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莫宇辰用的乃是劍,所以也不避諱,直接將棒子收入囊中。

很快,一天時間又過去了。

地宮中再次散發出一股強橫的氣息,這股氣息不是別人,正是煉化完丹藥的莫宇辰。

他緩緩地睜開雙眸。

頃刻之間,兩道銳利的眸光陡然乍現,激射而出。

「渡劫境六重巔峰,終究還是功虧一簣啊!」

莫宇辰遺憾地搖了搖頭。

不過一感受到體內那澎湃的真氣,他心中還是充滿了驚喜。

他沒想到,這還不到一年時間,自己的修為已經衝到了渡劫境六重的巔峰。

這樣的孤獨,就算是放在東龍仙院,估計也會嚇死人了吧。

「呵呵,果然想要快速成長就不能一昧的閉關修鍊。」

「只要出來尋找自己的機緣,才能夠不斷的突破啊。」

莫宇辰暗自嘆了一口氣。

繼而,他神念一散,掃了周圍大殿一眼,發現了正在煉化暗夜玄天棒的沐珂。

除此之外,他也見到了不遠處還有一柄刀和搶。

「這些偽仙器對我來說都沒有作用,還是給沐珂師兄吧。」

莫宇辰興緻缺缺地搖了下頭。

現在,他已經有龍帝劍,除非是真正的仙器,否則的話他還真不想換兵器。

畢竟對於他來說,就算偽仙器能提供的幫助也不大。

緊接著,莫宇辰繼續在地宮裡探查起來。

但是他發現,除了這些兵器和帝參之外,再也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

失去了探索的興趣,莫宇辰微笑著呢喃道:「罷了罷了,這一次的收穫已經非常大了,還有三個月時間,我那兩年的安全期就要到了。」

「正好藉此機會離開這裡,回天靈仙院一趟,看看有哪些不知死活的東西要找我麻煩。」

想到這裡,莫宇辰眼眸之中出現了一抹興奮之色。

這一次的暴亂星域之行,他的修為大漲,足以應對天靈仙院的那些頂尖仙將弟子了。

正好他可以將都央峰的位置往上挪他一挪。

如此一來,山峰能吸收到的星辰之力也更加的濃郁一些,對蛟炎與張慕白他們的修為會好上許多。

呼哧!

……

就當莫宇辰在思考之中,一陣狂暴的氣浪呼嘯而來,震得莫宇辰身上的衣袍四散飄起。

青年感受到這股氣浪,好奇地望了過去。

此時,只見沐珂已經將那柄暗夜玄天棒煉化完成,整根棒子散發出一陣晶瑩光華,讓人感覺到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壓迫感。

「哈哈哈……看來師兄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神兵。」

「真的是可喜可賀啊!」

莫宇辰笑了起來,抱著雙手率先出聲恭賀。

「哈哈!兄弟謬讚了,你不也是修為提升了一大截嗎?」

「咱們兩人就別互相吹捧了。」

沐珂的心情非常的好。

要知道,再次之前,他一直沒有逞心如意的兵器,早就想要得到一件適合自己的偽仙器了。

一直等到今天,他終於找到了一把。

所以,他怎麼可能不高興呢?

「哈哈……師兄說得沒錯!」

「既然現在咱們寶物都得到了,那就先離開此處吧!」

「如何?」

莫宇辰提議道。

沐珂聞言,並沒有任何異議,洒脫地點了點頭。

隨即,他朝著帝宮那些帝參望去,遲疑地說道:「兄弟,這兩顆生命之樹我們可以平分。」

「但是那五株帝皇天參和一朵生命蓮心火,我們該怎麼……」

雖然說,他們兩人這段時間以來,同生共死互相扶持。

但是,正所謂親兄弟明算賬。

所以,在寶物方面上,還是分清楚好一些。

如此以來,兩人才不會心生怨恨,讓友誼走到了盡頭。

……

(本章完) 「這樣吧師兄!」

「五株帝皇天參,我得其二和一朵生命蓮心火,其餘歸你,如何?」

莫宇辰笑著說道。

「兄弟,這怎麼能行呢?」

「我可是得到了好幾把偽仙器,不應該再得到這麼多了。」

沐珂搖了搖頭,斷然拒絕道。

他實在是不想占莫宇辰的便宜,讓對方認為自己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

「師兄稍安勿躁。」

「那些偽仙器對於別人來說是寶貝,但是對於我的來說卻是無用之物。」

「所以,你不必為了這幾件無用之物愧疚。」

「孩紙按照我說的分吧。」

莫宇辰聞言,笑著安慰一聲。

沐珂聞言,還是有些拉不下臉皮,不好意思答應。

莫宇辰見狀,繼續說道:「師兄,你也知道,異火對小火靈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而這朵生命蓮心火的價值你也知道,絕對能讓小火靈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我這樣分配,你真的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

「好吧,既然兄弟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而且這些寶物我出去之後,還要送一些給蛟太子,就當為兄的欠你一個人情。」

沐珂聽到這裡,也不再矯情了,只是暗暗記下莫宇辰的好。

而莫宇辰聽到對方要將這些寶物分給蛟太子,內心更是對沐珂豎起了大拇指。

因為,能將如此珍貴的寶物送人,可見這沐珂的品行非常的高尚,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

當下,莫宇辰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師兄,我和蛟太子也是朋友,這個人情就不必了。」

「我們現在還是先研究一下,該怎麼出去,應該原路返回不了吧?」

沐珂笑著搖了搖頭:「兄弟放心吧,暗夜烏靈族建造這個大陣的宗旨並不是為了殺人,主要是困住入侵者。」

「特別是我們現在已經來到這裡,想要出去可以坐傳送陣,不用再饒迷宮了。」

莫宇辰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之色。

「哼……好一個暗夜烏靈族,竟然弄出一個讓我蔡銀泉如此狼狽的迷陣。」

「今天,我倒要看看這裡面到底藏著什麼寶貝。」

此時,就當莫宇辰與沐珂兩人準備動身前往傳送陣只是,一個森冷地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蔡銀泉,是你!」

莫宇辰與沐珂兩人心中齊齊一震。

他們沒想到,這蔡銀泉竟然這麼厲害,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來到這座水晶殿。

看來,此人不僅天賦不凡,就連智商也是高得絕頂。

真不愧是東龍仙院排名前三的仙將弟子。

「你們……不可能!」

「你們怎麼可能跑到我前面。」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在莫宇辰與沐珂兩人發現蔡銀泉的同時,對方也發現了他們兩個。

頃刻之間,他面露驚異,心中的怒火狂燒。

這一刻,他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裡的寶物肯定被眼前這兩人洗劫空了。

一想到自己在迷陣之中吃了那麼的苦頭,千辛萬苦地才來到這裡,但是寶物卻沒了,而且還是被兩個前不久才惹毛他的小子搶走。

蔡銀泉內心的怒火徹底爆發了,一雙陰狠地眼眸被他的怒火覆蓋住。

「你們都該死!」

蔡銀泉惱羞成怒地咆哮一聲。

緊接著,一股浩瀚的威勢自他身上擴散而出。

很快,他雙拳轟出,綠色的拳頭就像是兩座翠峰一般,帶著毀天滅地的能量朝著莫宇辰他們鎮壓而來。

「糟糕,兄弟快跑!」

沐珂見到對方使出這一遭,急忙地喊了一聲,並且迅速地擋在魔域很跟前,一棍敲去。

「哼……真是不自量力!」

蔡銀泉臉上神情非常不屑。

只見他腳下一跺,身上恐怖的真氣如同是決堤的江水一般,連綿不絕地傾斜而出,在整個水晶殿裡面肆虐起來。

嘭!

……

沐珂終究還是吃了修為低的虧,被對方轟得吐血倒飛。

「桀桀,我倒要看看,今天你們兩個還要怎麼逃出去。」

蔡銀泉發出一聲獰笑,繼續朝著沐珂轟出一拳。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紫金色的身影驟然出現,並且無比粗暴地與他對上一拳。

轟隆隆!

……

狂暴的能量讓虛空一顫,可怕的能量雲圈擴散而出,讓整座水晶宮劇烈搖晃起來。

此時,與蔡銀泉對拳的不是別人,正是莫宇辰。

「兄弟,你……」

沐珂驚喜交加地看著跟前這個年輕人。

他沒想到,前不久在蔡銀泉面前連一招都擋不住的人,今天竟然都能夠與對方拼拳了。

莫宇辰聞言,笑著回過頭說道:「師兄,你難道忘了嗎?」

「現在的我,論起法則之力可不弱你們,而且我的修為還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沐珂心中瞬間瞭然。

他差點都忘記,現在的莫宇辰與來到這裡之前的莫宇辰已經不能相提並論了。

「混蛋,你一定的因為這座密藏的寶物才實力大增,你給我還回來。」

這一刻,蔡銀泉也被莫宇辰嚇了一跳。

可是很快,他也反應過來,臉上重新被怒火填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