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這時隧道的劇烈震顫乃至驚人的誘惑波動卻令兩大聖者齊齊色變,不需要更多推測便能明白生了什麼,在天煞混沌域竟又有一處無上機緣出世!

更令人震撼的是緊接著便有另一重震顫與對應誘惑迅產生,幾乎要將葉天與殘爪邪主的心都拽出裂縫之外,以便他們觀看如今現世的究竟是何等驚人機緣,第四座,無上機緣竟同時出現了四座!這些機緣皆是比然聖器還要珍貴,倘若相加,珍貴程度足可令世界最強文明亦為之震動!

而伴著這第四機緣出現,一股來自古老時代的氣機同時降臨,令包括魔族在內每一尊聖者皆是驚顫的聲音在每一尊聖者的心中同時響起! 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天煞驚世魔帝怒

「天煞臨世,四座同現,以汝等之血飼吾王邪,世界唯滅……」

蒼老而帶著恐怖威壓感的聲音傳入身處遺迹之內,地面表層,混沌域邊緣的每一尊聖者心中,這聲音聽不出生命氣機卻代表著一股極度暴戾欲要將整個世界都給毀滅的殘酷意志,似是一場毀滅風暴令不少聖者魂魄震蕩劇痛,身軀同時被周圍濃郁邪氣入侵,幾無法受自身掌控。

葉天所受影響較弱,但他也不由吃驚,這無疑極其邪惡的意志令他產生強烈危機感,它似乎並非某一生靈,並非哪尊邪族的遺影,而是留存於天煞混沌域上邪惡意志的聚集顯現,與鬼影類似,但更強也更凶!此時這邪惡意志將某種邪惡目的挑明,它期待著諸聖之血,諸聖之命,這四座機緣無窮的遺迹同時也代表了殺戮,一場欲要傾覆世界的殺謀!

邪族早已滅亡,難道一道繼承意志還能撼動世界不成?葉天對此並不相信,但誰也不能否認邪族的危險性,此時邪惡意志欲要諸聖之血,卻是陽謀,因為無論闖入遺迹面對危險,還是爭奪至寶,都勢必導致諸聖受創乃至隕落,神魔等世仇種族的聖者更是會不惜身命地決戰,屆時整個天煞混沌域聖者的隕落數目將會驚人!

葉天想到這一點便心底一沉,而與此同時,那恐怖的聲音再次響起。

「欲得真正傳承,必得殺戮萬千,以諸聖血祭,啟我邪族無上傳承……」

真正無上傳承?葉天瞳孔收縮,這四處機緣還不是真正的最大傳承?那麼其無上傳承的珍貴程度可想而知,絕對是可以改變整個文明的終極瑰寶!在無上傳承之言傳出的同時葉天很明顯地感受到整個天煞混沌域上的心緒氛圍都是一變,最清晰明顯的就是前方的殘爪邪主,在他身上猛然爆發出你格外貪婪殘暴的氣勢足可將初階玄虛聖者都直接撕碎!

一言出,諸聖皆是瘋狂了!葉天儘管在思索之中,但他也不可避免地瘋狂起來,遠遠比超然聖器更為珍貴,屬於昔日幾近毀滅世界邪族的終極傳承!只是這名頭就足以令准宇宙聖者都為之心熱震動,引發一場震動世界的驚天爭奪!即便作為亂世之時的異變風暴都是綽綽有餘!

葉天沒有懷疑其中真實性,因為那尊邪惡意志彷彿是以整個天煞混沌域作為擔保,那一誘惑魔言最為邪惡,同時卻又是最真實的誓言!

以真實的魔誓作為引導,令來自整個世界,神族、人族、鬼族、魔族、妖族、元素一族等聖者展開一場驚世廝殺,這是一場最為慷慨與惡毒的生命獻祭!一眾得到天煞之咒而來的世間頂尖聖者註定在這邪惡殺戮與毀滅的起源處喋血,在這邪惡意志引導之下廝殺隕落!

「瘋了!」葉天感受到一股瘋狂的氣息席捲天煞混沌域,這令他的戰道格外激蕩,恨不得飲妖魔之血,甚至也欲飲神之血,人之血!他分明在原始邪道的挑撥之下即便巔峰聖者的道心都會顫抖,他必須在這過程中竭力守住本心,不然註定淪為一尊背叛神聖的瘋狂殺戮者,甚至在這場血跡之中真正浴血封殺神!

明知這一點,他依舊無法避免瘋狂!而前方,殘爪邪主索性直接放開,任由這瘋狂殺意與自己的本源融合,他要的正是這一股可殺萬物的珍貴財富!在這等瘋狂的入侵掌控下殘爪邪主的氣勢顯得愈發肆意恐怖,他的速度竟隱又有了提升,執掌邪惡不比施展混沌開闢術的葉天要慢,如今輕易撕裂周身利刺殺向裂縫最深處!

殘爪邪主威勢驚天,與裂縫大機緣的恢弘氣勢齊齊擊穿天煞混沌域壁壘,並與其他三處機緣造化緊密融合,在邪惡意志的刻意操控下化作一股驚動世界的無上氣機,令每一尊天煞混沌域的聖者顫慄瘋狂,在尋求機緣的途中不斷遭受本心迷失的挑戰,而身處天煞混沌域之外的一名名聖者則震撼地看向這一方向,重重魔勢洶湧之下最邪惡的存在驚現世間,彷彿有一座堪比魔邪宇宙的龐大邪惡輪廓映入諸聖眼帘,魔焰狂燃,氣焰囂張,卻帶給整個世界浩劫預警!

「那是……」一名名聖者望著天煞混沌域不斷顫抖,玄虛之下的大多數聖者只能見到一團彷彿漩渦般極度模糊的輪廓帶給自身致命危機感,一旦與其接觸怕是會立即身死道消!玄虛聖者所受影響較小卻也絕對不輕,他們駭然地念出此時出現在心中的那一名號,望著猶如一顆妖星,一座魔殿緩緩浮現在混沌彼岸的血色幻影,屬於混沌時代的恐怖如同臨於自身,令他們萬劫不復!

「天煞混沌域!」神界,羽勝神皇、天宮神皇諸皇面色凝重地遙望那一方向,在不少聖者竭力傳回訊息的情況下他們已是知曉天煞之咒事況,卻在無法抵達天煞混沌域的情況下很難插手其中,但他們也做出諸多推衍,如今見得這場驚天波動便明白一個極為重要的時刻到來,這是一場亂世浪尖,大勢之強不可擋,唯有竭力才能應對。

「此中,卻有我妖族翻身機緣。」霸羿妖皇與眾多高位妖聖同樣遙望天煞,感受著其中毀滅氣機與恐怖浪潮暗語。

此時此刻,邪光耀世,每一尊聖者都意識到曾經令整個世界禍亂的恐怖邪勢再臨!

「有如此之勢,真不知將祭掉多少聖者?」身處裂縫之中極速前行的葉天卻感受著這邪惡混亂氣機默念,他已經身在局中,唯有拼殺而越陷越深,但這天煞浩劫的殘酷實在令他心驚感嘆。

「嗯?」就在這時葉天卻身體一顫,感到有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他下意識地便向後方望去,目光穿透重重混沌與天煞混沌域此時似乎已經稀薄得多的邪罡看向寒意起源的方向,儘管模糊不清,但他明白那是宇宙的方向,在那裡有一股無比強烈的氣勢與意志竟是生生穿透無盡混沌阻撓,悍然擊向天煞混沌域,擊向這破域而出的絕世機緣。

不只是葉天,太多天煞混沌域的聖者都產生這一感念,並齊齊望向那力量源頭,那源頭宇宙洶湧著格外酷烈的毀滅氣勢,自然不可能是神聖宇宙、妖之宇宙,只能是魔邪宇宙!此時魔邪宇宙之上分明有一道血色身影屹立,難以看清他的面容,只能感覺到一股冰冷恐怖的兇殘氣機衝破宙霄,以震撼整個混沌的氣勢來襲,那股威嚴即便遠隔混沌都令諸聖心顫,比通天戰聖更強,比殘爪邪主更強!

有誰能具如此凶勢,凌駕玄虛巔峰,遙隔混沌懾諸聖?只能在玄虛巔峰之上,為準宇宙境!這道雪瑩的身份自是昭然,除了當世第一魔血閻魔帝外還能有誰?

這一刻血閻魔帝屹立魔邪宇宙巔峰望向天煞,儘管看得模糊,可天煞諸聖都能感覺到這尊魔帝此時的目光是何等冰冷,便像是刀鋒一般掃過天煞混沌域的所有邪氣波紋與大地溝壑,如同不斷毀滅的屠戮殺道悍然破開每一尊天煞聖者的身軀,無論神魔妖獸亦或元素混沌幻靈等異族盡數斬盡,由他施展毀滅凶道,親手完成完美血祭!

葉天也在這至強魔族的注視中不由心顫,他能感覺到這血閻魔帝怒了!面上冰冷無情,可無明業火卻呈現吞天之勢掃過整個混沌,欲要即刻降臨於天煞混沌域將一切征服,將屬於邪族,屬於他而無可爭議的遺產奪得!他的怒意似乎無理,卻令諸聖,尤其是魔族諸聖顫抖起來,他們都知道血閻魔帝為何而怒,因為天煞混沌域出世的消息為神聖所知,為妖聖所知,偏偏他血閻魔帝不曾知曉,最應該獲得邪族傳承的世間最邪惡存在不曾知曉!

這是何等的挑釁與背叛?莫說血閻魔帝是魔,無論他是怎樣的帝皇都無法忍受!他的目光沾染著無與倫比的毀滅道勢從一尊尊魔聖身上掃過,被掃過的魔聖皆身體顫抖,彷彿已是在魔帝之怒下粉身碎骨,灰飛煙滅,甚至真有將其主動化為現實的衝動!因為一旦真的落入血閻魔帝手中,他們所面對的或許更為可怕,在最邪魔族手中擁有的手段足可令魔聖本源驚駭,乃是真正生不如死的體驗!

這一切令神聖看得竊喜,卻也產生無盡驚懼。血閻魔帝之所以無法得到傳訊的原因便是它實在太過恐怖,一旦有哪尊魔族打算告知,很可能被他直接尋獲,並且斬殺奪取天煞之咒!畢竟對血閻魔帝而言滅殺一尊手下算何難事?唯有搏取能令自身蛻變的機緣才最重要!可其他魔聖也有私心,甚至本身便對血閻魔帝不滿,又豈願意以自己的隕落成全這位除卻武力與暴戾之外沒有其他可敬之處的魔帝?是以偌大魔邪宇宙,邪族的正統繼承者,竟沒有哪尊聖者在此前將消息傳予血閻魔帝,在三千道聖、虛祭妖祖等准宇宙聖者都為這一刻進行推衍,做足準備的時候,唯有他才大夢初醒,進而暴怒!

暴怒之下的血閻魔帝一身氣機毀天滅地,血色殺光縱橫洗禮,在鴻矇混沌生生殺出一片邪域,六大宇宙中的聖者同樣被這橫掃萬世的恐怖震撼,血閻一怒,蒼生沉淪,恐怖魔潮竟是轟擊各大宇宙壁引發大宙震動,無數異象顯化,有末日之象!而魔邪宇宙自身卻受最可怕災難,血閻魔帝殺意落下有數不清的生靈與魔族隕落,它們盡皆爆散為最基礎的血霧化入血閻魔帝身後邪影之中,在它們的宙皇暴怒下直接為祭!

這便是血閻魔帝的怒,滅絕蒼生的怒!在無論六大宇宙還是天煞混沌域諸聖皆為這怒意驚駭之時血閻魔帝則做出了更令世間聖者震撼之事。

血光洶湧,魔勢滅天,天痕裂宙帝者現,血閻魔帝竟跨出宇宙之外!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神界大陣

世界在這一刻顫抖,那一道血影以最強勢殘酷的姿態踏出魔邪宇宙,身披著眾生隕落的血祭之霧冷然出現在已被魔潮洗禮侵蝕的鴻蒙之中,遠非巔峰聖級能夠比擬的威壓震蕩著整片鴻蒙,要將這宇宙與混沌的交接領域鎮壓泯滅,此時的血閻魔帝滿臉冷漠,一雙血眸之中猶如天河幻化,極盡殺意恣狂,破滅世間,有無言的旨令下達,令畏懼此威的一尊尊魔聖悚然領命,一尊又一尊周身攀附極度邪惡氣勢,實力最弱達到玄虛境界的魔聖出現在血閻魔帝身後,此時直接組成一座威勢驚天的魔陣隨血閻魔帝屹立於宇宙之巔!

血色眸光掃過鴻蒙,掃過六大宇宙,血閻魔帝衣袍獵獵,展現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凶狂,此時有誰敢抵擋在前,有誰敢抗爭魔帝?一尊尊玄虛甚至極道的強大魔聖屹立在血閻魔帝身後恭敬而恐懼,此時被天煞混沌域誘惑的喜悅全被血閻魔帝的瘋狂表現壓制,他們不禁產生一股懼意,追隨此時的血閻魔帝威壓世界自然暢快,但在那之後迎接他們的或許是一場大劫!

「天煞混沌域,毀滅至寶,邪族無上傳承,為我之必有!」血閻魔帝背對群魔,面向諸宙世界,面向天煞混沌域與每一尊聖者以最為霸道冷漠的神態開口,並未稱這傳承屬於魔族,而是屬於他自己,這種孤傲可見一斑,而在他說出這話的同時,每一尊追隨在後的魔聖都驚駭地現自己魔血沸騰,竟是不受控制地追隨血閻魔帝化作一道血色洪流衝出!

一尊尊魔聖心顫,在血閻魔帝絕對的威壓下他們不能自禁,只能受血閻魔帝引領掌控,以爆自身潛能的狀態殺向混沌,殺向那天煞混沌域方向!這是令他們無法抗拒的魔帝權能,亦是受天煞混沌域影響激他們**的大勢!

無法抗拒,每一尊魔聖都只得竭力融入這血色洪流之中,化作可撕裂大宇宙的恐怖殺意殺向混沌,此時單單是巔峰魔聖就有八尊之多,是足可橫掃混沌的恐怖力量,而他們的極限道力卻皆追隨血閻魔帝融入洪流之中,化作這最強魔帝的襯托!

這一刻世界顫抖,包括葉天、殘爪邪主在內的一尊尊聖者都駭然地看著血閻魔帝領著猩紅洪流殺出魔邪宇宙,他們皆能感覺到血閻魔帝勢在必得的恐怖氣機,能感受到那遙隔無盡混沌卻撲面而來的極致恐怖!

難道血閻魔帝竟要殺來?天煞混沌域將要化為準宇宙聖者的征戰之所?單想到這一點就令人不寒而慄,倘若血閻魔帝降臨,這天煞混沌域豈有諸聖爭鋒機會?所有聖者皆將化作血閻魔帝祭品,以此引出他夢寐以求的最終極傳承,以實現自我升華,無敵於世!

傳說中,血閻魔帝實則是獲得了邪心的毀滅一道傳承,以此而擁有無敵邪力,證准宇宙境,這一點未必是真,但血閻魔帝確實與邪族有千絲萬縷關係,如今他掌握的毀滅殺招有許多便是自邪族殺術中推衍而出,而天煞混沌域傳承對他的誘惑無疑致命,足以令這尊最強魔族不惜一切殺來!

在令世界眾生震顫的波動中,血色洪流就這麼浩蕩洶湧,掃過鴻蒙而勢不可擋!此時的血閻魔帝便是一顆殺星,凶勢比天煞混沌域更為可怕,或許他才是這一場亂世風雲中最大的變數,能以一己之力攪亂世界的恐怖變數!

血閻魔帝領群魔殺出,要在這世界攪出怎樣的腥風血雨?倘若血閻魔帝真獲得天煞傳承,其實力將會膨脹到什麼地步?魔族將會達到怎樣的恐怖程度?各大宇宙的聖者窒息地看著這一場面,在這血色洪流面前領悟大道的不朽聖者顯得太過渺小,尋常聖者一旦與其接觸只會如沙粒入海,連一點浪花都無比翻起,即便是一尊神將阻攔在前也會被撞得粉身碎骨!

這等凶勢,誰能阻攔?魔帝出征,註定無敵!

而在這一刻,屹立於神界巔峰的四尊皇者卻冷冷對血閻魔帝方向抬起了手,一尊尊等待已久的神聖亦同時望向血色洪流,一股浩瀚無際,越玄虛巔峰的氣機籠罩整個神聖宇宙,無數古老玄奧的陣紋自宇宙深處浮現光輝,一時之間,神界九十九天俱是耀起無量聖芒,在諸神與聖者的震撼中一座浩瀚大陣呈現在神聖宇宙從宇宙本源到大宇宙邊緣與外域的每一處,燦爛的光芒流轉洶湧,文明的碩果光芒閃耀,一尊尊古老神族的虛影屹立太虛之間遙望宙外,他們都是神聖宇宙最忠誠的先賢,如今望的正是那肆虐鴻蒙,邪勢驚天的血色洪流!

「這是……」一尊尊神靈都震撼地感受著無量氣機將自己所在的時空籠罩,這股氣息浩瀚無比,威嚴無上,令級玄神都自感渺小,於這股氣機面前只能如螻蟻般被輕易碾碎,可他們又直接明白這股力量絕非敵人,而是籠罩神聖宇宙的偉大屏障,如今調動著整個大宙的浩瀚波動一舉凝聚,極威爆的情況下竟是生生擋住自血色洪流傳來的毀滅氣機,並與其正面對抗!

「吾以羽勝神皇之名啟神界大陣,阻血閻魔帝歸邪之謀,但凡世間神者聽我號令,殺!」也就在此時一道威嚴而令諸神敬畏的聖音從九十九天之上傳下,諸神分明見到神聖宇宙的支配者羽勝神皇立於無法描述的王座之前,手持神皇佩劍面對大宙之外威嚴開口,而森琪神皇、玄黃神皇、天宮神皇亦屹立在他身邊,述說著同一話語,四皇臨世,更有秩序神殿、太蒼神殿一座座神殿顯化顯映,亦有一尊尊執掌陣法之道、宇宙之道、器之道、勢之道、神之道的頂尖聖者如林般與四皇共掌大陣,神界的終極底蘊在此刻爆,調神界大陣而戰!

「殺!」聽得羽勝神皇話語的諸神心念激蕩,他們都能感覺到羽勝神皇話語之中的鏘然與威嚴,與魔族有著深重仇恨的他們儘管不知天煞混沌域出現,卻明白此時將要爆一場與魔族的巔峰之戰!沒有實力與魔聖抗衡的諸聖卻能感應到神界大陣都自己的感應號召,身負責任與榮耀的他們皆毫不猶豫將自身的神力與意志力量共同獻出,卻見一道道神光通天,一股股生命氣息洶湧盤結,一重重慧光交織閃耀,呈現出整個文明的最強姿態。諸神毅然而立,在他們眼中是神陣浩瀚與血色洪流,他們沒有通聖之力卻亦能參與這場註定驚天動地的戰鬥!

一股股神力、神念之力、意志之力、氣運之力、文明之力皆在順著籠罩整個宇宙的神陣分支洶湧匯流,來自聖道來自大宙也來自眾生的力量磅礴驚世,令將其執掌的四大神皇都不禁產生極為感動的心緒,他們為關鍵時刻整個神聖宇宙的決心而感動,此時每一尊神靈共同吐出的「殺」之一字足可體現這座宇宙與文明的無窮力量,當這浩瀚之力化作利劍執掌在手,這世上還有什麼不能斬破?

神聖之輝無可阻,縱然面前,是血閻魔帝,史上最強魔帝!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血閻魔帝看向那籠罩整個神聖宇宙的恐怖大陣目光洶湧殘酷,那是無數血海共同翻湧方能形成的終極恐怖,是能傾覆大宙的殘酷之光!

他的血眸之中呈現神聖宇宙內諸神號令之景,他見到每一尊神皆在此時慷慨壯言,為神皇的號召,為神界文明毫不猶豫貢獻出自身力量,那無窮神光交織的場面在魔族眼中簡直就是大恐怖!混亂的生靈無法理解世間文明怎能如此團結,這種團結將會擊破毀滅,將他們的邪惡徹底傾覆!

在血閻魔帝身後,一尊尊玄虛魔聖,甚至巔峰魔聖眼中都流露駭然之光,他們沒少與神聖宇宙交鋒,有不少還進攻過神聖宇宙,或與神皇神將之輩交手,可神界大陣徹底調動輝煌至此的場面即便他們也難見!曾有在混亂時代入侵神界,甚至弒殺神皇,禍亂九十九天的颶獄魔將面色蒼白地看著此時的神界大陣,這與他昔日衝破的陣法完全不同,如果那時的神界能有如此大道萬千,有如此眾志成城,他根本連接近宇宙的機會無法得到就會灰飛煙滅!

這是輝煌時代的神界大陣,是新秩序之下神界的最強力量,它調動著宇宙本源,九十九天,時空秩序,功德罪孽,歷史文明,乃至從神皇到凡俗每一尊生靈及其所有器物的力量,這等浩瀚已是出准宇宙聖者,如今徹底爆,縱使血閻魔帝也將失色!

這令血閻魔帝目光冰冷,無窮的狂意從血眸之中對外瘋狂釋放,可以想象這尊引領血色洪流的魔帝有著瘋狂殺志,即將觸一場驚世碰撞。

而這一幕光華耀世的場面也穿透混沌,即便天煞混沌域也能親見。

「神界。」葉天望著那座縈繞著無限輝煌光輝的大宇宙,儘管模糊,可他似乎能看出神界大陣每一道紋路的具體,能看到四大神皇,還有璃亮神師、無明王尊等聖者掌控大陣的氣息無量,更能看到神聖宇宙乃至人之宇宙、死亡宇宙,每一尊生靈皆沐浴神光之中,無論神靈還是凡俗皆毫不猶豫貢獻出自身力量,甚至便連一株草、一粒沙、一道光、一縷風、一芥子都將所有力量無私貢獻,以此形成的磅礴大勢註定為世間最耀,非任何一人能匹敵!

作為一尊神聖,葉天不由為這等輝煌,這等意志所感動,他明白神聖宇宙出手的目的,那便是阻截血閻魔帝,避免這尊最強魔帝真正趕赴天煞,奪得傳承,釀成無盡浩劫!

而這一刻明白自己躲不過這一場碰撞的血閻魔帝同樣用最冰冷的目光注視神界大陣,無量毀滅之勢化作森然魔紋覆蓋洪流,血芒驚神,終極碰撞,就此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世界眾志擊血閻上

一邊是秩序重重,文明浩瀚,凝聚眾生意志呈無限光輝,一邊是血流翻滾,毀滅勢大,引領群魔破滅鴻蒙,神的深厚底蘊,魔的兇殘殺力,本是平行不應碰撞,但在彼此立場衝突的情況下雙方卻是不可避免地展開對峙,並徹底向對方展露鋒芒。

面對那眾志成城,誓師完畢的神界大陣之力,血閻魔帝只是冷然屹立,感受著洪流中每一尊魔聖的氣機並將他們所貢獻的道力凝湧入手,掌握毀滅之力,將自己的狂欲殺意毫不遮掩地道出。

「膽敢阻我者,殺!」

血閻大邪殿顯化,這積累歷代魔帝底蘊的終極魔殿猶如一件猙獰爬蟲的堅甲籠罩血色洪流,一尊尊魔聖出怒吼,動蕩著血、骨、攻伐、恐懼、殺戮、罪孽、破壞、毀滅等種種恐怖大道凝聚在血閻魔帝手中呈現為一柄宛若開天闢地的棘刺長斧,血閻魔帝就這麼直面神界大陣攔截在前的輝煌光幕,手中血斧斬出,群魔勢動,一斧絕蒼生!

「諸神諸聖聽我號令,斬!」羽勝神皇卻在此時面帶威容,將手中縈繞萬道光輝的佩劍毫不猶豫斬落,其身後虛無神座生輝,一尊尊聖者身上大道沖涌通天,每一尊生靈昂出本心的大喝,化作一道又一道至為神聖的銀河縈繞在聖劍之上煌煌斬落!

這一刻本來只是從神聖宇宙側面擦過的血色洪流如同與神聖宇宙直面,血閻魔帝手持血斧見證神界聖劍洶湧諸天道光浩瀚劈下,那輝煌神光分明已是耀盡整個鴻蒙,將神界文明所有底蘊呈現,強得離譜!

此時的血閻魔帝只感自身面對的是一片汪洋,比准宇宙境都更恐怖的威壓如同天地塌縮般欲將他碾為齏粉,這是真正大宇宙層次的威能!論戰力,如今整個神聖宇宙沒有人能在他手中走出過五招,可在整個大宇宙的力量聯合之下便連最強魔帝也顯得渺小起來。

在猶如燦爛天陽的無邊聖潮衝擊下血色洪流之上一根根尖刺迅崩斷,血閻大邪殿第一時間受創,頂尖魔聖們聯手構建的魔陣也在此時動搖,猶如潮水入侵的無量聖力直接碾壓在諸多魔聖身上,頓時便有實力較弱的玄虛魔聖灰飛煙滅,他們每一個都是可禍亂大宙的恐怖存在,甚至放在混亂時代足以擔當魔帝,但如今在神界傾力一擊下卻唯有灰飛煙滅的下場!

血閻魔帝感受到無邊聖力來襲,甚至要將他都給傾覆,這令這尊魔帝盛怒,他看見了無邊聖潮之中那柄至銳的聖劍,血色長斧迎著這令他都產生生命威脅感的聖劍悍然掃出,這一刻煌煌聖輝皆是一黯,一尊尊期待著誅滅魔邪的神靈駭然見到神界大陣失色,整個神聖宇宙皆陷入一陣黑暗之中,緊接著沖入他們心中的是無邊的血腥,有太多生靈瘋狂廝殺,有魔軍出征禍盪世界,來自血閻魔帝的腥風血雨席捲,帶給神聖宇宙一場噩夢!

這一刻血閻魔帝展現出他屬於准宇宙境的恐怖實力,在那極致恐怖的毀滅極道乃至無上魔帝之勢掃蕩之下聖潮竟被他手中血斧悍然撕開了,即便聖劍也在血閻魔帝這傾力一擊下與血斧共同湮滅,渾身浴血威勢恐怖的血閻魔帝出一聲駭人怒吼,他率著猶如一條傷龍的血色洪流自聖潮的裂縫中殺出,猶如一柄毀滅之刃斬過每一尊神靈的身側,這一刻血腥殺意傳遍神聖宇宙,一道道裂縫布滿宇宙邊際,一名名神靈在駭然之中被恐怖意象毀滅本心,直接心滅而死,神體神魂化入神界大陣之內,成為又一名為神界貢獻生命的英雄。

准宇宙之威過於可怕,完全不是這境界之下的聖者能夠面對,而在自身竭力,又率領一支魔宙精銳的情況下血閻魔帝的爆力完全可與宇宙聖級比肩,因而身披無數傷痕強行衝出神界大陣阻攔,只是他這一條血色洪流卻被先前猛烈衝擊的聖潮衝擊而萎靡黯然了太多,整支軍勢竟有接近五分之一的聖者隕落,要知道這些聖者全都是玄虛聖者,其中還包括一尊巔峰魔聖!

這是何其恐怖的一股力量?便在衝擊神界大陣途中折殞!血閻魔帝猛地回頭,他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地直接沖入神聖宇宙之中,猶如一頭瘋狂凶獸而令羽勝神皇都一陣心悸,同為宙皇,血閻魔帝的殺力遠非他能對抗,甚至在執掌神界大陣的情況下被血閻魔帝這等逼視都令他產生死亡威脅感。

屬於血閻魔帝的精銳損失慘重,一場腥風血雨之後,神聖宇宙的折殞又何曾少?有凡塵界一座座國度血色遍野,卻是盡皆犧牲國滅,也有天神界神山崩塌,古老宗派上下齊隕,更有聖者顫抖,咯血昏迷,甚至就此隕落……儘管在整體層面上講神聖宇宙付出的代價比魔邪宇宙要少得多,但這種打擊亦令神皇痛苦,難以承受!

「戰吧,將這魔帝滅殺在此!」已有無數神靈甚至聖者此時齊聲呼喝,他們在神界大陣中有所預見,打算以此一鼓作氣,徹底除去最大禍害,並一雪前恥復仇!

感受著這無數吼聲中的士氣羽勝神皇也是心潮澎湃,明知血閻魔帝何其可怕都難以按捺直接以神界大陣無盡之力將其鎮殺的衝動,但他還是將其強行壓下,神界大陣啟動並起這種全力一擊需要消耗極大底蘊,為擊血閻魔帝,神界已是付出了足夠重大的代價,而接下來,由神聖宇宙果斷打出的戰果將會擴大。

「血閻魔帝屢屢挑釁侵攻我妖之宇宙,殺我將士,戮我子民,此仇不共戴天!如今他欲得天煞傳承,證無上之境,以此血洗世界,我等可能容許?可能任他殺來,絕我妖族?」天妖殿上,霸羿妖皇的光影展現著驚人霸氣顯映在每一尊妖族眼中,上至妖王下至平民的妖族皆被皇者的話語鼓動,盡皆出怒吼。

「不可!」

「那便殺!將這魔頭斬殺在此,證我妖族之威!」霸羿妖皇出一聲怒吼,在他身邊有一名名妖王妖公貪婪妖侯毅然走出,一支支戰意沖霄的軍團陣列,還有一支數量稀少,卻煞氣驚天的恐怖軍勢帶著昔日蓋世妖皇噬宙葬天的威勢嚴陣以待,卻是浴火重生的噬天皇衛!

儘管在絕域一戰之後全軍覆沒,可霸羿妖皇即位之後便毫不猶豫全力重組噬天皇衛,引得妖聖存在狂熱追隨,便是昔日的妖王都願加入其中,化作妖族最強鋒刃,如今噬天皇衛的數量儘管遠無法與當時相比卻亦有驚人氣勢,這令霸羿妖皇不由多看一眼,接著手持代表至尊皇威的蔑世皇劍遙指那道血色洪流。

「殺!」伴著蔑世皇劍斬落群妖怒吼,來自妖之宇宙的浩蕩威勢以一道金色劍芒為中心逼向那極穿過鴻蒙的血色洪流轟出,一尊尊巔峰妖聖的殺招皆以妖皇一斬為主力洶湧合擊,如今威勢驚天,分明要將血閻魔帝直接葬沒!

儘管妖之宇宙的大陣不及神界大陣,妖族也在絕域一戰中元氣大傷,可由霸羿妖皇鼓舞全族,引動蔑世皇劍爆出的一擊同樣極度驚人,血閻魔帝只來得及轉身以一柄滅世魔刀斬斷金色劍芒及其周圍力量,卻無法阻擋洶湧浩瀚的妖宙一擊從各個方向將血色洪流撕裂,本就在神界大陣鎮壓下遭受重創的魔宙精銳再度折損四分之一,先前並重創的兩尊巔峰魔聖隕落,戰況比先前更加慘烈。

「妖族!」血閻魔帝怒吼,這一聲吼若令滅世浩劫降臨,即便霸羿妖皇亦是瞳孔收縮,感覺到血閻魔帝的必殺之志,若見妖之宇宙被這終極邪魔屠戮一空!但他只是冷冷望著血閻魔帝,將手中蔑世皇劍再度抬起。

倘若血閻魔帝真欲殺入妖之宇宙,那麼他便是拼得大宙崩裂也要斬殺這尊狂徒!妖族雖然衰退,可以傾宙之力擊一尊孤軍破宙的受創魔帝卻毫無問題!

血閻魔帝牢記著衝出宇宙的目的,明白此時絕不是與妖族更多糾纏的時刻,帶著強烈恨意他繼續衝出,但迎接他的是氣勢洶湧的洪荒一擊!

「洪荒英豪,隨我殺血閻!」泉屹獸皇在大宇宙邊緣張開九翼出怒吼,一尊尊玄龍聖者追隨著它出怒吼,至尊的玄龍虛影便浮現在它們頭頂,乃是最完美的玄龍意志,或許便是古凌獸皇!

「殺血閻魔帝!」蟲帝率眾元蟲聖獸現身,充滿戰意地出怒吼。

「以血閻之血,證我獸族威名!」凰帝展翅,率眾多絕焚鳳凰炎烈焚天,威嚴無極!

「殺!」麟帝的聲音很冷,在它周身洶湧的靈慧之芒似顯出幾分詭異,但這絲毫不影響整個靈麒麟族群傾力一擊的決心!

還有蒼龜、月靜兔、震宙天鵬,七大至尊獸族的恐怖底蘊展現宙空,還有太陽金烏、萬天蛇等強大種族的聖獸亦齊齊懸立於空,此時都不甘示弱地展現血脈虛影,凝聚出舉族之力在這關鍵時刻轟向血閻魔帝!

萬獸血脈交織於空,成萬獸奔騰之景對血閻魔帝出至強一擊,鮮有陣法奧妙,有的只是洪荒獸族最直接的力量爆!

「畜牲!」血閻魔帝充滿殺意地注視著狂熱而戰的洪荒宇宙,一個連准宇宙聖者都沒有的種族膽敢對他出手?憤怒的他張開手掌化作一座血色劍陣洗禮蓋下,轉眼間便將洪荒獸潮殺戮過半,太多肢體紛飛,太多血脈斷絕,太陽金烏被斬斷雙翅,自燃隕落,山海玄武甲殼俱裂,化為齏粉,就連元蟲都在竭力掙扎之下溶為血水……面對著魔帝之怒,依舊怒吼的獸潮撞上了血色洪流,頓時四分五裂,玉石俱焚。

洪荒宇宙的力量比妖之宇宙更弱,可在前兩次恐怖攻伐的洗禮鋪墊之下自是對血閻魔帝精銳造成了難以想象的重創,率著這一支被打殘的魔宙精銳,血閻魔帝終於來到了鴻蒙的邊緣。

而在這鴻蒙邊緣處,一名形態奇異,融合神鬼人魔妖獸特徵的極致聖者負手而立。

只是如此平靜站立而已,血閻魔帝卻是目眥盡裂。

「六宇尊聖!」血閻魔帝目中流血:「你又阻我!」

「不是我阻你,而是你與世界眾生,六大宇宙為敵。」六宇尊聖輕聲開口:「退回去吧,魔族亦是我六大宇宙生靈。天煞為玄虛爭鋒之地,你欲前往本就無望,不要令你的這些部署損失殆盡。」

「阻我無上魔帝之道,當殺!」血閻魔帝卻是毫不顧六宇尊聖勸阻,目光森寒,掌中血光流轉,致命一擊殺出!

「唉!」六宇尊聖嘆息,抬掌推出,卻為無量浩瀚,宇宙無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第二千八百三十二章:世界眾志擊血閻(中)

一聲嘆息彷彿承載著一座座大宇宙的重量,六宇尊聖抬起手掌之時甚至比先前神界大陣更為浩瀚的磅礴大勢驚人湧現,在六宇尊聖身後浮現的分明是六座各不相同的龐大宇宙,它們或由秩序掌控,浮現耀眼神光,或洪荒之氣席捲,群獸行走蠻荒大地,或星空無垠,萬族棲息,或死氣森森,運轉輪迴,又或十洲分立,天懸妖殿,乃至血光翻滾,遍布毀滅……六大宇宙的代言人出驚天一擊,在那攀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山海岳川無盡奧妙的手掌面前即便那悍然橫擊三大宇宙文明力量的血閻魔帝也顯得渺小起來。

身為六大宇宙的共同意志化身,六宇尊聖一擊便是六大宇宙合威,在六大宇宙中強得極度恐怖,就算面對宇宙聖者也不會落於下風!即便如今他處在鴻蒙邊緣,可憑藉大宇宙無比強大的力量維繫他的力量也並不會削減太多,至少足以力壓六大宇宙的任何一尊准宇宙聖者,也絕非此時經歷了三場驚天碰撞的血閻魔帝所能抗衡!

而血閻魔帝明知六宇尊聖的絕對力量,此時卻手握深邃血芒,憑極致毀滅之道凝聚六重毀滅鋒刃,便朝這宇宙之掌悍然迎擊,血色洪流中眾魔聖的力量再度遭受剝離凝聚,使這六柄鋒刃顯得愈妖異猙獰,但仍無法與宇宙之掌相提並論,見得此景血閻魔帝不禁出一聲怒吼:「魔邪宇宙!」

這是來自宇宙帝皇的憤怒質問,作為他的統治之地,魔邪宇宙何故為他人而戰,為六宇尊聖輸送力量?這一聲怒喝灌注魔帝權能,果令六宇尊聖眉頭微蹙,其身後魔邪宇宙一陣劇烈顫抖,似是要脫離掌控,而六宙之勢一旦絮亂,宇宙之掌的威勢自然有所削弱。

「可恨!」有一些聖者見到這一幕幾乎咬碎了牙,魔邪宇宙怎能繼續助紂為虐?它一直遭受以血閻魔帝為的魔族蹂躪破壞,此時由六宇尊聖調集力量正該浩然爆,將這血閻魔帝打得灰飛煙滅才是!這在神聖眼中很是合理,也符合生靈邏輯,卻並未在大宇宙上得到體現。

因為儘管在魔族入宙之時魔族的不斷破壞令魔邪宇宙遭受重創,可漫長歲月以來魔邪宇宙已是被魔族改變,成為最適合毀滅殺戮的邪惡宇宙,習慣了魔的它自然不會認為魔族所做之事有何不妥,對作為魔族統治者的血閻魔帝也保有敬重,因此在關鍵時刻做出退讓,不願與六宇尊聖共同絞殺血閻魔帝。而這對六宇尊聖本身意志都能造成影響,畢竟他亦是魔邪宇宙意志化身!

可即便有所削弱,蘊含著六大宇宙浩瀚威能的一掌依舊恐怖絕倫地與六柄血刃接觸,只第一時間,六宇尊聖的兩根手指被至銳血刃削落,同時他的身軀開始攀滿猶如蜈蚣般邪異血紋,大量蘊含著宇宙環境種種色彩的血液噴涌而出,成片的灑落鴻蒙,泄落宇宙精氣竟化作數之不盡的宇宙,只是這些宇宙在臨近混沌的恐怖力量衝擊乃至血閻魔帝的凶威籠罩下卻迅絕滅了。

六宇尊聖受創了?一尊尊聖者瞪大眼看著這一幕,先前對決的是三大宇宙浩瀚力量,血閻魔帝儘管凶威瘋狂,尚不顯得多麼可怕,但此時獨面六宇尊聖,卻是出乎意料地直接將六宇尊聖重創,就連那六大宇宙虛影都染血黯然起來,甚至在實際的六大宇宙表面也湧起血色亂流,那極度殘忍的邪惡力量隨時有可能闖入宇宙,將生靈屠戮一空!

「鎮壓!」一直做著準備的各宙皇者迅作出反應,在神界大陣等力量作用下宇宙表層的血色亂流被迅驅逐,危害被降到最低,可這也令舉宙生靈為之驚顫,這血閻魔帝的實力未免強得離譜了!

但就在世人皆為血閻魔威震撼之時一尊尊較強的聖者卻是敏銳地感受到碰撞之所氣息的變化,接著他們便驚愕地看著分明佔據上風的血閻魔帝渾身血光黯然失色,被斬落二指的六宇尊聖依舊將那宇宙一掌送至血閻魔帝胸膛,恐怖場面出現了,傲視六大宇宙的血閻魔帝胸口處出現了令人觸目驚心的明顯凹陷,血閻魔帝周身的恐怖毀滅道力根本無法阻擋六宇尊聖這強絕一擊,被擊塌胸膛的血閻魔帝身軀不斷顫抖,他死死注視著六宇尊聖,卻硬是維持著自己的身軀不退,一口猶如一座座血屠宇宙凝成的鮮血從他口中噴出,直接入血箭擊穿了六宇尊聖的身軀,一時間六大宇宙再染斑駁,在恐怖邪力入侵之下再度搖搖欲墜起來。

「你擋不住我!」凶戾的光芒自受傷的魔帝眼中冒出,血腥的魔光衝過了六宇尊聖身軀,他就這麼悍然殺出六宇尊聖鎮守的鴻蒙邊際,消失在茫茫混沌中。

不,不能是消失,因為他所代表的驚人血色依舊為世人所見,依舊恐怖絕倫!

「真不愧是血閻魔帝。」六宇尊聖站立原處任由血閻魔帝衝過他的身軀也並不追殺,他神情平靜心中卻亦有大浪湧起,相比起絕域一戰時,血閻魔帝又有進步了,是在與他對決的生死之間有所領悟么?

看著一名名失魂落魄,或是在恐怖威壓之下激出最強魔性的魔聖,六宇尊聖出一聲嘆息,血閻魔帝只能孤身沖入混沌而將他們拋下,這足顯梟雄風範,卻也未免過於殘忍,可事實上血閻魔帝最開始將是打算將他們作為消耗品,用於抵擋神界大陣等攻伐!六宇尊聖抬手,這些魔聖卻盡皆回到了魔邪宇宙,即便其中最兇悍瘋狂的也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見得六宇尊聖不僅僅沒有鎮殺殘存魔聖反倒將他們送回,有些聖者皺眉,但很快便將注意力轉向沖入混沌的血閻魔帝。

度驚人的血芒正在極地破開混沌,這股度太快,即便參悟混沌開闢術的葉天也無法比擬,同時又具備無與倫比的恐怖凶勢,無論什麼混沌災劫在如此凶威衝擊下都會立即潰散,但當比混沌災劫更可怕的存在屹立於血閻魔帝面前,他便瞳孔收縮,出一聲怒吼將毀滅長矛向前刺出。

「莫要執迷不悟!」周身三千大道洶湧,先前在神界大陣啟動時並未出手的三千道聖竟是出現在混沌之中,此時他手持權杖面色肅然地出一擊,頓顯風雷翻湧,日月追星,山崩海嘯之萬象,三千大道權杖與毀滅長矛接觸之時卻是萬象寂滅,然有一股股不可忽視的鋒銳之意卻殺入血閻魔帝體內。

這尊極度高傲的魔帝睜大了眼,卻見到先前憑聖武柱震動六大宇宙的蒼元神將將那蘊含著極武奧妙的狼齒刀斬入自己體內,又見到那界行神將凝聚出大界塌縮的恐怖一擊直襲咽喉,還有那八荒神將分明燃燒潛能極盡一擊,不惜被他毀滅道刃重創本源都將驚人威能在他體內爆,生生震斷了血閻魔帝的肋骨……三千道聖,竟是率領所有神將埋伏在此,只為給血閻魔帝致命一擊!

「如此軟弱,不堪為我敵!」血閻魔帝一聲怒吼,竟是生生殺透了三千道聖與所有神將的屏障,帶著強烈的蔑視衝過這一殺關,若在平時,即便拼著自身遭受重創他也要將神將斬殺幾尊,令三千道聖,神聖宇宙體會到這喪失肱骨的劇痛,但如今的他必須最快趕往天煞混沌域,怒意驚天的他明白三千道聖還不是最大的難關!

「血閻魔帝請回吧,若隕落在這無名混沌,未免墜了魔帝威名。」戴著斗笠的虛祭妖祖像是規勸浪子回頭般開口,並看著盛怒的血閻魔帝爆出血雨一般的恐怖毀滅之潮,虛祭妖祖注視著血雨面色平靜,儘管論氣勢他遠不及眼前這尊凶狂至極的萬魔之主,但他很清楚眼前這尊魔帝連續遭受阻擊已是嚴重受創,更需竭力趕赴天煞混沌域,絕沒有對自己構成致命威脅的能力。

於是他念動咒文,一尊尊威名震世的妖聖虛影再現,其中赫然便有在先前絕域一戰中隕落的大將軍妖墳乃至他最後統率的二千八百噬天皇衛精銳,如今由虛祭妖祖召出雖不及其全盛之力,卻也悍然衝擊毀滅之雨,不惜生命阻攔血閻魔帝猛擊,也令看著這戰鬥場面聽得「吾以吾血拭妖芒」響徹混沌的妖族聖者盡皆振奮無比,血閻魔帝卻是暴怒中將這支噬天皇衛連同妖墳一齊撕裂,至於那被吞噬之力撕裂的滿身裂痕卻無法令執意殺進的魔帝動搖絲毫。

「死!」面若寒霜的血閻魔帝以絕對恐怖的毀滅之道殺滅擋在前方的任何妖聖之影,洶湧著血腥光芒的手掌猶如切豆腐般輕易地穿入虛祭妖祖體內,一片涌動無上華芒的血液濺灑混沌,便像是虛祭妖祖所代表的妖族底蘊盡皆崩潰,祭祀深重,在此斷絕!

遭受重創的虛祭妖祖平靜地注視著瘋狂的血閻魔帝,任由血閻魔帝以恐怖魔力將自身撕裂,依舊念動咒言,混沌震顫中無數祭祀之力垂落血閻魔帝身軀將其打得皮開肉綻,而更可怕的是重重妖紋與魔紋交錯碰撞,猶如追回亘古,妖與魔至強的先烈碰撞,血閻魔帝悶哼一聲,竟是在血脈爆裂的劇痛中低吼著將虛祭妖祖聖體撕裂,一代准宇宙聖者血濺混沌!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