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赫然就是與井豪戰鬥,被井豪一劍斬斷右臂的聖者,他的語氣充滿不甘。

「沒錯。」安長老微微一笑:「我們不僅撤,而且,我已經寫信把這條裂縫的位置,告訴井豪。便說雖然他不認武會,但畢竟同根相生,我不想與他為敵,望他好自為之。」

斷臂武者滿臉震驚:「大人為何……」

「劍魂,他修鍊出劍魂,只要不死,必然成為這世上最鋒利的劍之一!」安長老目光有些狂熱,自言自語:「唐天是不可能收服的,井豪卻可能。因為他重情義,重情義的人最好對付。假若唐天遇難落魄之時,我相信,井豪是願意用自己來換唐天的平安。北斗算什麼?這些聖者又算什麼?大熊族未必是唐天的對手,沒關係,只要慢慢削弱他就成。我從來沒想過這幫庸才能幹掉唐天,我有足夠的耐心。」

斷臂武者心中直冒寒氣。

安長老繼續道:「我本來對北斗感興趣,是因為大熊族手上的那件東西。這次我知道自己舍本追末,那東西再厲害,又怎麼比得過十年之後的井豪?倘若手上有井豪這把絕世無雙的劍,誰又能擋我呢?井豪老師那一脈,現在正落魄,稍給點甜頭他們,他們就死心塌地。你知道么,有的時候,人的感情就像一張網,容不得你掙脫。」

他轉過臉,看著斷臂武者,笑道:「又有多少人,可以把自己所有的親人朋友,都捨棄呢?我要做的,就是慢慢去結這張網。到時候,這張網就會不斷地裹著他,一點一點把他送到我手上。」

「大、大人……」斷臂武者結結巴巴,神情驚恐。」

他的胸口亮起一團光芒,光芒不斷吞噬著他的身體,他的身體如同冰雪般,不斷地融化,他的神情驚恐無比。

「阿祥,你要幫我,幫我得到這把絕世無雙的利器!」安長老注視著斷臂武者驚恐的臉,一臉央求。

光芒吞噬那張驚恐的臉龐,轉眼間,便空無一物。

安長老收回目光,自言自語:「放出話去,因我不忍與井豪為敵,又盛讚其重情重義,阿祥大怒,與我口角以致衝突,被我錯手所傷,不治而亡,我心悲怮,深為自責。記得,厚葬之,家屬重重撫恤。」

他身邊的虛空,極淡的影子一閃而逝。

「阿祥,你出殯之日,我會給你上香。」

安長老自言自語,目光深沉。 「喂,我真的走了!」唐天大聲喊。

「請快一點好嗎?」鶴有些無奈道:「沒有你拖後腿,我們一定會更順利。」

井豪哈哈一笑,擺了擺手:「走吧走吧。」

「大家一定要加油啊!」唐天咧嘴一笑,舉臂高呼,給大家鼓氣,然後才轉身離去。六分眼已經查到消息,時間緊急,他必須馬上前往六分儀座。

看著唐天離開的背影,大家不自主地露出笑容。

「真是個單純的傢伙!」鶴充滿感慨:「這樣的傢伙,怎麼混到今天這般地步的?」

「所謂赤子之心,便是這樣吧。」井豪笑道。

「光明武會就這麼撤走了,有些令人意外呢。」鶴的目光投向遠處。

「你不用試探我。」井豪坦然道:「我比你更熟悉他們的做派。為了招攬你的敵人,卻把自己的手下殺死,這樣的事情,他們能夠做得出來。他們喜歡掌控,也總以為可以掌控。估計回去就會提拔我的老師他們吧,他們最喜歡把你做成提線木偶。」

鶴輕笑一聲:「看來他一番苦心要泡湯了。」

「而且,他們總喜歡小看人。」井豪哈哈大笑:「尤其是神經唐這樣的二貨!」

鶴也笑出聲來,旋即一本正經道:「這種二貨就是用來被小瞧的,他總能吸引敵人的火力,拉低敵人的戒心和智商,這才是我們長勝不敗的根本原因啊。」

大家相視一笑。

「我懷疑光明武會的陰謀,是凌旭。」鶴輕嘆一聲:「一個二貨是無可奈何,如果你身邊有兩個二貨,那就是疲於奔命了。」

「你去吧。」井豪鄭重道:「這裡人手很充足,毋須擔心。」

搖光城的力量確實很充足,側卧之榻,豈容他人酣睡?如今的大熊座可不是阿貓阿狗,其他六城沒有半點投降的意思,兵的辦法很簡單,大軍壓境。

坐鎮搖光城的是唐丑,這位立志成為名將的魂武將,殺氣騰騰。難得有機會獨掌大軍,唐丑顯然要大幹一場。

「那就拜託了!」鶴微微一禮,轉身扶劍,騰空而起,如同一隻黑色大鶴,消失在天邊。

井豪收回目光,他的輕功不好,想追上凌旭幾乎不可能。

回到大熊座的唐天和兵碰頭。

「就我們兩個?」唐天一臉詫異:「我們不應該多帶一些人么?」

「不需要那麼多人。」兵嘴裡叼著煙,吞雲吐霧道:「叮鐺和岑語在六分儀座接應我們,神一樣的少年嘛,應該把人手留給他們那些智商比較低的傢伙,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厲害啊。」

「說得也是啊。」唐天自信滿滿,揮揮手很大方道:「還是把人手留給他們吧。」

芽芽像塊果凍,軟趴趴地把身體搭在唐天的左肩,不時打著哈欠。小二打著傘,獃獃地飄在右肩上空。

枇杷和手巾對視一眼,都看明白對方目光的意思。

智商……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你從哪裡來的……

不過兩人識趣地沒有吱聲,兩人有種預感,六分儀座估計要倒霉了。

踏雪魂馬放緩速度,沒日沒夜的狂奔,便是強如它,亦有些疲倦。馬背上的凌旭,感受到阿雪的疲倦,跳了下來。他對座騎,有著天生的感情。

「凌大哥,你以前在什麼地方?」

「凌大哥,你以前就有這麼厲害嗎?」

……

只露出一個腦袋的維維安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她從恐懼中掙脫出來,便恢復平日的活潑。凌旭黑著臉,維維安每多說一句,他的臉就黑一分。

真吵啊……

凌旭額頭青筋跳了跳。

「凌大哥……」

凌旭終於忍無可忍:「閉嘴!再啰嗦一槍……」

「扎死」兩個字他硬生生沒有說出來,他忽然想起來,這個傢伙不能扎死。混蛋,世上怎麼還有這種人存在!

沉默,兩分鐘的沉默,維維安怯怯地開口:「凌大哥,你怎麼了?」

凌旭悶著頭,繼續往前。

「難道我說了什麼你不喜歡的話嗎?我說了你要告訴我呀,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凌大哥我……」

耳邊凌旭垮著臉,翻著白眼,有氣無力地地往前挪著步子。

忽然,他停了下來。

「閉嘴!」

這次凌旭的喝斥讓維維安立即安靜下來,她聽出來凌旭語氣中的殺意。然後她只覺得天旋地轉,凌旭翻身上馬。

前方不遠處的樹梢上,一個黑色身影寂然而立。

「開……開陽城主!」維維安結結巴巴,她的小臉儘是驚恐。每一位城主的實力,都深不可測!

一襲黑衣開陽城主注視著面前的兩人,漠然眸子里殺機滋生,只要殺了這兩人,借刀殺人的目的就能完成,他們的計劃就能完成一半。

那麼,死吧!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膝蓋微屈,他如同火箭般衝上天空,一襲黑衣的開陽城主,如同一隻黑色蝙蝠,擋住陽光。

聖者么?

仰著臉的凌旭,橘瞳燃起一縷火焰,他拍了拍阿雪的脖子,他感受到阿雪的戰意,嘴角扯出一道鋒利的弧線。

突然一夾馬腹,噴著粗氣的阿雪四肢驟然發力,面前的視野驟然模糊,景物飛快倒退,砰,彷彿掙脫什麼束縛一般,渾身一輕。

炸開的音爆雲和殘影留在身後,端平的銀槍,紋絲不動。

轟!

阿雪騰空而起,手中銀槍帶著旋轉,化作一點銀芒,飛向天空中的開陽城主。

槍尖周圍的空間,驟然扯成一片黑暗虛無,那點銀芒變得更加耀眼明亮,恍如星辰。

名門老公來疼我 開陽城主的瞳孔驟然收縮,尖嘯一聲,整個身體化作一道黑色的刀芒,一抹妖異的紫色,在刀芒之中若隱若現。

槍尖和刀芒狠狠地撞在一起。

轟!

耀眼的光芒瞬間爆綻,就像一個太陽爆裂。凄厲的尖叫聲中,開陽城主如同一隻負傷的黑色蝙蝠,倉皇離去,他的半邊身子都被鮮血浸透。

凌旭沒有追擊,他抹了抹嘴角的鮮血,橘瞳里的火光,漸漸熄滅。

他的心中充滿激動,這就是白羊星辰槍嗎……

真是強悍啊!

噗,一道血柱從他的手臂爆開,他悶哼一聲,臉色微變。一絲銀液混在他的血液之中,說不出的詭異。令人難以忍受的劇毒,在他的手臂內蔓延。

你果然已經不甘蟄伏了么?

他體內的暗傷在去能量化和丁曼的幫助下,完全治安,唯獨他修鍊槍法凝成的銀液,卻無法用什麼辦法都無法除去。連丁曼也不知道銀液究竟是什麼,她從來沒有聽過銀化。但她還是憑藉自己的醫武技,幫助凌旭把銀液壓制封存在右臂。

本以為起碼能管了十年八年,沒想到才一次戰鬥,這傢伙就蠢蠢欲動。

嗤啦,凌旭很乾脆地把袖子扯掉。

維維安捂著嘴,目光驚恐地看著凌旭的右臂,這支手臂,竟然通體銀白,泛著金屬光澤,彷彿是白銀通體打造。銀色金屬手臂上,血跡殷然,帶著妖異的美感。

看來老師送自己這條繃帶,真是有先見之明啊。

老師……那個印記沒錯吧……

認錯了……那也沒辦法了……

您不要挂念,您的心愿,小旭一定會完成它。

這個小鬼雖然又吵又煩,但小旭一定會把她送到大熊嶺。

嗯,一定。

「喂,繃帶我要用了。」

凌旭對維維安喊了句,便把維維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把她身上的繃帶解下來,一點點纏上自己的右臂。

真痛……

凌旭眼角抽了抽,整個手臂就像被無數銀針刺穿一般。銀液的霸道超乎他的想象,連醫聖的封存,都只能讓它如此短暫地蟄伏。

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凌旭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便一點點纏上手臂,他的動作嫻熟,繃帶纏滿手臂,連五指都完全地包裹起來,最後用牙齒的幫助打結固定。

伸手試了試,雖然裡面依然刺痛無比,但是已經不影響活動。

至於痛,哦,真是熟悉的感覺……

「凌、凌大哥,你的手臂……」維維安臉上充滿擔憂。

真是痛啊!還要忍受這個小鬼……

老師,您受恩什麼的,請務必一定挑安靜點的人啊!

忽然,凌旭重新找了根繩子,把維維安捆了起來。

「凌大哥,唔唔……」

維維安話說到一半,她睜大眼睛,滿臉愕然,她的嘴裡塞著一個布團。

這個世界,終於清靜了!

凌旭對於自己能想到這麼好的辦法,無比地滿意,聒噪的女人,無論年紀多大,可怕程度都要超過聖者!

他忽然轉頭望向遠方,在並不是很遠的地方,有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在迅速地朝這邊靠近。

剛才戰鬥的光芒暴露了位置。

呵,不是一個人啊,也對,怎麼會只有一個人呢?

這一條看來不是那麼好走啊……

要快點離開才是……

可是……好想回頭去把他們一槍扎死怎麼辦?

真沒辦法,帶著這麼個小鬼太行動不便了……先把她送到大熊嶺才是正事……要冷靜要理智……

要……好吧,就這麼干吧!

統!統!一!槍!扎!死!

這個瘋狂的想法讓凌旭感覺體內的血液都要燃燒起來,令人戰慄的戰意在翻騰,他的銀髮飄揚起來,在風中狂舞,如同獵獵燃燒的銀色火焰。

他呲著牙齒,橘瞳里如同飄浮炎焰的荒原。

這才是,我,凌旭,追求的武道啊!

翻身上馬,拍拍阿雪的脖子,一轉馬身,朝身後那股氣息所在的位置衝去。《不敗戰神》卡文,煩躁,明天三更! 唐天在路上,一直在嘗試著努力和小二溝通,魂域他太眼饞了。擁有魂域就意味著更進一步的可能,除此之外,唐天也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

他的零能量體已經無法再進步,武魂也精純成小二了,接下來該如何修鍊,他也沒有什麼頭緒。對於唐天的煩惱,兵很不負責地說什麼順其自然。

小二這些天就成了唐天的新玩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