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兄弟是皇者強?那襲殺他的人實力有多強?”原本吳憂只是以爲無雲所說的兄弟是人級住處,可是卻沒有想到會是一名皇者強。

“邊走邊說。”兩人又是展開身形快速趕着。

“他叫林越,現在的實力應該在四階王者。因爲他身份有些特殊,爺爺安排他住在天外一。”

無雲快速的說道。

“哦,四階王者。還是大長老親自安排的,究竟是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襲殺他。”吳憂眼中異彩閃閃,對這個沒見過面的林越微微的有些期待。想要見一見。

天外一號內,林越還在修煉着,一股白色氣流從他的鼻子中慢慢的涌出,進入嘴巴,不斷的循環着。

而他身上的氣勢也是慢慢的漲動着,在他的身體周圍,一圈火紅色的光彩不斷的閃爍着。

“就是這裏了。”房外,無雲站在屋子前對着吳憂說道。


吳憂掃視了一眼,皺眉說道,“這裏沒有打鬥過的痕跡,”

無雲聽到這話,心中有些慌張,大步的對着大門走去,直接的推開房門,急切的大聲喊道,“林越,林越。”


看過留點痕跡啊。 “這小子真是不安生,這纔多少一會,又來了。”林越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隨手在身上拍了拍,然後便是將們打開, 名門第一千金 。而在他的身後還有着一個人,從那人身上,林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視線落在無雲身上,林越沒好氣的問道,“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無雲一下子愣住了,在吳憂說這裏沒有打鬥的痕跡時,他心中便是以爲林越定然是被那些人抓到另外一個地方了,但是現在林越卻是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時間他不禁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林越抱着膀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無雲有些搞笑的動作。

而站在後面的吳憂則是目光不斷的打量着林越,林越似是感覺到了吳憂在觀察自己,當下也是將目光對象了他。

無雲見到自己面前的林越身上沒有一絲的傷勢,臉上神色瞬間變得驚喜無比,大聲道,“真的是你,你沒死?”

聽到這話,林越不禁翻了翻白眼,不過隨即心中便是有一絲疑惑,臉色的笑意也是不見了,走至無雲身前,問道,“我活的很好啊,你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有人要殺我?”突然,林越心中想到了一絲可能。

無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身後的吳憂見狀,咳了咳,走上前來,說道,“無雲在回來的路上被人偷襲,但是這個小子命硬,沒死成,隨後他便是喊上我,前來救你,說是你可能’也被人頂上了。不過現在看來,我們的擔憂是多餘了。”無雲一邊說着,一邊仔細的觀察林越的神情變化,不過他卻是發現,林越臉上竟是沒有一絲的表情變化,就連眼中的神色都是沒有閃爍,就好象是在聽着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這個小子不簡單。”吳憂在心中暗暗說道。雖然看起來林越臉上還有這一絲稚氣,年齡 也不會大上哪裏,但是他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淡然氣勢卻是讓吳憂知道林越不是什麼小角色,而最讓吳憂感到重視的是,從林越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壓,明明林越不過是一個四階王者,但是卻讓他這個已經八階王者感覺到了威壓,這不得不說有點奇怪。

無雲點點頭,表示吳憂說的沒有錯。可是看林越的表現好象根本和他沒有關係一般。

“是之前那個被我打傷的人做的吧。沒想到他還真是有膽量了。”林越笑了笑,說道,不過無雲與吳憂卻是從他的笑容中感覺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意。他們知道,表面上平靜的林越心中早已經動了殺意。

“謝謝你了,要不你們今天便住在這裏吧,這事明日在說吧。”林越對着無雲說道,但是目光卻是一直的落在吳憂的身上。

無雲哪裏注意不到林越的動作,既然林越沒事了,他心中也是平靜了下來,對着林越說道,“都是兄弟,說什麼謝謝,對了,還沒向你介紹,這是吳憂,我的好兄弟,這是林越,也是我的兄弟。”無雲向兩人分別的介紹着。

林越笑了笑,對着吳憂伸出一隻手,道,“之前便是聽無雲說起過你,王者強第一人。”

吳憂也是流出一抹真誠的笑意,伸出手與林越的手握在一起,道,“呵呵,無雲就是喜歡誇大。”

兩人微微握了一下,便是分開,然後林越轉身走進另外一件房,說道,“這裏我也不是很熟悉,不過這裏的房間都還是很乾淨的。”

將兩人安排好後,林越重新回到房間,坐在蒲團上,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心中突然的一緊,“既然對無雲出手了,那想必今日我救下的那個李秋媛也是遭受到了報復。這個吳俊還真是夠陰的啊,不過,我林越可不是這麼好打發的,既然對我出手了,就要做好我報復的準備。”

黑暗中,一縷縷散發着微弱光芒的靈力反光在林越的臉上,映射出一張冷峻暗含殺意的年輕面龐。

清晨,林越打開房門時,無雲兩人已是坐在了廳房中聊着天,不斷的有着笑聲傳出。不時的拿起茶杯喝上一口,看來這個屋子他們比自己還是清楚啊。林越心中苦笑一聲。

“來來來,林越,我想了一個辦法,絕對將吳俊那小子弄得不敢在報復了。”無雲放下茶杯,招呼林越坐下。

“哦。說來聽聽。”林越坐在兩人的對面,說道。

一晚上的休息,三人都是精神奕奕。

無雲端坐在座椅上,一臉的高深莫測,幽幽的看着林越,半晌才說道,“我的辦法是,將吳俊引到萬壽山中,然後暴打他一頓,時候將他腦海衆的這段記憶抽出,這樣他就沒法報復了。怎麼樣,這個辦法可是我想了一晚上的,絕對簡單實用。你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吳憂似是早就聽過了這個辦法,只是在一旁的笑着,並未說話。目光卻是落在林越的身上,想要看林越有什麼別的想法。

“平時看你鬼主意挺多的,怎麼會想出這麼個弱智的辦法的,第一,怎麼將吳俊引到萬壽山,你可別忘記了,人家現在可是重傷之軀,身邊定然有着人看守,第二,暴打他一頓,先不說能不能將他引來,你把人家打成重傷,就算事後他記不起來,但是他身邊的人不會懷疑麼,結合他之前報復的對象,既然不確定是誰做的,那就定然會找利益最大者,而我們,則是他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原本無雲還信心滿滿的,但是在經過林越的分析後,卻是發現,自己的想法卻是過於弱智了。

“還有第三,抽取記憶,這種事情,別說你我,就算是大長老恐怕也不敢貿然嘗試吧,關乎靈魂的事情,一個不好那最輕也是變成腦殘。”說完,林越起身走過去倒了一杯茶,潤着嗓子。

“這,那怎麼辦?”無雲沒轍了,而一旁的吳憂則是一臉驚異的看着林越,他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林越竟是能夠將這些分析的如此之詳細,由此可見,林越的心思是多麼的敏捷,細緻。


“想必,你應該有更好的辦法了吧。”吳憂輕聲問道。

林越端着茶杯繼續坐在座椅上,微笑着看着吳憂,反問道,“你不是也有一個更好的辦法麼?”


“我確實有一個辦法,不過這在短時間內卻是用不上。”吳憂搖了搖頭,顯然對於自己的辦法不是很滿意。

“願聞其詳。”

“我的辦法就是,你下一份挑戰書,在萬壽閣內有着一處地方名叫鬥戰臺。一方下挑戰書,若是另一方同意的話,便是可以約定時間在鬥戰臺上解決恩怨,不過卻是不能夠鬧出人命。”吳憂隨意的說道。顯然這個方法沒有什麼可取之處。

“這不失爲一個好辦法,不過限制卻是太多了,我的想法很簡單,你能夠記得昨日偷襲你的那人長相麼?”林越突然對着無雲問道。

無雲愣了愣,“嗯”了一聲。

“那好,等下我們就在外面等着。”林越眼中閃過一絲自信、

無雲疑惑的問道,“等誰?”

“要殺我們的人。”

無雲依舊一臉疑惑,但是一旁的吳憂卻是一臉恍然,看向林越的眼中盡是讚歎之意。

“昨日那些人之所以沒有對你動手怕是因爲這房子的關係,他們定然是以爲這間房中有着皇者強,而今天,他們定然會在這裏派人蹲查你的行蹤。我懂了。走,我們去外面曬太陽。”

(鮮花在哪啊,貴賓別走啊。) 天外一號駐落與地級與天極的中間,距離地級並不是很遠,不過天外一的名聲可是比天極還要響上幾分,能夠住在這裏的無一不是擁有強大實力之輩,最少也是皇者的修爲。

可是林越不過區區一名四階王者卻是能夠住在這裏,這不得不讓昨日跟蹤的一行人感到疑惑。

屋外,林越三人頗會享受的躺在三張長長的太師軟椅上,閉着眼睛曬着太陽,無雲還不時的搖晃着太師椅,發出吱吱的響聲。這般模樣甚是愜意。

就這般三人一直的躺在太師椅上,曬着太陽,沒有絲毫的着急的等着那些人的到來。

而一些路過的弟子在將目光投向這邊的時候,都是羨慕的遠遠望着,卻沒有一人踏上前來,因爲他們看見,在這房門頂上,寫着天外一幾個大字。

頓時,心中只剩下敬畏之意。

而在天外一對面數十米的一處房頂上,一個渾身黑色緊衣的男子正趴在上面,至露出一雙閃着經過的眼睛,眼睛緊緊的盯視着林越下方的林越的三人。

這男子乃是地級弟子中的一名弟子,名叫珞巴,實力在七階王者。

因爲吳俊被人擊成重傷的事情而被人請來教訓林越的,但是昨日在來到這裏後,發現這裏竟然是天外一,只有皇者強纔有資格住進去的地方,心中便是有些驚慌了起來。

而回去後,告知吳俊,吳俊卻是直接的告訴他,天外一早便是沒人住了。讓他趕緊將林越抓來。

珞巴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但是因爲吳俊的大哥是一名名副其實的皇者強,特地的吩咐過他多多照顧吳俊。閣內的規定是,不得越級對弟子動手。所以也只能是這樣找人照顧吳俊了。

而吳俊在狼狽的找到珞巴時,珞巴大吃一驚,他想不到,究竟是誰竟然對吳俊下的如此重手。

吳俊在說出了打他的幾人的相貌特徵後,珞巴便是直接的找了幾個平日間玩的較好的朋友,準備教訓教訓一番的,但是誰想到,這兩人一個突然的突破,一個則是住在天外一。

最後竟是一人都沒有帶回來。吳俊得知後,異常惱怒。一想到自己被林越弄出的狼狽模樣,心中便是生出一股濃濃的殺意。

而珞巴也是派人在天外一外躲着,觀察林越的行蹤,在他出門時,趕快回告,然後自己在帶人將他打一頓,帶回來。這一切都是計劃的都是那麼的完美,但是他卻遺漏了一點,林越的智商。

“在不來,我都開被烤乾了。”無雲閉着眼睛,對着身旁的兩人說道。

“這樣你就不行了啊,多曬曬太陽,對身體有好處的。”林越輕笑一聲,說道。

吳憂也是笑了笑,說道,“人早就來了,不過卻是躲起來了。”

無雲聽這話,一驚,直接的做起來了。四處的望了望,道,“在哪裏?”

“你這個白癡,趕快坐下來,你這樣子,人家就算是來了,也被你嚇走了。”林越嘆了口氣說道。

無雲卻是是有些緊張了,不過在聽到林越說話後,卻是沒有在做到,而是直接的站起身來,四處的走了一圈,然後又繼續躺在座椅上,大聲的罵了一句,“原來是做夢啊?老子還以爲是真的了、”

身旁躺着的兩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抹了一把額頭,心想這小子還挺有演戲的天賦啊。

房頂上一直觀察三人的男子也是被無雲的這個動作嚇了一跳,微微後退了一步。

而林越則是早已注意到了這名男子,早在剛出門時,他便是將自己的精神力散發出去,這片空間的任何一絲變化都是盡在他的掌握之中。別說是一個大活人,就算是一隻蒼蠅藏在哪裏他都是能夠發現。不過林越卻並沒有急於動手,而是躺着休息一會,看看這個小子究竟能夠忍到什麼時候。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這個時候的太陽是最毒的,正常人被照個幾分鐘便是受不了了,就算是一般的武者那也是經受不起這般的炙烤啊。

那名男子依舊一動不動的趴在房頂上,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斷的順着他的額頭向下流着。而林越三人則是一人抱着一個大西瓜,坐在太師椅上,悠閒自在的吃着西瓜,曬着太陽,看的男子心中鬱悶無比。

終於男子受不了了,準備退下去,林越吃了一口西瓜,笑了一聲說道,“終於受不了了。”

“什麼?”無雲兩人看向林越,有些不解的問道。

“像你所說的那樣,那人早早的便是來了,只是你們沒發現罷了。”林越站起身,將西瓜放在椅子上,說道。

吳憂聽到這話,也是釋放出精神力,微微搜索着,但是奈何,他的實力雖然比林越強上不少,但是若是比起精神力的話,卻是差的太遠了。

就在吳憂的精神力釋放出最大的範圍的時候,突然一個人闖進了他的精神力中,一個一身黑色緊衣的男子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吳憂微皺眉頭,將精神力收回。

輕聲道,“是珞巴的人派的人。”

剛剛站起來準備尋找的無雲在聽到珞巴時,身子一下停住了,旋即面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問道,“你確定?”

吳憂點了點頭,然後對着林越說道,“那些人是珞巴派來的,相比應該是吳俊讓珞巴幫的忙。吳俊有一個大哥,也是萬壽閣的弟子,天極弟子。”

林越並沒有去追那男子,早在那男子逃跑時,林越便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絲靈魂印記,不論他跑到哪裏林越都是能夠憑藉這靈魂印記而找到他。

“皇者強麼?呵呵,得罪了我,就算對方是一名宗者強,也必須承受我的怒火。”林越眼睛微咪,細小的眼縫中寒光閃爍。

吳憂身體一震,有些驚訝的望着林越,他沒想到,在得知了對方的實力後,他不僅沒有絲毫的害怕,相反,戰意更加昂揚。單單是這一點,便足以使吳憂心生敬佩之意了。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他大哥雖然是皇者強,但是萬壽閣有過規定,閣內弟子不得越級戰鬥,所以你也不必擔心什麼。相反,現在吳俊可是更加危險一些。”轉眼間,吳憂又是將話語轉到了吳俊的身上。

“已經確定了是誰,那現在便行動吧,遲則生變、”林越右手用力一揮,寒聲說道。身上氣勢也是在這一刻猛然傾瀉而出。

第二更,求鮮花,求貴賓, 地級住處,一個裝修繁華的房間內,坐着幾名男子,其中有一人全身的黑色緊衣打扮,那模樣不正是剛剛盯視林越的那人麼。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麼?”珞巴看着緊衣男子,問道。

“吳俊說的沒錯,天外一根本沒有什麼皇者強。”黑衣男子平靜的說道。

黑衣男子話音剛落,身旁的幾人便是發出一陣議論之聲。

珞巴聽到這話,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喜悅,道,“既然如此,趙飛,趙偉,你們兩與我一同前去。”珞巴目光分別落在那名黑色緊衣男子和另外一名長相一般的男子身上。說道。

天外一,房間內,林越正坐在考究的木椅上,端着茶杯,慢慢的品着茶。沒有一絲的焦急。

“你確定他們待會會來?”無雲在廳房內不斷的走動着,突然停下腳步,問道。

“嗯。”林越隨意的敷衍了一下,便又是自顧自的品着。

無雲有些不滿的看了看林越,將目光又轉向一旁的吳憂,可是吳憂與林越一樣,都是坐在木椅上,品着茶,彷彿根本沒有將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放在心中。

有過之前的事情,吳憂對林越的判斷不在有任何懷疑,既然他說待會他們會主動送上門來,那就不會有錯。不如乘着這段時間好好的養足精神,待會也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去他大爺的,你們都不急,那我乾着急個什麼。”無雲倒是豁然相通了,一屁股坐在木椅上,隨手拿過吳憂剛倒好的茶,咕嚕嚕的喝了起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