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仙界也有其強大的殺手鐧,因為根據天賜佛王的推測,在仙界當中可能會有一些從上個宇宙紀元存活下來的「不死鳥」,這些傢伙被稱之為「紀元霸主」,如果真有這樣的東西,那麼只怕誰都不敢預測其實力究竟有多麼地可怕。

飛船距離天啟帝國越來越近。

而這個時候,天啟帝國的防禦系統已經開始運轉起來了,飛船的控制權現在已經不在秦朗的手中,也不在那個恐人天選者的手中了,因為天啟帝國的防禦系統已經完全接管了飛船的控制權。所以說,現在是防禦系統自動控制秦朗所在的飛船,讓其靠近天啟帝國。

而此時,秦朗已經藏身在亡靈神殿中,完美地掩藏了自身的氣息,但是危險當然不能算是完全消除,因為到這個時候,事情的發展已經超過了秦朗的預料和估計。

無論如何,飛船還是順利到達了天啟帝國的「機場」,恐人天選者下飛船的時候,立即有人上前來進行檢查,但依然不是天啟帝國的生靈,同樣是恐人。

既然是恐人在檢查,它們當然不可能為難一個恐人天選者,所以這個天選者帶著秦朗順利過關了。

通過檢查之後,這個恐人天選者在秦朗是授意之下出了「機場」,這時候秦朗終於看到了天啟帝國的真正面目了——

這裡純粹就是一個高科技的世界!

而且科技水平已經達到了「神」的層次了,但奇怪的是,這裡的建築風格並不像是科技文明的建築,更像是具有古典、神聖的風格,這種風格的建築,往往都是出現在一些古老的修真文明之中。

當然,雖然風格有些怪異,但是天啟帝國的任何建築都堪稱是完美的作品,這些建築所用的材料,那也是完全超乎尋常,可謂是巧奪天工。

如果說仙界是玄學修真文明的巔峰代表,那麼天啟帝國就是科技文明當之無愧的典範。

但是,奇怪的是天啟帝國似乎又不能說是純粹的科技文明,因為秦朗就知道天啟帝國的麾下同樣有修士存在,比如恐人天選者,不就是修士么?天選者修鍊的功法,而且還是正宗的仙道功法。

在秦朗的授意下,恐人天選者進入了一個旅店,無論如何總要找地方歇下來再做打算。

仙界之中,充滿了蠻荒和殺戮的氣息,而這裡看起來高度文明,但實際上到處都湧現殺機。

就目前為止,秦朗在這個城市中看到了很多生靈,但全都不是天啟帝國的生靈,大部分是恐人,另外一部分應該是來自諸天的其他生靈,這可就顯得十分詭異了,這天啟帝國的地盤之中,竟然絕大部分都是外界的生靈,的確是匪夷所思。

不過,在旅店中安歇下來之後,秦朗通過自身的精神力收集到了更多關於天啟帝國的信息:原來現在秦朗到達的地方,不過是天啟帝國的外圍世界,而天啟帝國的真正子民,它們居住在「天之心」星球的內部世界!那地方稱之為「天啟聖城」。

「搞了半天,天啟帝國的這些傢伙居然生活在地下。」秦朗心頭嘀咕道,既然天啟帝國的這些生靈都在地下世界,那麼他現在的處境就稍微寬鬆一些了,畢竟地表世界擁有諸多外界生靈,其中也有不少人族,多一個秦朗,應該也不算多吧。

秦朗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離開了旅店,走入了這個天啟帝國建造的城市。

但隨後,秦朗就意識到情況不對勁了:

他被人盯上了!或者說他被人發現了!

行蹤忽然就泄露,秦朗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但是當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秦朗立即就選擇了逃脫。

這裡畢竟是天啟帝國的地盤,秦朗並不會天真的認為他一個人可以跟整個天啟帝國抗衡。

秦朗雖然是乘坐飛船進入這裡的,但是他要離開這裡,當然不需要飛船,他只需要展開自己的身法就行了。

但是,天啟帝國的飛船可是緊追不捨,秦朗意識到想要擺脫這些傢伙,就只能通過空間跳躍了,但這個時候丹靈小和尚卻告訴秦朗這裡無法進行空間跳躍,因為整個天啟帝國都有神秘的力場籠罩,在天啟帝國的內部根本無法進行空間跳躍。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無奈之下,秦朗只能動用自己的身法硬闖出去。但是,天啟帝國的防禦可不是那麼容易被破開的,整個「天之心」星球,都被巨大的力場籠罩著,這一點秦朗也是知道,所以想要破開一道縫隙,秦朗必須催動神器才行。

雖然秦朗一路逃亡,但畢竟擁有真神的力量,此時亡靈神殿在也他的手中,雖然知道這天啟帝國的防禦力場相當驚人,但秦朗還是催動亡靈神殿直接撞了上去。

轟隆!~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秦朗催動著亡靈神殿狠狠地撞擊在天啟帝國的防禦力場上面了。第一時間更新

跟秦朗的預料的一樣,這天啟帝國的防禦力場雖然強橫,但是這種強橫只是相對而言,就算是仙界的防禦陣法都是有漏洞的,天啟帝國的防禦力場同樣也不可能盡善盡美。

這防禦力場的弱點就是可以抵禦大面積的狂轟亂炸,但是卻擋不住小範圍的猛攻,其實就是點和面的簡單道理。

秦朗破開了防禦力場,那幾艘飛船也緊追而來,但出了這防禦力場,秦朗立即就可以使用天梯神器,所以這些飛船只能看著秦朗的身形消失在虛空之中。

「老大,你這一次可真遜啊!我們剛摸進去,你就逃之夭夭了。第一時間更新」再度原理了天啟帝國,丹靈小和尚的這一張臭嘴就閑不住了。

「我怎麼知道逛個街就會被對方識破呢。」秦朗也是相當地鬱悶,但是仔細一想,天啟帝國的外圍世界雖然有諸多的種族,也不乏一些人族在那裡,但是以天啟帝國的強大科技力量,應該是對每個生靈都進行了登記和監控的,所以秦朗這麼忽然地「冒」出來,自然也就引起了天啟帝國的注意。

但是目前為止,秦朗都還未弄清楚一個問題:為何天啟帝國的所有事情,都是它們的殖民民族在做,難道這些傢伙真的已經狂妄到認為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它們親自出手了?

「老大,那你還準備去天啟帝國么?」丹靈小和尚問。

「當然。」秦朗道,「這一次來天啟帝國,總是要見一見它們的真容,就這麼回去的話,那實在是太窩囊了。第一時間更新」

「嘿嘿,老大,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丹靈小和尚笑道。

「那你有什麼好主意?」秦朗問。

「這個……我哪裡有什麼好主意,老大你進入仙界,反而還折騰了一陣子,但是進入天啟帝國,還沒有折騰就讓人給發現了,這都是因為老大你擅長的是玄學,而這天啟帝國關鍵是科技手段,你不擅長這裡的東西,當然容易被發現了。」丹靈小和尚開始總結經驗教訓了。

「那麼說,你真有主意了?」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秦朗認為聽一聽丹靈小和尚的建議也不錯,儘管這傢伙通常提出的主意都是垃圾主意。

「我認為老大你應該找一個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比如,你進入仙界,是怎麼進去的?還不是利用了天賜佛王這個專業人士呢。」丹靈小和尚似乎說到了重點了。

「我知道了。」秦朗一點就明,知道問題所在了。

只是靠一個恐人天選者,混進天啟帝國是沒有問題,但是混進去是一回事,要弄清楚天啟帝國的真正秘密,他就需要一個真的嚮導。

或許,秦朗應高考慮一下從天啟帝國附近區域抓一個時間幽靈了。

雖然秦朗也可以抓一個活人當嚮導,但是秦朗還是認為死人比活人可靠,所以他認為抓一個時間幽靈應該是不錯的。

尋找一個時間幽靈,那就需要其骸骨。

秦朗的精神力迅速延伸到四周,開始搜尋這個星球上殘留的一些強者骨骸。

為何是強者骨骸,那是因為通常的情況下,只有強者的骸骨才能在時間長河中殘留下來,強者的骸骨和意志,往往都會保留得更加地長久。

秦朗的功夫沒有白費,很快他就在這星球上找到了一堆骸骨,秦朗也不管這些骸骨當中究竟哪些才是真正的強者,但是現在他需要一個嚮導,所以秦朗通過本源死字的力量,進入了時間長河,準備將其中一個骸骨的主人從時間長河中帶出來。第一時間更新

片刻之後,秦朗已經選定了目標,跟上一次帶出來的天賜佛王不同,這一次秦朗帶出來的是一個「女幽靈」,但絕非美女,而是一個光頭女菩薩,不過這位看起來可不怎麼菩薩心腸,而是一聲的強盜匪氣。

「你是何人?我……我已經隕落了,你卻是生靈!」這位女菩薩倒是比較清楚狀況,立即知道她已經隕落的事實,這就比其他的時間幽靈強多了,其他的時間幽靈,絕大部分都已經迷失在時間長河中,根本不清楚狀況,甚至完全喪失了它們自己的意志。

「就是你了。」秦朗呵呵一笑,將這光頭女帶出了時間長河。

隨後,這光頭女看著秦朗,向他說道:「你將我從時間長河中帶出來,究竟想要什麼?不過,你擁有如此逆天的手段,應該也算是卓絕之輩,值得我傅翎心為你效力。」

這個叫傅翎心的關頭女說話也比較有條理,看起來比較合適給秦朗當嚮導了。

「我叫秦朗,來自華夏世界,一個你沒有聽過的世界,你可能是來自佛界的吧……這個都不重要,重要的你應該對天啟帝國有些了解吧?」秦朗問道,「如果你不了解天啟帝國的話,那就沒意思了。」

「秦先生放心,我知道天啟帝國的很多秘密!」這個叫傅翎心的女人說道,「我的確是來自佛界,但是我對天啟帝國也很了解,在這裡我曾經有一個名頭叫『女佛盜』。所以,你應該知道我以前是做什麼的了。」

秦朗當然知道了,這女光頭原來是一個女強盜,當然只能說曾經是一個女強盜。

對於這個女人的過去,秦朗並不想追究,反正這女人都已經死了,就算是以前真是十惡不赦,死亡也就是她付出的代價。現在,秦朗只需要她給自己當嚮導就行了。 ?女佛盜傅翎心,這個女人是這天啟帝國附近的「職業海盜」,曾經算是赫赫有名,但是這種海島的工作,屬於高危職業,通常都會英年早逝,傅翎心也就屬於這種人。

傅翎心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古佛的級別,甚至差一點就可以達到佛王的境界了,算是有「慧根」的佛界修士,但是諸天萬界之中,有天賦的修士如同過江之鯽,單單是有天賦還不夠,還得有氣運,而傅翎心應該就差這麼一點氣運了。第一時間更新

傅翎心因為經常在天啟帝國附近區域打劫,所以對天啟帝國的事情自然知道一些,而其她有時候也會進行一些「偷渡」行動,也知道如何混入天啟帝國的外圍世界。

「傅翎心,既然你知道天啟帝國的不少信息,那麼現在我有一個問題非常想知道答案——告訴我,天啟帝國的『人』,究竟是什麼樣子?」這個問題困擾了秦朗很久,原本以為進入天啟帝國就能夠知道這個答案,哪知道進入了天啟帝國,他依然沒有見到真正的天啟帝國的生靈。。

「呃……這個問題,我恐怕沒有辦法回答你,因為我從來沒有打劫過一個真正的天啟帝國的生靈。」傅翎心道。

「你在這裡打劫了多少久?」

「至少有數十個佛界年吧。」傅翎心道。

「什麼!」秦朗驚訝地盯著傅翎心,一個佛界年可就相當於華夏世界中的百十年,按照華夏世界的時間來計算,傅翎心在這裡實施打劫的時間還真是不短了,而且虛空之中的時間流逝會更加緩慢。

而如此漫長的時間中,傅翎心竟然從未見過天啟帝國的一個生靈,這就簡直是天方夜譚了!

但傅翎心不敢欺騙秦朗,這點秦朗是可以肯定的,那麼這應該就是事實了:傅翎心依然沒有見過天啟帝國的生靈!

在天啟帝國附近晃悠了這麼長時間的傅翎心,居然沒見過天啟帝國的生靈,這簡直就是無法讓人理解的事情!

「秦先生,我知道你很納悶,其實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我也很好奇,但事實就是如此,我就算是進入天啟帝國外圍世界中,也從來沒見過一個天啟帝國的本土生靈。」傅翎心解釋說。

「一個都沒見過?這可真是奇怪了,難道天啟帝國的生靈都是烏龜,龜縮不出?」秦朗想了想,又問了一句,「但是,關於這個問題,你心裏面是否有了一些猜想呢?」

傅翎心也不是普通人,秦朗之所以這麼問她,就是想要知道她的一些推測,並且秦朗認為傅翎心會給他一些答案的。。

果不其然,傅翎心思索了一下之後,用非常慎重的語氣說道:「秦先生,天啟帝的『人』,我是從來沒有見過,而且我截殺過的生靈,它們也從未見過天啟帝國的生靈,儘管這裡已經是天啟帝國的範圍了,因此對於這個問題,我以前思索了很久,我的答案是——天啟帝國的生靈,它們存在的方式,跟我們完全不同!」

「噢?怎麼不同法?」秦朗顯得非常有興趣。第一時間更新

「你應該知道,諸天世界之中,絕大部分的生靈都是用肉身的方式存在,但是有一部分生靈卻是沒有肉身的——」

「天魔!」秦朗當然知道天魔的存在,也知道天魔是沒有肉身的,但是這個跟天啟帝國有何關係?

天啟帝國的智慧生物,肯定不是天魔,關於這一點秦朗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天魔的實力秦朗都是領教過的。第一時間更新,但並非真正的強橫無敵。而天啟帝國的生靈,簡直就是比天魔都更加地神秘,自然也就更加地強橫。

在秦朗的印象當中,天啟帝國的生物簡直比天魔都更加神秘,也更加地深不可測,所以現在秦朗想要弄清楚天啟帝國智慧生物的本來面目。第一時間更新

傅翎心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天啟帝國生物,但是她根據多年的了解,分析得出了一個結論:天啟帝國的生物,應該不是一種血肉生物!

「你覺得天啟帝國的生靈,跟天魔一樣,都是沒有血肉之軀的?」秦朗向傅翎心問道。

「應該是這樣!」傅翎心的語氣帶著幾分肯定,「所謂『雁過留聲人過留痕』,如果是血肉之軀的生物,無論有多麼強大,一旦它們出現,肯定都會留下一些線索的。第一時間更新,骸骨或者是頭髮、皮毛等物質,總之只要它們是血肉之軀,不可能什麼都不會留下的。」

傅翎心這樣的推測,秦朗考慮了一下,認為不無道理。

雁過留聲人過留痕,事實就是如此,任何一種血肉之軀的生物隕落之後,必然都會留下骸骨,就算是沒有骸骨,那麼也應該有毛髮之類的東西,惟獨天啟帝國的生靈,到目前為止什麼都沒有留下。

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天啟帝國就是這麼一個神秘的存在,不過單單是天啟帝國的恐人戰士,就已經讓諸天萬界的無數種族談之色變了,所以諸天世界的種族,對於天啟帝國都是十分畏懼的。

而神秘感,會加深這種畏懼!

本以為傅翎心能夠為秦朗揭開天啟帝國的神秘面紗,但是秦朗畢竟還是失望了,傅翎心能夠給秦朗的也只是一個推測而已,推測天啟帝國的智慧生靈可能是一種精神生命體——跟天魔類似,但應該比天魔更加高等!

雖然無法得到確切地答案,但秦朗並未對傅翎心完全失去信心,這位女佛盜對於秦朗而言還有其他用途,畢竟她應該是相當了解天啟帝國的一些情況。

傅翎心最擅長的事情,就是當強盜,搶奪從天啟帝國中出來的運輸飛船,因為運輸飛船往往意味著諸多的物資,而這些物資自然也就可以給傅翎心帶來巨大的收益。當然,這些東西對於傅翎心來說都已經是前塵舊事了,但如今秦朗卻需要傅翎心從操就業,繼續從事她以前乾的打劫大業。 ?「繼續打劫天啟帝國,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難事。」

傅翎心向秦朗道,「不過,我一個人可不行,還需要召集一個隊伍,獨行盜的生意可不好做。」

「組建團隊?這耗費時間太多了。」秦朗想了想道,「我可以為你提供人手,包括我在內,完全聽命於你,在做任務的時候,你就是發號司令的船長,如何?」

秦朗的諸神國度中,可有不少的人,全都是可以絕對信任的,而且還有完全聽命於秦朗的亡靈奴隸可以動用,所以秦朗的確是不缺少人手的,就算是傅翎心要組建一個艦隊都沒問題。

實在不行的話,秦朗還可以將一些時間幽靈從時間長河中帶出來為他和傅翎心做事,這對秦朗來說不算什麼難事。

給傅翎心組建一個「強盜組合」,這對於秦朗來說,根本不算是什麼難事,甚至分分鐘的時間,秦朗就已經解決了這事。。

傅翎心自己挑選了這個隊伍的成員,包括秦朗在內,對於這樣的一支隊伍,傅翎心顯然十分滿意,向秦朗說道:「不錯,要是以前我有一支這樣的隊伍,也許就不會隕落了。」

傅翎心這是有感而發啊,雖然這位曾經赫赫有名的「女佛盜」不算什麼心慈手軟的人物,但是作為一個女人,傅翎心的內心當中也應該有其柔弱的一面。第一時間更新,她是不會流露出柔弱的姿態,只有在觸景生情的情況下,才會偶爾露出這麼一點點她認為完全沒有必要的軟弱情緒。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你的隕落,那都是天命不可違。」秦朗向傅翎心道,現在經歷了很多事情,秦朗也逐漸明白天意是怎麼一回事了。

關於天意這東西,秦朗經歷了從相信到不相信,然後再到相信的過程,而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後,秦朗的修為境界也隨之提升。

無知者無畏,秦朗認為這一句話最能夠形容他對於天意的詮釋。曾經秦朗見過很多修士,都以超越天道、逆天而行作為修行的目標,就算是秦朗自己,曾經多多少少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到了現在,秦朗又隱隱約約感覺到了那冥冥之中的無形大手,那一隻手似乎在操控著一切大局。

無論是仙佛神人,似乎都無法擺脫這一隻大手的操控。第一時間更新

傅翎心如今,大約也隱約感覺到了天意的存在,不過她已經是一個時間幽靈了,所以並不在乎什麼天意不天意,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能夠獲得一個「重生」的機會也很好,至少可以見識到一些她曾經無法見識的東西。

比如,如今傅翎心又重操舊業了,對此她倒是有些興奮,秦朗給她配備的團隊成員,當然都是一流的,甚至秦朗自己,都算是這個團隊成員的一部分,而傅翎心可是這個隊伍的首領,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發號司令的可是傅翎心,連秦朗都要聽從她的安排。

這個當然是因為秦朗尊重傅翎心的專業,在秦朗看來,傅翎心就是專業的強盜和偷渡者,而且傅翎心比秦朗所知道的其他任何人都更加了解天啟帝國的事情,所以在秦朗的心頭就是不二人選。

既然團隊組建完成,傅翎心也就應該為秦朗做事情了。

秦朗的目標主要是弄清楚天啟帝國的情況,還有天啟帝國的實力,畢竟如今秦朗和華夏世界都成了天啟帝國的敵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今最大的問題就是秦朗對天啟帝國的情況幾乎是一無所知,哪怕秦朗已經進入過天啟帝國了。

到目前為止,秦朗甚至都沒有見過天啟帝國的一個智慧生靈,這才是讓秦朗真正不能適應的對方,好歹見一下對方的尊容,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秦朗才能做出應對的方式。

「先生,你是準備直接進入天啟帝國,還是準備在這裡進行打劫呢?」傅翎心問秦朗。

「唔……你應該知道,我的目標不在於搶奪天啟帝國多少物資,我是要知道天啟帝國的實力,要見一見它們的尊榮!所以,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呢?」秦朗準備將主動權交給傅翎心。第一時間更新

傅翎心知道這是秦朗在考教她,不過她當然也不會讓秦朗失望,作為曾經名噪一時的女佛盜,傅翎心在掠奪方面當然是非常擅長的,至於如何才能看到天啟帝國生靈的尊榮,傅翎心獻了一招「引蛇出洞」,因為傅翎心認為只要不斷地掠奪天啟帝國運送出來的物資或者是戰士,必然可以引起天啟帝國上層的注意。

「引蛇出洞?」秦朗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天啟帝國的這些「人」,的確就跟狡猾的蛇一樣,想要捉住它們還真是不容易,傅翎心所謂引蛇出洞也許還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既然認同了傅翎心的辦法,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也就簡單了,傅翎心組建了強盜團隊之後,找到了她以前做大盜時留下的一個補給基地,雖然相隔已經久遠,但是這個補給基地顯然沒有人進入過,傅翎心留在裡面的諸多財富和武器依然還在。

不錯啊,這可都是物資啊!

看到這些堆積如山的好東西,秦朗心頭忍不住感嘆了一聲,準備安排人將這些東西送回華夏世界,這些可都是真正的戰備物資,如今諸天世界的戰鬥隨時都在發生,華夏世界也需要這些武器和物資補給。

在秦朗的不懈努力之下,如今的華夏世界實力已經達到了白銀世界的層次,可以應付諸多世界的挑釁了,但白銀世界依然算不得什麼,因為白銀世界之上還有黃金世界乃至是超越黃金世界的存在,所以修行物資和各種先進武器自然是越多越好。

傅翎心掠奪的那些武器,都是來自天啟帝國,自然不可能太差了,這些武器送回華夏世界之後,在圖蒙和謝洛葳的手中,自然也可以發揮出巨大的威力,而這正是秦朗的真正想法。

關於秦朗如何處置這些修行資源和武器,傅翎心沒有任何異議,因為她已經是一個時間幽靈了,這些東西對於她來說毫無意義了。不過,也並非所有的東西對她都毫無意義,實際上這補給基地當中,有一樣東西對她就意義非凡。 ?真正對傅翎心有意義的東西,就是這個補給基地當中的一艘飛船,傅翎心稱之為「佛盜一號」。

這一艘飛船,其外觀就是一艘海盜船,但實際上卻是一艘太空船,而且是融合了玄學和科技文明的太空船。

雖然傅翎心生平曾經擁有許多艘飛船,但是這佛盜一號對她意義非凡,因為這是她親自建造的一艘飛船,融入了她諸多的心血在其中,當然也是她最喜歡的一艘飛船。

當年傅翎心隕落的時候,如果還有什麼遺憾的話,那麼唯一的遺憾就是未能死在這艘船上,因為作為這一艘船的主人和船長,她對這一艘船是有感情的,如今傅翎心再度回到了這一艘船上,心頭的遺憾再也沒有了,所以她認為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天意。。

秦朗當然也知道這一艘船對傅翎心有著特殊的意義,不過這個時候秦朗可沒有時間跟傅翎心進行談心,這個時候秦朗需要傅翎心立即開始工作起來,因為他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第一時間更新

回到了船上,傅翎心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就如同自動進入了船長模式,整個人變得非常沉著而有自信,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