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來人顯然不是柳源老爹。

來人是一個青年,臉上的懶散隨意,明明破開了山崎海的明鏡止水領域,但他的視線卻並沒有落在山崎海的身上。

反而是投向了不遠處那些,被他散發出的氣焰所灼燒,化作嘶嘶上躥的蒸汽的天兵天將的虛靈。

忽然,他搖了搖頭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還只是會玩人海戰術,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還不如讓我超度了你們。」

說完之後,他的目光在落在了山崎海身上,又轉頭看了眼不知何時逃到了他的身後正滿臉討好看著他的狩獵之神烏塔爾。

紅髮青年掏了掏耳朵,忽然一拍腦袋,「我記得你,當初搶走我的世界樹,又還給我一半的卑鄙小人就是你吧。」

狩獵之神頓時笑容一僵,卻不敢反駁,只能維持著僵硬的笑容,恭敬地點了點頭道,「尊貴的火神大人,當初您賜我火種讓我在危急時呼喚您的幫助,如今不知道是否還有效。」

紅髮青年點點頭,「當然有效,我吉克斯說話一萬年都有效。」

說完,他的視線似乎第一次地投向了山崎海,感受到某種氣息后微微蹙了下眉,但覺得不太像又舒展開眉頭,懶洋洋地說道,「想要殺他的人就是你吧,給我火神一個面子,下次再殺怎麼樣?」

給我個面子?

下次再殺怎麼樣?

吉克斯的語氣懶散,卻又充滿了理所當然,和北部荒原那些久居神宮不出的主神不同,火神吉克斯在神域之界性格開朗交遊廣闊。

有時候遇到些神祇間的矛盾,他也會從中調節,化干戈為玉帛。

其他神祇迫於實力壓制也好,真的曾經受其恩惠也罷,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哪怕是一些主神很多也會給他個面子。

時間久了,這個十二主神之一的火神吉克斯,暗地裡甚至有「面子神」這一個外號在流傳。

然而這個時候,山崎海卻詫異地抬頭看了眼紅髮青年,又越過他看了眼紅髮青年身後那個一臉得色的狩獵之神烏塔爾。

他雙手握住大劍,微微俯身,吸氣,踏步,手中的大劍在揮出的那一瞬間,一層層地撕裂的時間和空間的束縛。

嗖!

下一剎,他化作了一道光。

飛雷神斬!

於是下一剎,狩獵之神臉上的笑容倏然定格。

……

7017k 「你不是代表修家堡來的么?怎麼能坐在那邊呢?」容柳公子看了看從自己面前經過的修雷,想伸手攔下他,結果卻抓了個空。

修雷輕巧的轉回身,看着容柳公子,一邊倒著走,一邊笑嘻嘻道:「有容柳哥哥你在,我怎麼不能坐那邊?」

「……」容柳公子無言反駁,只得稍顯無奈的搖搖頭,然後也朝着南面走去。

於是,這兄弟二人便成了四方首位上第一個到場的。

容柳公子在南方首位處最右邊的主位上坐下,目光緩緩溜過場中眾人,只見除了這幾方首位之外,其餘各門各派的位置上皆已坐滿了人。

容柳公子身後還有四個空座,那是為錦繡齋的人準備的,不過有修雷在,當然就被他佔去了一個。

再看修雷,他這還是頭一次來參加這樣的盛會,自是看什麼都覺得新鮮,坐在椅子上東晃西擺的,不停在四處張望。

坐了好一會兒,周圍這些人的臉差不多都看熟了,卻遲遲不見再有人入場,修雷不由甚感無趣,便將椅子拖到了容柳公子的身側,與他並排而坐,「嘻嘻……容柳哥哥……」

容柳公子轉頭一看,就見修雷呲著一口小白牙沖着他嘻嘻一笑,忙指著修雷驚怪道:「你怎麼挪到這邊來了?」

修雷卻絲毫未在意容柳公子的話,抬手將他的手指按回去,然後繼續笑嘻嘻的問道:「論酒令在哪裏啊?什麼時候開始奪令?」

「奪奪奪……」容柳公子一連說了三個『奪』字,那被修雷按回去的手迅速一伸,便又敲在了他的腦門上,「你以為這論酒令很容易奪么?」

「唉喲,容柳哥哥,你怎麼又打我?」修雷雙手捂住腦袋,疼得一咧嘴,一副受氣積怨的模樣看着容柳公子。

「打你,是為了讓你長記性。」容柳公子臉上滿是陽光般的笑容,理直氣壯的回他一句。

修雷瞪着他撇了撇嘴,之後又問道:「那論酒令很難奪嗎?」

容柳公子看一眼修雷,換上一個極誇張的眼神,道:「何止難奪!」

修雷眨了眨那雙大眼睛,不信的笑笑,「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容柳公子伸出兩根手指,解說道,「從最初開始創辦論酒大會起,這天下間,便僅有二十枚論酒令。」

「只有二十枚?」修雷眉頭一皺,一臉驚訝的插一句。

容柳公子淡淡的點了一下頭,那般模樣倒不像是在說假話。

修雷目光微垂,思忖了片刻,又抬眸看向容柳公子,蠻有信心的問道:「那要怎樣才能奪得論酒令?」

容柳公子看着他的樣子,不由笑了笑,暗道一聲:果然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隨後又繼續解說道:「這二十枚論酒令,會由論酒大會的主辦方保管,在大會當日,以比武試劍為準,眾多前來赴會的天下英豪皆有資格上台比試,最終按照武功排名,只有前一百人可以前往主辦方設下的關卡處,通關奪令。而為了給那些小門小派留一些機會,因此規定,一方勢力中,最多只准兩個人上台比武,只有五國,可以派出三個人。」

「原來是這樣啊。」修雷狀似恍然大悟,「那……這與武林大會有何區別?」

「當然有區別。」容柳公子剛一開口,修雷便又湊近了一分,靠在椅子的扶手上,準備認真的聽着。

「你想想,你奪論酒令是為了什麼?」容柳公子目光流轉,問向修雷道。

「嗯……」修雷仔細想了想,開口回道:「我姐姐說,奪了論酒令之後,讓我投給蘭若樓,從而為我修家堡……」

「等等。」話到此處,容柳公子忽然叫住了他。

修雷眼睛睜得圓圓的,不解的看着容柳公子,「怎麼了?」

「你姐姐讓你將論酒令投給誰?」容柳公子一臉古怪的斜睨著修雷。

「蘭……」修雷剛要脫口回道,吐出一個字后才意識到不對勁,趕忙雙手護住腦袋,靠向椅子的另一邊扶手,模樣極是無辜的解釋道,「那個……容柳哥哥,這可是我姐姐說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容柳公子抬起手本想再次敲下,卻見修雷閃得比兔子都快,也只能又將手放了下來。

修雷大眼睛滴溜一轉,瞅了瞅容柳公子,見他已將手放下,這才緩緩鬆開腦袋,又嘻嘻笑道:「若是我姐姐不交代,奪了論酒令之後,我一定將其投給容柳哥哥的錦繡齋。」

「哼。」容柳公子輕哼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理他。

「容柳哥哥?」修雷又慢慢湊了過來,試探著喚道。

容柳公子依然沒理他。

修雷眼珠一轉,撇了撇嘴,故意激道:「容柳哥哥怎麼比姐姐還小氣?」

「你說什麼?」容柳公子聞言轉頭看向修雷,好小子,竟敢說他比一個女人還小氣!

「嘻嘻……」修雷見他上當了,笑着道:「我說,你還沒有告訴我,這論酒大會與武林大會有何不同呢。」

「哼。」容柳公子又哼了一聲,像是在考慮要不要再給他解惑。

「容柳哥哥……」修雷仰起小臉甜笑着撒嬌。

「行了行了……」容柳公子趕忙制止,之後再道:「這論酒令於各大酒行而言,得令最多者即為魁首,可在天下酒行、商路中縱橫五年,在此期間,其餘酒行皆要讓路。」

修雷一眨不眨的盯着容柳公子,見他一頓,又迫不及待的問道:「然後呢?」

「然後……」容柳公子緩慢的講述道,「這得令之人當然不會將冒着生命危險奪來的論酒令白白投給各大酒行,且若無利可圖,天下英豪也根本不會來參加這個論酒大會,所以於奪得此令的英雄而言,則是一個與各大酒行合作,並從中謀得一條商路的好機會。且得令之人可將論酒令投給在場的任意一方酒行,無論此酒行會否奪魁,在接下來的五年中,皆會與投令之人合作,為其提供一條商路。」。 雖然有人在壘包上,但御幸並沒有着急揮棒。

他冷靜的放過了第一個壞球,腦海里不斷的思考着八彌王子投捕兩人各種可能產生的配球方案。

就在投手接到棒球后,做着繞臂運動,準備投球的時候,御幸已經確定好了自己猜測的球種和球路。

「外角低的……滑球。」

御幸的聲音很輕,並沒有讓捕手和裁判聽到,畢竟他也不是要搞對手的心態。

「呯!」

猜準的御幸直接將棒球打了出去,棒球飛的很高,有點像之前降谷打的那樣。

觀眾都在猜測難道這一次是八彌王子的投捕佔了上風?

事實證明就算看起來一樣,御幸的打擊還是比降谷要厲害的多,棒球在靠近外野圍欄的時候並沒有下降,而是之前飛了出去。

不需要緊張,也不用擔憂,御幸確確實實的拿下了一隻安打。

壘包上的白州非常輕鬆的繞過壘包跑了回來,他站在本壘處等待着御幸的繞場!

「打的非常帥氣呢!」

「謝謝!」

一個恭喜一個接受,雖然白州的表情不是特別明顯,但在青道選手的眼裏已經是開心的表現了。

兩人一起朝着休息區走去,非常默契的舉起手臂擊了一下掌。,彼此都沒有看向對方。

「啪!」

和前園擦肩而過的時候,兩人一左一右,拍了拍前園的肩膀,

「繼續啊,前園!」

不需要太多的話語,棒球選手的感情往往就是那麼的簡單易懂。

前園沒有說什麼只是依舊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臉,站上了打擊區。

被御幸敲到了一個兩分的本壘打,夏目此刻還算是正常,並沒有因為這次的失分而慌張。

按照投捕兩人商量的結果,盡量用外角球解決前園。

比起內角球來說,外角球確實不是前園擅長的球路。但卻不代表他一球都打不到。

前園看準時機,將一個外角的直球狠狠地打了出去,球速快到守備人員都反應不過來,八彌王子的主將川端的下意識反應這次輸給了前園的力量。

成功打穿了二三壘防線的前園站到了一壘的壘包上。

緊接着下一棒的麻生再次打出了一個一壘安打,不僅成功送前園上到二壘,自己也站上了一壘。

「麻生這傢伙今天的狀態非常好啊。」

「大概是很久沒上場憋壞了吧。」

「噗……,小心麻生知道了回來揍你一頓。」

不知道自己隊友險惡內心的麻生比起第一次上壘,這次顯得成熟穩重了不少,這一次一點都沒有得意的感覺,相當平靜的站在壘包上,讓壘指員都感覺有些不習慣。

麻生進攻結束后,緊接着就是東條了。

片岡監督沒有給他什麼指令,東條也基本上習慣這樣的監督了。自己思考該如何去進攻。

一二壘有人,如果用犧牲觸擊來推動壘包,面對八彌王子這樣的守備陣容,顯然非常的困難。

正常打擊的話一定要避免地滾球,防止對方捉到雙殺。

『不管怎麼想,打擊出色才是最重要的嗎?要求要比想像中的高啊。』

東條收斂了一下表情,原本溫柔的臉也變得嚴肅了起來。緊緊的盯着夏目的動作,然後揮棒,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