,下一刻,謝瑜起身朝外走去:「備馬車。」

這是要親自去迎宋辭?黑衣侍衛眼神閃過一絲詫異,跟在謝瑜身後往外走。

以往主子鮮少出府,別說是尋常日子,就是逢年過節,那也基本是足不出戶,最近這幾日,倒是外出的有些勤。

謝瑜不知侍衛心裏疑惑,他慢條斯理的剛走到院門口,管家就帶着宋辭進來了。

宋辭不知謝瑜找他何事,來的匆忙,還穿着昨日那一身,帶着酒氣,她怕熏著謝瑜,所以離他有些距離。

謝瑜一眼便看出宋辭還穿着昨日那一身,清俊的面容微不可尋的皺了皺眉。

見他皺眉,宋辭當即又往後退了兩步。

結果,謝瑜依舊緊鎖眉頭。

宋辭有些看不懂了,她想了想,開口:「你找我是有事?昨晚喝醉了,在船上睡了一晚,早上還沒來得及回去換。」

「你剛醒就來了?」

「是啊。」宋辭不明就裏點頭。

謝瑜面無表情看她一眼:「找你來陪我上街。」

「好啊。」宋辭連連點頭,她想起他昨日在街上險些被薛慶府上下人挾持的事。

倒是對謝瑜生出了幾分同情,身為質子王爺又生的極其好看,難免會招來不必要的禍端。

那覬覦他容貌的薛慶便是其一,宋辭覺著,單沖着他這容貌,就不能讓薛慶糟蹋他了。

謝瑜不知宋辭心裏這彎彎繞繞,他邀宋辭上街,只是想試探一番。

從她第一次無故跑到他的面前送他回府,到昨日巷內她恰好出現。

謝瑜覺得,宋辭有些刻意接近他。

宋辭並不知他懷疑自己接近他是不懷好意,倒是興緻極高的跟着謝瑜出了府,沒帶隨從,就兩人一起。

謝瑜出門必撐傘,這次依舊是宋辭替他撐傘,兩人默契十足,步調基本一致。

上了街,宋辭極其有耐心,讓謝瑜慢慢看,謝瑜看中的東西,她就一揮手買下了。

一整天下來,兩人收穫倒是不小,送謝瑜回府的時候,府內管家都有些驚呆了。

宋辭將東西遞給管家,然後告辭離開。

謝瑜回眸看了一眼宋辭的背影,吩咐管家:「派人跟着她。」

「奴才明白。」管家是跟在謝瑜身邊八年的中年男人,自然知道謝瑜的處境和身邊的危險,他有些狐疑道:「主子是懷疑她是大公子安排的人?」

「不是。」謝瑜否認。

管家不解,那為何要派人跟蹤珩王妃?

宋辭白日跟着謝瑜耗了一整天,晚上回府時,才得知陸瑾之來府上找了她兩次。養性園的別墅中

周鴻宇離開了文譚研究中心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回到墅里周鴻宇思考了一下后拿出了手機,選出一個號碼撥打了出去。

此時遠在大周府的周破天正在和一中年男子下棋,聽到有電話進來看到來電人的信息,隨手接起了電話。

「宇兒啊,這都離家2個月了,怎麼想起給為父打電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一十四章父親的支持(二合一求月票) 顧芸第一次吃李安安做的飯菜,開始只是覺得味道很香,吃了一口發覺好吃得停不下來。

白芙也是第一次吃,小排骨吃進嘴裡,眼睛就亮了,不過想到自己不喜歡李安安很矜持的吃,但也吃得小肚子鼓起。

不得不說,李安安還真有兩下子,起碼這個菜就做得很好吃。

這時候褚管家稟告。

「少爺,褚瑞峰來了。」

褚逸辰吃飯的動作一頓「等我們吃完再讓他來。」

李安安去看褚逸辰,褚瑞峰是誰,之前沒聽到他提過。

「吃飯,一會兒讓醫生過來給你換藥。」

褚逸辰微笑。

李安安警惕,又要換藥,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褚逸辰笑得很有深意,溫柔得讓人發毛,不知道是不是察覺了什麼。

不過她想,到時候是沈陵來幫自己換藥,應該沒問題吧。

「好。」

她聽話點頭。

褚逸辰笑容更溫和了。

「最近在家裡休息不要亂跑。」

「好。」

褚逸辰又給她夾菜「多吃點。」

李安安很聽話的把褚逸辰給她夾的菜,吃完,因為不想破壞在他心目中美好的形象。

畢竟去找鶴城,已經讓他生氣了,現在要表現得好點。

白冬沒胃口,放下筷子,又來褚家鬧事。

「爸比,有客人來嗎?」

君君問,他明銳察覺氣氛有點緊張。

褚逸辰低聲「是的,一個不怎麼重要的客人,吃了飯和弟弟妹妹去樓上玩。」

君君很聽話的點頭。

等孩子們都吃完了,褚管家把他們帶去了樓上。

李安安很詫異,到底什麼樣的客人,要把孩子們送去樓上,不過看樣子不是什麼好人。

傭人剛收拾完菜,一個氣質出眾的中年男人氣急敗壞的走入客廳,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美麗的女人。

兩人氣勢都有點咄咄逼人。

「逸辰,你就是這麼對待叔叔的,把我一個人在外面晾那麼久,這就是你對我的尊重,褚家沒有教過你待客之道!」

李安安奇怪,這人是褚逸辰的叔叔,為什麼一點也不像?

白冬生氣「你已經被趕出褚家,沒資格指責我兒子。」

褚瑞峰冷笑「當年我是被陷害的,我沒有一點對不起褚家,原本我想著都是一家人,我不拿褚家一分財產也心甘情願,但我聽說逸辰為了一個女人,連自己的父親也不管了,我當然要過問!」

「還有你,為什麼把大姐關到精神病院,如果爸媽泉下有知該多心疼!」

「閉嘴,你沒資格提起兩位老人家,他們是被你這個白眼狼氣死的。」白冬怒罵。

褚管家也說「現在褚家的事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做人要知好歹!」

褚瑞峰氣得臉頰發紅,身邊的婇萱急忙勸說。

「乾爹,來的時候不是說了,不要生氣嗎?一家人要好好打開心結。」

李安安的目光,立馬落在那個女人的身上,對方五官漂亮立體還帶著混血的味道,身材極好,是個很野性的女人。

褚瑞峰見李安安目光落在自己的乾女兒身上,介紹。

「來介紹一下,我的乾女兒,婇萱,國際名模!我來是想讓她參加褚氏集團新款跑車的廣告拍攝。」

偷香 一陣酥麻的觸感抵在她的唇瓣上,似有一股電流傳遍全身。

周零微怔,大吃一驚的對上了時運的眼眸。

下一秒,她不顧手上的傷,直接將時運給推開了。

西裝也隨之掉落,慘兮兮的躺在腳底下。

周零不悅地蹙眉,帶着幾分憤慨的眼神看着他:「你幹嘛?」

時運身子僵了下。

其實他剛才是想有偷親的想法,可正當唇瓣要貼近時,他忽然猶豫了。

趁人之危不是君子之道。

還未等時運反應過來,周零就驚醒了,她稍微動了一下下,二人便貼在了一起。

時運憋屈著一張臉:「我沒想幹嘛。」

周零:「……」

她看了眼窗外,發現他們已經到了酒店門口。

周零慌亂的看向時運,腦子一片空白,有一種莫名的緊張感在逼迫自己走上焦慮。

他們剛才那一幕也不知道有沒有被狗仔拍到,如果被拍到的話就真的完了。

況且這是時運的保姆車,她坐在車上要是被拍了,有理都說不清。

周零皺眉,看了時運一眼,冷冷地問:「為什麼不叫醒我?」

時運眼底絲毫沒有慌張之意,他淡淡的道:「我剛就想叫醒你來着。」

周零怒瞪了他一眼,低眸的時候看見了腳底下的西裝,她眸光閃過一絲錯愕的神色。

眉間的怒意逐漸消散,她再次看向時運的時候,氣勢也軟了不少:「有你這麼叫人的?靠那麼近……」

居然還佔了她的便宜。

時運:「……」

周零彎下腰把外套撿起,手顫顫巍巍的把衣服給時運遞了過去。

她痛得皺眉:「還給你。」

時運見她臉色不太好,立馬把厚重的西裝接過來,隨意的丟在身後。

他緊張兮兮的湊了過來:「手又疼了?」

她埋怨道:「還不是你……」

剛剛推開他的那一下,天知道她是使了多大的勁。

原本擦了點葯,睡上一會才把疼痛拋之腦後,沒想到又讓他給喚醒了。

時運:「我看看。」

「不用。」周零把手縮了回來,不給他碰。

她低下頭正準備去解安全帶,突然一直胳膊伸了過來,比她快了一步。

時運看着她道:「我來。」

他纖細修長的手指,放在安全帶的按鈕上面,輕輕一按。

「啪嗒——」解開了。

時運擔心安全帶回縮會傷到她,所以還特意捏住了帶子,慢慢地讓它回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