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說話嘴都有些飄了,劉隊看向唐塵說道:“現在也問不出來什麼了,要不然先去看看他媳婦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嗯,走吧!”唐塵走之前看着他說道:“你好好想想我今天的這些問題,如果有任何線索隨時聯繫我。”

▲ттκan▲c ○

老闆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說道:“我跟你們一起去,我自己在這裏害怕,我不能自己在這。”

劉隊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就走吧!”


一看這傢伙就是酒勁上來了,劉隊只能攙着他下樓,說道:“你這傢伙還是挺能喝的,一個人喝了一瓶多!”

唐塵走到樓下把那個木雕神像拿出去,塞進自己口袋裏,那老闆說道:“你們官方的人可不能貪污啊,這東西是我的給我放下。”

唐塵沒有理他直接走了出去,那老闆還想要繼續鬧些什麼事情,劉隊說道:“你想活命就閉嘴!”

車開到醫院,那傢伙現在已經睡着了,唐塵和劉隊他們進去找到那房間,只是在外邊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房間有很多的不對勁,沒有太多的陰氣但是給人的感覺卻非常的不舒服。

唐塵推開門走進去,那病房裏散發出來一種酸臭的味道,這種味道按說是醫院肯定不會出現的,他看着那病牀上躺着一個有些發福的女人,帶着氧氣面罩,嘴脣乾裂皮膚上也沒有一點的水分。

唐塵看向劉隊說道:“幫我去弄一碗水過來。”

劉隊點了點頭,走到後邊發現後邊放着的水壺裏邊已經沒有水了,劉隊只能出去這時候看到那老闆衝了上來,歪歪斜斜的差點撞在人身上,一邊道歉一邊往這邊走。

劉隊攔住他說道:“唐塵在裏邊辦事,你等着就好了。”

“讓他進來吧!”裏邊傳來唐塵的聲音,那傢伙趕緊走了進去,看着唐塵他的酒勁好像是下去了一些看着唐塵說道:“我老婆怎麼樣。”

“不怎麼樣。”唐塵看着他從口袋裏拿出來從賓館帶出來的那個木雕神像說道:“我要告訴你的是你老婆就是被這種東西給害了!”

“絕對不可能!”那老闆的態度還是堅決,但是看着唐塵的表情他還是有些慫了說道:“那你說是因爲這個東西總是要拿出來一些證據吧,至少我感覺這東西是幫了我從來都沒有害我。”

唐塵笑了笑然後從自己得手中拿出來一張符紙,這符紙只是他憑空變出來的,他哪裏會弄什麼符紙,自己身上的力量已經是足夠了,但是他發現符紙這種東西用上可以更增加別人對他的信任,他在他老婆面前一晃頓時那符紙燒着了,把那老闆給嚇了一跳,看愣了。

那老闆說道:“那鬼除去了嗎?”

“沒有那麼簡單的,這不是一隻鬼的事情。”

“你是說有很多的鬼?”

“沒錯。”唐塵把那個木雕神像放在桌子上,說道:“這東西我以前是遇到過的它會給人提出要求,只要你滿足它的要求一切都是相安無事,但是如果你不滿足要求它就會殺了你。”

“我想起來了……”

“想起來什麼了?”

“好像那女鬼真的給我提過一些要求。”

“說!”

“就是那天那個女鬼弄成我老婆的樣子出現,說是讓我換更好的香來供着這個東西,我當時只覺得她不相信這個,也沒有多想所以就沒有買……”他臉色煞白看着唐塵。 “要不然我現在去買來供着這個東西?總不能讓這東西繼續傷害我和我的家人吧。”

這時候劉隊端着一杯水進來,唐塵接過水又是一張符紙點繞放在那水裏遞給那老闆說道:“如果下一步它要你的命你也會給他嗎?”

總裁搶妻奪愛36計 :“那是肯定不能給的啊,我不能死。”

唐塵說道:“這個東西給你老婆喝下去應該就沒事了,但是這些天你自己注意點,一旦有什麼情況馬上聯繫我。”

老闆一遍說着謝謝一邊說道:“那現在是不是就沒事了。”

“現在是沒事了,以後會不會有事不清楚。”

瞬間那老闆的情緒頓時一落千丈說道:“我能不能申請官方的保護?”

劉隊看了唐塵一眼唐塵說道:“用不着,只要你能好好注意一下身邊發生的事情問題就不大,記得無論有任何情況都要告訴我。”

唐塵走出去,突然感覺周圍有一股非常異樣的氣息,唐塵皺了皺眉,那劉隊跟出來,唐塵說道:“你先去吧我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處理。”

劉隊還是有些擔心那老闆一家會不會出事問道:“我們真的不需要在這邊保護他們一下嗎?”

唐塵往樓上看了一眼:“我覺得不用,但是如果你們覺得有必要的話可以自己安排。”說完便往另外的一個方向走去,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看着旁邊的樹木說道:“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這時候胡來出現在唐塵身邊說道:“要我說還是你唐塵厲害,一下就知道是我來了。”

唐塵苦笑了一下看着他說道:“這一陣陣的狐狸味,知道你來了應該很容易吧。”

狐狸笑了笑,那靈動的眸子閃着光說道:“既然知道我來了就猜一下我來這裏幹什麼吧。”

“我怎麼知道,你要是想說就說不想說就離我遠點,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我是來告訴你最近你身邊發生的這些是怎麼回事的。”

“你知道?”

狐狸笑了笑臉上帶着一些狡猾說道:“我當然知道,要不然也不會大老遠的跑一趟。”

“說吧。”

“換個地方吧,這裏人多眼雜的。”

狐狸把唐塵帶到一個咖啡館裏找了一個包間,唐塵看着他苦笑了一下說道:“沒想到你還是挺會享受的。”

狐狸動了動耳朵看着他說道:“那是當然,要不然我賺那麼多錢有什麼用,其實出現這個問題的不光是你們這邊,周邊的很多地方都出現了這個問題,有很多人找到我,但是我也處理不了所以就來找你了。”

“你是想利用我賺錢吧。”

胡來看着他,臉上帶着這一種被看穿的尷尬說道:“反正你現在正在處理這件事情,幫我順帶處理了也沒有什麼不好,大家這樣不是可以雙贏嘛,我賺錢你也可以收幾個惡鬼!”

“嗯,說吧。”

胡來看了一眼唐塵笑道:“這件事情還真的就得你出手要是別人的話真的處理不了這件事情。”

“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鬧事的是一個鬼將!鬼將是什麼概念,他手下的惡鬼多的不像樣,一般的道士頂多可以處理一些惡鬼像是這樣的鬼將根本就應付不過來。”

“鬼將?”唐塵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他有一個任務就是要搞定兩個鬼將,但是他心裏還是有些疑惑說道:“鬼將要想殺人應該很容易,爲什麼要用這種垃圾的招數?”

“因爲那個鬼將現在可能還不是很成熟。”狐狸一邊喝咖啡一邊說道:“鬼將是需要人的供奉的,越多人供奉他們他們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而人的供奉會讓他們生成製造鬼界的能力。”

“鬼界又是什麼東西?”

狐狸被問的愣了一下,想了一下然後才說道:“這個鬼界我要怎麼跟你解釋了,相當於就是一個省,鬼穴來說可以控制一個市而鬼界擴張的範圍會更加的大,在鬼界中的人,即便是不死也會變成聽話的怪物,他們會失去知覺,然後人就變成活屍。”

“你還知道一些什麼全說了吧。”

狐狸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現在很多人都在供奉這種東西,而且那鬼將也是不會輕易的出來的,他要發展鬼界就需要讓更多的人去供奉,所以只要你打斷他的供奉,我覺得不用你去找他,他就會過來找你。”

“怎麼打斷?”

“那我怎麼知道?”狐狸喝了一口咖啡說道:“現在反正這些事情我都已經告訴你了,具體應該怎麼做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嗯。”唐塵面色冰冷,這時候胡來問道:“你最近身體怎麼樣,有沒有感覺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上神要歷劫:妖妃,嫁到! 沒有。”

“那就好。”狐狸看着他露出來一抹欣慰的笑說道:“這些天我就打算在石門市待着了,也順帶的幫你們處理一些靈異的事情。”

“在石門市?石門市又沒有什麼林子。”

狐狸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也不是必須要在林子裏才能生活的啊,我本來想着要在我那片林子裏繁殖一些小狐狸出來,但是吧突然那村裏要規劃,我也不能破壞人家,所以就只能出來了。”

“你是隻因爲這些出來的嗎?你的本事,隨便造出來一些幻境那些規劃不就都取消了?”

狐狸有些害羞的看着唐塵說道:“其實主要還是缺一個母狐狸,要是能找到一個母狐狸的話我還可以考慮回去,在沒有找到之前那林子就先借給他們致富吧。”

唐塵的電話響了,是劉隊打過來的:“唐塵還記得之前你們去看的那個馮馮嗎?她家裏出事了,孩子說看到了她死去的奶奶,事情好像很嚴重你恐怕需要過來一趟了。”

唐塵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嘆了口氣,已經是晚上了,這一天天的事情也是沒有一個結束。

狐狸看着唐塵笑道:“有事情就去處理吧,我自己還要去找房子就先走了!”那狐狸直接憑空消失,唐塵站起來纔想起來自己現在身上根本沒錢…… 他只能先變出來一些錢給了那服務員然後打電話給子涵,讓子涵幫忙付款,那些錢只能持續幾個小時,幾個小時以後就會變成一堆廢紙。

來到馮馮家裏,一家人都在一起哭成了一團,劉隊在門口跟唐塵說道:“你說話注意點,現在這一家人的情緒都非常的緊張,我怕再刺激到他們。”

唐塵走進去,看到那男人臉上的表情有些緊張便說道:“是不是鬧鬼了!”

沒想到這傢伙的第一句話就把那個劉隊給噎的死死的,那男人看着唐塵說道:“只是家裏出了一些怪事。”

孩子媽媽的情緒更是激動推開那人,大聲的吼着:“就是鬧鬼了,你現在還在隱瞞什麼,就是你弄回來的那東西給搞的,你要是不把那東西給扔了日子就過不下去了必須離婚。”

唐塵拿出自己身上的那個東西說道:“是不是這個?”

男人沒有說話,那女人看到那東西臉上全是驚愕說道:“就是這個東西,但是我家裏的比這個要大很多!”

“帶我去看看!”

那女人轉身,被那男人拉住,男人一下就跪在地上說道:“老婆,老婆,我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你相信我,我會挽回的,只要我找到錢就可以,找到錢以後咱們這個家會好起來的。”

那女人一巴掌打在他臉上,邊上的馮馮頓時開始哭了起來,唐塵看着那男人說道:“你要是真的是一個男人就應該面對,你自己也知道這就是一個無底洞就算是你真的弄到什麼東西供奉它,它還是會提出更過分的要求。”

“不會!這是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

唐塵看向劉隊說道:“拉開他!”

劉隊叫了兩個人把他拉開,那女人帶着唐塵進去裏邊的屋子,那裏邊全是香火的味道有些嗆,唐塵看到在那煙霧繚繞的地方放着一個半人高的木雕神像,他皺了皺眉頭,這麼高的裏邊應該至少是一個五級的惡鬼了。

唐塵問道:“這些天都出了什麼事情可以說下嗎?”

那女人提到這些事情的時候現在都還是心有餘悸說道:“這兩天我孩子身上經常出現一些淤青,我以爲是家裏保姆虐待我孩子,我就問孩子說是不是保姆做的,孩子也不說話。我當時實在是着急了就跟保姆吵起來了,孩子害怕才說了是奶奶掐的,但是那孩子的奶奶已經去世一年多了,怎麼可能!後來我把那個保姆辭退了本來以爲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事了,但是第二天我孩子的身上又出現了一個手印,我當時心驚膽戰的給孩子把衣服穿上,想要帶孩子去醫院看看,但是孩子看着還沒有起牀的她爸爸說奶奶在打爸爸。”

孩子媽媽抽噎了幾下看着那神像說道:“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然後看到他爸爸起牀,光着膀子往廁所去了,那後背上有一個鮮紅的手印。我當時大叫了一聲就直接暈過去了。後來發生的事情就更加的離譜了我醒過來以後,孩子他爸說從來就沒有這樣的事情,還讓我看了他後背上,那個紅手印真的就消失了,我孩子身上也沒有那紅手印,我當時還以爲是我自己的問題。後來我就發現我老公供着的這個神像變大了,我問他他還說沒有……後來從我女兒的嘴裏才知道,這個神像之前就是一個小玩具一樣的東西。”

“那就要跟你老公好好聊聊了。”唐塵剛走出去,劉隊就匆忙的過來,說道:“他跳樓了!”

那女人一下就暈倒在了地上,唐塵皺了皺眉頭,這可是五樓,跳下去的話……

“急救的已經來了現在往醫院送呢。”

唐塵皺了皺眉頭說道:“還活着是嗎?”

“對,還有一口氣,但是能不能搶救過來就難說了。”

唐塵說道:“她送去醫院吧。”


那孩子哭着跑過來,唐塵嘆了口氣說道:“別怕,放心不會有事的。”唐塵很不會安慰人,那劉隊長看着唐塵說道:“我要去醫院那邊看看,這個小女孩能不能先幫我照顧一下?”

“我?”唐塵一皺眉,那劉隊已經出去了,喊了一聲拜託了。

唐塵無奈看着那小女孩說道:“看來你要跟我待一會了。”

“爸爸,媽媽是不是不會回來了?”

“爲什麼這麼說?”

“是奶奶告訴我的,爸爸媽媽要去陪奶奶了,他們就不回來了,不要我了。”

唐塵眉頭一皺往那屋子裏走去,拿着七星劍直接把那東西給劈開,咒罵道:“你們這些東西,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他蹲下看着那孩子說道:“放心,哥哥在你爸爸媽媽不會離開你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