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四大強者畢竟都是第二秘境中的修為高深者,十分強大,四人的攻擊,雖然沒有突破紫金大鼎的防禦,但一股股反震力,卻是讓林寒手掌虎口裂開,流淌出血液。

林寒雖然相比之前,戰力大增。

但他畢竟初入第二秘境,修為還未穩固,此時立馬碰到了這四大六重天的強大蠻神塔弟子,一時之間招架不住,十分正常。

「唔…」

終於,又在一波攻擊之下,林寒嘴角溢出血液,受了內傷。

若不是有著南宮鏡月曾經秘密傳授的「海神涅槃術」這套療傷聖術,林寒知道,自己現在恐怕身軀早就被損壞殆盡,力竭而死。

哪像現在,林寒雖然臉色蒼白,但只是受了一些內傷,並不嚴重。

「百招,怎麼可能!」

暗中觀察的陳忠,本來想要出手相助林寒,但他對於林寒這個小姐重視的絕世天才,也是十分好奇,想要觀察林寒在四大強者的攻擊下,到底能支撐多久。

陳忠本是饒有興趣的臉色,此刻變成了深深的震驚。

林寒竟然能夠抵擋四大強者百招,還沒有被擊殺,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林寒,不過才初入第二秘境。

不過,陳忠來的比較晚,他一來,林寒已經突破到了第二秘境一重天。

若是陳忠早一步來,觀察到林寒不過短短的幾個時辰廝殺,修為直接從第一秘境三重天,跳到了第二秘境一重天,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這小子怎麼可能這麼強!」

戰場之中,四大蠻神塔強者看著艱難抵擋他們攻擊的林寒,眼神都是有著震驚。

要知道,他們四大強者聯手,本來計劃著十招之內,速戰速決,擊殺林寒。

但現在,百招已過,他們依舊沒有攻破林寒的防禦,這簡直是讓四人臉皮狠狠一抽搐。

這小子的防禦,未免也太變態了一點吧。

「此子,不能留!」

一瞬間,四人對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色中的凝重,還有那一絲驚懼。

可以想象,像林寒這種天資恐怖的年輕強者崛起,別說對於他們這小小烽火城邊荒的蠻族有著致命威脅,恐怕以後對整個南蠻,甚至是蠻神塔,都有著天大的威脅。

一瞬間,四人殺心愈加濃烈,出手愈加狠辣無情,不惜損耗武道根基,也要強行將林寒快速鎮殺。

四大強者不要命的攻殺,讓林寒壓力一瞬間大了無數倍,他身上,縱然龍帝戰體讓林寒肉身強大了十倍,但還是瞬間就增添了無數傷口。

肌體傷痕密密麻麻,流淌出金色血液,連海神涅槃術,此時都來不及完全治療這些傷勢,林寒處境,愈加危險。

「是時候了。」

暗中觀察的陳忠,身軀一動,準備出手相救,要是讓林寒死去,恐怕他陳忠會立馬承受來自西門清雪這位西門王府大小姐的無窮怒火。

在陳忠眼中,西門清雪之所以讓自己保護林寒,是為了招攬此等少年強者。

不過,陳忠遠遠不會想到,林寒,已經是他們西門王府大小姐「內定」的夫君。

「不要出手,這四人,我還應付得來。」

突然,一道帶著一絲倔強的冰冷話音,在陳忠腦海中響起。

腦子裡突然出現的聲音,讓陳忠嚇了一跳,但他聽出來了,這是林寒的聲音。

也就是說,林寒早就注意到了自己。

這,怎麼可能?

陳忠眼神有著深深震撼,但他終究是繼續潛伏在暗中,沒有出手。

林寒是大小姐看中的人,算是和大小姐一個層次,他乃是奴僕,不敢忤逆林寒的決定。

「不錯。」

看到陳忠止住腳步,林寒嘴角劃過一絲淡笑。

潛伏在暗處的陳忠,林寒一開始沒有察覺,但就在剛才他為了抵禦四大蠻神塔弟子的瘋狂攻擊,不得不開啟黑暗武魂。

黑暗武魂,如今已經提升到了玄級二階,讓林寒的感知力一瞬間增長十幾倍,他立馬覺察到了潛伏在周圍虛空中的陳忠。

這種能夠隱藏在虛空中的強者,修為絕對無比恐怖。

林寒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對自己有什麼目的,但只要對自己沒有敵意,這就足夠了。

而此時自己處於危機之下,這隱藏在虛空中的強者,就要出手,讓林寒頓時明白,此人,是某個人派過來暗中保護自己的。

林寒腦海中閃過幾個念頭,但確定不了此人的身份。

「這四個蠻神塔弟子,對我還沒有真正的生命威脅,我現在只是將他們四人作為自己的磨刀石,用來突破自己的修為,前輩暗中保護在下,十分感激,但現在卻是不必出手。」

林寒繼續傳音給陳忠,讓陳忠不由苦笑連連。

不愧為自己家小姐看中的少年強者,還真的是膽大。

雖然林寒說的輕鬆,那四個蠻神塔弟子只是磨刀石,但看著林寒身上的一道道嚴重傷勢,陳忠嘖嘖出聲,不得不佩服林寒的瘋狂和毅力。

這個時候,陳忠想到了一句話,「天才不可怕,努力、甚至是拚命的天才,才可怕。」

而林寒,顯然就是屬於這類人。

「若是此子能夠幫助大小姐,說不定能夠讓大小姐脫離和丹尊殿端木賜那個紈絝廢物的婚約。」

陳忠暗暗想著。

場上。

「嘭!」

終於,又一次猛烈的撞擊后,林寒整個人被轟飛出去,血液染遍了全身。

但林寒氣勢如虹,殺氣沖霄,沒有絲毫頹勢。

反而,此時的林寒,整個人沐浴鮮血之中,散亂黑髮下的一雙眸子,漆黑、深邃,冷漠中帶著一份堅定,眸光如電,攝人心魄。

嗡!

一種龐大的全新氣息,危險到極點,在林寒身上擴散開來。

此刻,林寒通過搏殺,終於穩固了第二秘境一重天的修為。

「不好,此子在戰鬥中突破了!」

雖然林寒修為境界沒變,但圍攻他的四大蠻神塔弟子,則是感覺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氣息。

要說剛才,林寒只是讓他們覺得棘手。

那現在,林寒就讓他們感到心悸。

「果然,在廝殺中,才能快速穩固境界。」

林寒呢喃一聲,隨即眸子陡然看向周圍的四人,寒聲道:「現在,輪到我了。」

「這是什麼療傷秘術?!」

四人中,那手持摺扇的男子看到林寒身上的傷勢,竟然肉眼可見在不斷復原,皮膚重新變得光滑如此,他瞳孔猛地一縮,閃過濃濃驚駭。

他朝著身旁另外三人望去,眼神陰沉,猛地叫道:「你們還在等什麼,快趁著這小子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將其扼殺!」 「是,段師兄!」

「是,段師兄!」

「是,段師兄!」

手搖摺扇的年輕男子話音落下的瞬間,三道冷喝聲頓時響起。

唰!唰…

四人再次聯合,身上神光如潮,合力施展一種強大禁忌武學。

皇級之上的武學,乃是聖級武學,是踏入聖境的蓋世強者,才能夠創造出的武學。

聖級武學,分為九等。

一等最低,九等最高,具有無上聖威。

虛空十字斬!

四人合力施展的,是一套蠻神塔中的劍道絕學,乃是一等聖術,十分恐怖。

在四人龐大力量的灌輸下,四人雙手舉起,整個高空之上,出現了兩道幾十米長的劍光。

劍光鋒利,吞吐恐怖劍氣,兩道劍光交叉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虛空十字斬,無匹的鋒芒,幾欲撕裂虛空,轟然落下。

哐當!

林寒舉鼎抵擋,但結果大鼎卻是被那虛空十字斬的恐怖劍光給直接擊碎,化為漫天廢鐵碎屑。

「成功了!」

看到這一幕,四個蠻神塔弟子雖然消耗巨大,面容蒼白,但眼神中卻是充滿狂喜。

「你們高興得太早了。」

一道淡漠的聲音從那餘波碎屑中響起。

是林寒!

他身前,雖然紫金鼎不堪重負,轟然碎裂,但紫金鼎后,一張神光萬丈的長圖,卻是橫貫在林寒周身。

四頭古老的聖獸,青龍、白虎、玄武和朱雀,氣勢恐怖,仰天嘶吼,護佑著中央那仿若天帝巡查天下的林寒。

「這是什麼寶物,竟然能夠抵擋住我們的聖級武學威能?!」

四大蠻神塔弟子此時都是驚呆了。

他們一臉的震撼,看著林寒。

「這長圖,最少也是一尊一星聖兵!」

手搖摺扇的男子大驚失色,他猛地朝著遠處逃去,心中惶恐到極點。

一尊聖兵之威能,他們根本抵擋不住。

「噗嗤!」

四聖圖中衝出一道神光,化為利劍,洞穿虛空,直接將那手搖摺扇的男子脖頸斬斷,頭顱咕嚕嚕滾落到了地上。

「饒命!」

剩下的三個蠻神塔弟子看到聖兵的恐怖威能,一道神光就斬殺了他們中最為強大的摺扇男子,紛紛跪倒在了林寒的身前。

「現在求饒,遲了。」

林寒淡漠出聲,語氣沒有絲毫憐憫,四聖圖中衝出三道神光,「噗嗤」「噗嗤」「噗嗤」將剩下的三個蠻神塔弟子擊殺。

剛才力量消耗嚴重,林寒無法催動四聖圖這尊聖兵。

但現在他在搏殺中突破,穩固修為,體內力量充盈,自然可以催動四聖圖。

不過就是激發這簡簡單單的四道神光,林寒只覺得體內力量再次被耗盡。

雖然聖兵之威恐怖無比,輕易便可滅殺人的神魂。

但若是想要催動,代價也是極大。

縱然身軀猶如真龍般的林寒,都是感到無比吃力。

若是普通第二秘境的武者,催動四聖圖,恐怕還沒激發出神光,就被抽幹了身軀中的所有力量。

海神涅槃術默默運轉,林寒體內所有傷勢,在快速恢復中。

他走到了四個蠻神塔弟子屍體前,開始搜刮。

「找到了!」

林寒將那身穿青色蘿衫的少女空間戒指打開,頓時看到了一枚玉簡,躺在其中。

林寒將其貼在額頭,頓時感應到了其中印刻的,正是剛才四人合力施展的一等聖級武學,虛空十字斬!

但現在,這套武學,成為了林寒的囊中之物。

林寒心中欣喜。

這一次南蠻入侵守衛任務結束后,看來他的貢獻點,都可以用來兌換靈石、魂晶,吞噬提升修為。

這虛空十字斬,是一種十分怪異的劍道聖術,但卻是足夠林寒如今的修為修鍊了,為林寒省去了回乾坤劍宗兌換一套劍道武學的巨額貢獻點。

「竟然是一尊無損的聖兵!」

陳忠看著林寒周身顯化的四聖圖,感受著那種鋪天蓋地的沉重聖人威嚴,心中暗暗震動。

聖兵,那可是焚山煮海,一擊之威,能瞬間毀滅一座古城的大殺器。

縱然是最低級的一星聖兵,在大晉皇宮之中,都是珍寶般的存在。

就算是在那些霸主勢力中,都是至寶,能夠鎮壓一宗氣運的寶物。

但現在,林寒身上,卻是有著一尊完好無損的聖兵,只是他暫時,還發揮不出這聖兵的所有威能。

「果然,大小姐看中的人,就是不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