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眸光閃過一絲陰冷,道:「我剛才試探了他的修為,雖然不到我這種頂級天才,但也能媲美一些中等的年輕天才了,看來也是來此要渡河參加乾坤劍宗的招新,等那小子到了宗門之中,我們有的是機會殺他。」

「太好了!」

老者葉宗和少女聽此,都是眼神一亮,頓時道。

而此時,客棧之中。

「多謝。」

林寒對著那中年將軍抱了抱拳。

雖然這中年將軍只是隨手為自己解圍,但畢竟是幫了自己一次。

若是那葉辰真正動手,自己目前,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

「無妨。」

中年將軍淡淡看了林寒一眼,隨即轉身離去,不過一道話音卻是傳遞過來,「你和我死去的一個侄兒很像,雖然你我不相識,但我還是要告誡你一聲,那葉辰,天賦強大,日後拜入乾坤劍宗更是要一飛衝天,最好不要再去惹他了。」

話音落下,那中年將軍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了客棧外。

而聽到這中年將軍的提醒話語,林寒目光微微一閃。

加入乾坤劍宗,一飛衝天?

林寒搖了搖頭,自己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若是那葉辰還敢來算計自己,就算他加入了乾坤劍宗又如何,到時候必讓他後悔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不在意一笑,林寒轉身,繼續坐下,飲酒吃菜。

這份從容,讓不少陸陸續續進入客棧的眾人都是佩服到極點。

接下來的幾日,林寒都是在客棧中默默修行。

如今他的修為,已經回到了正常的洞天境一重天。

上一次掌教渡給林寒的力量,早就在與君天帝一戰後,消耗殆盡。

而武魂如今也是覺醒。

因此,現在林寒最主要的目標,就是進入乾坤劍宗,以這個霸主勢力的宗門資源,來快速提升修為境界和武魂等級。

配合著吞噬武魂,林寒相信,自己無論是修為境界,還是武魂等級,都將會有著無限的發展潛力。

第三日,林寒從客棧離開。

因為今日,乾坤劍宗,將會派出門中強者,前來迎接這北疆城中聚集的報名新人。

不到半個時辰,林寒便是來到了無涯河邊緣。

遠遠望去,整個河岸,密密麻麻的一片人影。

「這麼多人。」

林寒神色微微震動。

那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影,大部分都是洞天境級別的少年天才。

他們從各個邊緣小國和大國,來到這雪州中心的帝國疆域。

「果然,來到這大晉帝國,真的是洞天境多如狗。」

林寒看著那黑壓壓的一片人頭,不由再次發出感嘆。

「所以雀爺我從一開始就告訴過小寒子你,武道視野,一定要高。」

小雀在腦海中也是出聲說道。

此時,林寒打量著四周,不少天才,都是跟隨著自己門中的前輩或者長老前來,一個個都是興奮異常。

林寒見此,也是心中帶著一份期待。

乾坤劍宗,那可是大晉帝國中的霸主實力。

就算在整個雪州大地上,都是巨無霸宗門的存在。

若是能夠進入,不說得到什麼好處,光是乾坤劍宗弟子這個名號,就是一種莫大的榮譽了。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尖悄然劃過。

轉眼半日過去了,天色漸漸變暗。

終於,在無數人期待的目光中,那本是平靜的無涯河盡頭,出現了十幾個黑點。

眾人開始以為那是船隻。

但隨著那十幾個黑點的接近,眾人都是神色大驚。

他們看到了什麼?

那十幾個黑點,儼然是十幾頭無比巨大的海獸。

這些海獸,有兇惡無比的碧綠蛟龍,有身軀百丈的巨大海龜……

每一頭海獸,若是上岸,絕對能夠造成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但此時。

每一頭海獸背上,都是站著幾道身影,身穿乾坤劍宗之人的服飾。

大河邊緣,無數年輕天才都是神色激昂。

乾坤劍宗的人,終於來了嗎!

「吼!」

「吼!」

伴隨著幾聲震天嘶吼聲,那十幾頭巨大海獸接近了海岸。

「所有要參加我乾坤劍宗考核的新人,跳上海獸背部,隨我渡河回宗,閑雜人等,退避。」

為首的一頭海獸背上,踏步出來一個身穿大袍的威嚴男子,他冷冷一喝,聲音傳遍整個大河邊緣。

唰!

唰!

唰!

就在這威嚴男子話落的瞬間,一道道身影縱身,朝著那一頭頭海獸背上跳躍而去。

林寒自然也不例外。

他踏步而上的,是最中央的那頭巨大海龜。

「這海龜的龜殼,恐怕比普通的法寶,還要堅硬。」

林寒在海龜上站穩了身子,腳步踏了踏底下的海龜龜殼,不由呢喃出聲。

這十幾頭巨大海獸,每一頭恐怕都有著洞天境修為。

在邊緣武道之地,可以稱之為大妖了。

但在大晉帝國這雪州中心大地,卻是淪為代步工具。

從這便可看出,乾坤劍宗的底蘊,到底是多麼的深厚。

林寒站在海龜之上,看著周圍的億萬波濤,河水蒼渺,不由陷入了微微的沉思之中。

雪州中心,大晉帝國,這必定是一個更加精彩無比的壯闊大地。

不過,就在這時,林寒突然感受到了一種陰冷之意。

他眉頭一動,強大的魂力散發出去,微微偏頭。

下一刻,他頓時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

葉辰?

那個天辰谷葉家的少主?

林寒看到了葉辰和他身旁少女和老者望向自己的冷冷目光。

不過對此,林寒卻是不在意搖了搖頭。

若是這葉辰還敢來惹自己,那林寒自然不會介意用吞噬武魂,將這葉辰的氣血和武魂都吞噬了,壯大自己。

林寒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壞人,但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人若犯我,斬草除根!

這是林寒一向的準則。

而這個時候,十幾頭巨大的海獸已經遠離了那北疆城河岸朝,朝著這大河的中心遊盪而去。

不到半日的時間,林寒睜開雙目。

視野中,出現了一座座連綿起伏的群山。

顯然,他們已經來到了大河對面的陸地。

此時,林寒魂師天眼啟動,他視野無限拉伸,看向對面的陸地。

那群山深處,竟然佇立著一座座巨大的建築。

想必,那就是乾坤劍宗的山門所在處。

除此之外,林寒還看到了,高空之上,有著一座座騰空靈陣支撐著的殿宇。

殿宇中,不時的竄出不少腳踏飛行妖獸的身影。

看來,這些是乾坤劍宗的守山弟子。

每一個人,都是擁有一頭強大妖獸。

若不是提前知道乾坤劍宗乃是人族門派,說不定林寒會以為自己來到了什麼妖族勢力。

「所有人下海獸,追隨我入宗,擅自離開者,視為放棄進入我乾坤劍宗,將取消入宗資格。」

為首的巨大海龜之上,先前的那威嚴男子踏步而下,出聲說道,語氣帶著一份嚴厲。

話音落下,幾千個新人,紛紛跟著那威嚴男子,朝著這片陸地深處走去。 眾人跟隨那威嚴男子,下了海獸。

林寒自然也不例外,跟隨眾人,朝著乾坤劍宗方向走去。

不到半個時辰,眾人便來到了乾坤劍宗的山門前。

那裡,一座劍形石碑之上。

「乾坤劍宗」

四個古樸的大字,印刻其上。

鐵鉤銀化,筆走龍蛇,氣勢磅礴,劍意沖霄。

「這四字,乃是我宗開派祖師乾坤真人書寫。」

前方帶路的威嚴男子突然出聲了。

不過,此時他的語氣不再冷峻,而是帶著一種崇敬。

眾人聞言,都是神色一動,不少人看著那劍形石碑,都是露出敬畏眼神。

開派祖師,乾坤真人!

傳說,那可是真正能夠橫行整個雪州大地的蓋世強者。

此時,就連林寒,都是神色微微震動。

那傳說中的乾坤真人,修為絕對驚天動地。

因為,林寒此時觀看那劍形石碑上的四個大字,感受到了一種無比恐怖的劍道鋒芒,幾欲透碑而出,撕裂蒼穹。

單單寫下四個字,就有如此威勢。

可想而知,真正的乾坤真人,該有多麼恐怖。

不過,這等強者,也終究是抵不過時間的侵蝕,坐化在歲月長河之中。

「丁長老,所有報名之人,都已經到來。」

山門前,那帶隊的威嚴青年男子,此時正一臉恭敬,對著一個身軀高大的老者說道。

這這老者,似乎身份極高。

就連這威嚴青年男子,在其面前,都是不敢有絲毫不敬。

「所有人站到我的面前。」

那高大老者點點頭,瞳孔雖然蒼老,但卻如刀般凌厲,他猛地出聲道。

聞言,眾人紛紛排列好,站在那老者的面前。

「現在,所有身上具有劍形令牌的弟子,出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